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五章 豆浆/重生之悠然田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董书勤想着挣扎开的,只是后面按住他的两个大汉却是力气大得很,所以,他没有挣扎开。

赌瘾像是小虫子一样不算的在他的心上爬着咬着,让他又痛又痒,很是难受。

董书勤狰狞着一张脸,狠狠的说道:“再给我一次机会,这一次我一定能够回本!”

那个人穿着一身月白色的衣裳,很是优雅的样子,和赌坊里面的各种嘈杂格格不入,但是是不是眼中那呈现出来的暗色又似乎是让他完全融入了这阴暗不堪的环境里面

他看着董书勤狼狈的样子,眼中闪过一道不屑,谁说董家的人都是想董书凯那样君子如玉的?

他淡声说道:“我说过,董公子只要能够拿出来五万五千两银子,什么都好说,要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董书勤仍然不甘心,说道:“我知道,只要再让我赌上一次,这一次我肯定能够回本,到时候我给你六万两银子!”

那人呵呵一笑,说道:“既然你没有能力,我们就要用一些强制措施了,到时候若是有得罪你的地方,董公子不要介意。”

明明这个人说话的语气很是淡然,但是董书勤愣是从里面听出来了一种阴森森的冷意,挟持住自己的两个大汉面无表情,董书勤也是更加的慌乱起来了,他说道:“你,你要做什么,我,我告诉你,我的三叔父可是举人,你要对我做了什么他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呵呵,一个举人而已,我还不放在眼中。”那人眼中带着冰冷的凉意,他一生,最讨厌的就是被人威胁他了,原本他还想着多和董书勤说上几句话,让他晚一点承受苦头的,但是现在看来显然是没有了这样的必要了。

那人冷冷的说道:“剁下来他的三个手指加上他的欠条,送到董家二房!”

“不,不要,你不能够这样做!我不赌了,我走,我就走,我不赌了!”董书庆心中彻底的慌乱起来了,他不要被剁掉手指!

“欠下来的银子还有还清,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吗?真的以为自己有多大的面子不成!剁!”那人面无表情的说道,看着董书勤一脸怂样,眼中一点同情都没有。

挣扎是无济于事的,总而言之,最终董书勤的三根手指还是被剁下来了,然后包裹在他的欠条里面送到了董家二房。

一大早,董家二房起来了,现在还是过年的事情包子铺上面的事情不用操心,这个时候谁家里面都是油水足足的,谁还想着过来买包子呢?这生意要到正月十五之后才开始做起来。

小黄氏也是起来了,脸上带着疲累,昨儿董书勤没有回来,但是她却是一点都没有在意,董书勤,他爱怎么着就怎么着,反正对于他的期待她一点都没有了。

昨儿晚上突然之间自己的文哥儿开始大哭大闹,自己怎么哄都是哄不好,一直到了。凌晨的时候文哥儿才重新睡着了,她这才有机会睡上一个时辰,但是到了时候了还是要起来了,省的自己的婆婆说自己什么。

黄氏煮好了豆浆放在了桌子上面,耷拉着脸说道:“作为晚上文哥儿哭什么,还有书勤是不是有没有回来,你可是知道他去了哪里?”

小黄氏一点都不再在意黄氏的脸上,她现在能够做到也不过就是给自己一个脸色而已,别的什么她都不敢做。

小黄氏自己给自己盛了一碗豆浆,喝了一口,说道:“文哥儿昨儿晚上大概是被什么东西冲撞了吧!今天上一炷香然后给文哥儿收收魂儿,至于他,我哪里知道他去了哪里?他什么时候和我说过呢!”

看着小黄氏一脸不在意的样子,黄氏心中觉得憋屈,说道:“你这是什么意思,他毕竟是你的丈夫,你连自己的丈夫都伺候不好,你还能够做什么!”

