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9、我想跟秦莲拉开距离【三更】/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会议帐篷。

墨上筠进门时,澎于秋和牧程都在。

想必事先牧程已经跟澎于秋打好招呼,澎于秋倒是自然地跟她打招呼,让她过来坐下。

离开之前,让牧程准备的笔电和她的笔记本都放到桌上,而旁边更是贴心地摆了一杯热水。

墨上筠走过去,将椅子一提,坐了下来。

牧程和澎于秋对视了一眼,自觉地来到墨上筠身后,站着。

不过十来秒,墨上筠已经新建了个文档,打开。

她拿起自己的笔记本,随后看了他们一眼,道:“你们去忙,给我一个小时。”

牧程和澎于秋想了想,又默默地离开,去看这十天助教记录的考核资料。

接下来,整整一个小时,除了他们忙碌的声响,就只有墨上筠敲键盘的声音,帐篷内寂静的很。

有时候,牧程和澎于秋会去看一看墨上筠,关注一下她的进度,偶尔会恍惚,感觉墨上筠就是他们之中的一员,并非什么考核学员。

一个小时后,墨上筠敲完键盘。

“好了。”

停下动作,墨上筠朝两人道。

两人听到声音,立即放下手中的事,朝她走过来。

“第一个,淘汰的标准,给你们提供一些参考。”墨上筠活动着手指,看着屏幕上两个多余的文档,介绍道,“第二个,我关注的一些人,大概三四十个,综合成绩居中,给你们做了下总结,可以适当参考。”

澎于秋和牧程一愣。

“这么快?”牧程咋舌感慨。

这种下意识的称赞,并未让墨上筠得意,她将笔电交给他们查看,自己拿着水杯去接水。

没急着走,墨上筠拿着水杯,站在一旁,等着澎于秋和牧程将两个文档看完。

时间紧,她写的不算很详细,但对这两个人来说,应该还够用。

让他们头疼的,应该是那一批居于中等位置的学员。

有些人很努力,但实力不行;有些人仗着实力,吃老本,不上进;有些人在单项考核里中规中矩,在那三次特殊考核里,表现优异或是表现不如人意;有些人很优秀,却喜欢耍阴招取胜……

不仅是澎于秋和牧程,就连墨上筠,筛选起来都会觉得头疼。

也不知阎天邢考核过那么多人,是怎么筛选过来的。

不过,虽然头疼,但将规矩写清楚,怎样的行为都定一个度,超过标准的再淘汰,慢慢对比筛选,还是能够完成任务的。

墨上筠根据自己的经验和标准,写了淘汰的标准,再根据她平时的观察,将他们让人记忆深刻的点都写下来做总结——不止是单纯的成绩,还有遇到事情的反应和情绪。

再针对性地提出建议——是否可以留下来;倘若留下来,需要注意他们哪些点;因为某个原因,最好将其淘汰等等。

“我服了。”

看完两个文档,牧程由衷的跟墨上筠竖起大拇指。

就这么简单的两个文档,最起码节约了他们近半的时间。

看来,今晚能睡个好觉了。

“我也服了。”

澎于秋往后一倒,靠在椅背上,佩服地看了眼墨上筠。

能在三个月内,将吊车尾的二连,提升到名副其实的第一,还真不是没有理由的。

刚来营地,挑他们的刺……也可以理解。

像她这种逐个分析,不仅关注单纯的成绩,还有行为作风,能清楚的对一个人做总结,思细级恐,简直谨慎到可怕。

这观察能力,也是没谁了。

“多谢。”

墨上筠耸了耸肩。

“对了,还有一个人,想问问你的意见。”牧程抬眼看她。

“嗯?”

墨上筠偏了下头。

“你们帐篷那个,冉菲菲,”牧程道,“你没有分析她。据我们观察,她前期成绩一般,后期还算刻苦,没参与一些乱七八糟的事,特殊考核的表现虽然差一点,但运气不错,都逃脱一劫。”

澎于秋的手搭在后面的椅子上,微微侧着身,朝墨上筠道:“我跟橙子正在商量,要不要留下她,不过至今没商量出结果。正好你跟她一个宿舍,所以想问问你是怎么想的。”

听到“橙子”这个称呼,牧程警告地盯了澎于秋一眼。

澎于秋顿了下,才恍然意识到这脱口而出的称呼,当即心虚地转移视线。

橙子是牧程的代号,不过一般情况下……牧程是不会允许别人叫的。

“淘汰。”

似是没注意到称呼一事,墨上筠简洁明了地给了答案。

如此直白的回答,让牧程一愣,随即问:“有什么理由吗?”

