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一章 素鸡/重生之悠然田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卢夫人问婧娘:“这一次你和茂修下江南是为了什么事情?”

萧煜真正的目的婧娘自然是不能够说的,就笑着说道:“相公想要好好的整理一下江南的铺子,所以就想着用两个月的时间去江南各地的铺子都看看,我对于这些是不懂的,可是却是向往着江南的小桥流水,就死皮赖脸的跟着过来了!”

婧娘并没有隐瞒自己过来的意思,也没有为自己找理由,说起来自己真的就是想着过来玩,也是帮不上萧煜什么忙。

对于婧娘的坦荡卢夫人却是很喜欢的,他从来都不觉得女子就是不能够出来看看风景的,说起来她年轻的时候丈夫还不是会带着她出去到处看看呢?

卢夫人笑着说道:“女子就是应该出去看看,眼界开阔了,心中才会觉得豁达。”

婧娘深以为然,说道:“可不就是这个道理,这些天过去真的是找了不少见识了,总是觉得这一趟怎么都不算事白来了。”

卢文湘却是说道:“表嫂都是去过了什么地方了,那些地方可是好玩?”

婧娘就说道:“我们先是去了海州,然后在那里坐船到了淮安,之后又是扬州,在扬州到金陵的时候在镇江停过,不过并没有下船,然后就是到了金陵了,说起来就算是江南,每个地方的特产也是不用的,就比如在海州的时候那里的金红石收拾和水晶镯子很是漂亮,扬州的扬绣和乱针绣虽然不如苏绣和蜀绣出名,可是也很是漂亮,还是扬州八刻,样样精致。”

婧娘说的很是简单,但是卢文湘却是无比的向往,她说道:“虽然我也是跟着爹爹娘亲去过不少地方,但是认真说起来表嫂说的那些地方却是真的没有去过的,真是想着过去看看啊,还有表嫂说的那些东西,就算是没有见过,我也觉得很是美好。”

婧娘就笑着说道:“我还要在金陵一段时间,不如那一天我下帖子请姑母还有表嫂过去做客吧!你们可是一定要给面子才是,文湘表妹,那些东西我也是买了一会回来,到时候你看看,若是有喜欢的就送给你。”

不等着卢夫人答应卢文湘就抱着自己娘的手说道:“娘亲,我们一定要过去看看才是,表嫂说的那些东西我可是都没有见过呢!”

卢夫人自然是不会不给婧娘面子的,听着婧娘这样说,就笑着说道:“好啊,到时候你把帖子送到了家里面我一定会带着人过去做客的!”

他们就是住在金陵里面,当然不会是婧娘所在的那一条街上,金陵的金鱼坊那里就准备住着金陵的世家还有官员,想必卢夫人也是就在金鱼坊那里的!

果然白氏所说的地址就是在金鱼坊那里,婧娘让身边的人记了下来。

卢夫人问婧娘:“你们还要在金陵多长时间,过几天我要办一个宴会,给你送一张帖子过去。”

无论如何,这就是卢夫人给自己的面子了,要不然卢夫人所举办的宴会又哪里是她能够进去的!婧娘笑着说道:“大概还要呆上一段时间的。”

卢夫人点点头:“这样就好,到时候我给你也小帖子。说着话儿,不知不觉的时间就已经是过去了,很快就是到了要吃午饭的时候了,卢夫人要和婧娘一起吃饭。

婧娘自然是不会拒绝的,但是萧煜就只能够一个吃午饭了。

灵谷寺是斋饭味道也是不错,那素鸡做的居然会真的有鸡的味道,说起来真的很是了不起了。

但是有一点和云塔寺的还是不一样的,冬天的时候绿色的蔬菜真的很少,虽然说蔬菜大棚已经是开始推广了,但是地方一般还就是集中在山东各地,想必明年这个时候就应该会开始有了。

吃过午饭之后卢夫人就是要回去了,婧娘也是回到了厢房里面去找萧煜。

婧娘说道:“你自己一个人吃了什么。”

萧煜就说道:“叫了一桌子斋菜吃了,说起来味道不错。”

