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9、搞内务太轻松了,闲不住?【二更】/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有我陪她一起。”

声音从头顶传来。

墨上筠和段子慕皆是抬眼看去。

一眼,就见到站在台阶上的阎天邢,锋利的眼眸俯视下方,身高和气场给人带来沉重的威压。

活脱脱一冷面阎王。

段子慕看着他,心想这半路截胡的事做的真顺溜,顿了顿,刚想说话,但,没等他出声,阎天邢就直接抢在他前面——

“墨上筠,跟我来一趟。”

话刚说完,阎天邢就转过身,沿着楼梯往上走。

压根没有给两人说话的机会。

段子慕眉头轻轻抽了抽。

仗势欺人也是没谁了。

“先走了。”

墨上筠朝段子慕说了声,随后从善如流地走上楼梯。

被抛弃在原地的段子慕:“……”

看着毫无留恋走开的墨上筠,段子慕脸色稍稍有些阴沉。

过河拆桥这种事儿,这丫头做起来,真是一点儿愧疚都不带的。

段子慕微微一顿,神色恢复如常,也慢条斯理地走上台阶。

*

二楼,阎天邢办公室。

墨上筠慢了几步才到,进门时,阎天邢正坐在办公桌前,老神在在地等着她。

“什么事?”

墨上筠泰然自若地走进门。

阎天邢没说话,看了眼对面的椅子。

扫了眼,墨上筠拉开椅子,在上面坐了下来。

“谈谈监督晨练后的感受。”阎天邢直视着墨上筠,不紧不慢道。

墨上筠轻轻蹙眉。

这是,没话找话?

“行,”墨上筠微微点头,没有揭破他,直言道,“都有提升空间,但缺点也很明显,不擅长团队合作的,心性不稳容易发脾气的,一根筋只会往前冲的……多少都有毛病。”

“你自己呢?”

视线锁定在她身上,阎天邢似是漫不经意地问道。

墨上筠愣了一下。

若说是她个人的感受……

墨上筠微顿,坦然迎上阎天邢的视线,“没有惊喜,一般般。”

“按照你们的标准,好苗子应该不少。”

阎天邢往后一倒,悠悠然说道。

“是么,”墨上筠耸了耸肩,“在我看来,中规中矩。”

阎天邢无奈失笑。

想要满足墨上筠,确实是一个比较艰巨的问题。

而,想要找到一个跟墨上筠有同样惊喜苗子,基本上没有可能。

“游念语,应该不错。”阎天邢眉头微微一动。

游念语,23岁,军校毕业,下连队两年,一杠二星,在连队一年提升为副连长。

至今为止,无论是自己的成绩还是带兵的成绩,都没有败绩。

在履历上,足以跟墨上筠的相提并论。

只是墨上筠拥有的能力,不止是履历所展现出来的那般。

不过,像这种样样优秀的学员,应该很对墨上筠的胃口。

现在是B组学员,住在406宿舍,正好是盛夏的下铺。

然,听到阎天邢提及这个人,墨上筠却皱了皱眉,“这个人,是倪婼取消资格后,新加的吧?”

她记得,在三月考核时,阎天邢给她看的女兵资料,就正好是100人。

后来倪婼走了后,应是99人,没想再次看到名单,依旧是100人。

仔细看了看,才发现加上了游念语这人。

她听说过游念语的名字,游念语应当也听说过她,只是两人都没有见过面,所以先前墨上筠看到游念语资料时,并没有多问。

如今阎天邢主动提及,墨上筠难免多说几句。

“是。”阎天邢应声。

“为什么?”

“她听了你的名字,自愿申请参加。”顿了顿,阎天邢补充道,“在此之前,她拒绝了邀请。”

“哦?”墨上筠眯了眯眼,“你故意分到B组的?”

“算是。”

反正当初分组,基本以很合理的方式,把部分优秀学员塞到墨上筠手上。

墨上筠手指在桌面叩了叩,半是真情半是假意地调侃,“费心了。”

“客气。”

阎天邢恬不知耻地接过话。

墨上筠甩了他一个冷眼。

随后,她道:“她是故人之女,我得先会会。”

“她父亲过世。”阎天邢微微敛眸。

眸色微动,墨上筠强调道:“是牺牲。”

阎天邢顿了顿,道:“资料上没写。”

资料上,写的是游念语之父游熠为退伍军人,于三年前意外死亡,具体原因都没有透露。

“哦,”墨上筠轻描淡写道,“我没注意看。”

说没注意看,事实上,是压根就没有看。

只看了游念语的履历,其他的一概忽略。

有些本就知道的事,就没有重新看一遍的必要了。

没有继续说下去,墨上筠站起身,看了眼腕表后,道:“现在七点五十,我先去学员宿舍,你晚点儿再过来。”

“晚点儿的意义在哪儿?”

