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章 香烤排骨/重生之悠然田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董举人几个人在说着京城的事情,一时忘了时间,等着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到了要吃午饭的时候了。

看着董举人出来了,董家河笑着说道:“三弟,我本来还打算去叫你的呢!现在已经是到了吃晚饭的时候了。”

董举人就说道:“说着话就忘了时间,所想现在也是没有耽误吃饭呢!”

董家河哈哈大笑,说道:“这有什么耽误不耽误的,吃饭,早一点晚一点都是吃。”他如今作为董家村的村长和族长,应酬的事情多了起来,身上的气质也是改变了很多,所以已经是能够很是坦然的开玩笑了。

宋宝山也是过来说道:“已经是摆好了饭菜了。”他现在也算是意气风发了,原本他是有些遗憾当初娶的桃娘只是董举人的侄女,但是现在因为和桃娘相处的时间长了,两个人的感情又是很好,现在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怎么都是觉得人生得意满满。

以后董家只要好,他就会跟着好的,因为他也是变得活泼起来了。

董家河对于这个女婿也是很满意的,虽然成为了秀才之后就不再读书了,但是做生意却是真的有手段的,以后宋家若是分家了,他的大哥得了糕点铺子,他一个人也是能够独当一面有一番成就的,更何况现在还有着自己的三弟的帮助。

董家河就说道:“是啊,快一点过去吧!要不然饭菜凉了。”

午饭男女虽然是分桌吃饭的,但是却是在一个屋子里面,原本林氏是商量着在男女两桌中间隔开一个屏风。

秦氏却是说道:“大家没有不认识的,而且说起来都是见过的,又是一屋子的人,没有必要这么避嫌,就不要放一个屏风了,这样也能够热闹一些。”

林氏也是觉得这些都是没有什么的,听着自己的婆婆这样说,自然是不会反对的,笑着说道:“好,儿媳这就去做。”

说着就出去安排了婆子将抬过来的屏风重新放在了库房里面。

午饭很是丰盛,这些饭菜昨天林氏担心秦氏在婧娘出嫁之后觉得无聊,特地过来和秦氏商量着一起定下来的。

所以里面的很多饭菜都是婧娘喜欢,婧娘看着放在自己面前的蜜汁香芋,清蒸鳘鱼,香烤排骨,不仅微微一笑,自己的娘亲总是能够记得自己的喜好。

婧娘夹了一块排骨放在了自己的碗里面,慢慢的吃着,排骨烤的又焦又嫩,咬一口还会有汤汁流出来,味道真的很是不错,唯一有些遗憾的就是若是吃多了的话恐怕是会觉得油腻。

不过婧娘一看一桌子的菜,倒是很快就是没有了这样的遗憾,自己可是吃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说起来就算是喜欢吃排骨,吃上一块也就已经是足够了。

午饭没有隔着屏风,席间果然是热闹无比,婧娘和萧煜还特地给几位长辈敬酒。

虽然只是味道很浅的果子酒,但是因为婧娘喝了三四杯,吃过午饭之后很是觉得有些微醺,脸上多了两坨红晕。

这个样子的婧娘平白的添上了一些妩媚,萧煜只觉得看着移不开眼睛。

秦氏脸上带着善意的笑,对婧娘身后的描夏说道:“带着姑娘和姑爷去姑奶出嫁之前的房间。”

秦氏是想着能够让婧娘在家里面的时间长一点的,如今婧娘有味醉酒,就让婧娘出嫁之前的院子睡上一会儿觉。

萧煜知道婧娘也是不愿意吃过午饭就回家的,所以朝着几位长辈说了抱歉之后,就扶着婧娘离开了。

秦氏和马氏相视一笑,马氏说道:“有些东西是要看着细节的,我看着这个姑爷就是很好。”

