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六章 对上/重生之悠然田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倩文郡主从圆通的茅草屋中离开了,只是心中却是充满了迷茫,能够再活一次,她固然是惜命的,可是就此让她放弃萧煜的话,她又怎么会甘心?

来到了自己的院子之后,倩文郡主脸上的申请还是变化不定,到现在,她还是觉得她自己不能够放弃萧煜,只是,一想到圆通说的事情,她心中还是很害怕,经历过死亡的人只会更加的惜命,所以,她一点都不想死,真的,是一点都不想死。

麦穗和花生在一旁,不知道应该说什么,现在看着倩文郡主的样子,显然已经是将她临走的时候吩咐的事情给忘记了,可是,她要不要上前去提醒呢?

麦穗和花生都很是纠结,如今倩文郡主的脾气越来越让人难以捉摸,她们在倩文郡主面前都是小心翼翼的,不敢多说一句话,更加不敢去妄加揣测什么!

好一会儿,倩文郡主好像是才回过神来一样,问道:“可是打听清楚了现在顺平伯和董氏在哪里吗?”

麦穗松了一口气,倩文郡主这样说就是没有打算惩罚她们的意思了,这样就好!

麦穗说道:“现在顺平伯和董氏已经是做完了法事了,如今正准备吃一些午饭,然后下午的时候去相国寺的后院看看风景!”她说“董氏”其实是很不合适的,只是麦穗之后要是在倩文郡主面前说“顺平伯夫人的”话倩文郡主一定会狠狠的惩罚她的,这样的事情花生经历过,想一想到现在麦穗还是心中打寒噤,毕竟,到如今,已经是一个多月过来了,花生身上的疤痕还是没有退去的意思!

看风景?恐怕是两个人想着你侬我侬吧!倩文郡主勾唇冷笑,说道:“嗯,这样的话,我们下午也去后院看看!”

麦穗自然是答应下来了,要是不答应的话恐怕是一会儿会更加的难办,说起来,到了京城之后麦穗发现倩文郡主是变得越来越让人捉摸不透了!

这些事情婧娘是不知道的,她和萧煜在做完了法事之后正在吃饭,相国寺的斋菜真的很是好吃吃着起码会觉得很是爽口,想一想,婧娘就是理解了,恐怕是并非是相国寺所有的斋菜都是这样好吃的,要想吃到这样的斋菜,那么捐赠的香油钱怎么都是要超过五百两银子的,而这一次他们是捐了两千两银子!

想一想,若是只是寻常的百姓过来上香的话肯定是不会有这样的斋菜来招待的!

婧娘又吃了一口翡翠白菜,看向两个孩子,安康和阿欢平时都是无肉不欢的,只是今天吃着相国寺的斋饭也是津津有味,果然,有特权就是不一样啊!

萧煜看着婧娘停下来了,给婧娘夹了一筷子菜,说道:“怎么不吃了?”

婧娘并没有将自己的心中的感慨和萧煜说,只是笑道:“我是觉得这里面的斋菜味道都是不错,起码保留了蔬菜的味道而且又清淡爽口,便在想是不是相国寺这里的厨子做素菜有什么秘方!”

萧煜说道:“秘方的确是有的,可是这都是相国寺密不外传的,所以你要是喜欢吃的话我们以后就多过来几次吧!”

婧娘点点头,心中理解,相国寺的秘方一点外传了,给了这家,要是不给那家的话到底是不好,要是全部都给了,相国寺就是少了一个吸引人的资本。

其实,她倒是并不是很想要这些菜的秘方的,所以自然也是不怎么介意,笑着说道:“也没有什么,说起来,总是吃一样东西的话怎么都是会腻味的,所以啊想吃的时候过来上香就是了!”说完之后婧娘有些促狭的笑起来了,说起来哪里会有人过来上香是因为想吃这里的斋菜了呢?要是说出去的话指不定会笑掉人的大牙。

吃过午饭之后,两个孩子睡着了可是婧娘却是并不多么困,萧煜就对婧娘说道:“相国寺的后山有一个地方很是不错,我带着你去看看吧。”

婧娘自然是答应下来了,披着一件披风和萧煜离开了,婧娘问萧煜:“你以前的时候可是来过好多次这里,我感觉你对这里很是熟悉呢!”

萧煜随意的说道:“再去碑廓镇之前倒是来过不少次,所以对于这里也算是熟悉吧!”

