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九章 宫宴/重生之悠然田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很快就到了宫中举办宴会的日子了,这一天的宴会不仅仅是在中午有,就是晚上都是准备了晚宴的,所以说起来其实很是隆重,毕竟宴会举行的目的有一个就是“迎接”大梁的使者,自然也是要带着一些威慑的意思在里面的。

如今婧娘和萧煜虽然已经是搬离了萧家,但是今天的宴会毕竟萧家的人还是回去参加,婧娘要是自己一个人过去的话,第二天京城里面一定会出现很多不可思议的说法,这样的说法对于萧家和婧娘来说都不算事一件好事,所以婧娘还是一大早就是早早的装扮好了自己然后去了萧家。

过去了之后,萧大夫人作为婧娘的婆婆,婧娘自然要去萧大夫人那里,萧大夫人就算是最近因为主持中馈的事情和萧大奶奶争得不可开交,可是在见到了婧娘之后还是没有给婧娘一个好脸色。

萧大夫人冷哼一声:“倒是知道过来了,我还是一位你已经忘了你还有一个婆婆了呢!”这就是在责备婧娘不每天过来请安的事情了。

若是在一个宅子里面住着的话,婧娘自然是要每天都过来请安的,但是如今婧娘和萧煜开府邻居,自然就是没有这样的必要的,而且婧娘也不是真的就此不理会萧家了,还是会隔三差五的送过来一下东西的,对于婧娘来说不过就是一点小东西可是能够让人指不出来什么毛病的话自然是会去做的。

如今萧大夫人若是职责婧娘不每天都过来请安的话就是萧大夫人自己不慈了。

所以婧娘笑着说道:“是嫡母慈爱,不忍心看着小辈每天奔波。”

萧大夫人一噎,要是她还继续计较的话就是她不慈了,虽然对于婧娘她还真的是一点慈爱的心思都没有,可是要是表现出来的话就是她的不对了,毕竟她还是要脸面的,所以尽管萧大夫人心中很是不忿,可是到底也是忍了下来。

这个时候萧大奶奶过来了,进来之后自然先是和萧大夫人请安,婧娘在一旁冷眼旁观,这对婆媳之间显然是根本没有怎么遮掩什么,两个人之间的对话都是火花四射。

而现在的萧大奶奶其实已经很是后悔当初把萧大夫人放出来了,她让萧大夫人从佛堂出来的最为主要的原因是对付婧娘,但是萧大夫人出来了之后却是先和她争夺管家的权力,这一点是萧大奶奶不能够忍受的。

萧大奶奶和萧大夫人打完了机锋之后,就看向婧娘,笑着说道:“四弟妹过来了,说起来我已经还就没有见过四弟妹了,还蛮想的呢!”

虽然话中还是带着一点刺,但是这也算是萧大奶奶和她说话中比较温和的一次了,婧娘知道这里面最为主要的原因就她给萧大奶奶的一下东西逼迫的萧大夫人暂时不能够去争夺中馈的原因。

这样的温和婧娘已经是觉得很是满意了,她和萧大奶奶之间是无论如何都是不可能不出现龃龉的,能够达成暂时的合作就很不错了。

婧娘就朝着萧大奶奶一笑:“大嫂说笑了。”

萧大奶奶和婧娘有默契,知道今儿不能够出现什么,倒是也不再找婧娘的麻烦,而是说道:“母亲,我看着时候差不多了,也是到了进宫的时候了,晚了贵人们恐怕是不满意呢。”

萧大夫人虽然很想反驳萧大奶奶的话,可是也是知道进宫的事情耽误不得,当即也就起身,问道:“二夫人呢?”

正说着,萧二夫人过来了,萧二夫人和萧大夫人之间相处的并不是很好,所以两个人不过是冷淡的打了一个招呼,倒是萧二夫人对婧娘一笑。

说起来,萧二夫人这样的一笑却是让婧娘有些受宠若惊。

婧娘不太知道萧二夫人心中的想法,一直以来她都是知道萧二夫人是一个糊涂人,以前没有表现出来是因为心萧二夫人就算是有一个有出息的儿子可是在萧府之中也比较透明,曾经掌握过权力,只是掌握了之后做出来了很多自以为是的事情,然后让萧国舅不满意,如今看起来萧二夫人倒是继续开始老实起来了,只是想着萧二夫人的性子婧娘也是没有打算和萧二夫人有什么联系的。

就算是萧二夫人为了儿子的事情和婧娘萧煜和解,可是毕竟还有一个萧婉佳呢!