萧煜扶着婧娘,为了能够让婧娘舒服一点,特地让婧娘大部分的体重都是落在了自己的身上。

桃娘和杏娘看着羡慕,但是一想到自己的夫君对于自己也是很好,倒是很是就释然了,又开始说说笑笑的。

却说婧娘真的是觉得有些醉了,看着屋子里面的人多的时候还想着要收敛一点,不能够做什么,但是等着屋子里面只剩下自己和萧煜的时候,婧娘的动作却是大胆的许多。

婧娘摸着萧煜的眉眼,脸上带着满足的笑:“你长得真好看。”

居然说出来这样的话,萧煜能够确定婧娘是真的醉了,不仅是觉得好笑,男子,好不好看又有什么关系呢!

虽然是这样想着,但是心中却是觉得很是受用,毕竟,是被自己喜欢的女子夸奖的,而且这个女人平时还很是文静内敛。

萧煜笑了笑,抱着婧娘把她放在了床上面,这个时候正好描夏打了一盆水进来了。

“老爷,可是要给太太脱下来衣裳,然后给太太洗一把脸?”描夏说道。

萧煜看着躺在床还是很不安稳的婧娘,说道:“我来做就好了,你们出去吧!”

描夏知道萧煜和婧娘的感情好,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一般都是不愿意有别人在一旁的,所以听着萧煜这样说,描夏也是不觉得奇怪,行了一礼就离开了。

萧煜亲自拧了一个帕子给婧娘擦脸,但是喝醉了的婧娘并不是很老实,不断的笑着闹着萧煜,到最后手甚至都是三伸进了萧煜的衣服里面。

萧煜的身子不仅是一僵,在这一方面,他刚刚食髓知味,昨天晚上因为顾忌着婧娘的身子并没有做什么事情,今天早上起来的时候就是已经蠢蠢欲动,所以穿着中衣到外面练剑。

如今婧娘不过是没有意识的略一挑逗,就已经是让萧煜觉得忍受不住了,但是现在毕竟是在董家,若是做出来什么的话,自己倒是觉得无所谓,婧娘婧娘的脸皮实在是太薄。

但是喝醉了的婧娘却是一点都没有这样的自觉,看着萧煜不再动弹,干脆半坐了起来,调皮了吻了一下萧煜的唇,但是低着头呵呵的笑。

萧煜眼中蓄满了狂风暴雨,说道:“别闹。”

“不要。”婧娘皱着眉头,抱着萧煜的脖子撒娇。

萧煜眼中的暗色越来越重,他沙哑着嗓子说道:“婧儿,你这个样子,是不是在主动的邀请我?”

婧娘却是嘻嘻的笑着,又是闻了一下萧煜的唇。

这一次萧煜并没有在让婧娘轻易的离开,而是慢慢的加深了这个问吻,然后化被动为主动,开始了攻城略地。

屋子里面荡漾着旖旎的气氛,婧娘无意识的轻吟更是让萧煜加重了动作。

但是萧煜到底是记着这里是董家,所以不过是浅尝辄止而已,半个时辰就是已经结束了这一场风花雪月。

婧娘得到了满足之后变得乖巧起来了,双手无意识的抱着萧煜水的很是香甜。

餍足之后的萧煜并没有打算睡觉,稍稍的清理了一下他和婧娘之后萧煜就上床抱住了婧娘,开始打量婧娘出嫁之前的屋子。

婧娘的屋子里面摆放的东西并不算是很珍贵,但是整体的布置却是让人觉得很是舒服,就想着婧娘这个人一样。

这样想着,萧煜不仅低下头来吻了一下婧娘,想着他们两个人现在的新房,还是红彤彤的,但是以后婧娘又是会收拾成为什么样子呢?

婧娘醒过来的时候身体上面的异样还有临睡前那些零碎的片段让婧娘一下子脸如火烧了一样,若是没有记错的话,好像是她主动的吧!而且这个地方试试在她出嫁之前的院子,真是羞死人了!

