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二章 嘴脸/重生之悠然田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婧娘看向萧煜,心中替萧煜觉得有些憋屈,现在看着这个大夫人完完全全就是色厉内荏的一个人,而萧煜当初就是被这样一个人被迫在碑廓镇憋屈的生活了两年。

而为什么会造成这样的事情呢?固然在萧大夫人的强势之下对于萧煜有些影响,可是若是当初萧家的人不至于这样冷漠,但凡是稍稍管一下萧煜府话,也不至于让萧煜收到了那样的委屈。

而当初就算是萧煜去碑廓镇也是萧大老爷说情的结果,而不是萧国舅主动支持萧煜而去这样做的,相反,萧国舅却是在萧荣的身上付出了那么多!

这样想着,婧娘心中充满了郁气,他们这样冷漠的对待萧煜,但是等着萧煜风光的回来的时候却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来要求萧煜为萧家付出,甚至是在他们刚刚过来的时候萧家的族老还想着拿捏萧煜,这样的事情,他们怎么能够做的出来的!

萧煜感受到了的婧娘的情绪,接着宽袖子的遮掩萧煜轻轻地握了一下婧娘的手就像是在安抚婧娘一样,这些年,他都已经习惯了,所以就算是继而看到了这些他也是没有什么感觉。

被萧煜的大手包裹着自己的手,婧娘心中觉得安心,本来不平的心绪也是慢慢的平静下来了,无论如何,现在她和萧煜过来的很好,过往的一切何必这样去追究呢?

萧国舅是什么人,观察入微,所以婧娘和萧煜之间的动作就算是其他的人没有发现,可是萧国舅还是发现了,心中叹了一口气,萧煜的事情上面,确实是萧家亏待了萧煜太多,而这和他当初的不作为有关,只是,那个时候他一心培养的实现萧荣,自然就是忽略了萧煜,现在看来却是萧煜更加的优秀。

谁能够想到当初的一个庶子居然会成长到这样的程度呢?

只是,现在想什么都是没有用了,毕竟事情已经发生了,而萧煜也是已经成长道路可以离开他的程度了,相反,很多事情都是需要他和萧煜商量着来呢,甚至是借萧煜一些力量。

萧国舅目光复杂的看了萧煜一眼,想着隔阂已经是有了,可是他却是可以慢慢的消除隔阂的,就比如这一次萧大夫人的事情。

萧国舅沉思了一会儿,萧大夫人是不能够死的,可是其实还有比死更加难过的事情呢!

萧国舅说道:“萧家一向都不是残忍的人家,就算是钱氏已经十恶不赦了,可是却是可以饶她一命的,我看不如把她送到庄子里面自生自灭吧!”

族中的大部分人都是要依靠着萧国舅生活的,就算是那些比较又能里的可是也是比不上萧国舅一家子的,所以萧国舅这样提出来了,自然就是

自生自灭这个词语却是很有深意的,送到庄子里面自然是会让人好好的看着的,而且,甚至是做更多事情,婧娘低下头,这样其实是对象萧大夫人最好的惩罚,毕竟死了就是一了百了,但是若是一直煎熬的活着的话却是对于萧大夫人最大的折磨。

可是,萧大夫人却是觉得松了一口气,因为她原本认为她已经死了,可是现在她却是能够活下来了,现在的萧大夫人认为只要活着就能够有机会东山再起,她还有娘家呢,这些年她对娘家一直很好,所以她现在有麻烦了,娘家也是一定会帮她的,在这一点上面萧大夫人这样超乎寻常的自信!

所以萧大夫人在被人压着离开的时候恶狠狠的瞪了婧娘和萧煜一眼,她认为这一切都是婧娘和萧煜造成的,要不然她不至于像现在这样狼狈,所以她想着等着她回来的时候一定要给萧煜和婧娘好看。

从萧煜的最后一眼,婧娘明白了一下事情,眼中带着怜悯,到现在了,萧大夫人还在想着娘家能够帮助她,只是可能吗?

其实今天钱家的人没有过来就是已经代表了钱家人的态度,或许萧大夫人也是已经明白了,可是萧大夫人并不想承认而已!

因为只要这样自欺欺人,她才能够活下去!