小黄氏也不在意黄氏的指责,自顾自的吃过了早饭,然后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里面,文哥儿昨儿晚上哭的那样厉害,现在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样了,她还是有些不放心,所以想着回去看看,顺便睡一睡回笼觉,反正今儿也是没有什么事情。

看着小黄氏离开,黄氏气了一个倒仰,对董家海说道:“你看看,她这是什么态度,越来也不把我这个当婆婆的放在眼里面了!”

其实对于当初自己儿子娶了小黄氏这样的媳妇董家海是不满意的,但是那和黄氏执意独行,他也就不管了,现在反而是开始责怪起来了,董家海也是懒得管。

自己的二儿子还能够去哪里,不过就是那些为地方而已,反正早晚是能够回来的。

董家海吃过了早饭,说道:“嗯。”

只是淡淡的“嗯”了一声,别的就是什么都不管了,董书祥看了一眼,继续沉默着吃着自己的早饭,董书阳一家人在昨天的时候就已经是回到了岚山县了,对于董举人的意思他们明白。

董书阳只觉得身上的压力更加的大了起来,所以学东西的态度就变得更加的认真了。

货行的掌柜的很是看好董书阳,也是遗憾董书阳以后不能够留在货行里面,索然是这样,还是一心一意的教导着董书阳。

董家海吃过饭之后想着去自己三弟那里看看,其实,这些年他一直想着修补和自己三弟的关系的,但是目前看来,想过并不是很大就是了,只是,他也是在一直锲而不舍着。

打开门,却是看着自己家的门前放在这个包袱,见此,董家海不禁是一愣,从地上捡起来打开一看,却是吓得满身冷汗。

惊吓之后,他立刻抓着包袱去了董举人家里面。

昨儿晚上睡得早,今儿早上婧娘起来的就早,今儿是要去霍家参加宴会的,说起来霍夫人今年是第一次想着举行宴会,但是请的人并不是很多,婧娘在其中,自己的娘亲和二嫂也是在这里面的。

婧娘梳洗打扮好了,萧煜而是从外面进来了。

婧娘笑着和萧煜说道:“我今儿要去霍家,你在家里面可是想好了做什么了。”霍大人并不在家,所以霍家的宴会请过来的也都是女眷们。

萧煜走上前去抱了抱婧娘,笑着说道:“我和萧福一起吧下江南的路线整理出来,等着你回来之后我和你详细的说。”

婧娘的眼睛一亮,点点头,说道:“好啊,我一定会早点回来的!”

只是,今天萧煜的计划是到底实现不了了。

婧娘和萧煜正在吃着早饭,秦氏身边的冯婆子却是慌慌张张的过来了。

看着冯婆子慌慌张张的样子,婧娘心中一紧,可是家里面出了什么事情!

冯婆子看着婧娘的样子,就是知道婧娘误会了,立刻说道:“姑娘不用担心,家里面一切都是,是二房的勤公子出事了,老爷让姑爷和姑娘过去呢!”

知道了不是爹爹和娘亲有什么事情,婧娘放下心来,和萧煜对视了一眼,今儿霍家那里也是不能够过去了,就算是过去,也是不能够早早的过去了,原本金奈想着和霍家的关系亲近,怎么也是要早一点过去然后看看有什么事情是自己能够帮得上忙的。

婧娘吩咐画春,说道:“你亲自去霍家那里把事情和霍夫人说一说。”

画春知道事情的轻重立刻说道:“奴婢这就过去!”

“嗯,让外院回事处的管事和你一起过去,多带着几个人,路上小心。”今年过年叮嘱了一句。

早饭自然是顾不上吃了,现在谁也没有胃口吃下去才是,婧娘和萧煜稍稍收拾了一下就是去了董家。

过去的时候董举人和董家海都在秦氏的院子里面,霍吉文和董书博也是在那里,董举人的脸色很是难看,董家海的脸色也不怎么好看。

婧娘在路上的时候就是根据上一世的事情隐隐约约的猜出来了一些,应该是上一世的事情发生了。

上一世她并不知道这件事情是什么事会后发生的,只是自己知道的事情已经是发生了很长时间了,现在她最担心的其实是文哥儿。

萧煜说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董举人脸色很是难看,不想说话,董家海则是不好意思说出来,董书博就说道:“是勤堂哥那里的事情,欠了赌坊五万五千两银子,如今更是被砍下来了三个手指。”萧煜听得命不该色,却是有些担心的看了看婧娘,这样血腥的事情她不应该知道的,现在萧煜有些后悔让婧娘跟着自己过来了。