婧娘掩耳盗铃一般的将自己的头埋在了被子里面。

这样的行径让萧煜不仅是变的愉悦起来了,萧煜低声笑:“这是怎么了?”

“没什么。”婧娘闷声说道,她也没有想到自己醉酒之后居然是这样的大胆,也不知道自己的娘亲是不是已经是知道了这一件事情,要是这样的话,自己真的是没有脸见人了。

婧娘的表现真的是一场的可爱,让萧煜的心情变得是越来越愉悦起来了。

萧煜笑着说道:“好了,没有人知道,我们一起收拾一下,然后就出去吧,现在时候还早。”

听到萧煜这样说,金奈才算是放下心来,从被子里面坐了起来,自己穿好了中衣又和萧煜一起收拾好了床铺才描夏过来帮着自己穿好了衣裳。

一起都好了之后,婧娘才和萧煜一起出来了,两家离得很近,婧娘想着和秦氏多相处一会儿,萧煜自然是明白婧娘的意思,也就由着婧娘。

萧煜去了董举人那里,婧娘则是带着描夏去了秦氏那里。

过去的时候婧娘还是觉得有些不自在,脸上还是带着一些羞红,秦氏并不是知道婧娘和萧煜的事情,看着婧娘脸红只是以为婧娘因为在醉酒所以才觉得不好意思。

马氏则是说道:“可是还是觉得不舒服,准备的白萝卜梨汁,你喝上一杯。”

婧娘做了下来,绿柳就在婧娘的面前放上了一盏白萝卜梨汁,虽然婧娘已经是觉得酒醒了,但是还是觉得头有些不舒服,说了喝了两口。

毕竟乡下离着碑廓镇还是很远的,说了一会儿话,董家大房和桃娘父亲两个人就离开了。

董家二房也是回到了家里面,桃娘看着丈夫还在和董举人说话,自己想着家里面的珍姐儿,让人去和自己丈夫说了一声之后也就带着人回到了家里面。

婧娘则是仍然和秦氏说着话儿一直到了快要吃晚饭的时候才离开,回门的这一天是不能够留在娘家吃晚饭的。

婧娘回到了家里面和萧煜吃过了晚饭之后也就休息了,睡觉之前在自然还是有一场淋漓尽致的乐事。

最终婧娘累的还是一点都不想动弹,在萧煜的怀中沉沉的睡着了,萧煜原本是想着和婧娘说一说不当捕快的事情的,但是如今看着婧娘熟睡自然是没有打算打扰,也就由着婧娘睡觉,想着明天再和婧娘说这一件事情也是不晚的。

第二天婧娘起来的时候仍然是时候不早了,萧煜也是已经练剑了,婧娘郁闷了一会儿也就是接受了这件事情,唤了绘秋进来给自己梳妆打扮。

收拾好之后萧煜也是已经练剑回来了,婧娘就帮着萧煜挑选出来了今天需要穿的衣裳,然后一起吃了早饭。

吃过早饭之后,萧煜说道:“婧儿,我有话想要对你说。”

婧娘看着萧煜这样郑重,就说道:“我们可是要去说书房去说?”

萧煜却是想着书房在恐怕是没有生火,不如暖阁里面舒服,就说道:“在暖阁里面说就好,不是很重要的事情,但是还是要和你说的,我也想听听你的意见。”

婧娘很是喜欢被萧煜这样重视的感觉,笑着点点头,说道:“好。”

萧煜就把自己决定不再当捕快的事情说了,并把以后的打算也是说了。

对于上一世萧煜是在怎么做的婧娘并不是很清楚,但是婧娘知道是上一世的萧煜一定是不会像现在这个样子的。

只是,无论如何,这一世大体的样子总归是不变的,萧煜还是会去西北,然后在西北建功立业,这样就已经是足够了,她并不想因为自己而让萧煜耽误了自己的前程。

婧娘笑着说道:“你想的很是妥帖,我自然是支持你的,你不用总是考虑我,该做什么就做什么便是,只要你心中一直有着我,我就不会觉得委屈的。”

萧煜握住的婧娘的手,说道:“我只要应该怎么做?虽然说这两年我会主要处理生意上面的事情,但是我还是会经常留在碑廓镇的,只是等着以后在西北却是不知道会什么样子了,也不知道这一次开战会用上多么长的时间。”

婧娘一想到不过是两三年她就要和萧煜分离,心中也是觉得惆怅,不仅是有些失落,她自然是想着能够让萧煜一直陪在自己身边的,但是这是怎么可能呢?

