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0、墨上筠,你不要故意挑事!/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墨上筠来到教室附近。

刚到走廊,就听到教室内传来一阵闹哄哄的声响。

时间还早,得有十来分钟才上课,而前后门处却站了不少人,似是在围观。

墨上筠一路来到窗边,微微侧过身,朝里面看去。

后面是公布成绩的公告栏,那边围聚的人最多,围成一团的都在劝架,而引发这一切的始作俑者——

悠然扫了眼,墨上筠眸光闪了闪。

好几个人,但其中一个,是梁之琼。

下一刻,清晰听到里面传来的声音——

“昨天还是60,是个拖后腿的,今天就成93了,如果不是你跟澎教官有一腿,怎么能跑到那前面去?”

“自己没本事,就靠走后门,我们说几句怎么了?”

“是不是又想打人啊,打完人,澎教官又得出来帮忙,想要息事宁人了吧?”

……

皱眉。

墨上筠仔细看了眼,确实有人被狠揍过,眼角的青紫还很明显。再看梁之琼,怒火中烧,眼冒凶光,两手紧紧握拳,随时都有爆发的可能。

在周围,虽然有劝他们的,可也有不少人,很期待梁之琼能出手。

两手撑在窗前,墨上筠翻身跃入,稳稳站定,从座位处走出来,紧随着,旁若无人地朝公告栏的方向走了过去。

来到人堆处,墨上筠拍了拍前面之人的肩膀,那些人发现她之后,纷纷退散开。

在这一批留下来的学员中,有好些个是当过人质、被墨上筠救了的,他们虽不说对墨上筠感激涕零,但多少会给墨上筠一点面子。

很顺利地来到人群中央。

对面的小组越说越凶,压抑着的梁之琼提起拳头,没有忍住,猛地上前一步,强行朝对方砸了过去。

墨上筠挑眉。

一伸手,凭空抓住梁之琼的手腕,制止了她接下来冲动的行为。

被梁之琼盯上那人,本来做好了防御准备,冷不丁见到闪身出现的墨上筠,有点懵。

周围的学员,也难免错愕地看着墨上筠。

但,不少人都放下心来。

还好被制止了,不然指不定会出什么乱子呢。

“墨上筠?”见到墨上筠,梁之琼眼底闪过抹疑惑,但很快将这抹疑惑掩饰下去,暴躁的想要挣脱墨上筠的桎梏,“你放开我!”

冷静地看着她,墨上筠手中的力道增强几分。

“你——”梁之琼两道柳眉紧紧蹙起。

“看好了。”

眉一挑,墨上筠语调微冷,打断梁之琼的话。

闻声,梁之琼愣了下。

下一刻,墨上筠便松开了她的手腕,一转身,猝不及防地朝刚说的最凶的那人出招,右手握拳,冷不丁砸向那人的小腹,毫不留情的力道,当下让人“啊——”的叫了声,手里所有的话都被淹没下去。

只一招,便不再攻击,墨上筠转而抬手,在那人弯腰俯身之际,揪住了他的衣领,强行把人给拎了起来。

她的动作看起来很轻,可光是看那人衣领的皱褶,还有那人难受的表情,旁人就意识到了很不对劲。

“有证据吗?”

将人往跟前一拉,墨上筠直视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字,冷声问道。

被狠狠一揍后,突如其来一问,让那人彻底懵了懵,连反抗的想法都被潜意识压制住了。

等过了几秒,他小组的成员似才回过神,迅速上前,将墨上筠给团团围住。

“墨上筠,这事跟你无关!”

“墨上筠,放开他!”

“墨上筠,你不要故意挑事!”

……

接二连三的话语,从四面八方砸落下来。

然而,没等他们叫嚣多久,提前抵达的侦察一连的六人便默契地从人群中站出来,一言不发地将他们围住。

门口附近。

“辛哥……”

有人暗示地在辛双耳边喊道。

辛双视线紧紧落在墨上筠身上,深吸一口气,缓解了下内心的紧张情绪,然后一招手,把附近侦察营的兄弟全部招过来,一下聚集了七个人,顿时一起朝人群中间走去。

总共14人,齐刷刷站在墨上筠这边。

虎背熊腰的汉子往那里一站,人数多,气场比那个小组成员更要强上几分,如此架势,立即让小组成员噤了声。

一时间,两批人马团团围住,将墨上筠等人绕在圈里,隔绝了旁观人的视线。

周围的议论声,也渐渐安静下来,所有人错愕地看着这忽然插进来的墨上筠,转变来的太快,没几个是看清楚事情发展方向的。

就算是梁之琼,也愣怔了,错愕地看着墨上筠。

“说话。”

