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章 噩梦/重生之悠然田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临近年关,婧娘这里更加的约束起来的家里面的人,让他们每天的出去都是开始了严格的限制,因为西北的战事开始慢慢的变得激烈起来了,不再想以前的那样隔上几天才会有一场打仗,现在却是开始了天天都是要警惕着。

这个时候,西北的伤亡开始多了起来,婧娘每天早上起来的都是在最先想要知道的事情就是西北那里怎么样了,有没有萧煜的消息。

而萧煜写给她的信从一开始的三天一次,到后来的五天一次,现在已经是七天一次,而且信封也是慢慢的变薄了,从这些事情上面婧娘明白了西北形势的严峻,想着就算是现在西北的雁门关开始被好好的守着的,可是要是一直这样持续下去却是说不定了,所以应该会从各处增派军队了。

而萧煜而是慢慢的开始崭露头角,他有勇有谋,往往在他的手中的兵都是伤亡最少的,所以萧煜现在已经是副千户了,去了西北不过两个月的时间成为了副千户,真的是很是令人惊讶,也只有在打仗的时候才会有这样能快的晋升吧!

婧娘知道了这个消息之后心中稍稍觉得安心,并不是因为萧煜升为了副千户,而是萧煜现在是安全的,更加让婧娘知道的萧煜的自保能力。

可是婧娘也是明白萧煜这样的展露头角必然会让大梁的人注意到,乌布脱虽然好战却不是没有脑子的,要是注意到了萧煜,开始着手调查萧煜的话就会发现了她合格两个孩子的存在的,毫无疑问,她和两个孩子绝对就是萧煜的弱点,虽然离着西北很远,可是婧娘还是担心会有人通过利用她和两个孩子来给萧煜威胁,所以婧娘开始了真正的深居简出。

所以这一个年婧娘过的很是简单,说起来,因为打仗的原因,就是京城的年也是没有什么热闹的感觉的,随着洗白的战事的激烈,人们再也不像以前的时候那样漫不经心的,他们都在关注着西北的事情,想要知道西北那里到底是在怎么样了。

婧娘完成了一天的事情,晚上在烛光下面看着两个孩子,心思却是早就已经跑远了,今天应该是萧煜给她信的日子了,可是她却是没有受到,说起来这不应该是很是奇怪的事情,可是心中还是很担心,这一次和上几次都不一样,但是到底是哪里不一样婧娘却是说不清楚。

婧娘看着两个孩子恬静的睡颜,心中有些不安心。

画春进来了,说道:“太太可是梳洗休息?”

婧娘微微一顿,然后点点头:“嗯,简单的梳洗一下就好了。今儿就让两个孩子在这我的床上睡觉吧!”

婧娘已经是做过一次这样的事情了,画春也不惊讶,说道:“是,奴婢去和两个奶娘说。”

晚上睡觉的时候婧娘却是做了噩梦,梦到萧煜出事了,当时婧娘在噩梦里面想要醒过来却是怎么都醒不过来,她不断的看着萧煜血流不止的样子,她想要过去救萧煜,却是怎么都是拍不过去,她想要挣扎,想要叫出声音来,却是什么都做不到。

一直等到了婧娘听到了两个孩子的哭声,猛地坐起来,婧娘才知道自己是做了噩梦。

两个奶娘已经是进来哄着两个孩子了,画春有些担心的说道:“太太,您怎么了,仿瓷你闭着眼睛哭,身子不断的动着,素萍姑姑说是您做噩梦了,可是奴婢们却是怎么都叫不醒您!”

婧娘下意识的摸摸脸,发现果然脸上都是泪水,刚刚,她做噩梦了,很是不好的噩梦,婧娘下意识的不想去想这些,只是淡淡的说道:“做了一个噩梦而已,准备热水,我想要洗洗身子!”

画春答应了一声,立刻就去准备了,婧娘看着已经是被奶娘哄睡的两个孩子,心中无比的无助,阿煜,你到底是怎么了,你还好吗?