只是婧娘这样想,萧二夫人却是不这样想的,而是在主动和婧娘说起来了话:“怎么不见琛哥儿?”她如今明白了萧煜是对萧家族长这个位置感兴趣,也是明白了萧煜和婧娘都是她能够掌控的人,这些天来糊涂得到的教训已经让她不再头脑发热了,所以就算是心中不甘心,可是为了儿子她还是先想着能够和婧娘的关系得到缓和。

她一向都是欺软怕硬的人,原本以为婧娘和萧煜软和若是才想着拿捏,如今看明白了婧娘和萧煜都不是软骨头之后也能够审时度势不过去招惹。

这样看来一定会有很多人对于萧二夫人很是鄙视,但是却是不得不承认,萧二夫人就凭借着这样的处事方式在萧家安安稳稳的生活下来了,要是不是曾经一下子得到了太对变得有些膨胀,恐怕是府中的大多数人还没有发现萧二夫人这样的特质呢!

萧二夫人和她说话婧娘是不能够不说的,就笑道:“今儿的事情多倒是不能够带着两个孩子进宫了,

所以就让两个孩子留在了家里面让奶娘和丫鬟们照顾着。”

婧娘听出来了萧二夫人的话中只是说了安康而没有说阿欢,能够看得出来萧二夫人重男轻女的态度,可是在婧娘看来,两个孩子都是她的心肝宝贝,自然是一视同仁的,所以说话的时候自然也就是不会忽略了阿欢。

萧二夫人没有听出来婧娘话中的这些,只是觉得和婧娘说过话就是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了,接下来没有再和婧娘说什么,说起来,她虽然善于审时度势,可是毕竟曾经针对过婧娘,所以要是接着和婧娘说话的话也是会让她觉得很不自在的。

婧娘倒是没有留意到萧二夫人的态度,她对于萧二夫人并没有怎么关注,而且也是到了出发的时候了,一群人离开。

萧家一共准备了四辆马车,按照以往的来说应该是主子坐两辆马车,剩下的两辆给奴婢坐着,只是婧娘四个人却是很默契的选择了带着自己的丫鬟和婆子上了一辆马车。

坐在马车里面婧娘稍稍松了一口气,刚才在萧大夫人那里就算是什么都不做,但是仅仅只是屋子里面的气氛都会让她觉得很是压抑!

素萍给婧娘到了一杯茶水:“奶奶少喝一点润润嗓子。”

婧娘接过来轻轻的抿了一口,觉得口中不再干干的了就放下了杯子,今儿的宴会反正是不能够舒舒服服的,对于这些她早就有所准备。

虽然说还是三品诰命以上的的夫人才能够过来参加今天的宴会,但是说起来三品诰命以上的夫人在京城绝对不会少了,所以尽管婧娘一行人七成的很早,可是到了皇宫的时候还是发现前门有很多的马车,这样的情况婧娘早就已经预料到了,所以只是掀开帘子看了看外面就不再怎么理会了。

婧娘在马车里面闭目养神,今天对于她来说绝对不会算是轻松,倩文郡主一定会在今天有所动作的,只是不知道倩文郡主到底是想着做些什么而已。

素萍就对婧娘说道:“奶奶,今儿要是出了什么事情的话真的不和皇后娘娘说吗?”倒不是素萍以为她原来是皇后的人随意才会这样问,而是素萍真的担心,毕竟在皇宫之后还是皇后出手会让事情变的容易。

婧娘睁开眼睛:“娘娘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事情发生的,只是今天的事情多说不定真的会有疏漏的地方,正是令人防不胜防啊!要是在很多发生了什么不可估料的事情话,一定要告诉娘娘!”

要是她真的在皇宫中出事的话,她自己本身就不会好脱身。

素萍将婧娘的话记下来了,心中已经开始暗暗警惕起来。

婧娘则是想着自己过会儿应该怎么做,她今儿是打定了主意一定要在人多的地方而不是随意找个地方。

萧家的地位在京城举足轻重,所以很快就是到了婧娘几个人进宫了,马车太多,到不了宫门口,婧娘一行人下车之后只能够扶着丫鬟慢慢的往前走,这个时候是谁都不会抱怨什么。

到了宫门口的时候就看到了素锦等在那里,想当初她进宫见皇后的时候也是素锦在那里呢!