想一想,这还要有两三年的时间呢!婧娘心中的惆怅又是消失了,笑着说道:“没关系,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好好珍惜就是了,更何况,短暂的分离也不过是为了以后更好的相聚,我们又不是永远都不见面了。”

她坚信,萧煜一定是能够平安的从战场那里回来的。

萧煜摸摸婧娘的乌发,说道:“嗯,还有一件事情是关于宁娘的,我也是昨天才知道。”

一听到和宁娘有关,婧娘不仅也是觉得担心起来了,就说道:“宁娘,怎么了?”

萧煜是知道婧娘和宁娘的关系比较好,看着婧娘这个样子,就知道过一会儿说出来宁娘受伤的事情婧娘一定过会担心的,可是这件事情还是要说的,萧煜想着婧娘曾经说的想要和自己并肩的事情,所以有什么消息都是和婧娘说的。

萧煜就说道:“你先不要着急,听我慢慢的说,这件事情真的是有些复杂,对于我们来说是一件好事,但是损失也是很大的。”

萧煜一点都没有隐瞒婧娘,将宁娘受伤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说出来了。

知道了事情的经过,婧娘觉得心里面很是不好受,说起来,今年宁娘不过是十六岁,却是已经是失去了作为母亲的资格,这对于一个女子来说是何其的残忍!

婧娘眼睛不由自主的变红了,说道:“怎么会这样!她不能够成为母亲,就算是成为了侧妃又有什么用呢?”

萧煜就知道婧娘知道了这件事情之后一定会觉得伤心和失落的,但是萧煜并不后悔把这件事情告诉婧娘。

萧煜揽住了婧娘的肩膀,柔声说道:“我知道,你知道了这件事情事情一定是会觉得很是伤心的,可是你想一想,虽然太医说宁娘以后不会有孩子了,但是究其原因也不过是因为身子受损了,若是以后身子养好了,其实还是有怀孕的可能的,而且现在宁娘成为的侧妃恐怕是会受到很多人的关注,嫉妒的人更加会不少,这个人是若是她们都知道了宁娘不能够生孩子其实对于宁娘来说是一件好事。”

婧娘想起来了上一世宁娘的遭遇,其实心中明白萧煜说的很对,心中释然了一些,但是心中也是明白宁娘这一次的受伤到底是伤了根本,以后到底会是什么样子谁又能够说的清楚呢?

婧娘靠在萧煜的怀中,说道:“你说的这些我其实都明白,但是到底是担心宁娘的身体,而且宁娘手中并没有多少钱财,以后恐怕是会过的有些艰难。”

萧煜就将董举人和董书凯的打算说出来了,婧娘却是想到了胭脂铺子,说起来要不是宁娘说出来的那些方子,其实胭脂铺子不会像现在这样生意好的,虽然说自己的娘亲告诉了自己爹爹和哥哥们会补偿给宁娘,但是婧娘到底还是想着将胭脂铺子的利润的五成给宁娘。

如今她毕竟是和萧煜是夫妻,于是婧娘就和萧煜商量起来了这件事情。

萧煜在做生意这一方面算是精明,但是对于钱财却不算是很是执着,而且那些是婧娘的东西,要是这样子做的话能够让婧娘心中觉得好受一些的话,他自然是不会拒绝的。

所以萧煜说道:“你觉得怎么好,就怎么好。”

------题外话------

第二章稍后奉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