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8、大不了跟蛇一起睡【二更】/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营地外。

除阎天邢之外,其余三个教官都围聚在一起。

在他们身后,亮着一盏灯,照亮方寸之地。

一个接一个的助教跑过来,汇报已经成功将蛇放进帐篷。

不多时,所有人都汇报完毕。

三人对视了一眼。

“7号帐篷的情况怎么样?”

澎于秋指了指一个助教,询问道。

那人立即道:“没什么动静,就两个人在叫。”

澎于秋微微凝眉。

梁之琼那丫头最怕蛇了,也不知道会吓成什么样。

想到这儿,澎于秋不由得偏过头,有点恼火地盯着牧程,“队长为什么要往7号帐篷放三十多条蛇?”

原本每个帐篷,都是给十来条蛇的,结果阎天邢一声令下,从其它帐篷里凑出二十条来,全部丢到了7号帐篷。

也不知图个什么。

“队长的心思,你自己猜。”牧程摊了摊手。

“……”

澎于秋一时无言。

季若楠看着他们,笑了一下,问:“阎教官怎么没来?”

“没说,”牧程回答道,“不过呢,我们估计,他是觉得浪费时间。”

“他一直这样吗?”季若楠有些好奇。

“差不多吧。”牧程点了下头。

季若楠微微一愣,眼神悠远,神情稍有恍惚,没有再说话。

*

7号帐篷。

墨上筠一手抓着蛇,继而探下身,从床头下将背包拿出来,手指一勾,迅速将拉链拉开,从里面掏出一把折叠刀出来。

右手手指迅速将折叠刀打开,然后迅速将蛇头给切掉一半,剧烈挣扎的蛇立即减缓了动作,唯有神经反射的轻微挣扎。

床下,有两条蛇正试探地往上爬。

再看梁之琼,还是缩在床上,身上盖着被子,整个人只露出一个脑袋,身子瑟瑟发抖。

墨上筠皱了下眉,将蛇和刀用一只手抓住,扫了眼对面梁之琼的床铺,墨上筠将右手撑在床铺上,越过了梁之琼和两张床的空隙,动作很轻地落到了梁之琼的床铺。

所见之处,没有蛇。

但,胡乱堆在一起的被子……

将匕首放到右手,一条死蛇被丢到床上,左手抓住被子的一角,往上一掀,顿时,一条蛇在被子下现了身,伸长了半个蛇身,吐出蛇信子,对墨上筠报以警戒和防备,处于攻击状态。

墨上筠斜了它一眼,被子往下一压,正好压住大半个蛇身,另一只手手起刀落,如法炮制地切断了大半个蛇头。

没有停顿,墨上筠将手中被子往自己床铺一丢,然后抓住两条蛇和匕首,随后空出一只手来揪住下面的床单,一掀开,床单便脱离了下面的褥子。

墨上筠将两条蛇丢到床单上,继而迅速抓住床单的两只角打结,两边都打了同样的结,最后将两端重新打结,将两条死蛇封锁在里面,两边留有缝隙,随时可以丢东西进去。

脏了地,脏了床,都不好收拾。

她就将其挂在了床沿。

然后——

肆无忌惮地开始杀蛇。

见到墨上筠的动作,林琦和郁一潼对视一眼,又看了看手中的蛇,心里有个想法蠢蠢欲动。

她们手里没有刀,只能抓住蛇的七寸往地上摔,连续摔个三次,蛇就算不死也得半死不活,但是因为不能判定是否死绝,所以她们不能随意将蛇丢到一边,不然极有可能导致背后偷袭。

于是,只能揪住蛇尾,继续去对付其他的蛇。

但,行动总归是不方便的。

“接着。”