婧娘轻轻地呼出一口气,也不知道钱家的人是怎么教导女儿的,只是到底是钱家所有的女子都是这样还只是萧大夫人呢?无论如何,萧大夫人的一生其实也算是充满了悲剧。

而经过的大夫人的事情之后,尤其是萧家准备将大夫人的事情完完全全的说出来,当然不会说萧大夫人将帮着娘家的事情也是会说出来了,帮着娘家无可厚非,可是为了娘家而损坏婆家的话,这样的媳妇恐怕是哪一家人都是不想要的。

而钱家可是不仅仅一个萧大夫人,钱家的出嫁女有,那些出嫁女因为萧大夫人的事情恐怕是在婆家的日子是不会好过了,就算是她们没有做到那样过分,但是只要以前有这样的做法就是已经会留下来诟病了,而那些钱家没有出嫁的女子恐怕是以后不不好嫁人了!

从这一方面来说,其实钱家的损失真的是很大啊,而婧娘却是明白,恐怕是萧国舅对于钱家不仅仅只是这些惩罚,钱家一次两次的利用萧大夫人和萧家对着干,说起来真的是对萧家造成了很多的困恼,钱财那一方面还是小事,还有更多的事情甚至是牵扯到了萧家的未来,萧国舅心心念念的都是萧家的未来繁荣,所以又怎么轻易的饶了萧家呢!

而萧煜看了萧国舅一眼,淡淡的说道:“我看着钱家也是应该动一动了!”

萧国舅说道:“嗯,钱家的确是要动一动了,我们不用阴谋,用阳谋!”

阳谋,萧煜挑挑眉,是准备用御使来进行弹劾了?说起来,还真的是一个很是不错的主意呢!

坐在位子上面的萧荣眼神变得有些暗淡,因为他现在萧国舅和萧煜说的话自己要经过一段时间才能够明白,这就是自己和萧煜的差距吧!想一想还真的是有些令人难以接受呢!

只是萧荣也是明白现在不是失落的时候,自己应该学习的东西有很多,那么张祭酒好好的学习就是了,早晚有一天他能够撵上萧煜的!

萧荣说道:“那么祖父是准备用哪一个御使来弹劾钱家?”

萧国舅动动眉毛,说道:“哪一个都用!”御使是干什么的,鸡毛蒜皮的小事有时候到了他们的身上就是会变成非常大的事情,而这一次的事情就更加的大了,那些御使的狗鼻子恐怕是已经闻到了味道,不用他说就不会放过,而他自然也是会在里面做上一下手脚的,就比如引导着他们讲事情的过错放在钱家的身上,让他们弹劾钱家。

而借助这一次的事情不仅能够让钱家元气大伤,而是能够看清楚皇上的态度,看清楚皇上对于英王的态度,毕竟钱家可是站在英王的身后的,甚至是和郑文王有些联系呢!

萧国舅说的钱家的事情其实感兴趣的人不是很多,其实现在这些人更多的兴趣都是放在了萧大夫人贪墨的那些东西,虽然萧大夫人被流放庄子,萧大夫人手中贪墨的当初商姨娘的财物也是交出来了,现在商姨娘的这些东西又重新成为了萧家共同所有的财产,就算是萧国舅那一支得到肉,他们也是要喝汤的,而且要喝浓汤。

而这个时候的他们完完全全的忘了商姨娘的东西是和萧煜有关的,或者是就算是有人想到了但是因为想着能够得到更多一些东西,也是不会提醒的。

果然,沉默了一会儿,有一个族老说道:“钱氏贪墨的那些庄子和铺子如今倒是都吐出来了,我看着不如分一分吧,但凡是族中能够多得到一点庄子和铺子,也就能够让更多的人家过好的,还有更多的孩子们能够读书!老哥,你不知道啊,族中的有些孩子到现在也是顿顿吃不饱呢!”

萧国舅微微挑眉,这些族中的人还真的是已经腐烂了,难怪萧煜看不惯想着整治一下呢,的确是要好好的整治一下了,要不然由着这样发展下去的话萧家恐怕是真的是慢慢的走向覆灭的,而这绝对不是他想看到的事情。

萧家要长久繁荣下去,固然萧家的精英要有,客户底下的人算是根,根烂了,顶上的精英也会会跟着慢慢的枯萎的,大家族里面一向都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也会树倒猢狲散,萧家不能够在他的领导下走向不堪,那么就要开始对萧家的族人严格起来了,他们不能够没有条件的养着萧家的族人。

萧国舅慢慢的说道:“这件事情我已经是在考虑了,至于族中到底是什么情况我看着还是好好的看看再说吧,这件事情,萧荣你来做!”

