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三章 匆匆/重生之悠然田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日子就在不知不觉的过着,转眼就到了三月份,国丧过去了,随着国丧结束了之后,春闱开始了。

毕竟是新皇登基之后的第一次春闱,自然是备受关注,尤其是宫中还传出来了消息,说是皇上将从春闱中的进士选取三人管理准备筹建的书院。

自然,很多人都明白要是没有什么意外的话这书院的院长就应该是董举人的,但是毕竟还有两个人,要知道桃李满天下这对于读书人来说可是梦寐以求的事情,所以自然也是想着能够占据一席之位的。

抛开书院的事情,有野心的人自然是想着金榜题名,进朝为官。要知道新皇登基,自然是要培养自己的手下,那么,从春闱里面选择进士就是最为合适不过了。

婧娘因为董举人要去参加春闱考试,所以也是放在心上的,虽然说关心着,但是应该她去做的事情却并不是很多,毕竟这些事情都是有人去做的。

自己的母亲和父亲恩恩爱爱的了一辈子,自然也是那个最为清楚董举人生活习性的人,所以准备的事情秦氏来做最好不过了,婧娘也不过就是回家问问而已。

三月十六,董举人进入考场开始,而在这一天,林氏发作开始生产,原本秦氏还在担心自己的丈夫进入考场考试的事情,想着董举人毕竟上了年纪,也不知道能不能够坚持下来,但是现在因为自己的儿媳妇生产,也就是不再关心自己的丈夫了。

婧娘听到消息之后想了一下还是过来了,虽然说自己其实是不用过来的。

年后林大人升官为京兆尹,来到了京城,林夫人自然也是跟着过来了,知道自己的女儿犯了左性的事情,当即就是来到了董家劝说。

毕竟是亲生母女,所以自己母亲的话林氏总算是听进去了,然后也是彻彻底底的明白了自己的荒唐,什么高人一等,说白了也不过就是她自以为是而已,只是细心想想,林氏也是知道了以后自己应该在董家怎么生活,其实,不用刻意的小心翼翼,可是也不应该在内心深处有着高人一等的优越感。

这样一来,林氏总算是明白了很多事情,因此倒是董家开始慢慢的和睦起来了,秦氏看着自己的大儿媳总算是想明白了,心中也是松了一口气。

婧娘过来不是因为林氏,说起来,因为有隔阂在,就算是随着林氏的清醒她和林氏的关系也是慢慢的缓和了,但是到底是回不到以前了,婧娘过来是因为如今霍吉文也是要生产,家里面的事情都是自己的母亲管着的,又加上自己的父亲考试,婧娘就担心自己的母亲过来操劳,所以特地过来了。

婧娘过去的时候秦氏就在林氏的院子里面,霍吉文也是大着肚子等在那里。

婧娘就问道:“娘亲,怎么样了?”

秦氏说道:“一切都顺利,你放心吧。”毕竟是生过一胎了,虽然说中途有些想不开然后对孩子有些伤害,但是后来想明白的,然后也就能够坦然对待了。

听了这话婧娘就不再多问什么,有人送过来一把椅子,婧娘坐了下去,看着那些人忙忙碌碌的,都是一切也井然有序。

事实证明这一胎林氏还是很顺利的,到了中午的时候就是生下来了,是一个女孩,毕竟董家三房已经有了两个男孩了,所以对于这一胎是个女孩子众人也是没有的多么失望,秦氏抱着孩子脸上笑盈盈的,说道:“大奶奶院子里面伺候的人多发一个月的月钱。”

见此,倒是没有什么事情了,婧娘进去看了看林氏,因为生产顺利,林氏精神很是不错,只是因为是一个女孩心中微微有些失望,可是等着孩子抱过来了心中的失望也就没有了。

等着林氏躺着睡下去之后婧娘也就和秦氏回到了屋子里面,两个人一起吃午饭。

婧娘就问秦氏:“碑廓镇的人什么时候回来可是确定下来了?”

秦氏点点头:“三月末就是能够过来了,这一次过来的人不少,二房的人都是过来了。”说这话的时候秦氏脸上带着意味深长。

宁娘成为了贵妃的事情根本就是隐瞒不过董家二房,所以对于董家二房过来婧娘也不会觉得很惊讶,但是婧娘明白,董家二房的人恐怕不是那种原意沉淀的人,说不定就会弄出来些什么事情,只是现在还是什么事情都是没有发生,所以最终婧娘也是没有多说什么。

婧娘问道:“家里面居住的地方恐怕是不够了,可是需要我安排一下?”