正当她们犹豫间,忽然听到墨上筠的声音。

当下,有两个盆径直朝她们跑过来。

两人下意识从空中抓稳,然后把蛇丢到盆里。

再看墨上筠,正站在桌前,慢条斯理地去空其余的盆。

她空出了五个,冉菲菲、杜娟、倪婼三人的,碰都不碰一下。

桌上正好摆放八个盆,空出两个,她将其他的琐碎物品都丢到一边,空出的另外三个盆放到桌上,其中一个盆里甚至还放了一条蛇。

林琦和郁一潼见此,再一次对视一眼。

“继续吧。”郁一潼道。

林琦点了下头。

紧随着,郁一潼和林琦开始了接下来的捕蛇行动。

墨上筠以梁之琼的床铺为阵地,偶尔看到一条在附近,有时会抬脚踩着七寸,出刀了结;有时离得远了,直接将折叠刀当做飞刀,一刀子飞出去,便准确无误地刺中蛇头,然后走近,补上一刀,轻而易举地让其咽气。

至于蛇,一条都没随便丢,要么放到盆里,要么放到挂在床边的包袱里。

三人忙得不亦乐乎。

而,对面的冉菲菲三人,却一步都没有下过床,倪婼和杜娟都不再叫唤了,但一个个都脸色煞白,神经紧绷地看着床铺。

还没有蛇往上爬,但是,围聚在旁的并不少。

“墨,墨上筠,有……有蛇!”

冷不丁的,听到梁之琼颤抖害怕的声音。

墨上筠刚解决完两条蛇,将其往桌上的一个盆里一扔,继而朝自己床铺看去。

只见梁之琼从被窝里伸出了个脑袋,一条菜花蛇正在床头,蛇身在床沿的栏杆出缠了几圈,蛇头朝梁之琼靠近,正朝她嘶嘶地吐着蛇信子。

大眼瞪小眼。

费了好大劲跟墨上筠求救后,梁之琼紧张兮兮地趴着一动不动,浑身僵硬到近乎没有知觉。

连眼睛,都未曾眨一下,瞪大眼睛盯着菜花蛇,瞳孔微缩。

恐惧在每根神经处蔓延。

墨上筠皱了下眉,继而一个翻身,撑着床铺从梁之琼的床上一跃而过,稳稳落地后,来到自己的床铺旁。

这一动静,成功地吸引了菜花蛇的注意。

顿时张开嘴,朝墨上筠扑了过来。

墨上筠冷静地盯着它,中途伸出手,紧紧抓住蛇的身子,在蛇张大嘴巴的时候,直接把它往地上一摁,军靴狠狠踩住它的脑袋,一刀下去,切掉大半的蛇头。

再一拎起来,蛇身甚至都不会再动弹。

见到墨上筠这番动作,接触危机的梁之琼,长长地吐出一口气,额角有冷汗滑下,她跟虚脱一般,无力地趴倒在床上。

什么都不想看,什么都不想管。

如果这是一场梦,该有多好……

梁之琼自暴自弃,把整个身子都缩在了被窝里,连脑袋都不再露出来。

见她这样,墨上筠本想提醒她,蛇也有可能从被子下面爬进去,可一想,让她从被窝里钻出来的风险更大,于是就此作罢。

她将手中的蛇,丢到了床头的被单里。

这段时间,她解决了有十多条蛇,林琦和郁一潼总共也解决有十来条,装满了两个盆,帐篷内不再是随处可见的蛇,需要仔细寻觅才能找到。

当然,围聚在冉菲菲三人床下的蛇,就另当别论了。

墨上筠一眼扫过去,估计有六七条。

也差不多了。

她去拿了帐篷内另一盏营地灯,打开,然后踱步在帐篷里转了两圈,又解决了三条蛇。

林琦和郁一潼将两个盆放到桌下。

至此,五个盆全被死蛇装满,挂在床头的床单,也装有一半。

“剩下的,怎么办?”

林琦朝墨上筠挑眉,朝对面三张床看了一眼,有征求墨上筠意见的意思。

既然都住在一个帐篷,遇到危机,就她们几个打头阵,其余的缩在被窝里看戏,怎么都说不过去吧?

