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四章 五香花生/重生之悠然田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碑廓镇,萧煜最近一直都是和凌二走到很近,毕竟要谈一笔生意,还是一笔比较大的生意,所以什么地方都是要郑重一点的。

今儿早上起来的时候,萧煜本来还是想着去见凌二了,昨儿有一些事情没有谈妥,萧煜想着再去和凌二谈一谈,可是董举人却是让萧煜过去一趟。

萧煜就问婧娘:“你可是要过去?”

婧娘点头,说道:“好啊,本来想着今儿开始收拾行李,但是我还是想过去。”想一想,成亲之后根本就不算是受到了什么约束,萧煜对于自己纵容,所以自己若是想娘亲的就能够随时回到家里面去了。

这样的生活,真的是很不错的,只是,终究是不能够永远的,虽然表面上没有说过,但是婧娘知道萧煜一直以来的想法就是重新回到京城的,以一种全新的姿态回到京城,能够让曾经那些瞧不起他的或者是想要他不好的失望。

到了京城了,哪里还会这样自在呢?

这样想着,婧娘更是想着回娘家了。

萧煜自然不会不答应,说道:“嗯,让他们收拾牛车出来。”

牛车在马房里面是一直准备着的,就是为了方便婧娘能够随时出门,可是婧娘出门的时候真的不算是很多,除了需要参加宴会就是回到娘家了。

至于岚山县其他的贵妇不时地需要出去到金铺、胭脂铺或者是绣楼里面买东西的事情干是很少能够发生在婧娘的身上的。

婧娘从来都不觉得自己会缺少了衣裳首饰的。

很快就是收拾好了,画春过来问婧娘是否是要带一些东西回去的时候,婧娘想不到需要带什么,干脆就说道:“不用带了。”

萧煜却是说道:“我记得家里面的干果不少,其中有那五香花生是三个和四个花生仁的,带一些过去吧!”

婧娘和萧煜去霍家的时候霍夫人给了婧娘一下那种花生,萧煜看着婧娘喜欢吃,就从别的地方弄来了一下。

见此,婧娘自然就是答应了下来。

过去之后萧煜直接被董举人叫到了书房,婧娘就去了秦氏那里,婧娘笑着说道:“娘亲,可是爹爹有什么事情?”

秦氏笑着说道:“是货行的事情,趁着你和茂修下江南的之前把货行的事情弄清楚,要不然等着你们一回来又是时候了。”

其实,想着今年发生的事情,董家用了那么多的银子这段时间家里面一定不会过得富裕,婧娘是和萧煜货行的事情明年的时候再说就好了,这样能够让董家好过一些。

婧娘就说道:“娘亲,我和茂修商量着等着明年的事情再说这一件事情的!”

秦氏怎么会不明白女儿女婿的意思呢?心中觉得熨帖,笑着说道:“我们知道你的意思,可是董家上下不能够让萧家的铺子养着,这样等和你以后也会让萧家的其他人说的,所以现在就分开吧!虽然以后董家会难过一点,但是也不至于过不下去了,总归是要让他们知道董家其实并不像是他们想象中的那样好才是。”

说到这里秦氏眼中划过一道凌厉,董家村里面一些不着调的人做出来的事情她怎么会不知道呢?还真的以为货行就是他们董家的不成?

就算是这样,也是他们董家的三房的,哪里能够由得他们胡作非为?

这些事情婧娘是知道的,无非就是董家村里面的一些人到了岚山县买东西的时候最后结账却是让人去货行里面要钱。

这些人的心思婧娘知道一些,就是想着这些年董家三房一直都是在帮着董家村,董家三房又是那么有钱,他们花一点也不算是过分。

这些人却是忘了要是让他们是董家三房的话他们一定是不愿意的,毕竟主动给和他们自己拿还不是一样的。

婧娘最终还是答应了下来,想着有时候自己的好意对于董家和董家村来说或许并不是一件好事,婧娘说道:“娘亲,我知道了你们的意思了,这件事情就在我们走之前定下来吧!只是董家村的那些人。”

秦氏就说道:“这些事情和他们有什么关系?说白了这货行和我们董家三房有关系,可是和他们又有什么关系?所以我董家三房自然是想要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

这样也是,婧娘问不过就是怕自己的爹爹和娘亲会有些为难而已,现在想一想也是这个道理,说白了,董家三房在董家村有着绝对的话语权,何必担心董家村那些不着调的人的酸言酸语呢?

