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1、先给你一板砖【15更】/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依旧是破败的红砖屋前。

空气又闷又热,连这夜里刮的风都带着燥热,夜空中悬挂的月亮不知何时消失,抬眼看去只剩零星的几颗星子。

男人穿过长长的田埂,来到了红砖屋外的墙下。

夜间的蛙声此起彼伏,呱呱叫的青蛙到处都是,一只蹲在墙角的丛生的角落里,鸣叫个没停,但当男人悄无声息地接近时,青蛙都感觉到了危险,一蹦一跳地从草丛里跳出来,转眼消失在旁边的稻田里。

男人从柴房走到厨房,绕了一路,最后抵达到大门前。

左边是客厅,右边是厨房,中间供着祖宗佛像,门开着,里面却没有亮灯,只是左右两侧房间的门都打开,亮着灯的房间里光线投射出来,隐隐照亮了中间的大厅。

有种请君入瓮的意思。

客厅里还有四个男人,在里面走来走去,用英语议论着怎么处置那个女人。

他视线迅速扫过,见到里面一只白色运动鞋——是她穿着的。

手里的枪拉开保险,他悄无声息地绕过门口,来到客厅处的窗户旁。

但——

他几乎刚在窗边站定,左侧忽然闪现出一抹人影,一把枪的枪口对准了他的脑门。

“来了?”

懒洋洋的一道声音,无比熟悉,但清扬的声调里只有清冷。

话音一落,男人通过窗户看清了里面的情况。

确实是有四个男人,身形和装扮都跟那几个男人一模一样,可此时此刻,那几个男人却被捆绑住手脚塞住嘴巴丢到了连同客厅的卧室里,一个女人穿着墨上筠的衣服坐在地上,带着帽子和墨镜,身形跟墨上筠相似,但绝不是墨上筠。

嘴里叼着几张扑克牌,像是在跟那几个男人玩牌。

但,在听到外面的动静后,她就将手里扑克牌丢了,从地板上坐了起来。

男人微微偏过头,看向那个抬手拿着枪,一步步朝他靠近的女人。

墨上筠换上了司笙的长袖T恤,不过没有戴帽子,短发下是一张精致漂亮的脸,只是此刻这精致的容貌上染着冰霜,没有半分柔软温和。

手持枪,T恤衣摆微微抬高,露出两条常年隐藏在军裤、牛仔裤下的细长美腿,白得跟这暗夜形成鲜明对比,她从窗前走过,屋内的白炽灯光线落到她身上,她的皮肤白得近乎透明。

在他打量自己的时候,墨上筠也在打量着他。

头发稍长,遮住了额头,往下眉目俊朗,挺鼻薄唇,看着她的时候,神情总是不正经,坏坏的,几分痞气,只是无论气质还是相貌都成熟很多,依旧坏,却更多的内敛。

没上次见面时的冷傲阴沉,反倒是有点接近于记忆中的模样。

“给。”

他主动将手里的枪递过来。

眼底含笑,神情轻松,似乎是认了命。

墨上筠紧紧盯着他,短枪的手很平稳,随时能让他的脑袋炸开花,她微微凝眸,将他的手枪接了过来。

这时,窗户内有个脸圆乎乎的男人冒出头来,亮出了一副手铐,在光线里晃了晃,最后朝男人呲牙一笑,“兄弟,虽然咱们素未谋面,但对不住了哈。”

说着,这男人跟动作毫无话语中的客气,直截了当地将男人给铐了起来。

“进去。”

墨上筠依旧用枪抵着他的脑袋。

男人倒也听话,没有半点反抗的意思,听了墨上筠的话转过身,从大门走了进去。

那架势,不像是被铐住手和被指着脑袋的俘虏,而是被主人恭恭敬敬请进门的尊贵客人。

随了一路,墨上筠感觉自己倒是像个随从,心有不爽,直接从窗户上抽出一块废砖来。

男人闻声转过头来,见到她手里多出来的砖,微微抿唇,唇线成一条直线,她有些迟疑地问:“不是吧?”