有萧大夫人和萧二夫人在,自然是没有婧娘和素锦说话的地方的,所以婧娘只是和萧大年爱眼观鼻鼻观心的站在萧大夫人和萧二夫人的身后。

萧大夫人则是上前和素锦寒暄:“劳烦姑姑过来迎接。”就算是她平时在怎么嚣张跋扈,就算是她嫁过来之后没少为难当时还是萧家小姐的皇后,萧大夫人也是明白现在的她根本就资本去得罪皇后,就算是皇后身边的人也是要恭恭敬敬的。

素锦也是知道皇后和萧大夫人之间幼儿龃龉的,就比如这些年皇后从来都没有单独招待过了萧大夫人,可实现前一项萧大夫人做出来的那些事情,素锦倒是明白皇后为什么会看不起这个萧大夫人的。

当然,在这样的场合中就算是私底下再怎么不堪这个时候也是一片和谐的。

素锦笑着说道:“娘娘说夫人和奶奶们大概这个时候就要过来了,特地让奴婢过来看看呢!”

说完之后又单独和婧娘说了一句话,倒是让婧娘有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素锦这样的态度自然就是代表了皇后的态度。

萧大奶奶看来婧娘一眼,心中有些不舒服,可是到底是什么都没有表现出来,只是想着过会儿见到了皇后之后一定要讨好了皇后才是。

到了皇后那里,已经有了不少人了,王妃,娘娘、公主还有郡主都是在皇后这里,就是有一两个在宫中还算是比较有地位的太妃都是在那里,除此之外还有一些王侯夫人。

婧娘最先注意到的是陈德妃和杨淑妃,下一个帝王最有可能就是出现在的她们两个人的儿子中间,如今两个人在宫中都是被巴结的对象,两个人今儿也是格外的容光焕发。

萧大夫人领着萧家的其他三个人上前请安,她刚刚嫁过来的时候没少给皇后这个小姑子穿小鞋,所以两个人是真的不对付的,如今小姑子成为了皇后说实话她在这个小姑子面前虽然有敬畏,可是最多的还是难堪。

皇后显然对于萧大夫人也是淡淡的,只是问了几句话,然后就让萧大夫人坐下了,可是皇后却是让婧娘坐在她身旁的一个绣凳上面,虽然说绣凳比不上椅子,可是坐在皇后的身边却是表明了和皇后关系很近,婧娘因为坐在了皇后的身边令很多人都瞩目。

婧娘倒是不怎么喜欢这样的高调,可是也是知道皇后这样做的意思,其实就是为了不让倩文郡主找麻烦,无论如何,对于皇后这样的做法婧娘很是感激。

武木侯老夫人就笑着说道:“这一位就是顺平伯夫人吧!”

武木侯是老牌世家了,这个老妇人今年已经七十岁了,可是看着到时很有精神的样子,一看就是平时保养的很不错。

婧娘急忙站起来上说道:“当不得老妇人这样说,老妇人称呼我为婧娘就是了!”

皇后也笑着说道:“进宫一次倒是和我投缘,今儿见到了高兴呢!”

皇后的这一句话令在座的人对于婧娘的评价更高了,有不少人都笑眯眯的夸赞了婧娘几句。

萧大夫人听着众人对于婧娘的夸赞差点扯碎了手中的帕子,萧大奶奶心中也不是滋味,她明明才是嫡子媳妇,可是皇后却是要刁难抬举她的意思都没有,这一点让萧大奶奶心中很是不舒服,萧二夫人则是想着若是孙氏今儿过来的话得到皇后青睐的就不是婧娘了,只是孙氏如今怀有身孕倒是不适合过来,想到这里心中不仅有些遗憾,毕竟风头都让婧娘给出了!