虽然说董家三房和董家村里面的所有人家都是同宗,可是这延续了几百年之后董家三房和董家村里面的很是人家关系都是远了,早就出了五服,所以实在是没有必要去想这些因素的。

所以,货行分割的事情在这几天开始进行了,果然董家村里面的一些人听到了这个消息之后果然是表现出来强烈的不满,他们这些董举人行事专断,这样的大事应该是他们商量之后再说才是,而不是董举人一个人说什么就是什么。

但是这个时候还是体现出来了董家河当族长的好处了,有些心中有着小算计的人家就去了董家河家里面说是董举人这样做根本就没有把他这个当大哥和族长的看在眼中,想着挑拨董举人和董家河之间的关系。

只是,董举人怎么会不把货行的事情告诉董家河呢?董家河是个实在人,知道了董家村里面的一些人的做法时候当即脸就热了起来了,很是支持董举人的做法。

他觉得货行本来就是三房的,怎么处理和他没有很忙太大的关系,董举人和自己说就是尊重自己是大哥而已。其实,是他的话,他也是会和董举人一样做的,他从来都是没有想着去占别人的便宜。

董家河说道:“三弟,这件事情你只管去做就好了,若是村子里面那些不着调的说些什么,我来管!”

所以,这一次那些不着调的过来说这些话的时候,董家河很是淡定的说道:“说起来当年我的三弟考中举人,你们并没有帮过什么忙还是我三弟想着董家村应该好好的,所以一直出钱帮助董家村,这些不应该是让你们觉得理所当然的,货行的事情你们从中所做的小动作我是知道的,可是你们也是要明白,无论如何,货行的银子不是你们出的,货行本来就是董家三房而不是董家村的,现在三弟想要怎么做有关你们什么事?”

董家河这一次一点都没有留面子,很是直白的说出来的这些话。

那些脸皮子薄的当即就是面红耳赤回去了,他们原本以为他们做的事情董家河并不知道,想一想占到的那些好处,实在是不舍得以后货行就不是他们的了,所以才会过来或,如今,自己当初做的事情被董家河知道了,他们就觉得不好意思。

那些不知道感恩的,则是觉得董举人这是开始不在乎他们了,也不想想董家村里面所有的福气都是集中到了他们董举人一家,他们还要想着怎么样呢?他们贡献出来一些东西不应该是理所当然的吗?这些人看着董家河的态度坚决,知道不能够说服董家河了,可是却是在心里面把董家一家都是恨上了!

无论董家村里面的一些人是什么想法,最终货行的分割还是很顺利的,两家人都不是那种斤斤计较的,萧煜有心想着多给董家一些好处,最终一共的给了董家八万两银子。本来是想着十万两,但是董举人和董书博都是怎么都不同意。

说起来十万两银子算是一个比较大的数目,可是对于萧煜来说并不能够算是很多,起码,他能够毫不费力气的拿出来,但是想着八万两银子若是董家能够好好的利用的话让董家慢慢的富有起来还是能够做到的,最终就答应了下来。

货行虽然是分割了,但是董书阳却是仍然留在了岚山县,他今年三月份的时候就会跟着商队出去了,等着以后熟悉了商队的事情之后再离开货行。

这是董举人提出来了,两家人早就有了这样的默契,萧煜特地吩咐过货行的掌柜的,所以董书阳在货行并没有受到什么排挤。

说起来董书阳的性子还是很不错的,很是符合商人的那一个“和气生财”的说法,董书阳在货行里面从来都没有和任何人红过脸,人缘不错,学的的东西就更加的多。

那些董家村不着调的则是故意去岚山县买东西,然后仍然是要那些掌柜的去货行那里结账,只是货行里面的掌柜的早就已经是和这些掌柜的打过招呼了,他们自然是不同意。

最终那些不着调的人就闹腾起来了,直接去了婧娘那里,说是婧娘忘恩负义,自己飞黄腾达了,就不想着他们这些叔叔伯伯了。

婧娘知道了知道气得笑了起来,自己怎么就叫做“忘恩负义”了,说白了自己可是没有受到过他们的恩惠,至于说叔叔伯伯,婧娘敢打赌自己根本就是没有见过这些人,就算是自己在路上遇到了,别说自己认不出来他们,就是他们也是认不出来自己吧!

这样想着婧娘觉得很是坦然起来了,婧娘淡淡的说道:“去叫二哥过来吧!”

现在这个时候自己没有办法出面处理,萧煜若是去的话就更加的难堪了,若是告诉自己的爹爹那么自己的爹爹一定会很是生气的,所以还是要叫自己的二哥董书博过来了。

画春想了一下,决定这件事情自己还是要自己亲自过去一趟才是。

想起来,她心中觉得很是生气,她们这样做又何尝不是打的太太的脸呢?太太好不容易就在家里面立起来了,这一次可不算是让家里面的那些管事开始看低婧娘呢?

其实,画春想的这些在家里面并不是说说的通的,他们都能够理解,谁家里面又没有这样的亲戚呢?就是在萧家的时候这样的事情他们也是见多了,实在是算是见怪不怪了!

