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章 茶糕/重生之悠然田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灵谷寺占地五百多亩,规模宏大,寺内殿宇如云,富丽堂皇,浮屠耸立。

婧娘在碑廓镇的时候去过云塔寺还有圣公庙,但是都不是很大的一个地方,和灵谷寺比起来自然是不值得一提,如今进来灵谷寺心中不禁感慨万千。

他们早上起来的很早,起来之后匆匆吃过早饭就是过来了,却是没有想到人已经是很多了。

金陵这个地方达官贵人遍地,婧娘和萧煜现在不过是生商贾的身份,自然是不能够引起来灵谷寺的僧客的重视,所以只有有着一个知客僧过来迎接。

萧煜和婧娘两个人都不是那种注重排场的,倒是没有觉得怎么样,跟着知客僧先是去了大殿上面。

大殿里面供奉着三尊佛像,很是庄重威严,过去的时候里面的人已经是很多了,婧娘和萧煜干脆就在外面排队等待。

初春的时候还是很冷的,一阵风吹了过来,婧娘就算是身上有着大氅衣裳,可是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很长。

婧娘的一样瞒不过一直都是在注意着婧娘的萧煜看着婧娘打了一个寒颤,就说道:“我们想去厢房里面吧,六个人在这里,等着差不多了我们再过来。”

婧娘却是觉得这样是对于佛祖菩萨的不尊敬,就说道:“没关心,我不怎么冷,只是突然被吹了一次额冷风才会这样的,不信你试试我的手。”

说着婧娘就将自己的手放在了萧煜的手中,萧煜觉得婧娘的手暖和,才放下了心来,但是还是走到了婧娘的外面站着,替婧娘挡风。

一直等了半个时辰,婧娘和萧煜才进了大殿,进去之后,婧娘和萧煜在蒲团上面跪了下来,上过香然后认真的磕了三个头。

萧煜先是站起来了,又扶着婧娘起来。

萧煜看着那里有抽签的,就说道:“可是要求一只签?”

前世今生婧娘都是信佛的,可是却是从来都没有想着要抽签,就摇摇头,笑着说道:“好了,捐过了香火钱,我们就到厢房里面吧!休息一会儿去梅花坞看看。”

灵谷寺大自然就是会有各种景儿,无量殿、万工池、志公塔、八功德水、梅花坞都是不错,婧娘说是去梅花坞是因为这个时候正是绿梅开放的时间,很是想去看看那种盛宴,

萧煜没有勉强,其实,他是不怎么相信这些签子的,从来他都是觉得什么东西都是需要自己的争取才是。

婧娘和萧煜不知道的时候,在他们两个人离开之后,那个在守着签子的老和尚一下子睁开了眼睛了,说道:“奇怪奇怪,那女子看样子分明是经历了两世,可是怎么会一点戾气都没有呢?”

这些婧娘和萧煜自然是不会知道,婧娘是在很久之后才知道了这一件事情。

两个人已经是在外面吹了很久的冷风,并没有打算在直接就去梅花坞,而是准备在厢房里面暖和一会儿,等着到了吃过午饭再说。

进去了厢房,里面早就是已经准备好了热热的茶水和点心。

婧娘笑着给萧煜倒了一杯茶水,笑着说道:“喝一杯纯水暖暖胃,我特地让人准备了一些咸味的点心,你过会儿也吃上一点。”

萧煜就说道:“嗯,你快点喝口热茶。”就算是冬天里面他因为练过武也是不怎么觉得冷的,所以刚才外面在站了一会儿是真的没有觉得什么,可是婧娘就是不同了,萧煜觉得现在的婧娘才是更加冷。

婧娘也不矫情,热热的茶水喝上了两口顿时九局的有一股子热气从胃中蔓延到了全身,很是舒服,不禁叹出一口气,伸出手来挑拣了一块茶糕吃了一口。

吃过之后笑着对描夏说道:“这个茶糕味道不错,要比一般的好吃上许多。”

描夏笑道:“是灵谷寺的那条街上上面的一家糕点铺子,他们家里面的茶糕最是不错,奴婢过去的时候正好除了一锅,就买上了一些。”

“嗯。”婧娘将整个茶糕都是吃完了,然后又喝了一杯热茶,觉得身子暖和过来了,笑着对萧煜说道:“我们要不要现在就去梅花坞看看,离着吃中午饭可是还有好长时间呢!”

