013、怎么,有意见?【二更】/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

梁之琼本就窝火,被她如此一激,怒火攻心,

脚步稳下来,另一只手猛地抬起,梁之琼直接朝墨上筠的另一侧肩膀袭了过去。

这一次不是简单的拍一拍,而是带着极其明显的目的性。

速度也快了不少。

墨上筠轻轻皱了眉。

却,感觉到两道劲风从身后刮来,带着对相互的冲击力,墨上筠眉头稍稍舒展,没有躲闪。

梁之琼的手,在靠近墨上筠肩膀一尺处,停了下来。

冷不丁伸出来的一只手,稳稳地抓住了她的手腕。

力道很大,全然桎梏住她的手腕,向前的力道被遏制住,甚至收都收不回。

“又是你?”

梁之琼冷下眉目,朝身侧一扫,目怒凶光。

一侧,站着的是季若楠。

季若楠神情严峻,眸色冷然,紧紧攥住梁之琼的手腕,略带威胁和警告地盯着她。

梁之琼气势不减,极其挑衅地迎上去。

与此同时,墨上筠转过身来,冷眼旁观地看着她们。

“私下不准打架斗殴,没人跟你说?”季若楠一字一顿,冷声道。

“你哪只眼睛看我要打她了?”平白无故被冤枉,梁之琼怒火更甚。

手腕狠狠用力,却一时没有挣脱出来。

“两只眼睛都看到了。”

说着,季若楠手指再次用力,力道倏地加重,梁之琼登时疼的皱起眉头。

“呵!”梁之琼冷笑一声,脸色疼的稍稍发白,可气势上却一点都不输,迎面对上季若楠锐利的视线,道,“季教官,中午是你找的澎于秋吧,你不觉得太小人了吗?”

季若楠笑了一下,“你自己做错事,找能治你的人治你,有什么不行?”

“妈的!”

梁之琼怒骂一声,手腕使劲往后一拉,季若楠顺势松开她,突如其来的动作,让用力过猛的梁之琼一不留神,重心往后一倒,直接往后退了两步。

倘若不是反应速度过快,没准能结结实实摔上一跤。

梁之琼稳住,右手抓住左手手腕,稍稍一动,就疼得她龇牙咧嘴的。

“季教官,这一次两次的,我是不是有权怀疑你,偏心帮墨上筠?”梁之琼咬牙切齿,眼神满是杀气。

收回手,季若楠淡淡道:“谁有理,我帮谁。”

见此,墨上筠耸了耸肩,再次转身往帐篷内走。

但——

“墨上筠!”梁之琼忽的冷声喊她,语调有些重,却不到撕心裂肺的程度。

还保持着一定的理智。

“说。”

墨上筠抬起眼睑,斜眼看她。

松开左手手腕,梁之琼挺直了身子,冷冰冰地看着她,质问:“那份内务条例,是不是你搞的鬼?”

墨上筠微微一顿。

季若楠一拧眉,心思转了一圈。

她刚刚去女兵帐篷里发放打印好的内务条例,基本每次走的时候,都能听到各种抱怨,甚至还有人对制作内务条例的人进行人身攻击。

打心底来讲,她认可墨上筠的这份内务条例,但是,并不想让墨上筠承认,不然会引来一些莫名的怨恨和攻击。

张了张口,她欲要帮墨上筠说话,可话到嘴边,还没说出来,就听到墨上筠云淡风轻的声音——

“是。”

简简单单一个字。

应了。

“针对我?”梁之琼冷冷静静地问。

墨上筠微微勾唇,慢条斯理道,“想多了,你还不够格。”

说完,拿着洗漱用品进了门。

“……”

