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六章 丧心/重生之悠然田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再一次醒过来的婧娘觉得脑子昏昏沉沉的,下意识的想要动一动手,却是发现自己根本就动不了手,而且能够感受到手上似乎是被什么绳子给绑住了。

想起来昏迷之前的那一幕,婧娘知道了自己应该是被绑架了,而绑架的人不想多想就是徐文旭和倩文郡主。

婧娘在想萧煜应该很快就知道了她被绑的消息了吧,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带着人找到这里,那么,关键还是要他自己自救了!

现在她只能够无比的庆幸因为一开始的时候就是对于这样的情况有所预料,所以准备的也算是比较的充分,就比如现在她身上的簪子之类的东西没有了,可是在隐蔽的地方还是藏着一把异常精致小巧的匕首,只是想现在自己被绑着手和脚不太容易拿出来,可是慢慢的来总归还是能够拿出来的!

婧娘开始缓慢而又艰难的动作起来了,与此同时,知道婧娘被绑的萧煜已经是快要崩溃了!

萧煜在想他怎么就心那么大明明知道倩文郡主和徐文旭意图不轨还是让婧娘去了红螺寺呢?当时他就应该阻止才是,就算是不阻止也是应该陪着婧娘而不是在家里面等着准备到了时候再去接婧娘回来。

萧煜发现自己根本就冷静不下来,平时就算是遇到了比这就更加棘手的时候他都能够脸色不变的将其处理了,可是涉及到婧娘的事情萧煜发现自己根本就冷静不下来!

萧煜来回走了好多步,一直等着董书凯过来的事情下冷静下来了,只是看向董书凯的目光中带着冷意!

萧煜说道:“不是说今天去上香的就只有两个人吗?怎么还会加上一个于夫人?”

听到萧煜这样一说,董书凯愣住了,说道:“什么于夫人?”董书凯微眯眼睛,昨天林氏和他说要和婧娘去上香的时候他还特地问了林氏有几个人一起过去,林氏说就她和婧娘,现在看来,应该是林氏欺骗了她,董书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心中有些失望又有些伤心,林氏在京城生活了两年之后终究还是变了!

萧煜瞪眼:“你不知道?”

董书凯说道:“不知道,这个于夫人丈夫是叫于清明,在礼部是个小小的从事,今年年初的时候搬过来的,然后就和内子交好,我查过这个于清明的底细,家中有父母还有一个哥哥,哥哥做一点小生意,他靠山了进士之后就在京城为官,原本是租住的一个地方的,后来大概是家里面的哥哥送过来的银两,就在我居住的那个巷子里买了一个一进的宅子,现在看来,这个于清明应该是隐瞒了自己的身份!”

萧煜说道:“我已经让人去查了,还有也让人跟着徐文旭了,我想绑走婧娘的主意是倩文郡主出的,可是去做的人应该是徐文旭!”

和董书凯说了几句话之后萧煜已经是冷静下来了,大脑也是恢复了转动,所以到时也是能够开始思考问题了。

董书凯说道:“现在我们去红螺寺,想必内子和于夫人还在红螺寺中,内子,应该还不知道阿婧被绑走的事情!”

这一次等着看着婧娘平安的之后董书凯决定将林氏送回碑廓镇,要不然的话林氏恐怕是仍然会执迷不悟!他们夫妻一直以来相处的就很是融洽,但是他没有想到有一天他居然会做出来这样的决定,其实林氏早就应该回去了,毕竟不能够让二弟妹一个人照顾父母亲才是。

这样想着董书凯坚定了自己心中的想法。

萧煜说道:“我们过去不行,我给婧娘身边加派的人手很多,可是却是能够在红螺寺被悄无声息的解决掉,就说明红螺寺早就已经被人给控制住了,有这样本事的人不会事情倩文郡主,应该是英王或者是郑文王世子。”

所以这一次其实是他们大意了,他们没有想到英王或者是郑文王世子会插手这件事情,所以最终也就导致了婧娘被绑走。

董书凯显然也是明白了其中关键,点点头说道:“我们还是分头行动吧,想必徐文旭会快点去找阿婧的,你等着知道了徐文旭的下落之后立刻过去,而我去红螺寺,就算是红螺寺被郑文王世子或者是英王控制住了,可是他们也是不敢明目张胆的对我怎么样的,我只是过去把内子接出来,然后顺便控制住于夫人。”

萧煜想了一下,说道:“这样也好,我和五城兵马司的人熟悉,你到时候拿着帖子去找五城兵马司的顾大人,然互寻找个名头搜查红螺寺,要是红螺寺的背后之人是郑文王世子的话我们就能够做些说法了!”

让婧娘受了委屈,萧煜又怎么会打算善罢甘休呢?

