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二章 蜜糖/重生之悠然田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果然,到了午饭的时候卢大人才和自己的二儿子过来,其实在邀请的事情婧娘想着礼数就是邀请了卢家的全家人过来的,但是想着卢大人的事情多并不一定能够过来。

就算是这样,婧娘还是准备了两桌子酒菜,所以现在就算是卢大人过来了,婧娘也是不会觉得慌张,毕竟什么都是准备好了。

这个院子并不是很大,所以吃饭的时候都是在一个屋子里面的,只是用屏风隔开了,其实这样反而是更加的热闹。

总而言之,一顿饭,宾客尽欢。

吃过饭之后,卢大人甚至还是和萧煜去书房说了一会儿话,不知道说的是什么,反正出来之后婧娘觉得卢大人对于萧煜似乎是更加的欣赏了。

等着卢大人提出来要离开的,卢夫人也就是跟着离开了,别人倒是没有什么,可是卢文湘却是很是舍不得,拉着婧娘说道:“表嫂,我娘亲举行宴会的那一点你可是一定要过来才是,到时候我给你介绍一些比较有趣的朋友。”

白氏就在一旁笑着说道:“你的那些朋友都是没有出嫁的姑娘,你表嫂和她们可是没有什么话的说的。”

想一想的确就是这个道理,卢文湘吐吐舌头,说道:“好像也是了,但是不管怎么样,表嫂那一天你一定要早早的过来才是。”

在卢文湘看来婧娘身边的很多都是都是很有趣的,都是她没有见过的,而且她发现婧娘在穿着打扮上面更是有着自己独特的看法,那个小姑娘在这个年龄的时候不爱俏丽呢?自然是希望能够从婧娘身上学一些衣着打扮的学问。

婧娘就笑道:“好,你放心吧,那一天我一定会过去的!”

卢家人离开的时候,婧娘是准备了礼物的,女子都是首饰,男子卢大人是一个砚台和一个镇纸,说起来都不能够算是很是了不得的东西可是难得的却是雕刻的很是有意境。

像是卢大人这样的文人,其实对于那些贵重与否并不是在意,关键就是眼缘,就比如卢大人觉得婧娘准备的两样东西很是合他的心意。

等着卢家人离开之后,婧娘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说起来自己对于这里并不是很熟悉,一直都是担心的会出现是很忙差错,总算是一起顺利,自己也是可以松一口气了。

萧煜从书房那里过来了,笑着说道:“怎么躺下了?”

平时的时候婧娘是不怎么躺在美人榻上面的,一般都是在休息的时候才会躺着,所以萧煜才会这样问。

婧娘说道:“早上的时候起来早了,中午的时候又是没有午睡,现在正觉得有些困呢!所以就想着躺一会儿了。”

“在这里怎么想,就这样躺着,身上又不盖着一些东西,万一生病了可是怎么好?”萧煜说道,“我们进屋子里面吧!你睡一会儿。”

婧娘眯着眼睛,说道:“我就是想着眯会而眼,现在已经是过来平日里面睡觉的时候了,又怎么能够睡得着呢?”

萧煜无奈,看着婧娘这个样子,明显就是懒得动弹了,最终只好是让人送过来了一条毯子盖在了婧娘的身上,说道:“好吧,你睡一会儿?”

“嗯。”婧娘迷迷糊糊的答应了一声,然后放心的闭上了眼睛,也不再理会萧煜正在做什么。

萧煜想着会书房,最后还是将书房里面的东西拿到了这里来开始做起来了事情,虽然是金陵的事情并不是很多,可是他却是需要去做其他的事情的。

婧娘只是想想着眯一会儿眼,却是没有想到居然是在很多睡着了,醒过来的时候屋子里面已经是不怎么亮了,萧煜坐在自己的身旁不知道在写什么东西。

婧娘注意到的不是这些,而是这么暗的地方,他也不点上蜡烛就开始些东西,就不怕把自己的眼镜娘给弄坏了吗?

“怎么不点上一直蜡烛,这样子可是伤眼睛的。”婧娘拥被而坐,其实还是有些迷迷糊糊地,“描夏。”

萧煜听着婧娘的动静,抬起头来笑着说道:“可是醒了,没有关系,我觉得还好。”毕竟是习过武,所以再这样的环境中还是能够看清楚东西的。

描夏走了进来不用婧娘说什么就是点上的蜡烛。

其实刚才的时候她就是过来的了询问了萧煜是否是要点蜡烛,萧煜想着要让婧娘休息的好,所以并没有让描夏点上蜡烛。

描夏离开之后萧煜看向婧娘,说道:“京城那里发生了一件很是有意思的事情。”

婧娘抬起头来问道:“什么事情。”

“你一定会觉得很是惊讶,高贵妃怀孕了!”萧煜说道,眼中的情绪很是意味深长。

要是自己没有活过一世的话,自己或许真的会觉得惊讶,可是上一世就是有这样的事情的,所以说起来婧娘真的没有觉得怎么惊讶。

上一世高贵妃的孩子并没有留下来了,到底是什么原因,皇家对此忌讳很深,所以婧娘并不知道真相,可是婧娘却是记得,上一世高贵妃的孩子没有了之后高贵妃和秦王之间的母子情分却是淡了很多,所以婧娘想着高贵妃怀孕其实亲王是不喜欢的。

婧娘说道:“要是我没有记错的话,高贵妃其实应该已经是过生育的年纪了,恐怕实在这一胎应该会比较危险的吧!”

