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六章 香辣豆干/重生之悠然田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对于董书勤赌博的事情,霍吉文也是感慨无比。

霍吉文拉着婧娘的手说道:“以前我其实真的是很讨厌勤堂嫂的,觉得这个人实在是过于自私,而是太小家子气了,现在想一想,勤堂嫂这样未尝不是因为他的丈夫,但凡是她的丈夫争气一点,她也不至于这个样子吧!”

婧娘想着上一世文哥儿的离世直接导致了小黄氏的疯掉,心中对于小黄氏也是有了一些同情,是啊,但凡是夫妻之间和睦绝对不是一个人就能够成功的,这些总归是要两个人共同来做才是,可是董书勤却是真的不着调!

婧娘说道:“这些谁又能够说什么呢!现在救出来了,他就真的能够吃到教训吗?”想一想上一世的董书勤,婧娘举得是不可能的,有一句话还叫做“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呢!

虽然婧娘没有说谁的名字,但是霍吉文还是听出来了婧娘说的就是董书勤了,心中也是一愣,想一想自己的丈夫,对于小黄氏心中最后的那一些芥蒂也是消失不见了,无论如何,自己比她过得好,所以何必还要对这样一个可怜人有什么看法呢?

霍吉文说道:“丈夫不能够依靠了,起码还有一个儿子,现在文哥儿还小,就算是因为溺爱着有些骄纵,但是总归还是能够改回来的。”

婧娘点头:“也只能够这样想了,董家的下一代不能够再出来这样的人了,文哥儿,实在不行还是要爹爹教导的!”二房,除了董书阳一家,别的婧娘都是不看好,别的,谁来教导文哥儿,以后文哥儿也不会好。至于董书阳,一个侄子有父母有祖父祖母,哪里又能够轮得到他来教导呢?恐怕是他也不愿意。

被家里面的父母这样对待,两个同父异母的弟弟也是从来都是欺负他,婧娘想着就算是董书阳再怎么心大,心中也是会有什么不甘心的吧!

现在看着,小黄氏是有着这样的意思的,这样就好。

霍吉文说道:“是啊,家里面也是不缺这一个孩子的一口饭菜吃,我看着以后也是要精钢让文哥儿过来才是。”

霍吉文看得很开,文哥儿怎么说也是昭哥儿的哥哥,这个哥哥纵然以后不是惊艳绝绝,也是要正常一点的,要是再养成了他的父亲那个样子,以后说不定还是会拖累自己的儿子这样,还不如小时候好好的教导着。

而且,就算是董举人教导文哥儿,难不成就真的不理会自己的儿子了?再怎么说昭哥儿才是他的亲生孙子。

霍吉文也是知道,秦氏让人把文哥儿带回到家里面来董举人没有说什么其实就是已经是默认了以后会教导文哥儿的事情了,现在文哥儿还小,不到读书的时候,但是却是能够留在自己家里面抱骄纵的性子改回来。

婧娘微微一笑,这些就是董家内部的事情了,她是一个出嫁的女儿,就算是和娘家很是亲密也是不适合再说了。

婧娘从牛车里面的小柜子里面取出来了几样点心,说道:“二嫂早晨的时候想必是没有怎么吃东西的,现在先吃上一些垫垫肚子,等着到了霍家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开饭呢!就算是吃饭,参加这样宴会有什么时候吃饱过呢?”

早晨董家海找过来的时候,他们正准备吃早饭,听了这样的事情,又有谁还惦记着吃早饭呢?

霍吉文跟着忙活了一早上,婧娘不说的时候还没有怎么觉得,现在婧娘一说却是真的觉得自己有些饿了,也不矫情,拿了一块桃酥,然后笑着对婧娘说道:“你也没有怎么吃东西吧!也是吃一点。”

婧娘笑道:“过来的时候也是在牛车上面吃了些东西,现在倒是没有觉得饿。”

董家三房来的时候婧娘和萧煜只是吃了一半的早饭,萧煜也是害怕自己觉得饿,就让人牛车上面放上了几样热乎的东西,让婧娘就着茶水吃了一些,所以婧娘真的是没有觉得饿的。

霍夫人早就是收到了消息,只是董家恐怕是真的遇到了什么棘手的事情所以才会这样的。要不然依着两家的关系怎么都是会早一点过来的。

所以现在婧娘和霍吉文明显的是来晚了,霍夫人也是没有什么想法,更是没有表现出来董家有什么事情的样子,只是笑着说道:“你们今儿两个可是来晚了,过会儿在酒席上面可是要自罚三杯才是。”

董家到底是什么事情现在还没有个定论,这里有事人多眼杂的,恐怕是有很多人家都是想着看董家的热闹的,所以霍夫人绝口不问她们两个人为什么来晚了。

董书勤这件事情的后面婧娘和霍吉文都是不知道到底是代表着什么,可是也是真的害怕不是一件寻常的事情,若是寻常的事情又怎么会一晚上就输了五万五千两银子呢?