“嗯,我也是这样觉得的,那素鸡做的居然是真的有记得味道,可是问知客僧的时候他们却是说用的是豆皮还有面筋做出来的,只不过是调料的时候加的东西弄成这样的味道的,说起来真的算是灵谷寺的一绝了。”

下午的时候萧煜又陪着婧娘看了万工池,之后两个人就是做了马车回去了。

回去之后婧娘和萧煜说道:“我想着后天的时候请姑母过来做客,就是不知道姑母喜欢吃什么,你和我说一说才是。”

萧煜就说道:“其实,姑母喜欢吃京城菜的,可是现在我们这里却是不能够做出来。”

婧娘想一想他们所在的这个地方的厨子做金陵菜自然是很好吃,可是和布政使宅子里面的厨子比起来应该还是会有差距的,更不要说做出来的京菜了。

婧娘想了一下,就说道:“描夏倒是会做一些京城那些点心,虽然口味不一定就是真的正宗,但是到底还是一份心意,不如到时候就让描夏做一些京城的点心吧!还有,我们在其他的地方所买的东西都还是在船里面,今儿文湘表妹倒是很感兴趣,我看着不如让人去拿过来一些才是。”

那些东西买了很多,拿回去就是送人的,现在拿出来一些倒是不是说回去的时候不够了,这个时候她很是情形自己有先见之明买了不少回来。

萧煜就说道:“嗯,这个姑母对我不错,她从来都是豁达的性子,你可以和她走近一点。”

其实看着卢夫人说起来萧煜的时候眼中是关爱婧娘就是能够确定了,这个卢夫人对萧煜很好,婧娘点点头,说道:“姑母说话也很是睿智。”

就把今天卢夫人所说的那些话和萧煜说了。

婧娘说道:“姑母说她最近正要举行一场宴会,到时候给我下帖子呢!”

布政使夫人所举办的宴会一定是不会有商贾太太过去的,萧煜其实是担心婧娘过去的话会受委屈,但是想到自己的姑母既然是想着让婧娘过去的自然就会护住婧娘的,所以萧煜就没有说什么令人觉得丧气的话。

萧煜说道:“嗯,过去了就好好的玩,不要委屈了自己。”现在的萧煜无比的懊恼自己的身份只是一个商贾,就算是国舅府的庶子在金陵的那些世家眼中也不过就是那样,他不想让婧娘受委屈,可是却是仍然是委屈了婧娘。

是因为自己的身份所以才会这样说的吧!婧娘感受到了萧煜的情绪,抱住了萧煜的腰说道:“在我的心中你是最有本事的,现在一时的隐忍不算什么,因为我相信你一定不会委屈了我。”

一瞬间,萧煜心中软软的,萧煜说道:“你放心,总有一天我会让人不再看不起你。”而是提起来你都是会尊敬着你。

萧煜发现其实对于那一次婧娘过去知府府中然后让知府夫人羞辱的时候他很是在意,自己以为字已经是讲这件事情放下了,原来却是一直耿耿于怀。

他一直觉得自己很是大度,可是原来关于婧娘的时候他却是无比的小气。

婧娘笑着说道:“我知道的。”我也一直很是相信,就算是这一世改变了很多,可是我还是相信你一定会一飞冲天,那个时候就没有人能够看不起你了。

其实,萧煜在乎她受委屈,她又何尝是真的不在乎萧煜所受的那些委屈呢?萧煜在外面只是凭着一个商贾的身份行事,在岚山县的时候还好,这些天下江南的时候恐怕是就不会不受到委屈了。

婧娘记得萧煜晚上回来的时候身上的酒味,这些她不说是因为她知道萧煜怕她知道了担心,可是婧娘却是一直都在心里面关注着,然后默默的为萧煜做很多的事情。

所以,在他心疼她的同时,她也是心疼着他的。

婧娘第二天就开始忙活着请卢家人的事情,上午的时候两个掌柜太太过来拜访,这两个人显然是要比前天过来的掌柜太太看着年轻了许多,而且都是比较精明的样子,说话也是透着一股子精明在里面。