“心理素质不行。”墨上筠中肯地评价道。

“这个……”澎于秋迟疑起来。

心理素质不行的,尤其是女兵,在他们的观察中,还真不少。

墨上筠喝了口水,不紧不慢地继续补充,“她现在的状态,不适合继续下去。”

冉菲菲现在心态不好,只顾着怨天尤人,担心他人对她失望、怕男兵嘲笑她、觉得都努力了还被淘汰很丢脸,不在自己身上找原因,甚至没看到因为挫败而奋发的迹象。

不管她以后是否会改变,但现在留下她,只会占据名额罢了。

接下来的考核里,冉菲菲会因为多重压力患得患失,没准表现会更差。不如一次性打击到底,回去后再冷静下来好好想清楚。

“那就听你的。”

牧程最终点头,肯定了墨上筠的评价。

既然选择让墨上筠帮忙,就不该对她的意见表示质疑。

墨上筠点头,随后问:“倪婼呢?”

“这个人嘛……”牧程迟疑了下,委婉道,“阎爷特别强调,得留下来。”

阎爷的决定,他们谁也不敢违抗。

他怎么说,他们就怎么做。

“哦。”

墨上筠没有追问。

还真是言出必行,说留下来,真把人给留下来了。

见倪婼这话题就此作罢,牧程和澎于秋也没必要帮阎天邢说好话,于是皆是在心里松了口气。

紧随着,他们又将几个头疼的人拎出来,介绍了下情况后,问墨上筠的意见。

其中,不缺对墨上筠恶言相向之人。

出奇的是,墨上筠所有的评价都很客观,并不因他人的敌意而故意贬低,该肯定的地方肯定,该否定的地方否定,很是公正。

谈话间,牧程忽然想到季若楠跟墨上筠的“战帖”,心下感慨。

季若楠确实很不错,但他怎么忽然就觉得,在这样的墨上筠面前,绝对输定了呢?

好像不是一个档次的……

*

在会议帐篷待到十点。

谈的差不多了,墨上筠才跟两人告别,有些疲惫地离开。

学员人数太多,事先对他们不了解,一下灌入的信息有些多,脑子昏昏沉沉的,有点难受。

十点熄灯,今晚也不例外。

除了会议帐篷,其余所有的帐篷都熄了灯,先前喧哗吵闹的动静,也不知何时归于平静。

踱步往7号帐篷走,耳边唯有风声,微寒,于耳侧呼啸而过,呼呼灌入衣领,有些冷。

一路走回去,都没听到人声。

却,在7号帐篷门口,见到一抹笔直站立的人影。

身影颇为眼熟,墨上筠缓步走近,才发现是林琦。

站得跟门神似的,身形笔直如松,一动不动,帽檐下,目光灼灼,紧紧盯在她身上。

“报告!”

林琦一字一顿喊出两个字。

声音清亮,字字清晰。

神情慎重,一如在侦察营一般严谨,两个字生生将同为学员的她们拉开距离。

微微凝眉,墨上筠挑眉,“说。”

“报告,我想着重格斗训练!”林琦一字一顿道,声音很沉,却极其坚定,不容动摇。

“原因。”

墨上筠漫不经意道。

林琦眸色一沉,停顿片刻,道:“我想跟秦莲拉开距离。”

在侦察二连的格斗训练,林琦出类拔萃,虽不到打遍天下无敌手的地步,可她对自己很有信心。

但是,今天下午跟秦莲交手过后,她忽然意识到,自己还差得远。

她不想再经历这样长时间的格斗,最后仅靠毅力和体能取胜。

倘若,那时候的秦莲,哪怕是比她更能坚持呢?

哪怕是那么一小会儿。

那时候,结局怕是会截然不同。

她想提升自己,纵然不能杜绝类似的情况发生,但她要尽量减少类似的情况。

墨上筠唇角轻勾,道:“今晚先睡觉。”

今晚先睡觉。

言外之意,明天可以教。

------题外话------

啊啊啊,三更求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