“有你在,没人敢放飞自我。”墨上筠故意上下打量了他一眼,继而盯着他的脸,惋惜地摇了摇头,“长成你这样,想当卧底是没戏了。”

阎天邢:“……”

说得好像以她的长相就能当卧底似的。

反正长得都不够亲民。

*

学员宿舍楼。

406宿舍。

秦莲、郁一潼、娄兰甜三人最先整理好内务,相继离开。

而其余七个人,扫了眼时间,都在有条不紊地整理最后的步骤。

“江汀芷,你,杜桂花,还有梁之琼,你们都跟墨上筠一起参加过三月的考核吧?”

沈芊芊先一步解决完内务,拍了拍手,朝还在忙碌的几人打听。

“我没跟她接触过。”

江汀芷仔细检查着被褥是否被叠成豆腐块,头也不抬地回答。

“我也是,没怎么接触过。”杜桂花摆放好洗漱用品,回过头看了沈芊芊一眼,随后小心翼翼地看向梁之琼,“之琼和一潼都跟她一个宿舍,应该比较了解。”

听人提及墨上筠,唐诗下意识地伸出脑袋,打算听一听。

但,眼角余光却瞥过一侧的盛夏和游念语,意外发现两人的动作都停了下来。

相较于盛夏的阴郁,游念语表情比较平静,但低垂着眼眸,身上一股‘闲人勿近’的气息,多少让人产生生疏感。

“梁之琼,墨上筠在考核的时候,也是这种……讨人嫌的态度吗?”

“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梁之琼啪的一声关上衣柜的门,“她针对你了吗,哪里做得不对,怎么就讨人嫌了?”

“原来是她的脑残粉啊,”被她关门的动静惊了惊,沈芊芊心下不爽,语气里多出几分讥讽,“你看着也不傻,怎么就看不出来,墨上筠跟季若楠的差距?才一天时间就较出个高低,所谓得民心者得天下,一个跟A组关系这么好,一个一说话就被我们恨得牙痒痒。”

说着,沈芊芊一顿,讥讽之意更浓,“什么‘也请各位带上脑子’,她就有脑子了?听说考核的时候综合成绩还没有学员厉害,屁大点本事都没有,有什么好拽的?”

如此一番话,成功激起了梁之琼的怒火。

但,想起这次来集训前,澎于秋对她的再三警告,硬生生在心里默念了三遍‘冲动是魔鬼’,然后才将内心的怒火压抑下去。

扫了沈芊芊一眼,梁之琼转身去整理洗漱用品。

然,沈芊芊却不肯就此罢休,抬头看了眼叠好被褥从上铺下来的盛夏,挑眉问:“盛夏,你是不是跟墨上筠有什么瓜葛?”

“……没有。”

盛夏爬台阶的动作一顿,冷冷地回了沈芊芊两个字。

沈芊芊嗤笑一声,颇为不爽地收回视线。

“没有你迫不及待地往A组跑?”

摆放好洗漱用品,梁之琼站起身,没忍住朝盛夏那边看去。

自从昨晚跟盛夏发生口角,梁之琼和盛夏就互相看不顺眼。

今日,盛夏当着所有人的面,申请调离B组,这种直接打墨上筠脸的行为,实在是惹得梁之琼不爽。

说两人之间没有瓜葛,也不会有人相信。

但,梁之琼第一直觉是——盛夏做得不对,不然不可能让墨上筠针对。

“这是我的事,跟你没关系。”盛夏冷着脸,垂落的手不经意间握成拳头。

“呵。既然是你的事,就不要扯上我们,”想到晨练后的事,梁之琼就方案地皱了皱眉,“想离开的就你一个,随随便便就来代表我们,你的脸可没这么大。”

盛夏怒从心起,“梁之琼,你是不是——”

“哔——”

盛夏一句话还没说完,门口一道简促的哨声,就将她的话中途打断。

紧随着,是一道慵懒的声音。

“怎么,搞内务太轻松了,闲不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