萧荣没有想到这件事情会落在他的身上,站起来的时候脸上还是带着一些惊讶,但是很快就是接下来了,其实他是想着这件事情会是萧煜来做的,而现在到了他的手上,萧荣自然是很高兴的,高兴之余,萧荣开始想着到底是应该怎么去做了!

对于这件事情,萧二老爷倒是看的更加深一点了,萧国舅让萧荣插手族中的事情,其实在一定程度上面一定算是认可了萧荣了,所以可以看得出来自己的父亲还是更加的希望萧荣能够成为萧家的族长,但是自己的父亲交给萧荣的这件事情却不算是很好的事情,因为这件事情萧荣若是去做了就必然会得罪族中的人,萧二老爷想着回去之后一定要好好的提醒萧荣一下。

萧煜也是看出来了自己的祖父的意思,萧家的族长他从来都没有想想着要,以前不会,以后也不会,所以对于萧国舅的提议是真的一点感觉都没有的,但是萧煜想的更深的一点是这一次的事情其实也是想萧国舅对于萧荣的考验。

而坐在首位上的萧国舅看了萧煜一眼,看着萧煜无动于衷的样子心中有些失落,原本他以为萧煜起码还是会有些想法的,但是现在看来萧煜是真的一点都不想当萧家的族长!

同时,萧国舅又是松了一口气,毕竟萧荣有现在的成就离不开萧家,可是萧煜却是自己打拼出来的,所以以后让萧荣成为萧家的族长萧荣会为萧家考虑的更多一些吧。

这些暗涌族中的人能够看明白的不是很多,而看明白的人已经开始打算和萧荣交好关系了,大部分族中的人对于萧国舅不能够痛痛快快的给族中一些东西还是觉得很是不满意的,在他们看来萧家的财物那样多,为什么就不能够分给他们一些呢?这些东西也算是整个萧家的,他们为什么就不能够跟着沾光呢?

可是他们也是名表这些年他们都是有着萧国舅的庇佑才能够日子过得下去,自然是不敢得罪萧国舅,所以就算是心中很是不甘心,也是不得得罪的萧国舅,只能够笑着答应下来了,但是心思活络的人已经是开始想着怎么能够将萧荣糊弄过去然后他们能够得到更多的利益了。

萧国舅对于族中的人慢慢的忽略过去了,族中的人还是要管的,但是这一次的要管不是负责让他们吃饱喝足什么事情不干,而是要让他们对整个萧家能够有所贡献。

萧国舅看向萧煜,说道:“这些庄子和店铺都是你姨娘的,这里面的东西你想要什么,拿走吧。”这也算是他对萧煜的一点补偿了,对于萧煜来说微不足道,可是却是能够表明他的态度。

当初接受商家的这些东西就是答应了庇佑商姨娘,但是从某种方面来说,他们并不算是庇佑了商姨娘,甚至是对于商姨娘的孩子都是给忽略了。

婧娘低下头,嘴角露出来了讽刺的笑容,要不是现在萧煜有所成就了,萧国舅一定不会像想着给萧煜这样的补偿的,萧国舅这个人终究还是利益至上,就算是有一点对于萧家子孙的照顾也只会是出于萧家的子孙能够给萧家回报这一点上才会做出来照顾的事情的。

萧国舅这样的人,她只能够做到尊敬,可是却是做不到敬爱。

而萧国舅说了这样的话之后就与人站起来不满意的,一个族老说道:“的确这些东西都是商姨娘留下来的,可是这些年我们对于商姨娘的照顾已经还清了商姨娘了,这些东西自然是萧家的!”言外之意就是和小雨的关系不大了。

饶是萧煜一直都平静的很,但是听到留在和个人的话,再看看族中的人一脸赞同的嘴脸之后心中还是失望了一下,这些人还真的是令人觉得无比的讽刺啊!

