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一章 党参鸡汤/重生之悠然田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董家的事情郭家自然也是知道的,说起来郭家得罪了董家之后就一直后悔,想着和董家恢复从前最终还是失败了郭家是觉得而有些沮丧的。

如今知道的董家似乎是得罪了一个大人物所以才会受到无妄之灾的时候,郭大爷是觉得有些高兴的,无论怎么说在多次讨好董家但是董家却是没有怎么理会的事情郭大爷心中还是嫉妒而有些恼怒的,他都已经是放低了姿态,董家为什么还是一副不冷不淡的样子?

但是,高兴之后,还是要考虑着这一次是不是要帮助董家,郭大爷心中是想着不帮助的,说不定这一次董家就真的会挺不过来呢?但是想着上一次自己的判断失败,郭大爷到底是不敢轻举妄动,想了想,郭大爷还是决定去和郭大奶奶商量一些这件事情。

看的出来郭大奶奶的月子还是做的很是不错的,如今的郭大奶奶似乎已经是将当初因为生孩子受到的伤补回来了,脸色红润了不少,也是圆润了不少。

郭大爷过来了,郭大奶奶正在喝着党参鸡汤,如今坐月子,就是算是看着自己身上的肉蹭蹭的往上张,郭大奶奶还是想着能够把自己的身子样子。

她能够看得出来郭大爷脸上的心不在焉,就知道应该是出了什么事情了,想着上一次自己丈夫的糊涂可是到现在都是没有补救回来呢!这一次无论如何都是不能够让自己的丈夫再一次糊涂了。

于氏,郭大奶奶就说道:“我看着老爷似乎是有些心事重重的,可是有什么事情?”

郭大爷本来就是想着和郭大奶奶说的,如今郭大奶奶问了他自然不会不说的。

他就说道:“还是董家,董家似乎是得罪了什么人,如今董书勤因为欠了赌债还被关在赌坊里面不放人呢!那董书祥则是欺凌了一个好人家的女儿,如今被关在了牢狱里面,听说最低也是要被流放的,我看着这一次的董家恐怕是真的要完了正在想着要不然搭一把手呢?”

郭大奶奶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果然,自己的丈夫又是要犯傻,幸亏自己问了一句,郭大奶奶如今已经是对于自己的丈夫的智商不抱什么期望了,的确,自己的丈夫在经商这一方面不错,可是其他的地方真的是不能够恭维,起码,这方面的灵敏度还是远远不够的。

郭大奶奶稳定住了自己的情绪,说道:“董家的确是出了问题,可是董书凯出现问题了吗?还有董书博出现问题了吗?董举人呢?甚至是董书阳,董书云可是有什么问题?”

郭大爷一愣,说道:“这倒是没有,可是,现在董书勤还是没有被放出来。”

郭大奶奶说道:“的确,但是说白了董书勤和董书祥是董家最没有出息的两个人,他们两个就算是出了什么事情的话对于董家来说根本就是无关痛痒吧!”

郭大爷一想,的确就是这个道理,事情都已经是过去十多天的,但是董家也不过就是董书庆和董书祥两个最没有出息的出事的而已,董家最多就是损失一些钱财,可是董家的根本还是很很稳固。

郭大爷明白了过来,心中暗自后悔怎么自己就没有想到这些呢?现在府话再过去是不是有些来不及了?

要是自己在董家刚一出事的时候就过去的话董家是不是就能够和自己继续亲密了呢?想到这里,郭大爷简直就是后悔的肠子都青了。

郭大奶奶也是有些后悔,这些天自己一直想着如何把自己的身子养好,所以没有理会外面的事情,若是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的话自己是无论如何都是不会真的什么都不管外面的事情了。

郭大奶奶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温和一点,说道:“而且,老爷出了这样的事情霍家那一边和文家那一边可是疏离了董家?”