重新洗过澡之后,婧娘却是怎么都睡不着了,躺在床上不断的想着各种事情,但是却是没有意识到自己到底是在想什么,刚刚的噩梦,她一点都不想去回忆,可是梦里面的情形却是不断的在她的脑中呈现,明明只是一个噩梦而已,可是为什么会这样担心呢?婧娘甚至是有一种全身发软的感觉。

就这样一直到了早上,婧娘起来的时候脸色很是不好,想到了昨天晚上的事情,画春有些理解,虽然婧娘没有和她说到底是做了设呢么样子的噩梦,可是她能够想到婧娘所做的噩梦一定是和萧煜有关的!

中午的时候萧煜的信来了,画春高兴的拿进来,说道:“太太,老爷的信来了,那驿站那里的人说是因为西北那里打仗不好送信所以才会晚了的!”

虽然今天的婧娘还是很正常的样子,可是经常在婧娘身边的画春怎么会感觉不出来婧娘的心不在焉呢?她想着这一封信一定能够让婧娘重新振作起来!

果然婧娘听到了之后眼睛一亮,坐起来身子说道:“快点拿过来我看看!”终于,一晚上还有一上午的忐忑无比被因为这样的一封信让婧娘终于的好转了一些。

婧娘看了信,依旧很是简短,先是说了他很是平安之后就和婧娘说最近他可能不能够给她写信,因为他要去做一个任务,不是很危险,可是对于打仗的胜利却是很重要,婧娘知道了知道自然是不会去阻止,无论如何,心中总算是放心了。

放心了之后婧娘只觉得好累好累,直接躺在炕上就是睡着了,身旁的两个孩子很是精神,无忧无虑的笑着,欢乐着。

画春进来的之后看着这样的场面心中不禁一酸,一个月子婧娘养出来的肉似乎是在这几天已经是完全的消失了,昨天她看着婧娘穿在身上的衣裳居然是变的有些大了,空荡荡的。

画春走了出去,和素萍说道:“姑姑,我觉得依着太太现在的情况是不能够在喂养孩子的,太太实在是瘦得厉害!”

婧娘的变化画春怎么会没有看出来了呢?这样的事情只要萧煜不会平平安安的回来,婧娘就是不会放下心来的,所以别人的安慰也是没有很大的作用。

素萍点点头,说道:“嗯,我觉得也是,我会和太太好好说说的,让太太不再喂养两个孩子。”要不然婧娘的身子恐怕是真的会垮下去的!

第二天趁着婧娘精神好的事情,素萍过来给婧娘诊脉,素萍笑着说道:“我给太太把个平安脉吧!”

婧娘点点头,伸出来胳膊给了素萍。

诊过之后,素萍说道:“依着我来看,太太现在的状态不适合喂养两个孩子!”

婧娘微微一愣,说道:“怎么说?”

素萍叹了一口气,说道:“太太自己难道不知道吗?太太现在的状态哪里是非常健康的样子,最近太太消瘦的厉害,要是还继续给孩子喂奶的话恐怕是太太自己的身子会垮下去的!”

婧娘下意识的摸摸自己的脸,真是因为坐月子养出来的肉现在已经是完完全全的消失了,突然之间,婧娘发现自己真的是瘦了很多。

瘦了的原因婧娘知道,可是就算是知道也是不能够做到逼着自己真的就完完全全的放心的,婧娘最终问道:“两个奶娘的奶水可是够了,要是够了,我就不喂了吧!”

她知道,她现在是绝对不能够垮了的,这样的时候要是她生病了家里面就乱起来了,萧煜在外面的时候她连生病的资格都是没有的。

只是,对于两个孩子婧娘却是觉得有些愧疚的,因为她这个母亲做的不是很合格,原本是想着能够让她们和吃奶的时候能够一直吃到她的奶的,就算是很少也好。

素萍能够明白婧娘的苦涩,说道:“太太放心,两位奶娘的奶水都是很充足。不会委屈的少爷还有姑娘的!”