萧煜讽刺的说道:“你们的庇佑可真的是好啊,我的姨娘已经病死了十多年了,而我也被送到了碑廓镇做五六年的捕快。”

那个人一下子被噎住了,张张嘴想要辩解,可是对上了萧煜似笑非笑的目光心中却是不由自主的一冷,想要说的话怎么都说不出口了。

萧煜却是非常平静的对萧国舅说道:“祖父,这些东西当初姨娘说是这萧家的,都是萧家共有的东西,我自然是现在不会单独要,可是以后却是要和大家一样的,至于这些东西的归属现在我也不会去决定,一切都听祖父的决定。”他手中拥有的东西足够养活婧娘和两个孩子,甚至就算是婧娘和两个孩子天天吃海参鲍鱼燕窝都是能够吃上两三百年的,所以又何必还去惦记大太太贪墨的这些东西呢?

而且大太太的管理能力并不算是很强,恐怕经过十几年的经营其实已经是千疮百孔了,甚至有些已经入不敷出了吧,这样的烂摊子他才不稀罕。

婧娘也是没有打算要这些东西的,可是却是说道:“好看着这些庄子铺子还是要好好的对一对才是。”依着大夫人的性格应该是给了娘家不少吧,钱家拥有这些东西是什么道理,自然是要吐出来才是!

显然婧娘这样一说众人也是明白了婧娘的意思,纷纷七嘴八舌的开始议论起来的这件事情。

见此婧娘微笑不语。

萧煜却是不想理会接下来的事情,就说道:“时候不早了,祖父,父亲,我和婧娘带着孩子们先回去了。”

萧大老爷眼中带着一些失落,其实他还想着今天能够和萧煜婧娘还有两个还是吃上一顿饭的,毕竟他已经很久没有好好的亲香亲香两个孩子了,只是现在萧大老爷也是知道萧煜的心情,儿子已经够苦了,自己又何必让他更苦呢?他帮不上什么忙,可是也是不愿意给自己的儿子添乱的!

婧娘看向萧大老爷,其实能够明白萧大老爷的心情,就拉拉萧煜的袖子,是以萧煜看萧大老爷。

萧煜立刻明白了婧娘的意思,说道:“父亲,不如这一次您去我的宅子那里看看吧,住上一两天。”

萧大老爷微微一愣,然后心中就是充满了期待,可是看样子还是怕给萧煜添麻烦,所以下意识的看向了萧国舅。

萧国舅说道:“这样也好,你收拾收拾过去看看吧,住上一两天也好。”现在能够让萧煜估计萧家的理由自己的大儿子应该是占很大的一部分原因了,虽然不想承认,可是却是不得不承认这就是一个事实,而这样的事实让他不想接受。

萧大老爷很是高兴,当即也不留在大堂里面了,而是和出去准备开始收拾东西,萧煜和婧娘从偏厅那里抱着孩子也是去了萧大老爷那里。

婧娘能够完完全全的掌握住新家之后就是收拾出来了一个风景优美的院子,并且按照萧大老爷的喜欢布置了,如今萧大老爷过来只是让人稍稍打扫一下就是能够入住了,说起来很是方便。

而打扫的事情在萧煜邀请萧大老爷过去居住的事情婧娘就是已经让人先回去吩咐收拾打扫了。

很快萧大老爷就是收拾好了东西出来,笑着对萧煜和婧娘说道:“好了,我们走吧。”

萧大老爷并没有收拾很多的东西,萧煜和婧娘见了也是没有说什么,两个都是想着伯爷府中什么都有,一定是不会委屈了萧大老爷的,而显然萧大老爷也是想到了这一点所以才会只是收拾的一点东西吧!甚至就连平常伺候他的通房丫鬟梅香都没有带着过来,最后还是婧娘让梅香跟着过来的。

很快婧娘一行人就是回到了家里面,这是萧大老爷第一次过来,自然是想着能够好好的参观一下伯爷府的。

婧娘就笑着说道:“父亲,儿媳回去吩咐一下让人准备一下饭菜,让梅香姑娘去帮着收拾一下父亲您居住的院子吧,然后相公陪着您看看这个院子的风景。”

萧大老爷从来都不是那种善于为难人的人,相反,一直以来萧大老爷的性格都是很温和的,听着婧娘这样说自然是不会反对婧娘的话的,笑呵呵的答应小赖的,还对婧娘说道:“你也别太累了!”

