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六章 开始/重生之悠然田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静荣郡主离开之后,薛二奶奶有些奇怪的问婧娘:“静荣郡主怎么过来了?”

对于静荣郡主过来的目的薛二奶奶还是没有看明白,要说和亲的事情应该不是的,有些事情其他的人不知道,可是薛家还是知道的,就比如这一次和亲的人选虽然是有两个,一个是倩文郡主一个是静荣郡主,但是板上钉钉的,去和亲的人一定会是倩文郡主,说白了静荣郡主不过就是陪太子读书而已,而且,就算是静荣郡主有选中的可能,但是这不是婧娘能够改变的。

婧娘淡淡一笑,说道:“静荣郡主恐怕是也是一个聪明人呢!”刚才她和静荣郡主说了几句话,只是几句话静荣郡主就是讲自己的意思说明白了,他们安阳王府想着和萧家交好,她是过来试探的人,想要弄清楚萧家的态度。

婧娘不能够代表萧家,所以回答的也是模糊,可是静荣郡主得到了婧娘这样一个答案就果断的不再多说什么告辞离开,因为她听得出来婧娘话中的意思,安阳王府和萧家自然是有结盟的可能,但是婧娘不能够做主,没有一口回绝对于静荣郡主来说就是一个很好的消息了,所以静荣郡主也就不再纠缠下去。

婧娘想萧家从来都是没有和安阳王交恶的意思,说起来当初的事情也是因为萧二爷主动挑衅,所以本着多一个朋友就少一个敌人的想法,萧家是不会拒绝安阳王的示好的。

另一方面,婧娘想要是当初受到伤害的是萧煜或者是萧荣的事情就不会这样简单了,恐怕就是萧家和安阳王府从此势不两立了,毕竟毁了萧煜或者是萧荣就是想相当于毁了萧家的以后啊!

薛二奶奶还是有些不懂婧娘的意思,可是也是没有多问,而是笑着说道:“说起来静荣郡主今年也是已经十七岁了,虽然说皇家的公主郡主们都是成亲的晚,但是也是到了说亲的时候了。”

这一点倒是真的,皇家的公主和郡主们一般都是十八岁成亲,所以静荣郡主也是到了说亲的时候了。

婧娘笑着说道:“这一次东瀛使者离开之后应该就会开始了吧!”现在东瀛使者还在这里,若是静荣郡主就开始说亲的话不就是不将东瀛的使者看在眼中,就算是安阳王再怎么混不吝也是不会做出来这样的事情的,要是安阳王真的做出来这样的事情的话,就不是混不吝了,而是脑子坏掉了。

想一想可不就是这个道理,薛二奶奶笑起来了:“说起来,静荣郡主也是进程中贵女里面的贵女了,也不知道哪家小子有福气呢!”

通过刚才的接触婧娘也很是赞同薛二奶奶的话,谁能娶到静荣郡主绝对是他的福气,不是静荣郡主的身份,而是静荣郡主的聪明明理。

上一世静荣郡主嫁给了谁呢?这些婧娘没有怎么在意过,自然是现在也就不怎么清楚了,不过,不清楚倒是也没有什么。

婧娘说道:“我们等着看看就是了。”

薛二奶奶却是已经开始分析起来了京城没有娶亲的那些青年才俊了。

京城的女眷们平时虽然消遣的事情比较多,可是这样的八卦还是很感兴趣的,就比如现在就算是婧娘不怎么说话,薛二奶奶自己一个人仍然是分析的兴致勃勃的。

一下午的时间婧娘就是和薛二奶奶皇后的宫殿中的偏殿说话,一直等到了举行晚宴的地方两个人才分开。

婧娘到了自己的座位那里的时候发现了萧国舅带着萧大老爷,萧二老爷萧二夫人,还有就是萧荣和萧煜了,看到了萧煜婧娘觉得很是惊讶,原本婧娘以为今天萧煜是不会过来了,如今看着萧煜,婧娘心中觉得很是欣喜。

只是就算是这样,婧娘还是按捺住了心中的惊喜,恭敬的给萧国舅等人请安。

萧国舅倒是主动的和婧娘说了几句话:“皇后娘娘的身子可是还好?”虽然京城和皇后互通消息,但是萧国舅其实已经好久没有面对面的和皇后说过话了。

婧娘有些惊讶萧国舅会和自己说话,但是面上不显,而是恭敬的说道:“娘娘凤体安康,祖父不必担忧。”

“嗯,很好,做到茂修身边吧!”萧国舅点点头。

婧娘应下然后坐在了萧煜的身边,两个人虽然没有说话,但是垂下来袖子之后萧煜就悄悄的握住了婧娘的手。

虽然只是简单的和萧国舅说了几句无关紧要的话,但是在这样的场合上面就包含着很多的含义了,起码萧国舅这样做就是在和京城中国的其他权贵们说他很是看重这个孙媳。

也就是因为这个原因,萧二夫人的心中有些不是滋味,就算是知道萧煜不想当萧家的族长,但是她也是不愿意看到婧娘和萧煜得到萧国舅的看重的。

只是知道自己做了很多蠢事的萧二夫人如今已经能够不将嫉妒表现出来了,就比如婧娘坐下来滞后性萧二夫人还很是关注婧娘,亲自给婧娘倒了一杯热茶,说道:“到了晚上了外面有些冷,喝点热茶暖暖身子。”

这样的场合当中婧娘自然是不会拂了萧二夫人的面子,笑着和萧二夫人道谢:“多谢二婶关心。”一副相处融洽的样子。

私底下无论怎么样现在两个人之间这样和睦以后被人说起来也是不能够诟病的,萧二夫人很是喜欢锦囊的配合。

婧娘将萧二夫人倒的热茶喝完,说起来真的是觉得浑身上下暖和了不少,虽然已经到了春天,说起来晚上还整是有些凉意的。

现在还没到晚宴开始的时候,萧煜也是没有去和别人说话的意思,婧娘就和萧煜说话儿。

婧娘笑着说道:“你怎么过来了,我还以为你不会过来了呢!”

借着宽大的袖子的遮掩,萧煜轻轻地捏了一下婧娘的手指,然后就一个个的把玩着,说道:“有些事情要过来处理,而且今儿这样的场合我不出来也不合适,你有没有想我?”

这样正式的场合说出来这样轻佻的话,婧娘脸颊染上了醴艳的颜色,可是还是说道:“想。”

萧煜笑起来了,一瞬间竟然让婧娘觉得春风拂面,很是舒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