来这里是为了看商姨娘吧,婧娘在心中暗暗的叹了一口气,觉得萧煜从小到现在一直都很是不容易,婧娘情不自禁的握住了萧煜的手,说道:“以后你要是想来的话,我陪你吧。”

很是随意寻常的一句话,萧煜觉得婧娘说这话的语气就像是平时问他“你回来了,想吃什么?”一样漫不经心而又随意寻常,可是萧煜知道这句话里面夹杂着太多的情谊,看似温柔平静,里面却是带着浓浓的情谊。

萧煜心中一暖,脸上的神情变得更加的柔软,回握了一下婧娘的手,说道:“好啊,等着我想过来的时候一定和你一起!”

两个这随意的说笑着,默契在两个人之间不断的流动着,所以只是在远处看着两个人就会让人觉得这两个人之间很是恩爱。

这样的场景在寻常的人中看过之后只是会赞叹一声,之后就不在意了,可是婧娘和萧煜之间的亲密无间却是刺痛了在远处看着婧娘和萧煜的倩文郡主的眼睛。

这个时候,倩文郡主忘记了刚刚圆通法师和她说的话,现在她恨不得上去将婧娘给撕碎了,剁烂了才好,倩文郡主在远处死死的盯着婧娘和萧煜,觉得站在萧煜身边和萧煜十指相握的人应该是她才对,而不是婧娘,她觉得这些都是婧娘抢了她的!

倩文郡主想总有一天她要让婧娘不得好死,婧娘的那两个孩子也是不得好死,敢去侵染她的男人,她一定不会让那个人好过的!

这个时候的倩文郡主一定是完全忘了她才是那个插足别人感情的人,活着是说倩文郡主从来就是没有这样的概念,因为在倩文郡主的眼中萧煜本来就应该是她的人!

倩文郡主仍然是死死的盯着婧娘和萧煜,看着婧娘和萧煜之间温情流动,可是萧煜和婧娘之间的默契说笑,可是脸上的表情却是慢慢的不再张牙舞爪了,而是变得温婉起来,一直到最后,已经是让人在倩文郡主的的身上找不到丝毫的咬牙切齿,就是倩文郡主一直都是脸上带着平和的笑容然后看着周围的风景一样。

只是,一旁站在伺候的麦穗脸上的表情却是病的越来越惊恐,她记起来了上一次倩文郡主这样变化的时候最终死了十七个人,其实有十个人是千刀万剐,还有两个人是放在锅里面活活的蒸煮而死,还有生下来的五个则是先奸后杀,总而言之没有一个人能够留下来一个全尸!

而这次倩文郡主的变化会是意味着什么呢?麦穗不敢去想象,只是看向婧娘的眼神中却是充满的同情!

当然,这些婧娘和萧煜现在还是不知道的,此时此刻,两个人站在一棵高大的松树下面,萧煜笑着对婧娘说道:“我七岁那一年跟着父亲来到相国寺,那是我第一次过来,当时,我很调皮,爬上了这个松树,然后下不来了,父亲上完香找我的时候怎么都找不到我,可是着急死了他,我当时在松树上面死死的抱着枝丫不敢下来,可是无论如何就是不想哭,更加的不想叫人,明明父亲派过去寻找我的人好几次经过了那里。”

萧煜说这些的时候脸上的笑容带着一些怀念,婧娘却是没有写想到萧煜居然还有这样的时候,她很是想知道以后发生了什么,就说道:“那么之后你是怎么下来的?”

“之后啊,之后我是被圆通法师发现的,然后也是他把我抱下来的,当时可是真的急坏了父亲,看到我的时候父亲知道了原委伸出手来想要打我,可是最终那巴掌也是没有落在我的身上,因为他舍不得,父亲,一直都是一个很是温和的人。”

婧娘发现了萧煜说这些话的时候脸上带着一些光亮,婧娘心中却是觉得很是安慰,因为送算是萧煜的小时候不是全部都在委屈里面度过的,因为有萧大老爷。

这样的话婧娘却是没有说出来的,只是笑着说道:“我倒是没有想到你居然还有这河阳调皮和倔强的时候呢?只是,那个时候既然是有人过来找你了,你为什么不说话让他们发现你呢?”

萧煜伸出手来摸摸在他旁边的松树皮,眼中带着一些笑意:“大概,那个时候是觉得上去之后下不来是一件很是丢人的事情吧,因为丢人,所以不愿意让人知道。”

“那圆通法师又是怎么发现的呢?”婧娘说道,其实提起来圆通法师她的心中还是会带着一些涟漪,其实她还是想着能够去见一见圆通法师,然后看看圆通法师能不能给结开一些有关于上一世的迷惑,但是想到圆真法师就是因为泄露天机然后离世让婧娘不敢去问圆通法师。

婧娘说道:“圆通法师不是已经很久都没有出来了吗?”