婧娘笑着答应下来了,然后带着两个孩子离开,不是不想让两个孩子跟着萧煜陪一陪萧大老爷,而是婧娘考虑到了两个孩子一上午都是精神头十足,现在也是有些累了,要是再不睡觉的话恐怕是过一会儿会哭闹,婧娘就想着给两个孩子吃些东西然后哄着两个孩纸睡觉,等着醒了之后再去陪着萧大老爷。

萧大老爷显然也是看出来的两个孩子有些困了,心疼孩子,自然也是不会想着让两个孩子跟着的。

萧大老爷和萧煜离开了,婧娘先是带着梅香去了萧大老爷的院子,笑着说道:“梅香姑娘,这是我们为诶父亲准备的院子,并不是很了解父亲的喜好,所以准备的可能不是很好,梅香姑娘帮忙看一看吧,要是有什么需要改动了说一下,我让人立刻改了。”

梅香服侍了萧大老爷已经五六年的时间了,这五六年里面她一直很是老实,这种老实不是天生木讷的老实,而是梅香把自己的定位很好,所以如今听到了婧娘这样说,梅香立刻笑着说道:“我看着四奶奶布置的很好,大老爷能够感受到四爷和四奶奶的孝心自然是处处满意的,不用改动,我在按照大老爷的习惯稍稍布置一下就是了。”

虽然说她是服侍大老爷的,在某种程度上面也算是婧娘和萧煜的“长辈”,可是梅香却是万万不敢去想这样的事情的,梅香很是明不白,她现在拥有的东西都是因为萧大老爷而拥有的,而现在明显的萧大老爷很是看中萧煜和婧娘,所以她又怎么回去拿乔呢?

就算是不处于这样的考虑,梅香知道她也是不能够对婧娘和萧煜怎么样的,两个人都不是那种容易拿捏的人,她不做什么不妥当的事情反而是更加容易得到婧娘和萧煜的好感,这样的好感其实是她现在最想要的,而不是什么掌控的权力。

这样的好感能够让她以后就算是无儿无女也能够过得很好,而说起啦,萧大老爷现在还是比较年轻的,说不定她还会有自己的安孩子呢?要是有了孩子,这个孩子以后最大的依仗也是小雨和婧娘,所以无论是出于哪一方面的考虑他都是不能够得罪的婧娘和萧煜的!

婧娘之所以会让梅香跟着过来一来是因为梅香一直伺候在萧大老爷的身边对于萧大老爷的喜好很是了解,能够让萧大老爷在他们在这里能够过的更加的自在一点,但是最为重要的一点要是梅香这个人不行的话她是无论如何都是不会让梅香过来的,就是以为知道梅香本事就是一个很是通透的人,所以才会想着让梅香过来的!

现在看来,自己的眼光果然还是错的,婧娘微微一笑,她觉得自己以后肯定是能够和梅香好好的相处的!

婧娘笑着说道:“那就麻烦梅香姑娘了,我先回去准备今天的午饭,梅香姑娘的午饭我会让人送到这院子里面来的,梅香姑娘想要吃什么和小丫鬟说一声让小丫鬟去厨房说了就是。”

她自然是不会挑剔的,有婧娘能够的吩咐自然是不会委屈了自己所以她又何必多此一举呢?所以梅香笑着说道:“什么都好,厨房里面的婶子知道的菜肯定是比我多的,我就不班门弄斧了!”

见此,婧娘也就不再多说什么,笑了一下,就带着身边的人离开了!

回到了自己的院子里面,婧娘知道了两个孩子已经是睡着了,就问道:“可是吃了东西才睡的?”

赖家的笑着说道:“因为郎君和姐儿已经是很困了,就没有给郎君和姐儿喂其他的东西,而是让郎君和姐儿喝了奶睡着的,这样等着郎君和姐儿醒过来的时候吃上一些粥活着是蛋羹就好了!”

婧娘点点头,说道:“嗯,让厨房准备的就好。”

说完了这些之后婧娘才问起来了午饭的事情,婧娘问画春:“厨房那里可是已经开始猪呢比午饭了!”之所以婧娘不担心这个问题,就是因为婧娘知道这样的事情画春是一定会安排妥帖的,自己只要问一问就好了,就算是其中有什么不妥帖的地方也一定都是一点小事,自己只要稍稍的调整一下就是已经产不多了!