婧娘朝着萧煜摇摇头,自己没有什么事情,或许是因为在路上的时候已经是明白了发生了什么事情,所以写现在知道了她能够很是坦然的面对。

她现在想的是这件事情到底是不是可以的针对董家的,要不然,怎么会是这样一大笔银子呢?

五万五千两银子,董家是拿出来的,虽然说董家这些年在慢慢的好起来,但是五万五千两银子,还是一笔很大的数目,萧煜那里有,婧娘却是知道自己的爹爹和娘亲一定不会同意让她和萧煜拿银子的。

这件事情到底是什么样子还是难以判断,婧娘决定自己还是不要理会才是,自己能够想到的,自己的爹爹和萧煜也是能够想到的。

婧娘去了秦氏那里,小声的对秦氏说道:“娘亲,出了这样的事情二房那里还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子呢!他们闹成什么样子我倒是不想理会,但是文哥儿那里却是不能够不管的,我看着不如吧文哥儿接过来。”

上一世文哥儿的悲剧恐怕也是因为忽略而造成的吧!婧娘不过是见过几次文哥儿,说起来并不是很熟悉,但是就算是这样,也是不愿意眼睁睁看着一条生命就此从自己的眼前消失的。

秦氏听着金奈提醒才是想起来了这件事情,点点头说道:“说道很是,绿柳红柳你们两个现在就去二房把文哥儿带过来。”

并不是说小黄氏对于文哥儿照顾不经心,但是这个时候,怎么都是会慌乱起来了,真是的大过年的出了这样的事情,怎么着都是心里面觉得不舒服的。

秦氏又是想起来了霍家的宴会,对霍吉文说道:“你让你身边的人去霍家那里说上一声吧!今儿恐怕是不能够过去吧!”

霍吉文就知道会是这样,闻言就说道:“我这就吩咐下去。”

董举人听了,却是说道:“无妨,照常过去就是了!”

秦氏一愣,但是这种大事上面他一向是听自己的丈夫的,就说道:“这样也好的,但是到底是等着文哥儿过来了再说吧!”

绿柳和红柳很快就抱着文哥儿过来了,文哥儿哭的撕心裂肺的,到现在还是不断的抽噎着。

就算是婧娘所说的那样,如今的董家二房真的是彻底的乱起来了,黄氏将自己儿子的事情完完全全的怪罪到了小黄氏的身上,正在狠命的打着小黄氏。

她们两个过去好不容易给分开了,身上却是难免就带上了一些伤,红柳的脸上能够明显的看到一道红印子。

分开之后就能够听到文哥儿的哭声了,不是道哭了多长的时间,嗓子都是有些哑了。

绿柳就和黄氏小黄氏商量着让文哥儿先到董家三房,小黄氏知道儿子在家里面找这段时间是没有功夫照顾的,很是痛快的答应了下来,黄氏倒是想着不答应,却是被小黄氏强硬的给拦下来了。

秦氏虽然是和文哥儿接触的不多,但是看着文哥儿哭哑了嗓子,心中还是嫉妒而心疼,吩咐丫鬟上来秋梨膏给文哥儿吃。

然后又对婧娘和霍吉文说道:“出了这样的事情,我还是不要过去了,你们两个人过去就好了。”

家里面怎么都是要留一个人的。

婧娘和霍吉文对视了一眼,答应了下来,时候已经是不早了,两个人重新梳洗打扮了一下,就坐上了牛车就霍家。

路上,婧娘松了一口气,她能够做的也就是这些而已,这一世,文哥儿应该不会再死去了吧!/

------题外话------

其实,我很不喜欢一个家庭的支离破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