萧煜点点头,说道:“其实,不仅仅是高贵妃奔上,还有就是后宫的人以及那些王爷们愿不愿意让高贵妃生下来孩子。”

这些婧娘都是知道,想到了上一世高贵妃失去了孩子之后秦王和高贵妃之间府疏离,婧娘还是说道:“这件事情其实对于秦王来说还是有利的,皇上毕竟已经是年纪大了好多年后宫之中都是没有再生育孩子了,所以气十足这一胎正好的证明了皇上的强健,想必,皇上知道了也会是觉得高兴,这样爱屋及乌,皇上总归是会对秦王好一点的。”

想一想这两年以来秦王所受到的挫折,若是能够把握的好的话其实正好能够借助这一次的机会让晚会皇上对于秦王的印象。

萧煜勾唇,说道:“的确,现在对于秦王来说是一件好事,但是以后呢?若是这是一个男孩的话以后对于秦王来说或许就是一个威胁了,都是老人喜欢幺儿,秦王不是大度的人,想必一定会很是介意了,所以这一次就是看秦王是不是一个聪明人了。”

想一想上一世的情况,婧娘觉得秦王一定不会是一个聪明人,所以这一世要是没有差错的话,高贵妃的孩子还是不会保住的,婧娘心中不仅有些叹息,都说孩子是无辜的,可是涉及到了很多事情里面的时候,孩子都是成为了无辜的牺牲品。

婧娘说道:“端王可是会有动作?”

萧煜说道:“高贵妃把这一胎隐瞒的很近,就算是皇上都是自己发现的而不是高贵妃主动告诉的,皇上发现了之后就是把高贵妃暗中给保护起来了,显然很是重视高贵妃肚子里面的孩子,所以端王并咩有打算轻举妄动,王爷准备无意中透露给英王和成王,然后由着他们动作,想必他们也是愿意看着秦王和高贵妃两个人之间产生嫌隙的。”

婧娘叹了一口气,说道:“只是可惜了那个孩子。”注定是不能够见到这个世界了。

萧煜又何尝不是明白这个道理呢?淡淡的说道:“都说出生在黄家的孩子是幸运的,可是在我看来却是未必如此,毕竟黄家的孩子最是容易一飞冲天,也最是容易不慎毙命。”

“是啊,我们的孩子一定一定不能够参与到这样在争斗中,我们一定要让他们平平安安的长大。”婧娘说道,这些涉及到大事,婧娘不能够阻止,也根本就是阻止不了。顶多都是心中感慨一下而已。

萧煜说道:“一定会这样的,我们的孩子以后就让纯臣,等着端王登基之后我们就当纯臣,只是效忠于皇上。”

从龙之功固然很是吸引人,可是其中的危险也是显而易见的,一来失败了全家都遭殃,成功了若是功高震主也很是容易引起来皇上的忌讳,仍然是过不好。

但是萧煜现在的情况就是不破不立,若是萧煜庸庸碌碌就只能够一辈子被萧大夫人压制住成为一个商贾,所以萧煜只能够选择跟着端王,赌一次。

但是萧煜若是成功了,就能够为他们的孩子创造一个好的环境,那个时候又何必去挣这个从龙之功呢?

只是命运永远不会想他们两个人想想的那样美好,婧娘和萧煜想着能够让他们的孩子远离这些纷争,可是他们却是忘了只要是在京城里面又怎么能够轻易的脱离了那个京城的大染缸呢?

皇宫,怀孕之后的高贵妃脸色很是憔悴,她毕竟是年纪大了,身子总归是不想一开始的时候那样好,这一胎怀的很是艰辛。

高贵妃眼睛眨也不眨的将一碗安胎药喝了下去,吃了一块蜜糖,然后说道:“王爷怎么样了?”

身边的丫鬟就说道:“王爷还是在闭门思过呢!昨天想着过来给娘娘请安,只是奴婢想着娘娘的吩咐,所以没有让王爷过来。”

高贵妃点点头,说道:“你做的很好,这件事情等着以后再说,现在还不是告诉王爷时候。”自己的儿子到底是什么样子的性子她是知道的,若是现在告诉他了母子两个人都是会遭殃。

丫鬟说道:“娘娘,这一次怀孕就是为了王爷,怎么还不告诉王爷呢?若是让王爷胡思乱想可是在怎么好?”