外面已经是有阳光了,并不像他们过来的时候那样冷,萧煜点点头,说道:“多穿上一点衣服,我们去看看。”

但凡是这个时候来到灵谷寺的都是会去梅花坞看看的,萧煜早就知道婧娘一定会想着过来看看,所以早早的就让人准备好了东西,梅花坞里面有两三个小亭子,婧娘和萧煜让人占了一个,想着过会儿若是婧娘不想在梅林里面的时候就可以过去。

所以就算是现在婧娘过去也是没有什么关系的。

婧娘听着萧煜同意,很是高兴,让绘秋帮着自己床上的大氅,跟着萧煜出去了。

他们的厢房离着梅花坞很是远,若是走的话起码是需要两刻钟的时间,所以萧煜就叫过来了春凳让婧娘坐着。

所谓的春凳就是一把椅子让后在上面加上了两个担子,这样就可以让两个人在前后抬着了。

婧娘知道自己并不擅长走路,要是走的话恐怕是到了梅花坞之后就会也不矫情,坐在了春凳上面,然后让人抬着过去。

萧煜却是走着,这一段距离对于他来说真的不能够算得上是什么,以前当捕快巡逻的时候一天基本上要走上三四个时辰,早就已经是练出来了。

婧娘坐在春凳上面,萧煜走在婧娘的身旁,两个人一路上说说笑笑着,倒是很快就是到了梅花坞。

果然,人已经是不少了,能够看到三三两两的人走在一起,有男有女,很是热闹。

梅花坞这个地方足够大,倒是不用担心和别人碰在一起的尴尬,所以两个人倒是能够找到一个地方慢慢的逛着。

果然,梅花坞的梅花名不虚传,这个时候,正是开得旺盛的之后,只见那梅花萼绿花白、小枝青绿,葱葱郁郁的开放着,不时地就有梅香飘进鼻子里面,这个地方简直就是天堂一般的存在。

婧娘笑着对萧煜说道:“我原本觉得我们家里面的那些梅花已经是足够的美丽了,今儿见了这里的梅花才知道我当初的想法是多么的可笑,这么多梅花开放,可真的是盛景,今儿过来这一趟果然是值得了。”

因为萧煜遇到婧娘的时候就是看到婧娘站在栀子花树下面,人比花娇,从此之后,萧煜对于白色的花朵就是多了一些好感,所以在这里萧煜心中也是极为愉悦的。

萧煜说道:“当初栽种这一片梅林的一定是一个妙人儿?”

婧娘笑道:“这话怎么说?”

萧煜解释道:“若是红梅的话,这样一一片连绵不断的红色,纵然是好看,可是红色多了却是会让人觉得压抑,若是粉色的梅花这样一篇过于娇艳则会显得轻浮,相反,这样一片绿梅,绿萼白瓣,清雅端庄可不是刚刚好?”

想一想,婧娘觉得萧煜说的很是有道理,笑着说道:“可不就是,这个人一定是一个高雅之人。”

两个人说着话儿不知不觉的就是已经到了萧煜让人占据的小亭子了。

萧煜就说道:“可是要过去坐一会儿?”

婧娘看着很是惊喜,说道:“你什么时候准备的?”

