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0、我有钱,高兴/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墨上筠似有若无的警告视线下,梁之琼委屈巴巴地拿起了筷子,跟蓄意报复似的,一根筷子插了一个小笼包,然后一口气把俩小笼包塞到嘴里,再得意而挑衅地看向墨上筠。

墨上筠扶额。

喊了声老板娘,墨上筠又点了两屉小笼包。

“又吃不了那么多。”梁之琼瞪着眼睛嘟囔道。

“嗯,”墨上筠重新拿起一双筷子,不紧不慢道,“我有钱,高兴。”

“……显、摆。”

梁之琼咬牙切齿,搞得多买两屉小笼包就真的很炫耀了似的。

楚飞茵眨巴着眼睛,觉得餐桌上气氛有点不对劲,于是吃了个小笼包就放下了筷子,不敢多说话。

见楚飞茵尴尬地坐在一侧,就连呼吸都尽量小声,墨上筠丢了梁之琼一个白眼,然后夹了一个小笼包放到楚飞茵的碗里。

将小笼包咽下去的梁之琼见状,没好气道:“墨上筠,给我夹一个包子。”

“……”

墨上筠懒得理她。

梁之琼咬牙,抢先把她要夹的一个小笼包给抢走了,然后小人得志似的将其塞到嘴里。

墨上筠若无其事地夹了另一个。

“……”

梁之琼气的咬牙。

片刻后,两屉小笼包都端了上来,连带着楚飞茵的那碗面。

楚飞茵规规矩矩地吃着面,但梁之琼却热衷于跟墨上筠抢小笼包,于是到最后,梁之琼自己的馄饨没吃完,墨上筠点的三屉小笼包都被解决掉了。

梁之琼放下筷子,伸了个懒腰,然后享受地拍了拍自己的肚皮。

吃饱喝足,太圆满了。

其他烦恼什么的,简直都不是事。

“结账。”

墨上筠朝梁之琼丢了个白眼。

“我?”梁之琼被从满足的情绪中拉了回来。

“我去吧。”

放下碗筷的楚飞茵,一边说着,一边准备起身。

墨上筠似笑非笑地看着梁之琼,意思是——吃这么多,你好意思让人结账?

“用不着。”被墨上筠的眼神一激,梁之琼立即站起来,朝楚飞茵道,“我请客。”

“不,不用……”

楚飞茵弱弱道。

不过,梁之琼压根没搭理她,直接去收银台结账了。

*

吃了早餐,三人走出店。

一袭军装的梁之琼,在渐渐变多了的街道上,无疑引人注目。

“说吧,你想让我做什么?”

梁之琼动了动手腕,一副“吃饱喝足,随时可以干架”的样子。

斜了她一眼,墨上筠没有理会她,而是看向楚飞茵。

“楚教官。”

“到!”

楚飞茵下意识喊道。

扫了眼楚飞茵的便装,墨上筠嘴角一抽,道:“你负责步行街,其他地方就不用去了。”

“是!”

楚飞茵再次应声。

墨上筠朝楚飞茵使了个眼色,楚飞茵老实地离开。

梁之琼在一旁迫不及待,眉飞色舞地问:“怎么回事儿,你们要玩城市战吗?”

“……”

墨上筠无语地看她。

只手放到裤兜里,墨上筠选定了一个方向,不紧不慢地走着。

梁之琼莫名其妙地跟在她后面。

“到底要干嘛啊?”梁之琼嘟囔着问。

“看到那边站岗的吗?”

走了一段路,墨上筠停了下来,朝一个比较热闹的地方看去。

一名学员拿着步枪,穿着作战服,一个人站在街道上,引来频频侧目。

“啊。”

梁之琼扫了眼,尔后点头。

“你负责监督他们有没有偷懒。”墨上筠平静道。

“……你说啥?”梁之琼匪夷所思地掏了掏耳朵,感觉自己幻听了。

墨上筠面不改色地将话重复了一遍。

“我,”梁之琼不可置信地问,“负责帮你监督这玩意儿?”

“嗯。”

墨上筠直白地点头。

“凭什么?!”梁之琼声音冷不丁拔高。

掀了掀眼睑,墨上筠一脸莫名地问:“不是你给我打的电话吗?”

“……艹。”梁之琼怒骂一声。

她要的是散心和逛街,享受人世间的乐趣,盯着这些年轻的学员有啥好玩的?!