董书凯也是明白了萧煜的意思,微眯眼睛,说道:“好”既然被人家欺负了,自然是要加倍的欺负过去才是。

董书凯拿着萧煜的帖子离开了,萧煜仍然在家里面焦急的等待消息,这个时候萧福进来说道:“四爷,已经有徐文旭的消息了,我们的人不敢都跟着过去,所以只是有两个人跟着,只有等着那个人回话我们才能够知道奶奶被藏在了哪个地方。”

萧煜心中很是焦急,说道:“在什么地方,那个人在什么地方发现的徐文旭,我现在就过去!”

萧福知道现在萧煜的心情,也就不阻拦,说了一个地方,当即萧煜就带着自己可以信任的人离开。

此时,婧娘被绑的消息在京城知再道的人根本就不多,萧煜为了婧娘的名誉考虑也是根本就没有打算传出去了,甚至就算是自己的祖父,萧煜也是准备将婧娘救出来之后再去说明情况。

而此时的婧娘已经是艰难的将藏在自己身上的一把小匕首取出来了,正在慢慢的磨着绑在自己受伤的绳子,每磨一下婧娘都能够感受到剧烈的疼痛,自己的皮肤一直保养的很是娇嫩,被这样粗糙的绳子绑着本来一动不动都是已经磨去一层皮了,现在没动一下就是火烧一般的疼痛,可是就算是这样婧娘也是没有打算放弃了,若是手一直都活动不了的话,会让婧娘自己觉得没有什么安全感。

只是,绑着自己的手的绳子很粗又是缠了好几道,所以婧娘弄起来还真的是困难无比。

只是,就算是这样婧娘也是没有打算放弃的,毕竟要是自己放弃了的话在萧煜过来之前可是没有人会救她呢!

说起来,现在的婧娘在知道的自己的处境之后并没有觉得很是惊慌,相反,婧娘知道萧煜一直派人盯着徐文旭,所以徐文旭一旦有什么动静的话萧煜一定能够很快就知道了,也就是因为这一点,婧娘虽然现在心砰砰乱跳,可是到底还是能够镇定下来。

等着婧娘将手中的绳子磨断了的一半之后,听到外面传来了有人说话的动静,婧娘手中的动作一顿,然后不动声色的将手中的匕首藏起来了。

这个时候因为已经是磨断了一半的绳子,其实,婧娘的手活动起来已经是容易了很多。

婧娘一脸平静的看着过来的人,果然,是徐文旭。

这个时候的徐文旭穿着一身宝蓝色的衣裳,带着一块一看就价值不菲的羊脂玉佩,婧娘不禁感叹有些人其实也是能够用不正当的方式让自己的过得很好的,只是这样的好真的是正确的吗?

婧娘抬起头来认真的看着徐文旭,这样的眼中带着一下疯狂,让婧娘的心中慢慢的浮起来了警惕,她现在要做的事情应该是尽量的拖延时间然后等待着萧煜的过来。

徐文旭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说道:“好久毕竟,婧娘。”

“嗯。”婧娘低下了头,微不可查的答应一声。

徐文旭没有在意婧娘的反应,接着说道:“我说,你看到我就不觉得愧疚么?当初要不是你们董家,我现在可是不至于这样狼狈呢!”

婧娘抬起头来平静的看着徐文旭,这个人的心理已经是完全的扭曲了吧,要不然怎么会说出来这样不要脸的话呢?

婧娘淡淡的说道:“董家,从来都不欠你的,你现在这样也不过是心思不正得来的。”

徐文旭的脸扭曲了一下:“我怎么心思不正了,我明明有才华,可是那个董家江却是狗眼看人低,不断的打压与我,甚至最终还让我失去了秀才的名头,你说,这些不是你们董家欠我的吗?还有你,明明知道我要娶你,你为什么不嫁给我!”

婧娘被徐文旭的理所当然气笑了,说道:“好没有道理的话,难不成你想要什么什么就要乖乖的给你不成,你要相当皇上,难不成你去和皇上说了皇上就会同意了?徐文旭,你不想太理所当然好不好!”

这话却是让徐文旭疯狂起来了,走到了婧娘的身边:“难道不是么?要不是你们董家我至于现在迎娶一个宦官的女儿成为天下人的笑柄吗?我告诉你,这一切都是因为董家,还有你,我现在不能够让董家怎么样,可是今天你确实落在了我的手中了!”

听了这话让婧娘心中微微一凛,心中愈发的警惕起来了,婧娘看向徐文旭:“你若是脚踏实地而不是心思不正走歪门邪道的话就凭着你是我爹爹的外甥爹爹也是不会不管不顾你的,这一切都是自己自己造成的,难道你不知道的么?”

话不投机半句多,现在婧娘对上徐文旭就是这样的感觉,说起来要不是自己想着需要拖延时间的话,婧娘还真的是不愿意在这里和徐文旭说话的,只是现在婧娘还是要去忍受徐文旭!

徐文旭冷笑一声:“你们董家难不成就一直堂堂正正的不成?就说你,当初看不上我的愿意不就是因为我是地里刨食的父母生出来的,你会嫁给萧煜不也就是看中的萧煜的家世,所以你现在何必虚伪的和我说这些话呢?”