萧煜笑道:“早就已经是准备了,就知道你今儿过来灵谷寺一定会想着看看梅花的,所以早上的时候就让人在这里占上了,正好现在坐着看梅花。”

走了一会儿,婧娘正好觉得腿酸,想一想萧煜却是从厢房来到梅花坞,有陪着自己转了一会儿梅林,想必也是汇聚的腿上难受了吧!婧娘笑着走了过去,和萧煜坐在亭子旁边的木质的椅子上面,而不是坐在了亭子中央的石凳上面。

这两的话两个人能够坐在一起,显得很是亲密。

婧娘笑着说道:“这样坐着看梅花倒是又有了另外一种感觉了。”

萧煜说道:“你很是喜欢养花?”婧娘的这个兴趣萧煜倒是早就已经发现了,可实现才开始和婧娘说起来了这件事情。

婧娘点点头,说道:“是很喜欢,一来养花可以修养心性,二来等待花开是一件很是美好的事情,你想一想,自己侍弄的花儿绽放出来美丽的花朵可不是一点很是值得让高兴的事情?”

修养心性,在萧煜看来婧娘的性子已经足够的好了,所以根本就是不用在继续修养心性,可是听着婧娘话中的那一句“等待花开是一件很是美好的事情”萧煜却是很赞同的。

并不是因为自己养花,而是因为婧娘,在他看来,婧娘又何尝不是他养的一盆花的呢?是这世间最为娇养而又珍贵的花朵,他会用尽这一生的心血精心呵护,等待花开。

想到这里萧煜脸上的目光不仅是变得柔和起来了,萧煜说道:“我们回去之后也种上一颗绿梅吧!”

婧娘摇摇头,说道:“不要了,见过了梅花坞的绿梅,别的我倒是真的不怎么期待了,而且这样的景色我会牢牢的记在心里面的。”

婧娘不要,萧煜自然也不会勉强,而是和婧娘说道:“好,我们再看半个时辰,然后就去吃午饭怎么样?午饭过后你可是还想着去别的地方看看?”

婧娘就说道:“嗯,到时候再说吧!”

这个时候却是有一个穿着粉色绸缎衣裳,梳着双丫髻带着两朵鹅黄色绢花的丫鬟走了过来,那个丫鬟笑着说道:“打扰了老爷和太太了,我家夫人逛了一会儿这梅林觉得有些累了,想着过来歇息一会儿,不知道可否能够行个方便?”

这个亭子本来就不是他们,的只是萧煜特地让人故历来占了而已,倒是没有什么。

婧娘笑道:“自然是可以的,让你们家的夫人过来就是了,只是不知道是否还有其他的女眷?”婧娘看到这个丫鬟的头上戴着绢花上面镶嵌着珍珠,就知道应该是大丫鬟了。

要是在这样的话,萧煜就是要回避了。

那丫鬟笑着说道:“我们夫人特地吩咐过了老爷不用回避,本来就是我们过来打扰了,怎么还能够把人给撵出去呢!”

这样一说,婧娘对于这一家人的印象好了起来,婧娘笑道:“既然这样,就让你们夫人过来吧!”

不一会儿就有一个穿着玫瑰金二色袄子,褐色裙子梳着园髻看着年纪应该在四十多岁妇人被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姑娘和一个二十多岁的少妇扶着进来了。

妇人脸上带着和煦的笑意,朝着婧娘点点头,说道:“打扰了。”看向萧煜的时候却是愣住了。

婧娘刚想着说些什么,那个夫人就说道:“茂修!你怎么来到这里了,过来怎么不和姑母说一声?”

姑母?婧娘愣住了,萧煜的姑母不是皇后吗?怎么现在又出现了一个姑母?