“嗯,我知道了,好好的照顾他们两个。”婧娘点点头说道。

后天就是到了除夕了,婧娘伤感了一会儿之后还是打起精神来开始安排除夕还有过年的事情,年礼都是已经准备好了也是送出去了,别人的也是送过来了,年后婧娘并没有用打算摆宴,其他家里面送过来的帖子婧娘也是都是推了。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岚山县的两位副千户也是送过来了年礼,可是去也是被婧娘给原封不动的给退回去了,态度表明的很是明确,在两个副千户有了利用端王的主意之后婧娘就知道的两个副千户不是那种很是精明的,甚至不聪明,要不然就不会想着对端王做什么事情了。

婧娘看的明白恐怕是这一次码头的事情之后皇上就应该不会再重用他们了,甚至是这一次出海的事情恐怕是最终皇上都是会想着换人的!

这样的人家自然是不能够有什么交情的,所以还是平淡一点好。

画春将除夕那一天的事情都详细的和婧娘说了,婧娘点点头,说道:“我知道了,你安排的很是妥帖,就那样做吧!”

其实,要不然因为必须要知道这些事情,婧娘是不会想着去理会的。

出去了之后,画春和素萍商量:“我看着太太不能够再关在家里面了,初二的时候不如让太太回娘家吧!”

素萍怎么会不知道婧娘的状态呢?闻言就说道:“现在两个孩子倒是也是能够出门了,只要一直都暖和就好,我看着不如初二的时候让太太带着两个孩子回去,只要我们在一旁好好的照顾着,应该是没有什么事情的!”

画春笑道:“要是能够这样的话就是再好不过了,我看看这两天就好好的安排一下,一定要保证那一天万无一失才是!”

素萍想了一下,说道:“还是和萧管家说一些这件事情才是,太太出门的时候让他多派遣一些人在一旁保护着,就算是人多一些,气派大一些也是一定要保证万无一失的!”

画春觉得很是有必要,就说道:“嗯,我回去和萧官家说一说这件事情的!”

除夕的这一天,饭菜很是精致,画春担心婧娘一个人会觉得有些冷清,还特地安排了人在外面放鞭炮和烟火。

可是就算是这样,婧娘还是觉得很是冷清,她想着全年的除夕,只有她和萧煜两个人却是温馨无比,不像以前的除夕那样一桌子人热闹无比,可是因为陪伴在她身边的是萧煜,还是能够让她觉得很是满足无比,但是现在周遭却只是冷冷清清的,让婧娘不由自主的想要逃避。

婧娘对画春说道:“我一个人真的是没有什么意思,就算是再怎么热闹也是觉得冷清,你们也坐下来吧。”

春夏秋冬几个人对视了一眼,没有矫情,都是在做了下来,画春笑着说道:“奴婢们俞矩了,太太以后想起来可是不要秋后算账才是!”

婧娘知道画春这是想着能够让气氛热闹一些的,笑了一下,说道:“这是自然,你们坐下来就是了,我一定不会不会秋后算账的!”

加上了春夏秋冬之后总算是气氛热闹了一些,婧娘有了食欲,吃了一些东西,之后也没有守夜,就是睡着了。

除夕的这一天,外面一直很是热闹,屋子里面温暖如春,可是婧娘在睡觉的时候还是不由自主的裹紧了被子。

早上起来之后,婧娘穿上的喜庆的衣裳,看着两个孩子也都是穿着红色的小袄,包裹在红色的被子里面,很是喜庆,婧娘脸上多了一些笑容。

给了两个孩子一人一个荷包,说道:“这是爹爹和娘亲给你们的压岁钱,你们现在可能不知道这些什么,可是以后却是能够明白的,现在娘亲先帮着你们守着,等着以后给我们安康娶媳妇做聘礼用,我们阿欢出嫁也就有嫁妆了!”

家里面的下人也都是过来给婧娘磕头,婧娘给了他们每个人一个荷包,无论如何,家里面的这些人从来都是忠诚的,婧娘自然也是不会亏待了他们!

------题外话------

有亲注意到了婧娘的儿子和端王的儿子的小名是一样的,这是婧娘为以后的剧情而设置的,大家往后看就知道了,亲们好细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