萧煜说道:“是啊,其实,在我七岁的时候圆通法师都是已经不怎么出来了,可是我却是不知道那一次圆通法师为什么会出来,恐怕是应该是偶然吧!”

婧娘也是想想不出来其他的什么,也就是把圆通法师出来的事情当做了偶然。

看了一眼天色,他们出来的时间也不短了,婧娘就说道:“我们也是出来好久了,回去吧,说起来在外面我觉得有些冷了呢!”

萧煜试了一下婧娘的手,果然是感觉到了凉意,当即就握住了婧娘的手帮着婧娘暖手,然后说道:“嗯,我们回去吧,现在恐怕是两个孩子也是已经醒了。”

远远的,倩文郡主朝着婧娘和萧煜两个人走过来了,在看到萧煜帮着婧娘暖手的时候倩文郡主的脸上有着一瞬间的不自然,可是很快就是恢复了温婉大方的样子。

婧娘在看到倩文郡主的一瞬间也是认出来了,其实,婧娘的心中是有些惊讶的,婧娘想一个人再怎么改变时身上的气质也是不应该发生改变的才对,可是现在的倩文郡主却是连着身上的气质都是变了,真的,现在的倩文郡主和上一世很是不一样,只是,怎么会出这样的变化呢?这实在是让人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而婧娘在和倩文郡主的目光对上的一瞬间,婧娘发现的倩文郡主的眼中的势在必得,婧娘想自己应该是会紧张的,可是很快婧娘却是发现她想错了,因为,她并没有觉得很是紧张,相反,居然还有一种终于来了的感觉,只是,这是怎么可能呢?

只是,却是她没有怎么在意,而且,她想她是不会放弃萧煜的,就算是死也不会,而现在看来倩文郡主显然也是势在必得,只是,她还是有着很大的优势的,最为重要的一点萧煜从来都没有将倩文郡主看早眼中,仅仅只是这一点,就已经让她充满了足够的勇气去面对一起了,既然,倩文郡主想要挣,那么她就和她挣,婧娘想要是在萧煜还一直坚定不移的站在她的身后的条件下她还是输了的话,那么她就实在是太没有本事了,可是,婧娘却是自信,她一定会是最后的胜利者。

倩文郡主发现了婧娘眼中很是淡然,一点害怕的样子都没有,这样倩文郡主觉得很是不舒服,那董氏不应该是害怕的吗?上一世董氏不过就是一个小小的宫女而已,一直都是畏畏缩缩的,甚至到死都不追到是谁害了她,这一世董氏一定会和上一世一样的愚蠢才是,只是为什么这一世的董氏看着却是那样的一派落落大方呢?

这让倩文郡主心中觉得很是不舒服,只是,她心中越是觉得不舒服,脸上的笑容就越是端庄优雅,倩文郡主主动上前揽住了婧娘的胳膊,说道:“没想到我今儿过来上香居然能遇到四奶奶,可真是缘分呢!”

婧娘淡淡一笑从,从容不迫的从倩文郡主的手中抽出来的自己的胳膊,然后行云流水一般给倩文郡主行了一礼,笑道:“郡主说笑了。”

被倩文郡主挽住胳膊的一瞬间,婧娘觉得自己就像是被毒蛇攀住了一样,这让婧娘更加的防备起来了倩文郡主,但是越是防备,婧娘的脸上越是不动声色。

显然倩文郡主对于婧娘这个样子很是不以为然,而是看向了萧煜,笑着说道:“这一位就是顺平伯吧,说起来顺平伯的名头我在福建的时候就是如雷贯耳,我来京城选郡马的时候还是想着能够找到像顺平伯这样的男子呢,只是现在看来京城却是只有一个顺平伯呢,董姐姐,你说我能不能如愿呢!”

这话已经算是说的赤裸裸的了,婧娘脸上却是带笑说道:“皇家的规矩郡主还是要遵守的,女子又怎么能够说出来这样的话呢,说起来,郡主作为皇家的人,是天下女子的表率,今儿郡主一言一行却是充满了不合适,这样又怎么能够成为天下女子的表率呢!我知道郡主是一时失言,但是被人却是不会这样以为呢!今儿这话要是传出去了,对于我和四爷来说倒是没有什么,可是郡主的名声却是都毁了呢!”