久久没等到手中那人的回复,墨上筠烦躁地皱了皱眉。

“不合理的成绩,加上有人看梁之琼经常跟澎教官在一起,这不算证据吗?”那人断断续续出声,声音明显很紧张。

也不知怎地,墨上筠的气场过于强大,被她给揪着,内心的防线便一点点崩溃,原本坚定的想法,也在一时间慢慢动摇起来。

“这能说明什么?”墨上筠声音冰冷,字字顿顿地质问。

“这——”那人一时哑言。

梁之琼和澎于秋摆明了是认识的……难道还不明显吗?

“那就是没证据了。”

没等他辩解,墨上筠便将衣领松开,把人一推,推到了他的组员身上。

视线在周围扫了圈,注意到走近的黎凉、向永明二人,墨上筠一凝眉,抬高声音,“黎凉!”

“到!”

人群中响起黎凉干脆果断的声音。

“把成绩单拿来。”墨上筠简单发布口令。

“是!”

黎凉高喊一声。

来这么一出,周围人立即自动避开,让黎凉顺利通过。

黎凉很快走至公告栏前,将成绩单扯下来,将其递给了墨上筠。

墨上筠抬手接过,随便扫了眼,眸底冷不丁多出些许讥讽。

“行啊,”墨上筠唇角勾了勾,视线冷飕飕地逼向周围小组的人,那冷厉的目光直将人欲要逼退,却又让人退无可退,她笑了,冷声道,“被第18组压了,就开始找茬了。”

两句话,准确无误地戳破他们的心思,顿时将他们给定住了。

按理来说,一人成绩反差再大,也不会这么被人盯上。除非正义感爆棚之人,才会吐槽几句,但自己小组成员定然是不希望其闹事的,不该帮忙,反而是该劝架。

眼下这一群人对付一个人,唯一的可能性就是——

有利益冲突。

果不其然。

昨天的成绩单,墨上筠扫了一眼。

眼前这个是第9组,平均成绩不错,昨日因梁之琼拉低了平均分,以至他们压在第18组前面。而今日梁之琼的成功逆袭,提升了平均分,成功把第9组压在后面。

“我们只是就事论事。”

第9组的组长面色挂不住,强硬的辩解道。

墨上筠冷笑一声。

刚欲张口,但还未来得及出声,就听到人群外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怎么个就事论事法?”

声音低缓,语气淡然,一个反问,却无形中带着威严。

众人循声看去。

是段子慕。

不知何时,他来到人群外围,立于诸多学员中,也无法遮掩他的出众与气质。

一出声,将所有的注意力吸引过去,然后自动地退散开。

万众目光里,他神情淡定从容,丹凤眼轻勾,眼尾处自带风流,明明是一风流公子的模样,本是不合他们这些军人口味的,可那浑身的气场与给人的压迫感,都让人不敢轻视他的存在。

这人有一种威信力。

再者,第一阶段的考核,他有成绩摆在那里。

对于实打实的强者,他们会尽量避免与之对抗。

在段子慕身后,还有同组的林琦、安辰、燕归三人,俨然是要为墨上筠撑腰的意思。在林琦的右手边,还站着梁之琼的同组成员、郁一潼,虽说神色冷漠,但目光所到之处,都是渗人的杀气。

旁观的学员恍然惊觉。

一个梁之琼,不足为惧。一个墨上筠,他们也可不放心上。

可是,他们俩身后都有一个小组,这些人都非等闲之辈,全是他们这些学员里拔尖的存在。

尤其,墨上筠、林琦等人曾解救过被捆绑的人质,光是在那一批被救的学员,就算不会站出来帮忙,但也绝不会忘恩负义跟他们作对。

这事一旦闹大,结果偏向谁,可想而知。

但,第9组的组长表现,更是让人惊掉下巴。

愣愣地看着段子慕,9组组长面色白了白,语调颇为颤抖地喊:“副,副营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