婧娘忙活着请卢家人的事情,所以就没有和这两个多说什么,就让两个人离开了。

两个人心中不仅忐忑,想着是不是婧娘不喜欢她们,就悄悄的打听了一下,婧娘身边的人自然不会将婧娘的事情说出来的,可是在这个宅子里面其他的人却是说了。

示意她们知道了婧娘正在安排着宴请布政使夫人的事情,布政使夫人比起来知府夫人可是要更加的地位高的,她们两个都是觉得惊讶,什么时候婧娘和布政使夫人的关系这样亲密了?

当即,对于婧娘就是更加的不敢小看了,回去之后都开始想着应该怎么才能够讨得婧娘的欢心。

这些婧娘都是不知道的,到了第二天一早,卢夫人就是带着自己的儿媳和女儿故历来了,白氏还带着自己的儿子宇哥儿,宇哥儿已经是四岁了,能够自己走路,说话也是奶声奶气了,很是可爱。

婧娘看着很是喜欢,因为早就又准备,拿出来了一对金镯子还有一个马上封侯的羊脂玉挂件改了宇哥儿。

白氏看着婧娘喜欢宇哥儿,暧昧的朝着婧娘眨眨眼睛,说道:“若是喜欢的话,就自己生一个才是。”她是一个比较爽利的人,最是看不惯那中小家子气的人,可是婧娘却是大方温婉,就算是出身不显,也没有自怨自艾,很是对她的胃口,所以说话就变得亲密起来了。

卢夫人听了这话,也是说道:“可是想着要孩子了?”婧娘和萧煜成亲还不到半年,说起来真的是不用着急孩子的事情,但是卢夫人想着萧煜的年纪毕竟是已经有些大了,所以心里面还是哟徐诶着急的。

婧娘羞红了脸,心中明白卢夫人这样问并没有别的意思,就说道:“从年前的时候就是开始调理身子了,现在已经是差不多了,等着回去时候就开始要孩子。”

这怎么都是亲密的问题了,婧娘越说脸越红。

卢夫人不是那种强人所难的,知道了婧娘和萧煜的打算之后就不再多问,看着婧娘脸色红的都是要滴出血来的,也就转移了话题。

她说道:“你姑父和你二表哥也是会过来的,只是他们两个事情多,只能够中午的时候才能够过来吃午饭了。”

作为一州的布政使平时要忙活的事情多么多可想而知,可是就算是这样还是打算过来就是想着给萧煜和婧娘面子了。

婧娘早就有所准备倒是不用担心,就笑着说道:“姑父日理万机。”

卢夫人摆摆手,说道:“他每天都是有事情,可是却也是要吃午饭的,在哪里吃还不一样!”

这话说的众人都是笑了起来,卢文湘想着婧娘说的那些东西,立刻说道:“表嫂,我想要看表嫂在别处收集的好东西。”

婧娘笑道:“自然是有的。”说着就让人抬过来了各种小摆件,整整一箱子,各种精致的东西都有,不说是卢文湘,就是卢夫人还白氏也是被吸引了,拿着自己喜欢把玩着。

婧娘就说道:“其实也不算是多么值钱的东西,难得的就是稀罕,姑母和表嫂看看要是有喜欢的就拿走就是了。”

婧娘知道若是自己拿出来贵重的东西恐怕是卢家的人也是不会要的,所以特地吩咐了绘秋和珍珠去挑选了那些漂亮精致又不怎么花费银子的东西过来。

果然听着婧娘这样话,卢夫人和白氏也就开始挑选起来了自己喜欢的东西。

卢文湘手中已经是拿着的七八样东西,她手中那些一个帕子,说道:“这就应该是乱针绣了吧!我其实在顾家见过一个这样的屏风,这个手帕上面的蝴蝶用了好多种颜色,看着活泼而又艳丽,真漂亮!”

婧娘笑着说道:“对,这就是乱针绣了,我觉得用乱针绣绣蝴蝶最是漂亮。”

------题外话------

明天早点更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