董书博原本正在巡逻,知道了这件事情之后很是气愤,自己的妹妹怎么能够收到这样的委屈呢?

董书博想了一下,直接就带着手下的捕快过去了,将这些人全部都抓进了大牢里面,理由就是扰民。

这个时代的人们对于坐牢总是有着一种特别的抵触和害怕,所以一开始的时候面对董书博他们大哭大闹,之后面对那些其他的衙役的时候却是真的害怕起来了。

他们做这些事情无非就是想着婧娘的脸皮子薄,禁不起他们的大闹,等着以后妥协了他们就可以更加方便了。

可是却是没有想到最终婧娘来了一个釜底抽薪,叫了董书博过来,董书博最是讨厌的就是董家村里面的这些人,所以根本就没有想着和这些人可以,直接把这些人给关进了打牢里面,并且告诉那些打牢里面的衙役不用顾忌自己的面子不敢对这些人做什么。

下午的时候董举人就是知道了这件事情,沉默了一会儿,对董书博说道:“这件事情你做的很好,我以前的时候想着总归都是董家村里面的人,我既然是有能力怎么都是要帮着一下的,其实,我也不至于想着他们能够知恩图报,可是却是不愿意看着他们蹬鼻子上脸,把这些都当做理所当然。”

董书博就说道:“父亲你是慈悲,可是我却是容不得他们这样这样诋毁我的妹妹,说起来我的妹妹可是没有欠他们什么,这样的人家布置的父亲去帮助的。”

董举人就说道;“这些事情我也是想过了,以后我不会每年拿出来一些银子帮助他们,而是看看董家村里面的那些人能够用得上送到镇上来,怎么都是能够学到一些东西的,这样他们自己赚了银子自己花,我只是给又能给力的人提供一些机会而已。”

董书博就说道:“早就应该是这样做了,也该是让他们知道什么都不是不劳而获的才是。!”

婧娘其实并不知道这些事情,她只是想着自己的哥哥用了什么方法让这些人离开了而已,而不是把这些人关进了大牢里面。

所以一直等着第二天的时候这些人家里面的女眷过来找婧娘要说法的时候婧娘才知道了。

婧娘并没有见这些人,知道了自己的二哥的做法也只是保持沉默而已,她不是圣母,所以断然是不会受了欺负而忍气吞声的!

婧娘对画春说道:“你去外面看看吧!我就不出去了。”

画春也是担心自己的太太见到那些人的时候会觉得心软,所以并不愿意让婧娘过去的,如今婧娘这样说正好合她的意思,就说道:“是,奴婢这就过去。”

画春平时在婧娘面前的时候都是很温婉的,可是能够帮着婧娘处理家事又怎么只是有着温婉呢?说起来,她还是很泼辣的!

画春出去了之后,那些女子看着画春长得眉清目秀,穿戴也是不凡,只以为画春就是婧娘,立刻就有一个妇人哭着说道:“婧娘啊,不是婶子说你,这件事情你实在是做的不地道了,你叔叔不过是说了你几句你怎么就能够把你叔叔关进大牢里面嗯?”

“是啊,婧娘我们现在不追究你什么,你快点去把你伯伯放出来。”

那些人不断的说着各种话,画春却是似笑非笑,一会等着那些人说完了才说道:“哼,你们都不知道太太是什么样子就想着做什么事情让太太帮着你们买单?天下怎么会有这样的道理?说白了就算是都是董家村的人,可是太太的娘家不过就是董家三房而已,你们又算是什么?既然不认识,你们的丈夫昨天在我们萧府门前哭闹就算是扰民了,关进大牢里面难不成还算是委屈了他们不成?”

那些妇人们面面相觑,怎么竟然不是婧娘,这个念头已处理她们立刻觉得尴尬了,想着说些什么,画春却是毫不犹豫的将门给关上了。

最终婧娘还是告诉自己的哥儿将那些人给放出来了,而经过这一次的事情之后董家村的人也都是老实起来了,不再心中想着那些小心思,关键是他们发现无论是他们怎么做董家都是油盐不进,并不是他们想象中的那样好欺负。

这个时候董家河在村子里面说董举人帮着在碑廓镇还有岚山县找到了一些活计,若是好好干的话能够学到本事,这一次会从村子里面找一些年轻人过去。

这件事情在董家村算是沸腾起来了,若是自己家里面的孩子能够得到名额的话以后娶媳妇都能够容易很多呢!

那些得罪了董家三房和婧娘的人后悔起来了,要是知道有这样的好事,他们怎么也是不会做出来那样的事情啊!

无论村子里面的人怎么想,董家河心里面已经是有了一把秤杆的,知道应该选择什么样的人过去才是最为合适的。

所以由着村子里面的人议论纷纷,董家河在家里面已经把名额定下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