两个人不约而同的都是想着将事情隐瞒下来,她们两个人很快就是调整好了表情。

霍吉文走上前去亲热的挽着霍夫人的胳膊,笑着说道:“在路上的时候我还说母亲一向都是对我好,所以这一次我和小姑过来晚了母亲一定是能够帮着我隐瞒过去的!倒是没有想到一过来就是母亲先拆了我的台子呢!”

霍夫人呵呵一笑,拍拍霍吉文的手,说道:“这可是了不得了,这样说我过会儿可是不能够让你在酒桌上面自罚三杯了!”

母女两个人相斗很是亲热,远处的霍吉研目光一闪,然后很是不屑,又不是亲生母女,何必装成这样亲亲热热的样子呢?

婧娘也是笑着说道:“自罚三杯我可是做不到,要不然喝了之后就是醉了还怎么能够吃好吃呢!毕竟也是来晚了,过会儿就自罚一杯吧!伯母可是要给我准备好那淡淡的果子酒才是!”

其实在做有很多人都是好奇婧娘和霍吉文为什么来晚了,也是好奇为什么秦氏没有过来,但是霍夫人作为主人都是没有问了,她们又怎么好意思的问出来了,所以都是在装作这是一件很是寻常的事情继续维持着热闹的氛围。

婧娘特地装作不经意的看了一下今儿过来的人的脸上的神情,有着探究,有着好奇,却是没有了然,那么就是说董书勤的事情现在这些人还都是不知道了?

那么,是不是就是说明今儿过来的人家里面都是没有参与董书勤的事情呢?这件事情婧娘怎么都是举觉得背后是有着一场阴谋的,只是这一场阴谋到底是为了什么并不太清楚,但是婧娘总觉得事情不是那么的简单。

婧娘很快就是将脸上的表情收敛住了,今儿过来的人家都是很精明的,自己说不定只是不经意的一点表情的流露她们就是能够猜测出来一些什么事情,所以自己还是不要露出来什么端倪才是!

婧娘脸上重新戴上了得体的笑容,然后跟着去了屋里面。

郭怡芳已经是过来了,看着婧娘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过了,笑着说道:“婧姐姐。”

“怡芳早过来了!”婧娘也是笑着打招呼,现在董家和郭家的关系其实是有一点僵硬的,原本郭大爷对于郭大奶奶的话还是有一点不相信的,可是在昨天他们上门来霍家拜年的时候看着霍家两个公子的冷淡态度只是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呢?

郭大爷现在是真的后悔,挡住自己就怎么就飘飘然了呢?现在就是想着如何能够和董家恢亲热的关系。

今儿郭大爷特地交代了自己的妹妹一定要讨好婧娘,郭怡芳心中却是觉得有些别扭的,她和婧娘在一起从来都是没有讨好不讨好的意思在,她也明白若是字开始尝试着讨好婧娘的时候自己和婧娘那种平等交往带过来的愉悦就是彻底的消失不见了。

郭怡芳心中一点都不愿意,但是这是又怎么会由得她呢?

郭怡芳过来了,和婧娘打过招呼之后却是不知道接下来应该说什么了,其实理智告诉她应该继续和婧娘好的,从文夫人的态度里面她也是应该这样的,今儿文夫人也是故历来了,她过去请安,文夫人对她虽然还是亲亲热热的,但是她还是能够清楚的感受到文夫人对自己的态度里面多了一些疏离,多了一些掂量!

郭怡芳心中觉得有些难受,以往和婧娘在一起的时候总是会有着说不完的话,这一次,却是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郭怡芳身上的别扭还有尴尬婧娘能够感受到,心中也是不禁叹气,说起来,她很是喜欢郭怡芳的性子也是希望能够和郭怡芳做很好的朋友,但是这些在面对家族利益的事情却是很是容易的酒杯割舍了。

婧娘对着郭怡芳淡淡一笑,说道:“怎么没有见到吉柔?”

郭怡芳低下了头,淡声说道:“两位副千户家里面的小姐也是过来了,她去招待了。”她知道以往霍吉柔回对待她和其他的商户里面出来的姑娘不一样及时因为婧娘,如今,婧娘和她的关系有些冰,霍吉柔自然也是就不怎么理会她了。

婧娘怎么会不明白霍吉柔的意思的,心中也是无奈,就算是不是因为里面有着一个她,还是会这样的,毕竟霍家和董家现在总归是会站在一道战线上面的。

这些都不是她能够左右的,所以她只是笑着说道:“原来这样,那今儿可是不能够和她说上几句话了。”

刚刚说完,霍吉柔却是过来了,笑着说道:“怎么就不能够多和我说几句话了,枉费我昨儿还特地让厨房里面准备了蜜汁鸡翅子呢!过会儿你也不要再席面上了,到我的院子里面和我一起去吃吧!”

并没有邀请郭怡芳的意思,郭怡芳的眼神不仅一黯,却是没有说什么,还是在婧娘的身边站着。

婧娘却是看着觉得不忍心,笑着和霍吉柔说道:“好啊,过会儿我们一起过去,只是有摸至鸡翅子我可是不满意的,再加上一道香辣豆干才好,上一次你送过来了一小罐给我,我吃着觉得不错,尤其是早上起来就着白粥吃的时候!”