果然,画春笑着说道:“已经是让出来开始做了,是八菜两汤,其中有一半都是大老爷喜欢吃的!”

婧娘很是满意,笑着说道:“你做事我放心,就这样安排吧,嗯,下午的时候父亲和四爷都是没有什么事情的,准备一壶上好的金华酒吧!”

说起来萧煜和大老爷都不算是多么喜欢喝酒的人,可是婧娘更加相信的是这个时候父子两个人其实是会想着能够喝上一杯的吧!

画春笑着说道:“奴婢这就去酒窖里面准备去,奶奶可是还有其他的吩咐?”

婧娘说道:“暂时就这样准备着吧!”

午饭的时候萧大老爷看着桌子上面准备的东西一多半都是他喜欢吃的脸上还是笑呵呵的,但是婧娘却是发现了萧大老爷多喝了两杯酒,说话也是多起来了。

这就是说明了萧大老爷很是高兴吧,就算是萧大老爷是很内敛的表现出来了这样的高兴,但是终归还是能够说明萧大老爷是很高兴的。

萧大老爷喝的有些多,最终是萧煜扶着萧大老爷去了萧大老爷在伯爷府居住的院子。

在萧大老爷安寝的屋子里面,萧煜整理好了萧大老爷的被子准备离开的时候,却是听到了萧大老爷说道:“亲家很是会教养女孩儿,你的媳妇很是不错,以后莫要辜负了人家,她是我们萧家上了族谱的媳妇,别人替代不了。”

萧煜离开的脚步微微一顿,心中不由自主的愉悦起来了,说起来,就算是自己的心中知道自己的父亲一定很是喜欢婧娘,但是知道和现在自己的父亲表达出来到底还是不一样的!

萧煜回过头来笑着说道:“父亲,我知道了,我一定不会辜负了她的!”

萧大老爷点点头,然后就说道:“快点回去陪陪她吧,我这里没有什么事情了!”

就算是第一次来到自己的儿子这个家里面,可是萧大老爷却是觉得很是放松,甚至是要比在萧家里面还要令人觉得放松,感受着这样的放松,其实让萧大老爷的心中有些复杂的,但是他一向不是那种愿意多想的人,很快就不在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闭上眼睛不一会儿就是睡着了。

梅香在萧煜离开了之后走进了萧大老爷休息的屋子,看了一眼萧大老爷,看着一切妥帖然后才慢慢的走出来。

出来的之后梅香也是没有休息的,而是将从下架那里带过来的针线篓子拿出来了开始做起来的展现,她现在做的一个铁灰色的荷包,上面绣着的是墨绿色的松柏,一看就是给萧大老爷做的东西,的确,这就是给萧大老爷做的荷包。

以前当丫鬟的时候中午哪里会有睡觉的时间呢?如今成为了通房倒是不用做太多的事情,也会有小丫鬟伺候着她,她自然也是有了午睡的时间了,只是中午不午睡已经是成为了她的习惯了,现在就算是想改也是改不过来了,中午躺在床上浑身难受,倒是不如做点针线活一类的事情。

只是继而梅香做针线活的时候心中却是怎么都难以平静下来,她想起来了自己中午中的东西,三菜一汤,虽然很少,可是样样精致,这是她以前在萧家的时候享受不到的。而不仅仅只是这些,以前在萧家的时候萧家上下其实都不算事把她放在眼中,而现在在这里那些小丫鬟们对她却是恭恭敬敬的,这样的尊敬是她第一次如此清晰的感受到,所以这里对于她来说实在是是一个再好不过的地方了。

想着想着,梅香放下了自己手中的针线,她在想要是以后萧大老爷能够永远生活在这里该有多好啊,因为这样的话她也就能够一直生活在这里很是美好的地方了!

可是很快梅香就阻止自己这样想下去了,这些年她看到了因为受宠或者是什么原因而慢慢的张狂起来或者是心慢慢的变大的姨娘最终就是因为越来越贪婪最终落得被破席子包裹着送去乱葬岗的事情还少么?不好,相反,就算是毕竟清净的萧家都是有很多这样的事情发生的,而最近的一个不就刚刚被送到庄子里面的大夫人么?