听了这话高贵妃犹豫了一下,然后摸摸自己的肚子说道:“就算是让他有什么想法也是要比现在暴露了我怀有身孕的事情而让孩子没有了就是得不偿失了,毕竟这个皇宫之中实在是过于危险,我这一次怀孕本来就是用了特殊的手段,孩子不容易保住,还是不要节外生枝了。”

以后的高贵妃想一想这个时候自己的决定,心中觉得很是讽刺,自己的儿子不是因为别人没有了,而是因为自己的另一个儿子。

但是,现在高贵妃怀孕却是真的是为了秦王着想的,眼看着自己的儿子越来越不受皇上的待见,高贵妃心中怎么会不担心呢?所以让皇上重新注意到自己的儿子,最好的办法就是在级怀孕,他能够明白皇上的心思,越是老了,就越是不愿意相信自己是真的老了,所以这个时候自己若是怀有身孕就是皇上证明自己没有老最好的方式吗?

她的身子他自己知道,虽然不错可是要是再一次经历生孩子还是勉勉强强的,其实但凡是有更加有用的法子她也不会选择这样的方式。

高贵妃摸摸自己的肚子,但愿这个孩子能够平平安安的生下来,到时候他们母子的日子才会好过。

最近秦王很是烦恼,他被皇上禁足,不能够出去,不能够做很多时候,昨天好不容易有一次机会自己能刚见到自己母妃,自己高高兴兴的过去想着让自己的母妃想办法让皇上解除禁足,可是她过去的时候自己的母妃却是并没有见自己,这样秦王觉得很是沮丧。

秦王在王府之中觉得很是烦躁,看着那些舞女们跳舞都是觉得异常的烦乱。

秦王喝了一口酒水,然后挥挥手,很是不耐烦的说道:“你们下去吧!”舞女们不敢耽误,昨天的时候就是有一个舞女动作慢了,硬生生被秦王给用脚踹死了。

她们命贱,就算是死了也是白死,没有谁会愿意给他们申冤做主。

这个时候,秦王妃却是过来了,她脸上带着一些焦急。

秦王是不怎么喜欢自己这个王妃的,有一个好家世,可是长得却不是很漂亮,而是性格不温柔,所以就算是新婚的时候两个人也不能够算是很恩爱,只是马马虎虎的能够过得去而已。

他身边有着很多漂亮的女子,有的时候就算是初一十五也是不会去自己的王妃的院子,所以自己的王妃到现在也没有孩子。

秦王看着秦王妃眼中闪过一些不耐烦,他说道:“你过来做什么?”

秦王妃给顾不上因为秦王的态度生气,实在是这件事情事关重大。

秦王妃说道:“王爷,真的是大事。”

秦王说道:“到底是什么事情你说就是了,何必在这里卖关子!”

“王爷,母妃好像是怀孕了!”秦王妃说道,心中很是不满秦王对于自己的态度,可是到底还是有些无可奈何,自己就是不得自己丈夫的欢心。

乍一听到这样的消息,秦王真是觉得是无稽之谈:“真是胡说,母妃今年都已经巳时多岁了,又怎么还能够有怀孕呢!就算是胡编乱造也是要靠谱一点才是!”

一开始听到这样的消息的事情秦王妃又何尝不是和秦王是一样的想法呢?但是事实证明,真的是错误的。

秦王妃说道:“王爷,一开始的时候臣妾也是不相信的,觉得这一定是有人在胡编乱造,很快臣妾就是在知道了,这一次真的不是有人在胡乱说,而是母妃真是怀孕了,这个消息是母妃身边的丫鬟无意中传出来了,说是母妃已经是两个月没有来月事了,而且还在吃安胎药,王爷,你想想,若是母妃真的没有怀有身孕的话,何必要吃什么安胎药呢?”

秦王知道自己的王妃一定不会是想见自己想疯了所以才会编造出来这样的理由,所以这件事情十有八九就是真的了,再想一想自己昨天过去的时候母妃没有见自己,想一想自己被禁足见一次自己的母妃是多么的苦难,但是就是在这样自己的母妃还是没有见自己,所以就说明白了这一件事情一定是真的了!

秦王做了起来,说道:“这怎么可能!”要是自己的母妃再有一个孩子之后,就不在完完全全纸质自己的可是怎么好,要是没有了自己的外祖家里面的全力支持现在自己的情况可不是更加的糟糕!

秦王下意识的就是觉得这件事情对于自己的好处没有多少,坏处却是很多,这样想着不由自主的怪罪起来的自己的母妃,为什么还要有一个孩子呢!有他自己一个不就是已经足够了!

秦王坐不下去了,他现在心中很乱,他不知道应该怎么做!

秦王先是说道:“你明天递牌子进宫一次,看看能不能进宫,好了现在你先回去吧!”

秦王妃有些失望,她原本以为自己能够通过这一次的事情让秦王对她刮目相看呢!可是,明显是没有目的达成。

秦王妃离开之后,秦王说道:“来人,将幕僚们过去!”自己没有什么办法,可是在记得幕僚却是有办法的,到时候让自己的幕僚想个办法就是了。

他举得最好就是能够将自己母妃的孩子给弄掉,但是又是觉得这样有些残忍,心中不禁犹豫不决了起来。

------题外话------

比昨天早了一个小时,明天会更早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