更何况,这几个人都跟她和墨上筠结了梁子。

梁之琼倒也罢了,墨上筠已经出手救过两次,而且这两天关系有所缓解。

但另外三个——

林琦不想帮忙。

郁一潼站在一旁,对那三人冷眼旁观。

这三个人,也就冉菲菲看的过去,倪婼和杜娟过于斤斤计较,一堆莫名其妙的事,还时常吵她睡觉……

懒得帮忙。

“哪来剩下的?”墨上筠奇怪地看了她们俩一眼。

林琦:“……”

郁一潼:“……”

床上三人:“……”

“搭把手,搬出去。”

拍了拍手,墨上筠朝两人挑眉。

林琦和郁一潼会意,然后各自开始行动。

五个盆,一个床单做成的袋子,三人搬了两次。

虽然她们应付的蛇比较多,但速度却很快,一出帐篷,就能听到其余女兵帐篷里的声音不断——

“这边这边——”

“这里也有蛇!”

“啊——”

三人注意到,每个帐篷外都守着几个助教,只要一有人冲出来,就会被推回去,那架势,别提多残忍了。

7号帐篷外,也守着两个助教,只是见到搬蛇的她们,两人都是懵逼的。

一直等她们搬完第二趟,才回过神来。

“都,都解决了?”有个助教不可思议地盯着她们。

这,十分钟都不到,怎么解决掉这么多的蛇?

“没有。”

林琦如实回答。

两个助教不由得看了看那五个盆,外加一个沾满了蛇血的被单做成的袋子。

“还剩多少?”助教问。

郁一潼道:“不知道。”

“那你们……”助教迟疑地问。

不知道?

这是什么回答?

她们出来的时候,难道不会先去检查一下的吗?

两个助教面面相觑,一时间,不知道是不是要将她们三个赶回去。

“我们商量了一下,反正都没毒,就算里面还有蛇,大不了跟我们一起睡,就当练练胆子。”林琦学着墨上筠一贯的口吻,义正言辞道。

俩助教:“……”

有点汗颜。

对于蛇这种生物,多数人都会有些恐惧,而且,一般人就算不怕,可以动手去应付,但,也很难接受跟这种生物睡在一起。

要命的是,胆大包天的男兵就算了,可眼前这三个,偏偏都是女兵。

“你们另外几个室友呢?”助教问。

“不知道。”郁一潼重复着最初的答案。

“什么叫做不知道?”

刚刚他们还听到惨叫声呢,她们几个一个帐篷的,哪能不知道?

墨上筠斜了他一眼,道:“我们需要新的床单。”

忽然被转移话题,助教一愣。

紧随着,又听得墨上筠道:“蛇的数量,我们心里都有数。现在去拿床单,回来再检查剩下的蛇。”

被墨上筠一语戳破,两个助教没来由的有些心虚。

蛇的数量,不对。

按理来说,一人平均对付一两条蛇就够了,可7号帐篷……放蛇进去后,连他们都觉得有些发憷。

按照里面的动静,应该就她们三人处理这些蛇,应该花了不少功夫。

让她们休息一会儿再行动,倒也可以理解。

两人交换了下眼神,最后默认了墨上筠的提议。

“好吧,你跟我来。”一名助教朝墨上筠道。

墨上筠点头,继而偏过头,朝郁一潼和林琦道:“你们在外面歇歇。”

“嗯。”

林琦心领神会地点头。

郁一潼也没否定,算是默认了。

于是,墨上筠放心地走了。

而,她前脚刚走,站在外面的郁一潼、林琦,还有另外一名助教,就清晰地听到里面传来杜娟撕心裂肺的吼声——

“啊啊啊啊啊,倪婼,菲菲,有蛇爬上来了,爬上来了——”

------题外话------

二更求评求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