婧娘直接没有接倩文郡主那强势而又暗示满满的话,而是这样说道,一瞬间让倩文郡主有些扭曲,现在要是说她言行不当的话真的传出去了,就算是她不承认皇后也是一定会接着这样的名头说话的,到时候她在京城的活动只会是更加的受到了约束,要是那样的话可是就意味着很多事情都是要束手束脚的了!

钱文君准心中恨恨的,什么时候董氏变得这样尖牙利齿了,上一世不是一直都是唯唯诺诺的吗?怎么现在学会反驳了呢?这一点让倩文郡主觉得很是不满意,她认为她说出来的这样的话婧娘就一定会很是害怕才对!

倩文郡主脸上一瞬间变的有些阴暗,但是很快脸上又戴上了温和的笑容,说道:“我不过就是和董姐姐开一个玩笑而已,董姐姐又何必这样呢!”

婧娘却是不在意倩文郡主的暂时的示软,说道:“郡主来京城不久,可能有些事情郡主还不知道呢?我这个人就是一个妒妇,最是看不惯的就是那些不三不四的女子过来接触我的相公,要是真的有人这样做的话我也一定不会手下留情,说起来,再怎么说现在他是我的相公,要是我还不能够这样肆意有着别人抢过去的话我一定会很是憋屈的,我最是不愿意委屈的就是我自己了!我想依着郡主的骄傲一定会不愿意当那种不三不四的女子吧!更加不会觊觎一个有妇之夫吧!”

萧煜其实真的没有想到一向温婉的婧娘居然会说出来这样的话,可是这样的话却是让他觉得出奇的爽快,萧煜也是说道:“我可是没有觉得我的娘子是个妒妇呢!这些我甘之如饴,还有一件事情,我这个人也是挑剔的很,不是什么不三不四的女子都是能够看得上的。”

说完之后,婧娘和萧煜都不再理会倩文郡主,只是两个人携手离开,倩文郡主看着两个人亲密无间的样子脸上带着狰狞的笑容,然后很快,又是恢复了平静,对着一旁的麦穗说道:“时候差不多了,我们走吧,回去的晚了,皇后娘娘恐怕是会不满意呢!”

麦穗其实都现在还是有些目瞪口呆的,她真的没有想到婧娘能够居然会是这样的人,居然能够在倩文郡主面前一点都不落下风,相反,还从容不迫的让倩文郡主无话可说!

回去之后,婧娘却是看着萧煜似笑非笑的说道:“我倒是不知道郡主也是看上你了呢!而是说话这样直接,差一点就让我不知道应该怎么接下去了!”

萧煜不禁语凝,真的是无话可说呢?他怎么觉得小人儿很是有话可说呢?只是这样的话在婧娘面前他还是不敢去说的,最终只是笑道:“她看上我,我可是看不上她呢!我只看上你。”

被萧煜这样说的让婧娘真的是彻底的没有了脾气,最终婧娘只是哼哼的一声:“不和计较了,我一向都很是大方的,只是我可是知道今儿我这样就算是得罪了这个倩文郡主了呢!你可是要帮着摆平才是。”

萧煜自然是知道倩文郡主不会善罢甘休的,想一想心中也是觉得厌烦无比,只是无论如何都是要解决的!

萧煜说道:“今儿这件事情最终一定会从传到皇后那里去的,倩文郡主有这样的想法,但是并不代表郑文王会有这样的想法,皇后更加不会愿意的,所以这件事情上面她一定不会成功。

婧娘自然是知道她不会成功的,只是看着一个人在觊觎着自己的丈夫,甚至会用出来一些什么手段的时候放在谁身上都是不会觉得舒服的吧!

所以最终婧娘说道:“我就是担心她会做出来些什么事情,今儿看着她可不是不像是那种不敢做出来些什么事情的人呢!”

萧煜眼中带着凌冽的冷意,说道:“我不会给给她这样的机会的,我一定会让她没有机会做这样的事情。”短时间内解决倩文郡主大概会是一件比较麻烦的事情,可是要是给倩文郡主找一些麻烦这样的事情萧煜还是能够做到的,而现在萧煜就是准备这样做!

最终,婧娘终归是冷不住脸了,看向萧煜,有些无奈的说道:“你说怎么天天都是会有着河阳的麻烦呢,我现在就觉得你是一块香喷喷的肥肉,就算是在那里什么都不做也会不断的有各种豺狼虎豹的想着过去啃一口呢!”

这话成功的让萧煜黑了脸,但是在看到金奈脸上的毫不做伪的烦恼之后,最终还是选择抱住了婧娘,说道:“我这块肥肉只让你吃!”

------题外话------

弱弱的说一句:肥肉吃多了会腻的~

晚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