当然,这些人对于婧娘的兴趣很快就失去了,开始各自照着人说话,婧娘安静的坐在皇后的身边,听着皇后和人说话。

她看到了端王妃,在端王妃身后是杨侧妃,宁娘并没有过来,外面的人说宁娘在了春天不小心感染了风寒如今卧病在床,宁娘的身子一直不好,能够成为侧妃也是因为舍命救了端王伤了自己的身子的原因,所以听说宁娘如今卧病在床的事情大家都深信不疑,婧娘知道宁娘这一次不过是因为怀孕了。

婧娘稍稍观察了一下杨侧妃和端王妃,倒是不能够确定端王妃和杨侧妃现在到底知不知道皇后怀孕的事情。

之后婧娘又看了一会儿其他的人,就比如陈德妃和杨淑妃,陈德妃还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和自己的娘家人说话,婧娘离得有些远可是还是听到了“薛士圻”的字眼,倒是注意了起来,想要知道为什么陈德妃和陈家的人会说薛士圻。

只是离得有些远,婧娘并没有怎么听清楚,最终婧娘只能够自己想,说起来薛士圻如今在朝中也算是新贵了,还没有成亲,很多女子都想着能够嫁给薛士圻呢!

这样想着婧娘突然福至心灵,是不是陈德妃也是想着薛士圻的亲事呢?要是有陈家的女子嫁给薛士圻的话可不就是吧薛士圻拉到了英王的阵营了?

婧娘发现这是真的很有可能的!尤其是看着到了在陈夫人身边的那个脸上含羞的女孩之后,那么薛士圻的态度呢?

“原来董姐姐在这里呢,可是让我好找!”

就在婧娘想着薛士圻的事情的时候突然听到有一个娇滴滴的声音在婧娘的耳边响起来,抬起头一看婧娘就看到了倩文郡主,在看到了倩文郡主之后婧娘不禁在心中叹了一口气,怎么总是会有人想着过来找麻烦呢!尤其是在这样的场合!

虽然是这样想着,可是婧娘倒是没有怎么害怕这个倩文郡主,婧娘也没有站起来,脸上带着平和的笑容:“不知道郡主找我有什么事情?”

倩文郡主笑嘻嘻的说道:“我有些话想要和董姐姐说呢,董姐姐跟我来。”

倩文郡主弄出来的动静很大,所以周围的人都是注意到了,虽然周围的人还是在说说笑笑着,可是却是早就已经是把注意力放在了婧娘和倩文郡主的身上。

很多人已经想明白了其中的关键,别看倩文郡主“董姐姐”叫的亲热,可是却是没有承认婧娘的萧家的媳妇的意思呢!再想一想前几天那个倩文郡主对于萧煜很是欣赏的传言,很多人心中已经了然,倒是开始想看热闹一样看起来的婧娘和倩文郡主。

倩文郡主的意思婧娘怎么会不明白呢?毕竟倩文郡主已经表现过了这样的意思,婧娘还是对端坐不动,笑着说道:“郡主有什么话在这里说就是了!”

倩文郡主却是说道:“我要和董姐姐说私密话儿呢,不能够让别人知道。”

这就是不依不饶的意思了,婧娘知道要是跟着倩文郡主出去的话绝对没有什么好事,而她要是一直都在这里的话倩文郡主也是没有办法对她做些什么的!

想到这里婧娘还是坐在那里,说道:“我和郡主不过见过两次面而已,实在是不知郡主要和我说什么私密话呢!”

显然倩文郡主也是知道不会那么容易让婧娘出去的,也不接一下,笑盈盈的说道:“董姐姐跟着我出去不就知道了吗?”说着还朝着婧娘眨眨眼睛!

婧娘仍然不为所动,干脆不再跟着倩文郡主的思路说话,而是说道:“虽然这样说不好,但是还是要提醒郡主一下,要是没有记错的话,郡主应该是年纪比我大一些,所以郡主还是不要叫我董姐姐了,不如郡主称呼我为四奶奶吧!”

真的,倩文郡主是比婧娘大一岁的。

饶是倩文郡主再怎么有心理准备,但是在听到了婧娘这一句话之后还是变了脸色,她一向不是那种很是能够忍耐的人,重生一次,让她学会的隐藏自己的真实想法,可是到底内心当中的骄纵和傲气还是存在的,所以如今听到了婧娘这样说话,倩文郡主是再也忍不住了!

倩文郡主冷笑一声:“我和你亲近所以想着能够和你好好说一会儿话,董姑娘可是不要给脸不要脸呢!”

无论如何就是不肯称呼婧娘为“四奶奶”。

皇后嘴角微微一翘,显然很是喜欢婧娘三两句就让倩文郡主变了脸色,如今看着倩文郡主变了脸色,说出来的很是不妥当的话,皇后知道这个时候就是她出手的时候了!