霍吉柔看着婧娘拉着郭怡芳,没有说什么,很是爽快的答应了下来,笑道:“你若是喜欢,等着下午的时候我让人给你再过去两罐子,那是我们家里面的私房菜,吃过的人都是觉得不错。”

婧娘就问:“你不是和两个副千户里面的小姐在一起吗?怎么现在就过来了!”

霍吉柔撇撇嘴,说道:“说是家里面有事呢!所以只是留了一会儿就是离开了。”两个副千户和其家眷都是那种小心谨慎人家,来到了岚山县除了管着安东卫还有处理码头的事情其余的事情都是不会理会的,婧娘记得自己家里面送过去了一份不轻不重的年礼,他们两家都是按照同样的分量换回来的。

这一次霍家举行宴会送过去帖子,他们两家作为下属不得不过来,却是不愿意一直留在这里,所以才会这样做的吧!

婧娘就说道:“这样更好,我和她们两个人也是不熟悉,正好不用见面了,我们在一起多么好!”

为什么会答应下来中午的时候和霍吉柔一起吃饭呢?其实婧娘也是有着自己的考量的,若是中午的事情在外面吃着席面的话必然会有人过来试探的,无论如何,董书勤赌博的事情还是瞒着一段时间才好,虽然真的不会隐瞒很长的时间。

想必,霍夫人也是有着这样的考量,所以才会同意了霍吉柔这样做的吧!

接下来的时间婧娘就是和霍吉柔还有郭怡芳一起去了霍吉柔的院子,郭怡芳很是感激婧娘能够还带着她,也是识趣的不和婧娘说郭家的事情,她是一个聪明人,只是婧娘的意思,这只是她们两个人之间的交往而已,并不涉及其他的事情。

郭怡芳知道,要是自己说了,以后就是和婧娘是真的疏远了,年前,婧娘送给她的那两株红珊瑚现在还在她的房间里面摆放着,每每看到,心中都是举得别扭无比!

婧娘和霍吉柔说笑着,郭怡芳则是坐在一旁淡淡的笑着,并不插话,也是没有举得别扭。

午饭的时候,霍夫人和霍吉文寻了一个机会见面,霍夫人问霍吉文:“是出了什么事情了?”

董举人当时就是和她说若是霍夫人问的话,就是说出来事情。

所以霍吉文并没有隐瞒,将事情的始末都是说了出来。

霍夫人听了之后也是皱紧了眉头,说道:“这件事情应该是一个圈套吧!要不然怎么能够一晚上就是输了五万五千两银子呢!”

霍吉柔就说道:“虽然公公和相公没有说什么,但是也是这样是意思在里面,可是现在还是不知道设下这一个圈套的人到底是说,目的是什么,所以出来起来还是有些棘手的!”

霍夫人想着自己的丈夫临走的时候和自己说道:“现在董家为端王做事,明眼人都是看出来了,未尝不会拿着董家做筏子,所以说不定董家会遇上什么麻烦,若是董家真的是遇上了什么麻烦,你就将我的名帖拿出来一张给董家,怎么都是有些用处的。”

自己的丈夫粗中有细,没想到已经是看出来了董家隐藏的危机,但是现在看来,董家也不是那种不堪一击的,起码,现在还是能够镇定的处理,这一点就已经是足够令人觉得侧目了。

霍夫人拿出来了一张帖子给霍吉文,说道:“这是你父亲的帖子,虽然不能够抵了赌债,但是到底是能够然那董书勤出来了,就是不能够让他出来也是能够见上一面的,虽然他不一定能够知道什么事情,可是到底他是在里面的,还是能够的笑傲一些什么事情的。”

那赌坊的人说起来很是嚣张,直接就是将董书勤的手指头给剁下来了,霍吉文觉得凭着一张帖子应该不能够将董书勤弄出来可是见董书勤一面还是很有可能的。

霍吉文接了下来,说道:“多谢母亲。”

霍夫人摇摇头,说道:“这样的话不用说,这些都是你父亲想到的,要不然我也不会在你父亲不再的时候把你父亲的名帖拿出来的。”

这个庶女一向都是本分,其实她还是很喜欢的,起码比起来那一个祸害顺眼很多。

霍夫人说道:“好了,我们留在这里的时候也是比较长了,快点回去吧现在她们应该是在听着戏曲呢!所以应该是不会看到什么。”

婧娘和霍吉文还是想着董书勤的事情,并没有在霍家留很长的时间,霍吉文听了半曲戏,就和婧娘一起离开了。

这样自然是会让人更加却是董佳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就算是不这样,就凭着今儿她们两个人过来晚了她们也是能够想象到董家发生了什么事情吧!

婧娘和霍吉柔离开了,婧娘没有会自己和萧煜的家,而是去董家三房,想必这个时候萧煜还是在这里的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