郭大爷一想,然后说道:“没有,不仅是这样,霍家甚至是把霍大人的一张名帖给了董家,是啊,这些我怎么没有想到?”现在的郭大爷已经是举得自己后悔的有些心口疼。

郭大奶奶叹了一口气,现在后悔又有什么用处的,当然是想想着尽量的补救了,郭大奶奶说道:“董书勤欠了多少银子?”

郭大爷眼睛一亮,说道:“五万五千两银子,而是对方表明了只要银子,不要银票。”董家不能够拿得出来五万五千两银子,可是有了萧煜这银子却是一定能够拿得出来的,但是若是要求这五万五千两都是银子的话就是萧煜一时半会也是不能够凑得出来的吧!

可是他的家里面却是不一样的,毕竟他们家里面可是开着票号的,凑出来五万五千两银子还是很容易的!

郭大爷说道:“我这就让人准备好,现在去董家!”

郭大奶奶也是松了一口气,现在看来,真的算是天无绝人之路了,郭大奶奶说道:“就说这些一直在帮着凑银子所以一时没有过去。”

郭大爷不住的点点头,说道:“我知道,我现在就过去。”

郭大爷离开之后,郭大奶奶身边的丫鬟却是说道:“奶奶,您说董家会收吗?”

郭大奶奶就说道:“会收的,但是却会还回来,董家不是那种贪得无厌的人家,所以一定是不会说就这样收下来然后什么都不还的,其实我倒是希望董家能够这样呢!”

郭大奶奶知道这一次到底是有些晚了,所以董家还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子的态度呢!要是,自己这些天没有忽略外面的事情就好了。

郭大奶奶说道:“以后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都和我说说。”

董家三房,李氏吃过了饭之后秦氏看着李氏有些不自在,就让李氏去为她准备的房间休息了。

离开之后,秦氏对霍吉文和婧娘说道:“看着到时一个老实宽厚的,虽然看着有些心思,但是都是表现在表面上面,嫁给董书祥真的是可惜了。”

这些话秦氏能够说,但是婧娘和霍吉文却是不能够说的,婧娘笑着说道:“话可是不能够这样说,她一过来娘亲就是吩咐给她做新衣裳,我们家里面的人也是宽和,她总归是hi能够把日子过下去的,只要能够过日子,什么都能够好的。”

霍吉文也是说道:“可不就是这个道理,以后我们都多多的照顾一下她,她的日子也就能够过下去了。”

董举人的书房,在事情发生了十一天之后董举人总算是脸上露出来了笑容,董举人说道:“现在看来,皇上总算是打算放过我们董家了,至于剩下的,一切就都好说了,那个人隐藏在深处,虽然我们还是不知道对方是谁,但是,已经没有什么好怕了!”

想一想自己那个大舅哥的手段,萧煜而是很佩服,能够让皇上这么快的扭转态度,就是他,也是不能够做到的。

萧煜说道:“我想,凌二很快就会放人了!”那一位皇子应该会偷鸡不成蚀把米吧!

董举人点头:“皇上有着很强的掌控欲,所以若是有人侵犯他的领地,就算是他的儿子也是不会轻易放过的吧!所以那一位背后之人我们不用知道,总而言之,皇上不会放过的。”

萧煜也是这样一位的,说道:“嗯,等着定国公的事情落下帷幕之后就算是彻底的度过这一次难关了,这一次总算是有惊而无险。”

可不就是这样,一开始来势汹涌,但是因为应对的不错,到底是没有出现很大的差错,想到这合理董举人也是举得感慨无比。

萧煜又说道:“还有就是董书祥,恐怕是真的会被流放了。”

想一想董家出来了这两个不肖子孙,董举人冷哼一声,说道:“这一次我是不会做什么那!总归是要让他受到教训才是,也趁着这一次的机会警告一些董家的其他人,别以为董家慢慢的变好了就是他们放肆的资本了,真的出了什么事情,董家能够做的还是很少的。”