皇后说道:“倩文,如今婧娘可不是董姑娘了,而是萧家的四奶奶呢!所以我看着你的称呼倒是不对,还有,不是婧娘不愿意和你说话呢,而是因为要是和你说话有些代价却是她承受不起的,你说呢!”

倩文郡主脸上红一阵青一阵的,起伏不定很长时间过了好一会儿倩文郡主脸色才恢复了平静,说道:“娘娘,我不过是开一个玩笑而已,其实,我今儿见到了四奶奶,就是想要问问四奶奶对于上一次在相国寺中我的提议考虑的怎么样了!”

众人都是已经停止了说话,开始听着婧娘和倩文郡主之间的官司。

婧娘看了一眼倩文郡主,倒是没有想到倩文郡主居然真的能够这样把话问出来,一点都不担心众人探究的目光!

婧娘看向倩文郡主:“这个问题我要是没有记错的话在相国寺的时候就是已经和郡主说了,郡主要不顾皇家的体面的话,我倒是能够再说一次,只是不知道郡主是不是真的能够代表着皇家的脸面呢?”

倩文郡主心中已经是气极了,可是却是仍然维持着脸上的笑容,说道:“这样啊,我还以为四奶奶会改变答案呢!现在看来四奶奶倒是不想改答案了,可是我还是不甘心怎么样?”

虽然倩文郡主没有说出来,可是倩文郡主的态度已经是明明白白的表现出来了她对于萧煜的态度了,在做的夫人们几乎脸上都是露出来的不屑的神情。

当然不屑的人不包括陈德妃,陈德妃笑眯眯的说道:“不知道郡主是想要什么呢?四奶奶也是的,既然倩文郡主想要了四奶奶就交出来就是,我看着郡主不是暗中愿意难为人的,想必要求也不会过分!”

赤裸裸的抢她的丈夫这样的事情算不算是过分呢?饶是婧娘一向觉得自己有着很好的教养可是在听到了陈德妃的一番话还是不由自主的冷笑出来了!

婧娘直接站起来,说道:德妃娘娘大概还不知道呢?郡主在相国寺的时候是想要我和家里面的两个孩子的性命呢,只是不知道这样倩文郡主到底算不算是过分呢?德妃娘娘是想着让我给吗?”

杨淑妃知道婧娘和萧煜都是站在端王身后的人,听了这话,立刻笑着对陈德妃说道:“陈姐姐倒是不把人命看做一回事呢!再怎么说也是朝廷的一品诰命夫人,若是真的就此死去了可真的是令人气愤呢,不知道陈姐姐是不是这样觉得呢?”

陈德妃一噎,她知道倩文郡主的目的,也是想着逼迫婧娘说出来些什么,可是婧娘却是换了一种方式说话,这样的方式直接让她处在了草菅人命立场上面,要是辩驳不好的话,一旦这样的名声传出来了,对于自己的儿子就不是一件好事了!

陈德妃目光幽深的看向婧娘,很快又恢复了一脸笑眯眯的样子,说道:“我不过就是随意说说,杨妹妹何必当真呢!”

杨淑妃却是不允许陈德妃就此含糊过去,好不容易有了一次陈德妃落了下风的机会,她自然是会好好的把握的,所以杨淑妃笑了一声:“拿着人命开玩笑,倒是姐姐的风格呢!”

这个时候的皇后微眯着眼睛,对于下面的官司当做不知道。

陈德妃涨红了脸,原本是想着利用倩文郡主的时候给萧家添加一下麻烦,她不过就是顺手而为,要是因为这件事情损坏了他们这一边的利益的话可是得不偿失了!

所以陈德妃立刻说道:“妹妹误会了,我是不知道倩文居然是在相国寺这样说,所以才会说出来那一番话的!”

这就算是变相的示软了,杨淑妃冷哼一声不再说什么。

倩文郡主也不再和婧娘争执,而是得意的看了婧娘一眼之后对皇后说道:“娘娘,要是没有记错的话娘娘和皇上可是同意我自己选择郡马的,我倒是对于顺平伯很是欣赏,也是知道了顺平伯有了妻子,可是据我所知,董氏这个妻子也不算是真正的妻子,毕竟顺平伯娶了董氏可是还没有经过嫡母的同意,董氏更是没有给嫡母敬茶,如今说来董氏根本就算不上顺平伯的妻子,这样说来我就算是嫁给顺平伯也不算是违了什么吧!”