真是龌龊的人心中想着的事情也都是龌龊的事情,婧娘突然之间觉得徐文旭这个人还真的是有些悲哀,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养成了他现在这样偏执又及其自私的性子。

婧娘说道:“是啊,你当初想着娶我的原因不也就是看中了我的爹爹能够给你助力吗?而要是有一天我的爹爹对你来说没有用了,我不也就是成为了你的累赘吗?”

这徐文旭还真的是对自己还对比人用的不是一样的原则呢!

徐文旭疯狂的说道:“不是的,我承认的确一开始的时候我是有这样的想法,正所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所以这样想有什么不对吗?可是我现在已经想着要是董家江能够一直帮助我的话我就能够让你一直当我的妻子,甚至我会允许你生下孩子,这样我对你就已经足够好了,难道你感受不到吗?”

婧娘冷笑一声:“难不成我还要谢谢你这样宽容不成?你说了,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你为你自己着想所以有这样龌龊的心思,我为了我自己的着想自己也是不愿意嫁给你,我这样又有这样不对吗?你一直说是董家欠了你的,可是董家又怎么欠了你的,只不过董家不能够给你想要的所以你才会说董家欠了你的,像你这样的人,已经是自私自利到极致了想必就算是和你说这样的道理你也是不明白的吧!”

婧娘说的话让徐文旭红了眼,竟然直接不管不顾的走上前给了婧娘一巴掌。

感受着脸上火辣辣的疼痛,婧娘低下了头,其实自己是没有想着激怒徐文旭的,可是一时听到了徐文旭那些理所当然的无耻的话语婧娘还是有些忍不住。

发泄了一下之后的徐文旭似乎也是冷静下来了,看向婧娘说道:“你今儿就算是再怎么伶牙俐齿也是没有用了,我们既然把你送到了这里就是没有打算让你活着回去,所以你现在先嚣张着吧,过会儿你承受的东西可不仅仅是这些呢!”

婧娘脸上的神色依旧冷静,真的是今儿自己就没有活路了么?婧娘想着放在自己看到的那角落中突然出现的一片小小的衣角,刚才那里可是没有这一片衣角的!

所以很快萧煜就要过来了,这样的认识让婧娘的心中稍稍轻松了一下。

这个时候倩文郡主进来的,看着婧娘娇笑道:“什么时候我们的顺平伯夫人也会有这样狼狈的时候呢?哦,对了,过一会儿我们的顺平伯夫人恐怕是会更加的狼狈呢?我先过来给你提个醒,免得过会儿你会承受不住。”

倩文郡主得意洋洋的笑脸倒是在婧娘的意料之中,徐文旭的那一巴掌一点都没有节省力气,所以现在婧娘的脸上还是火辣辣的疼痛,可是婧娘却是将这疼痛给忽略了,淡淡的看着倩文郡主,说道:“这一切都是拜郡主所赐。”

听着婧娘这样说,倩文郡主也不怎么在意,在倩文郡主看来,今儿婧娘是无论如何逃不过了,所以就算是婧娘再怎么能说又怎么样呢?所以现在倩文郡主很是能够“善解人意”的“体谅”婧娘,甚至是倩文郡主心中还有着一些优越感,大方的不和一个死人,还有一个即将要悲惨的死去的死人计较!

倩文郡主笑眯眯的说道:“这样的待遇一般人我还不会给她呢!所以你应该感谢我才是。”

看着一脸得意洋洋的倩文郡主,婧娘却是心思一动,现在的倩文郡主应该是很是高兴的事情,而是也是认为今儿的事情万无一失,所以是不是自己能够通过倩文郡主知道一些事情呢?

“我有些事情想不明白,郡主可不可以让我当一个明白鬼呢?”婧娘淡淡的说道,脸上带着平静的神色,还是先现在无论是还在得意洋洋的倩文郡主还是已经不怎么理智的徐文旭都是没有看出来婧娘竟然自始至终一点都没有害怕。

大概是重生以来倩文郡主第一次在婧娘的深航找到优越感的原因吧,又或者是倩文郡主对于婧娘的印象依旧是上一世那个唯唯诺诺的小丫鬟,所以现在的倩文郡主真的是没有把婧娘放在眼中。

所以倩文郡主大方的说道:“本郡主一向慈悲,看在你就要痛苦的死去的份上,你问吧,我也让你死的明白。”

婧娘笑道:“那就多谢郡主了,第一个问题,郡主为什么能够在红螺寺那里轻易的将我劫走?”红螺寺被劫的时候是在太为轻易了,几乎是婧娘身边的人都是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就是已经被劫走了,现在想一想婧娘还是觉得太过于顺利了,唯一能够接受这样顺利的原因就是他们已经是将红螺寺完完全全的控制住了,而倩文郡主没有这样的本事,只能够说明背后另有其人的,这个人婧娘想应该不是英王就是郑文王世子了,只是婧娘不能够确定到底是哪个人,所以想着找倩文郡主确认一下而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