她这样的身份若是一旦心膨胀了,离着落得万丈深渊的下场也就不远了,这可不是她想要面对的!所以还是守住的本心才好。

要是能够跟着萧大老爷来这里是她的福气,可是要是没有这样的机会的话也是绝对不能够怨恨的!

这样想着梅香慢慢的平静下来了,然后又能够低着头做针线了。

与萧煜和婧娘这里的平静不同,其实,今年的萧家的大多数的人都是不怎么平静的,处理完了萧大夫人的事情之后萧国舅把自己的关进了屋子里面想着接下来应该做些什么事情,想着如何能让皇上出手整治钱家,而这个时候,萧管家却是过来说钱家的人过来了,钱家的大老爷和二老爷,也就是大夫人的大哥和二哥,要求见萧国舅。

这个时候过来一定不是为了替萧大夫人说情,那么就是为了能够保住钱家了,萧国舅却是说道:“就说有事情,不见,要是他们愿意等的话就让他们等着吧!”

在他这里是没有可以和钱家讲和的理由的,所以没有见钱家人的必要,秦家的人嘴脸太难看,他看了了之后会恶心到自己的,所以没有必要委屈了自己才是!

萧管家已经是猜测到了萧国舅的意思,自然是没有多说什么就按照萧国舅的意思出去回话了,萧国舅则是继续在自己的书房里面写写画画,想着接下来萧家到底是应该做些什么事情才好。

此时的萧二老爷和萧荣也是在书房里面。

萧二老爷看着自己的儿子,明白自己的儿子要比那个时候的他要有出息,自己的儿子毕竟自有出息萧二老爷从来都没有心里面不自在过,相反他因为自己有这样的一个儿子觉得很是自豪,而如今,自己的儿子可能会成为未来萧家的族长,这更是他引以为豪的事情。

萧二老爷说道:“父亲这一次让你去插手族中的事情其实就是想着以后让你接手族中的,所以你一定要做好的这件事情,不要让你的祖父失望才是。”

萧荣也是想明白了一些事情,能够成为萧家的族长领着萧家继续更加辉煌下去对于萧荣来说是一件让他觉得很是荣耀的事情,所以萧荣到现在还是觉得很是兴奋,听到自己的父亲这样说,自然是毫不犹豫的说道:“父亲放心,我一定不会辜负了祖父的期望的!”

萧二老爷点点头,信任的说道:“这一点上面我自然是放心,可是还有一件事情你要好好的想想,这一次的事情其实是是一件得罪族中的事情,父亲的意思是想着整治族中,那么你就要把族中的事情据实相告,这样的话其实族中的很多人都是会不满意的,我看着你不能够就这样傻乎乎的去做,不如和萧煜一起吧,甚至是让萧煜在前面,你只要把最终的结果和你祖父说了,想必你祖父不会过于关注,最终仍然会重视你的能力。”

萧二老爷想的很厚,就是让萧煜去做得罪族中的事情,可是最终的功劳还是算萧荣的身上,这样既能够不能得罪了族中的人,而且还会让萧国舅满意萧荣做事的能力。

只是萧荣现在正是年轻气盛的时候,又怎么愿意做这样的事情呢?在萧荣看来甚至是想一想这样的事情都是会觉得很是耻辱!

萧荣立刻说道:“父亲,四弟会看不出来吗?还有祖父真的是容易被糊弄的人吗?父亲,我要是这样做的话最终一定会弄巧成拙的!”对于萧荣来说,这件事情就算是最终能够成功,他也是不会去这样做的,一定不会去这样做,因为他会良心上面过不去。

萧二老爷微微一顿,这样的道理他能够明白,其实他是想着让萧煜帮忙隐瞒的,依着萧煜的本事一定能够成功的隐瞒的,萧二老爷觉得既然萧煜并不想当萧家的族长,所以这样做又有什么关系呢?

只是自己儿子的话却是让萧二老爷不得不承认,萧煜一定是不会有这样的好心的!

沉吟了一下,萧二老爷说道:“就算是这样还是要想一个办法绝对不能够得罪了族中的人才是,我觉得还是萧煜那里最好。”

萧荣心中有些失望,自己的父亲居然会这样做,这样推卸责任,萧荣低下头:“父亲,想要得到一些什么就要失去一些什么,我已经是有了想法了,就不劳父亲担心了,父亲,我一定会处理好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