婧娘没有想到倩文郡主最终会从这个地方下手,的确,有道是婚姻之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但是婧娘和萧煜成亲并没有经过萧大夫人的同意,当然,萧大夫人是一定不会同意的!可是婧娘和萧煜之间的婚事却是经过了萧国舅和萧大老爷的,当初婧娘也就是这一点并不担心这件事情,所以在给萧大夫人敬茶的时候忽略过去了,但是如今却是成为了倩文郡主掌握的把柄!

皇后的眼睛一眯,看向萧大夫人,这个人到现在了居然还想着弄出来这些腻腻歪歪的事情,还真的是令人觉得恶心,早知道今天就不让这个人过来了!

别人或许还是会觉得萧大夫人是否认倩文郡主的事情,但是皇后却是知道萧大夫人可是没有这样的觉悟的,恐怕是今儿倩文郡主已经是和萧大夫人商量好了!

皇后自然是不会顺着倩文郡主的话说,而是说道:“郡主的话可真的很是荒谬呢!萧煜和婧娘的婚事经过了六礼也是双方的家长都是见证过的,又怎么能够说是不对呢?我看郡主还会快一点收回刚才的话才是,要不然郡主可就是闹了笑话了,在怎能说如今婧娘也是有着一品诰命的人,难不成郡主说皇上也是看错了不成?”

最后一句话就是带着一些威胁了,毕竟如今郑文王还是没有和皇上撕破脸,倩文郡主还是不能够质疑皇上的。

只是显然倩文郡主因为自己的手中的把柄觉得很是得意,完完全全的将皇后的话给忽略掉了,而是笑着说道:“董氏到底有没有敬茶的事情萧大夫人自然是再清楚不过了,所以我们问一问萧大夫人就是了!”

看着倩文郡主笃定的样子,皇后更加的明白了倩文郡主一定是和萧大夫人之间有了什么约定了,皇后真的是恨死了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萧大夫人,但是到了现在了,还真的是有些骑虎难下的意思了,皇后知道一定不能够让萧大夫人说话,因为萧大夫人说出来的事情一定是不会对她们这一边有什么好处,但是萧大夫人毕竟是活生生的人,又是在大庭广众之下不能够威逼利诱,所以还真的是有些束手无措的滋味在里面!

倩文郡主看向这个时候还是一脸平静的婧娘,心中觉得很是愉悦,现在想让你平静这,早晚我让你惊慌无比!

倩文郡主笑盈盈的说道:“大夫人,你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萧二夫人却是立刻说道:“郡主真是会说笑呢,当时婧娘敬茶的时候我们都是在一旁看着,自然是看到了婧娘给大嫂敬茶了,我记得大嫂还很喜欢婧娘,不仅给了婧娘一直点翠的簪子,还有两只翡翠镯子呢,而是大嫂还说让婧娘一定要和家里面的每个人都好好相处,因为我们是一个整体,自然是每个人都好,萧家才能够好,若是有人不好了,萧家也不会好,是不是大嫂!”

这话带着浓浓的暗示在里面,她在告诉萧大夫人萧家是一个整体,平时暗地里面怎么折腾都可以,可是在外面的时候却是绝对不能够表现出来萧家不和这样的事情的。

比起来萧大夫人萧二夫人更加的明白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这样的道理,所以才会在萧大夫人开口之前说出来再这样一番话,尤其是最后几句,就是在暗示萧大夫人一定不能够说错了话。

只是,萧二夫人的话倒是没有了什么作用,萧大夫人早就已经是和倩文郡主商量好了,如今有这样的机会自然是不会错过,所以萧大夫人说道:“的确,当时董氏并没有给我敬茶!”

一句话,让场面更加的安静下来了,很多人都像是看傻瓜一样看着萧大夫人,这个萧大夫人一定是傻瓜吧,要不然怎么会说出来这样的话,就算是再怎么不满意这个庶子媳妇也是不能够说出来再这样的话的,毕竟倩文郡主可不是一个什么好东西,要是在很多进入了萧家,可想而知,以后萧家一定是鸡飞狗跳的!

婧娘低下头遮掩住了自己眼中的各种情绪,这一次是她失算了,原本她以为给萧大夫人找了事情做自然就会忽略了她,原来萧大夫人根本就没有忽略了她,只是暗地里面给她找麻烦而已!

皇后也是气得喘粗气,只觉得这个萧大夫人是越来越上不了台面了!