秦氏就说道:“不用了,虽然说对于你来说这不过就是九牛一毛的事情,但是董家以后再京城安身立命不能够让你一直帮着,所以这件事情还是应该让书凯他们解决才是。”

想一想也是这个道理,最终婧娘答应下来了,的确,董家想要在京城站稳脚跟可不是应该都是让她做些什么。

婧娘说道:“其实,让他们过来也好,虽然说董家的根基在碑廓镇,但是既然已经来到了京城,所以自然是要把握住机会才是。”

京城虽然说是非多,可是同时也代表着机会多,机会多的话就意味着能够做很多的事情。

和秦氏说了一会儿话然后婧娘回到家中,两个孩子就在自己的屋子里面,看到了婧娘之后都是娇滴滴的叫着娘亲,婧娘自然是走过去和两个孩子亲近,问两个孩子今天做了些什么事情,听着两个孩子娇声娇气的说着话,婧娘直觉心软软的。

可是很快心中又是觉得惆怅,萧煜现在在福建,而福建的战事就要开始了,现在福建很是剑拔弩张,但是婧娘知道的萧煜和董书博就是已经尽力了三次暗杀了,虽然说最终有惊无险,可是婧娘心中还是很担忧。

而萧煜在给婧娘的信中从来都是轻描淡写的,让婧娘心中莫名滋味。

要是,现在萧煜也在这里就好了。

福建的事情婧娘知道的不是很多,可是掌握的那些事情也让婧娘觉得心惊胆战的,而在京城中的郑文王世子现在也是已经开始被人提起来了,自然就是说郑文王心怀不轨,儿子也做下来了很多大逆不道的事情,皇上仁慈隐忍不发,但是为了江山社稷皇上一定要处罚才是。

但凡是什么事情,只要牵扯到了江山社稷之后就变的不能够让人提出来反对的话了,显然,现在皇上很是喜欢朝臣们这样说,虽然说皇上还在保持沉默,但是婧娘知道皇上发作出来是迟早的事情。

而等着皇上开始处置郑文王世子的时候,福建那里也就会开战了。

婧娘在想着福建的事情,这个时候画春进来了,手中拿着几张帖子,说道:“奶奶,这都是外面送过来的帖子。”

婧娘接了过来看,一个是武木侯府的,一个是楚王府的,还有一个是鲁王府,最后一个则是忠勇侯府的,这四个都是不能够忽略的,原本忠勇侯府那里是不用过去的,但是毕竟忠勇侯府也算是和自己的二嫂有关系的,这样的话婧娘要是不过去的话倒是有些不好。

帖子里面的内容大同小异,无非就是赏花宴会,赏春宴会,其实这都是一些比较无聊的事情,但是只要在京城,这些交际就是要开始的。

婧娘叹了一口气,说道:“看来,是拒绝不得的,等着到了那一日提醒我一下吧。”

这几场宴会因为涉及到后位空虚,恐怕是里面会机锋不断的,而自己作为珍贵妃的堂妹,和珍贵妃很是亲近,所以恐怕是会有很多人都是会过来和自己套近乎的,一想到这些婧娘是真的不想去参加宴会,但是应该来的终归是挡不住。

婧娘叹了一口气,看着桌子上面的帖子脸上露出来的复杂的神情,现在福建那里剑拔弩张,但是看起来却是一点都没有影响到京城,国丧过后依旧是其乐融融。

这样想着,婧娘想起来了今年也是选秀的一年,也不知道皇上会不会进行选秀,这样想着婧娘心中觉得复杂无比,要是真的选秀的话,宁娘的处境会不会变的有些不好,再有董家二房的人过来了,婧娘觉得这一切的一切真的是混乱无比。

真是的怎么就会有这么多的事情呢?婧娘真的是觉得很是疲累。

婧娘想着什么时候事情才能够真正的结束呢?其实,她很是清楚只要在京城的话就不会安静下来了,京城有着很多的机会,但是同时也代表着会有很多人和你争夺这些机会呢!

婧娘坦克一口气,不再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专心的开始和两个孩子玩起来了。

但是注定今天婧娘是不能够安定下来了,因为下午的时候皇宫中传来了消息,郑文王世子离世了。

就在众人开始讨论着应该怎么处置郑文王世子的时候,郑文王世子自己自尽了,说起来这真的是很多人都是想不到的事情,婧娘听了之后也是惊讶的好长时间都是没有回过神来,郑文王世子怎么会自尽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