梁之琼恨恨地盯着墨上筠的背影,狠狠咬了咬牙,差点儿没把唇角咬出血来。

季若楠扫了她一眼,也紧跟着进门。

帐篷内。

墨上筠刚进门,就见到几抹鬼祟退开的身影。

正是倪婼三人,从门附近的地方各自散开,没有目的性的行走,神色上多少都有些尴尬。

再看林琦和郁一潼两人,都不动声色地盯着她,而林琦明显在暗示她,这三人一直在门内偷听。

墨上筠倒是觉得无所谓。

无论她们说什么,把消息传出去也好,做一些无谓的猜想也罢,明早的内务,该苛刻的还是得苛刻。

她可从未说过,不对她们进行“报复”。

在合理的手段之内,她从不介意让人膈应膈应。

偶尔找点茬,也是这无聊生活中的一大乐趣。

将洗漱用品放回原位,墨上筠简单的整理了一下,而季若楠也拿着洗漱用品去洗漱。

这时,在外面吹够了冷风的梁之琼,也愤愤不满地走了进来,一进门就瞪了墨上筠两眼,然后——

不一会儿,就跟倪婼吵了起来。

起因是倪婼坐在杜娟的床上泡脚,梁之琼路过的时候不小心碰了一下,盆里水溅了出来,打湿了倪婼的军靴。

梁之琼没说道歉,也没赔礼的意思,倪婼一时没忍住,就抱怨了几句。

结果,激怒了正好处于狂躁状态+的梁之琼,脚故意一踢,满盆的水就彻底翻了,近半浇在了倪婼的裤子上。

“你做什么?!”

倪婼差点儿没气哭,直接光着脚站起来,红着眼睛指责梁之琼。

梁之琼冷冷一笑,上前一步,直接踩在了倪婼的脚上,手一抬,揪住了倪婼的衣领。

“怎么,有意见?”

梁之琼盯着她的眼睛,衣领一提,强行将倪婼提了起来。

如此霸道蛮横的动作,让倪婼愣了愣,满腔的委屈和怒火凝聚起来,可一时却难以发泄。

她有把握让林琦这类人不敢轻易动手,可梁之琼却不同。

从初次见面的时候开始,梁之琼就给人一种“不守规矩”的印象,任意妄为,随心所欲,胆大包天到做什么都无所畏惧。

梁之琼过于凶狠、不讲理。

被她如此粗鲁的拎起来,倪婼登时就懵住了,脑海一片空白。

“梁之琼,你松开她!”

见此,杜娟有些防备地走过去,警惕地盯着梁之琼,却不敢贸然靠近。

紧随着,冉菲菲也靠近了些,尽量站在杜娟身侧,好言好语地朝梁之琼提醒道:“规定不准打架斗殴的。”

说完,冉菲菲下意识朝帐篷看去,欲要找几个能帮忙的人。

季若楠不在,去洗漱了。

林琦和郁一潼两人装作聋子、瞎子,好像什么都没听到、看到,默契地凑在一起开始交流。

墨上筠刚收拾好自己的物品,却显然没有关心这边发生的事,正好从衣兜里摸出了一枚硬币,她的手指灵活的玩转着这一枚硬币,然后慢条斯理地朝这边走来。

只是,她的目标是自己的床铺,对于倪婼这边的情况,目不斜视,连个好奇地眼神都没有给一个。

她单纯的路过。

不过,过道太窄,中间站着四个人,完全挡住了她的去路。

墨上筠停了下来。

她抬起眼,扫向梁之琼和倪婼,不耐烦地皱眉,“让让。”

“想帮忙?”

梁之琼回过头,甩了她一个冷眼刀子。

墨上筠玩硬币的动作一顿,那枚硬币停在了她的食指和拇指之间。

“不帮忙,”墨上筠不紧不慢说着,拇指稍稍弯曲,硬币被往上一抵,立即朝上面飞去,在上升和下落的时候,墨上筠抬眼扫向梁之琼,“提醒一句,季教官马上回来,想出气的话,去挑个好时间。”

话音落却,硬币掉落,她手一张开,硬币稳稳落入手心。

梁之琼迟疑片刻,似是想通了,直接将倪婼给松开。

但是,没有轻易放过倪婼。

她的手,按在了倪婼肩膀上,盯着倪婼发憷的眼神,一字一顿道:“自己不小心踢倒了,还溅到人和床,听到没有?”