萧煜没有反对,这样真的很好,人无论什么事情都是不能够放纵的,要不然最终还是自己吃苦果。

萧煜说道:“还有董书勤那一边,可是要见见他?”现在就算是没有了霍大人的名帖,想必凌二也是会让他们见的,凌二是个聪明人,聪明人最擅长的就是识时务了。

董举人摆摆手,显然很是不待见董书庆和董书祥,他说道:“没有必要了,反正早晚都是能够见到的,那凌二不会不放人。”

这样说着,凌二已经是亲自寄了名帖过来。

萧煜和董举人对视一眼,果然这个凌二是个聪明人,和聪明人办事说话就最是简单了。

董举人说道:“带着他去大厅那里,我们现在就过去!”

董举人看向萧煜,说道:“一起过去吧!”

萧煜也是想想着去见见凌二,一向都是只闻其名不见其人,萧煜真的是有些好奇了。

最终,董书勤回来了,就在今天下午下午董书勤回来了,而且董书勤欠下的五万五千两银子的赌债最终凌二只要了两万两。

董书勤失去了三根手指,也是吓破了胆子,回去之后发了高烧,最里面不断的说着胡话。

小黄氏一点都不愿意看自己丈夫这个样子,所以就干脆去了董家三房,自己的儿子还是在董家三房呢!她没有想着现在就把自己的儿子接走,毕竟家里面还是乱糟糟的。

如今的小黄氏脸上已经是没有的当初的各种跋扈,剩下的不过就是各种谦逊了。

秦氏举得这个样子的小黄氏顺眼许多,经历的这些之后,那些过往实在是没有必要再计较了。

秦氏说道:“这些天忙坏了吧!我看你似乎是憔悴了许多,无论如何都是要多多注意身子,你只有自己的好了,才能够照顾你婆婆和你丈夫。”

小黄氏说道:“我知道的,谢谢婶母关心。”

“文哥儿你就放心吧!在我这里我怎么说也是他的三奶奶总归是会好好的照顾的。”秦氏说道。

说起来文哥儿因为被黄氏和小黄氏娇惯的,脾气很大,一开始的时候并不是很好带,什么时候若是不如意了对谁都是不会客气,但是秦氏却是并不由得孩子的性子,这十几天的时间总算是将文哥儿的性子改了一些,但是秦氏害怕现在将文哥儿送回二房之后最终还是会被养坏了,所以秦氏没有打算让文哥儿现在就回到董家二房。

小黄氏直接跪了下来,说道:“三婶母,我不知道说什么,以前都是我被猪油蒙了心贪得无厌才会做出来那些事情,我明明对不起三房可是出了事情之后还是你们站了出来,想一想,我就举得羞愧,文哥儿我知道我教导的不好,但是想一想他是我的儿子总归是hi什么都是不忍心,这些天,我想想,若是我还继续这样对待我的儿子,以后他终归还是会和他父亲一样一点没有出息不说还会害了自己。”

看着小黄氏这个样子秦氏就知道小黄氏之真心后悔了,秦氏将小黄氏拉了起来,说道:“好了,你知道了就好,孩子不是他说什么就是什么的,这样就还害了他们,毕竟一个小孩子什么都不懂,你又怎么能够把所有的事情都交给他自己来判断呢?他们自然是想着怎么舒服怎么来,但是以后呢?等着我们没有能给力给他了,他还能够舒服吗?所以,教导孩子应该是真的为他好,书凯书博两个人小时候我从来都没有全部都是由得他们的性子来,看着他们哭我做娘的就真的不心疼?自然是心疼的,可是和他们的以后比起来我宁愿小现在让自己心疼也不愿意以后让自己后悔。”

这就是肺腑之言了,或许没有发生自己丈夫的事情之前小黄氏还会不以为意,但是现在小黄氏却是深有感触,自己的儿子以后绝对不能够想他的没出息的爹一样。

------题外话------

明天珞珞会做晚上的火车回家,呜呜,更新的事情好难过,明天满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