话音未落,墨上筠一板砖已经迎着他的额头拍了上去。

——阎天邢的额头上就有伤。

伤口不一定是一致的,但总归也得有。

至于到底是不是他从中作梗,那就时候再说吧,反正她现在看他很不顺眼,没直接捅他两刀就已经很不错了。

男人倒下。

“来,帮个忙。”

司笙倚在客厅门口看着这一切,墨镜下不知是什么神情,但她的勾起的唇角却出卖了她。

墨上筠斜了她一眼。

司笙身后走出两个男人,直接走了过来帮忙把人扶起来。

“去二楼。”墨上筠朝他们道。

说完,墨上筠朝司笙吩咐道:“下面几个就交给你了。”

“行。”

司笙很是随意地应了。

在客厅里,四个壮汉哼哼唧唧的,努力想要挣脱,但却做着无用功。

司笙动了动手指,骨节摩擦咔擦咔擦地响着,似乎是在为接下来的事情做准备。

墨上筠收回视线,怕没自己盯着,那个人就此溜走,很快便随着另外两人上了楼。

——在客厅里演戏的四人都是司笙叫来的,身份职业司笙都没有说,但想必都不是什么善茬。

这场戏也是他们事先安排好。

从窗帘被拉下来的那一瞬,这场戏就已经开始了。

墨上筠跟司笙换好衣服,事先就在那个人极有可能会事先进行观察的窗口旁边等着,而跟那些个人打斗的都是司笙。

本来该去追查另一批人的司笙出现在这里,自然也是早先就商量好的。

虽然对那批人很感兴趣,可墨上筠这次来的目的并不是他们,只是顺带碰上的而已,为了让原计划顺利进行,司笙是必不可少的因素,当然不能离开。

但为了让跟在后面的人放松警惕,相信只有她一个人,所以墨上筠让司笙开出一段的距离,但在选好的一个拐弯处让安逸代替司笙继续开车、继续追赶那批人,司笙则是沿着一条小道先一步赶到这里。

有司笙的帮助,人手不是问题,而且一个比一个可靠,墨上筠基本不需要担心,轻松便完成了计划。

当然,这所有的计划都源于她的确定——

『那个人一定会来。就算他认为这是陷阱,也一定会来。

上一次见面他没有杀了她,那么,现在他也绝对不会让她死。』

他确实了解她。

但同样的,她对他的了解也不少。

*

二楼。

选了一条尘封已久满是灰尘的凳子,墨上筠让人把男子丢到椅子上,然后亲自动手,将男人的手脚都绑在了椅子上,全部都是死结,而且力道一点都不轻,长时间的捆绑足以让他接下来手脚上留下几日的印记。

墨上筠将他从头搜到脚,连指甲缝都给搜查的一干二净,最后搜出一堆眼熟的防身物件,于是全部被她给没收了。

不到十分钟,男人身上所有的外在武器都被墨上筠丢到一边,唯一让人防备的,就是他这个人。

不过,墨上筠也没太放在心上。

虽然身手不错,但有她在,他便跑不掉。

收拾好一切,墨上筠摆摆手,让两个人下楼。

很快,黑漆漆的二楼房间里,就只剩下墨上筠跟他两人。

跟收拾过后能住人的一楼不同,那些人并没有收拾二楼,楼上连空气都带着一股霉味,怕他们带了狙击手,墨上筠连门窗都给关上了,唯一照明的光线就是墨上筠挂在男人头顶的一个手电筒,倒挂的,手电筒正好打在了男人的头顶,从上往下,影子垂直,阴影洒落一片。

将军刀往刀鞘里一收,放到了长T恤唯一的左边口袋里,跟一把手枪放在一起,墨上筠拿起一旁桌上摆放的矿泉水,慢条斯理地拧开,自己喝了一口。

然后,朝男人走近。

矿泉水瓶抬起,举到了男人的头顶。

“哎——”

感知到什么,男人动了一下,出声。

但,没等他说完话,墨上筠的手一倾斜,剩下的矿泉水便从瓶口倾泻而下,全部一股脑地砸在了男人的头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