倪婼憋屈的很。

却,迟迟没有正面迎上梁之琼的勇气,心脏紧张到发疼。

她没有反对,也没有说话,脸色发白,嘴唇哆嗦,俨然吓得不轻。

梁之琼冷哼一声,将手收了回去,再剜了墨上筠一眼,才拍拍手,走向她的床位。

墨上筠也跟什么都没看到一半,悠然自得地回了自己的床位。

不多时,季若楠回来了。

一眼就注意了洒落的那盆水和狼狈不堪的倪婼。

同时,也注意到仿佛什么都不知道的林琦、郁一潼、墨上筠,还有似有若无朝倪婼那边投去警告威胁视线的梁之琼。

心里隐隐明白了什么。

“杜娟,都怪我不好,真不好意思,把你的床弄湿了。”

在那如针扎一般的视线注视下,倪婼紧张地朝杜娟道歉,说话的声音轻轻的,双唇一直都在颤抖。

“没,没事。”杜娟忙道。

冉菲菲站在一旁不说话,看着帐篷内的其他人,只觉得这一个个的,要么事不关己、要么仗势欺人,都太可恶了。

可在没能力、胆量的情况下,她什么话都说不出口,只能满怀憋屈地看着杜娟和倪婼“演戏”。

倪婼再三跟杜娟道歉,然后在杜娟的陪同下,回到了自己的床位。

季若楠在一旁看着,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提醒她们一句早点睡觉。

十点,熄灯。

今天琐碎事很多,虽然锻炼量不够,但墨上筠还是很快入睡。

只是,除她之外,7号帐篷内的其他人,一个个都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心思各异,难以安眠。

*

翌日。

凌晨,四点半。

墨上筠的生物钟很准时,她也顺利睁开眼,在半分钟内恢复清醒,不赖床,直接从床上爬了起来。

她开始穿衣、穿鞋、叠被。

动静很轻,在这寂静的夜里,也不过有点儿轻微响动。

然——

“操,”隔壁床传来一阵略带震惊的声音,“你是醒了,还是起夜?”

出声的,是整晚未眠的梁之琼。

墨上筠恍若未闻,动作都不带停顿的,直接摸黑将被褥叠好。

等了一会儿,一直没有得到回应,梁之琼没好气道:“我问你话呢!”

“……”

墨上筠还是没搭理她。

梁之琼竟是没有发飙。

又过了好半响,墨上筠忽然听到梁之琼迟疑而警惕的问声,“你不会是……鬼吧?”

乌漆墨黑的帐篷,只能看到隐约的轮廓,其余的什么都看不行。

顿了顿,墨上筠站起身,朝隔壁床扫了眼,吐出两个字,“不是。”

“哦。”

梁之琼安心了。

一想自己有点怂,又有点不高兴,翻了个身,装作在说梦话的样子,将被子往头顶一盖,闭眼睡觉。

墨上筠记得帐篷里自己所有物品的摆放,其他人的物品也差不多记得个方位,在黑暗中行动没有任何的阻碍。

她一抬手,顺利找到挂在床边的作训帽,往头顶一搭,戴上。

转身,直接往门外走。

没走几步,隐隐的,听到林琦和季若楠的床位,发出窸窣的穿衣动静。

看样子是都起来了。

眉头动了动,她并没有理会,摸黑走至门口,抬手掀开了门帘,独自走了出去。

两分钟后。

季若楠和林琦一同出现在帐篷外。

“她去哪儿?”季若楠问。

“晨练。”林琦目视前方,回答。

一愣,季若楠疑惑地看她,“那你又去哪儿?”

“晨练。”林琦道。

季若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