很快婧娘就是想明白了,萧国舅这一生其实是有三个个女儿,两个嫡出的女儿一个进入进入皇宫成为皇后,另一个就是嫁给了李大人,如今儿女双全生活极为幸福,还有一个庶出的女儿就是眼前的这一位了。

婧娘记得自己在皇宫的时候就是听说过这一位,她虽然是庶出的女儿,可是自幼却是养在了嫡母身边,嫡母不是那种刻薄了,所以对待这个女儿也是不错,等着这个女儿到了出嫁的年纪的时候有许多高门大户的庶子过来求娶,可是嫡母却是将之嫁给了一个进士。

那个进士出身平平,可是却是二甲头名,那进士知道自己就算是是二甲头名,可是能够娶到这样的妻子也是自己的造化了,所以对自己的妻子很好,两个人自成亲一来都是恩恩爱爱的。

这个时候她的丈夫也很是有本事,在萧国舅的帮助下升官很快,如今应该是江苏的布政使卢大人了,而等着端王成为了皇上之后这位卢大人就是成为了工部尚书,进入内阁只是时间的问题。

所以,这一位卢夫人绝对是京城庶女里面让人羡慕的存在。

萧煜也是惊愕,他知道自己的三姑父实在是江苏任布政使,可是萧煜过来的时候却是没有打算过去拜访的,但是却是没有想到现在在这里就然是遇上了。

既然是遇上了萧煜自然是不会说不见的,就和婧娘说道:“这是三姑母,我们上前拜见吧!”

婧娘从一开始的惊讶之后也很快就是调整好了情绪笑着和萧煜走上了前拜见这一位第一次见到可是在上一世自己就是已经听说过的姑母。

拜过之后,萧煜又说道:“姑母,这是茂修的妻子董氏。”没有怎么介绍婧娘的家世,可是脸上的在乎却是隐瞒不住的。

卢夫人知道自己的这个侄子娶了一个举人女儿的事情,知道了是董举人之后,立刻就是觉得这一门亲事很是不错,现在见到了婧娘,看着婧娘的一举一动都是无比的得体,心中更是喜欢。

当即就褪下来了手上戴着的一只翡翠镯子带在了婧娘的手上,笑着说道:“今儿出来的时候没有想到会遇到你们,没有怎么准备。”

这就是给见面礼的意思了,婧娘自然是笑着结了下来,说道:“只要之长辈给了,就算是一棵草就是珍贵无比,淑婧谢谢三姑母。”

卢夫人笑着点点头,有将身边的两个人介绍给了婧娘,卢夫人先是介绍了自己的儿媳妇,说道:“这是我的二儿媳白氏,她和我的二儿子跟着我和你姑父来任上的,你的大表兄则是在京城的翰林院里面,至于这一个不成器的就是的我的小女儿了叫文湘,因为家里面她最小,就最是淘气,被我给惯坏了。”

卢文湘却是说道:“娘亲可是不要在表嫂面前这样说我才是,我明明就是最是乖巧不过了。”

看着就很是活泼的那种,婧娘对于她的印象很好,婧娘先是和白氏相互见过礼,然后将手上的一串珊瑚珠子结了下来给卢文湘。

婧娘笑着说道:“这是我自己弄着玩的,颜色鲜艳,适合给小姑娘带,表妹不要嫌弃。”

那一串珊瑚珠子虽然珊瑚一个个的不过是只有黄豆粒大小,但是难得的却是颗颗都是被打磨的很是圆润,而是颜色是鲜红色,下面又是缀着梅花结,梅花结的下面余着一些线,七八根线上面又穿上了一个个绿豆大小的珊瑚珠子,看着很是漂亮。

果然卢文湘很是喜欢,喜滋滋的戴在了自己的手上,说道:“真漂亮,多谢表嫂。”因为婧娘送给她的东西很是合她的心意卢文湘一下子觉得和婧娘亲近许多。

萧煜想着毕竟这里面都是女眷,他在这里实在是不方便,也就离开了。

卢夫人却是很喜欢婧娘,拉着婧娘的手问了不少事情,看着婧娘的回答不卑不亢大大方方,心中更是多了一些喜爱,想着自己的这个侄子没有找错媳妇。

婧娘也是举得卢夫人不是那种喜欢拿架子的,和她在一起说话心中觉得舒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