她好不容易的——假、期!

梁之琼气得直磨牙。

“下午请你吃饭。”墨上筠决定给她点小恩小惠。

“我的报酬就是一顿饭?”梁之琼眼珠子差点儿瞪出来了。

她有那么廉价吗?!

“本来就没想给报酬,所以算不上。”墨上筠慢条斯理道,“就当是朋友之间的请客吧”

“墨上筠,我都失恋了,你就不能让着点我啊?”梁之琼没好气地道。

墨上筠愣了下,近乎错愕地问:“你是指你那场失了小半年的恋?”

“……”

梁之琼无言以对,紧紧咬着牙,差点儿没被墨上筠给气疯了。

更让她火大的是……这事儿竟然过去有小半年了?!

*

嘴皮子斗不过墨上筠,但也不能就此负气离开,梁之琼只能乖乖地跟着墨上筠。

她想,自己这次肯定是被墨上筠吃定了。

步行街距离中心广场距离不远,墨上筠步行领着梁之琼过去,在跟梁之琼阐述考核规则的时候,见诸多行人盯着梁之琼看个没停,于是无奈之下,抽空领着梁之琼找了家新开门的小店铺,给梁之琼从里到外换了套便装。

没办法,梁之琼长得一副不能穿军装潜入人民群众的模样。

就算是墨上筠穿着军装,也不会引发这样引人注目的效果。

梁之琼早就被盯烦了,高高兴兴地换上了墨上筠给买的廉价地摊货,顺带将自己换下来的衣服塞到了墨上筠背包里。

衣服不重,包里也没什么东西,墨上筠便由得她了。

九点,墨上筠领着梁之琼,在中心广场里转了一圈,把站岗的位置都指给梁之琼看了。

“所以我这一天都要这样无所事事地盯着这几个长得还没你好看的女生虚度光阴了?”梁之琼有点绝望地吐槽。

手机震动,墨上筠一边将手机拿出来,一边朝梁之琼道:“你可以逛街。”

“你跟我一起吗?”梁之琼抱着仅有的一丝希望问道。

“我负责俩地儿。”

墨上筠淡淡说着,残忍地戳破了梁之琼的妄想。

“……”

梁之琼嘴角一抽。

说话间,墨上筠走到了靠近花坛的地方,避开大部分的行人,接通了电话。

“喂?”

墨上筠出声。

打电话来的是萧奕,墨上筠存了他的电话。

“墨连长,你好,我是萧奕。”萧奕自报家门。

“嗯,”墨上筠只手放到裤兜里,瞥见鬼鬼祟祟跟上来的梁之琼,也没掩饰的意思,“有什么事吗?”

“哦,有两个事。”萧奕说着,随后有点迟疑地问,“不打扰吧?”

“嗯,没事。”

“那就好。”萧奕吁了口气,道,“沈惜消失了快一个月了,到现在还是没有消息。沈家那边都快要急疯了。所以想问问……你这边有没有点消息?”

因为沈惜离开的时间太长了,连警察都毫无办法,所以沈家这边似乎有点绝望,这种情绪也直接影响到沈青,沈青这几日住在沈惜家,连续几天都做噩梦,说是沈惜回来找她了。

昨晚不得已让沈青来自己家住了一晚。

萧奕想了一夜,觉得不管人是死是活,还是得有个答案,所以犹豫之下决定跟墨上筠询问一下。

“没有。”墨上筠回答得很直白。

“那楼下那个许可……”

“许可的事我不清楚,”这一点上,墨上筠没有实话实说,不过顿了顿,她又道,“不出意外,沈惜应该出境了。”

“出境?没有记录啊……”说到一半,萧奕倏地卡了,“你是说,偷渡?”

“唔。”

墨上筠没有给出准确答案。

“那她现在——”

“其他的我都不清楚。”

墨上筠直接打断他。

陈路的事,一直没有告诉萧奕,但如果萧奕有暗中调查的话,查出萧奕跟沈惜之间有一定联系也是可以理解的。

有些事,她不能说。

能查到多少,只能凭借萧奕的本事了。

不过,这种事她并不想萧奕参与进来。

“第二件事呢?”

在萧奕沉默的时候,墨上筠倏地问。

“哦,”萧奕似是回过神来,顿了顿,道,“陆洋走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