只是事情发展成为了这个样子,皇后还是要硬着头皮气解决的,今日过后恐怕是萧家真的是成为了京城的大笑话了,也不知道这个萧大夫人知不知道!

萧大夫人不知道吗?萧大夫人自然是知道的,只是她不怎么在乎而已,萧大夫人笃定这一次她从佛堂出来了之后萧国舅就不会再把她关进去了,而自萧家自己的两个儿子这一辈子也就那个样子了,萧家辉煌了也是不会到得到多少好东西,而她手中的那些东西已经是足够能够让自己的儿子们过好日子了,至于萧家到底会怎么样,萧大夫人根本就没有考虑在内,在她看来最为重要的就是她的两个儿子,而她能够让她的两个儿子过好,其次重要的自然就是她的娘家,而她也是一直都在贴补这自己的娘家!

萧夫人自己认为自己有恃无恐,可是却是忽略了萧家根本就是不能够拿她怎么样,在她出手开始诋毁萧家的时候,萧家就不会放过她了,至于她手中拥有的东西,她怎么她保管的很好,但是其中要是说交出来的话不过就是一瞬间的事情,就算是她不愿意也是不能够的,而很快,萧大夫人就是能够“享受”到这样的待遇了!

皇后脸上的神色基本上没有变,但是熟悉皇后的素锦已经知道了现在的皇后很是愤怒,也是忍耐过会儿的怒火只会变得越大,所以素锦默默的同情了一把皇后,很快又收起来自这样的同情,实在是萧大夫人这样的人不值得令人觉得同情!

皇后淡淡的说道:“大夫人好好的想想,是不是记错了呢!”

萧大夫人看着皇后忍耐的样子心中却是觉得痛快,毫不犹豫的说道:“娘娘再怎么问都是没有敬茶的。”一句话不仅仅说了婧娘没有敬茶的事情,甚至是还在暗指皇后这样说实在是威逼利诱!

倩文郡主得意的看了一眼婧娘,说道:“事实到底是怎么样子娘娘现在不就是清楚了吗?所以就算是董氏给顺平伯生了两个孩子的,可是也不算是顺平伯的妻子呢!这样说来我就是嫁给顺平伯也是没有什么的,娘娘和皇上可是都是答应了我呢!我现在已经选出来了郡马了,娘娘不会不同意吧!”

婧娘这个时候却是跪下了,说道:“娘娘容禀,的确,当初婧娘并没有给嫡母敬茶,而这其中也是有原因的!”

敬茶的事情的确是她的失误,可是她能够把这样的失误给挽回过来,要是再由着萧大夫人说下去的话,最终萧家就会成为了京城的笑柄,这是绝对不允许的。

皇后看向婧娘,眼中闪过一道亮光,说道:“你说说看。”

婧娘仍旧是跪着,说道:“当初四爷在碑廓镇是一名捕快,我和家人都不知道四爷的身份,只是认为四爷是一个普通的捕快而已,我到了要出嫁的年纪,父亲觉得四爷很是不错,就托人试探了一下四爷的意思,四爷倒是也同意,并且和父亲说了他的事情,并且说了他作为国舅家里面的孩子为什么会来到一个小小的碑廓镇当一名捕快。”

说到这里的时候婧娘特地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萧大夫人,在座的都是人精一样的人物,又怎么会不明白婧娘这样的一眼代表着什么意思,说白了就是嫡母容不下庶子,所以就只好到别的地方生存。

萧大夫人看着婧娘,恨不得将婧娘的嘴给撕烂了,不让婧娘说下去,可是这个时候已经有两个嬷嬷在她的身后了,她自然是不能够做些什么的,能够做的也就是死死的盯着婧娘而已。

婧娘却是一点都不害怕萧大夫人盯着她,说起来,她今儿就是想着坏了她的名声,她的名声坏了却是能够保住萧家的名声,还能够阻止倩文郡主的意图,这真的是一件很是划算的买卖呢!

婧娘低头冷酷一笑,没有敬茶是她的失误,但是这样的失误就真的是能够一下子把她给拍下去吗?这也是绝对不可能的,相反,她还能够接着这一次的事情彻底的把萧大夫人给打入尘埃之中,就是不知道萧大夫人能不能够承受的住了,说起来,她真的很是期待呢!

------题外话------

肥肥的一章有木有~大家晚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