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赌场

番外二十一 见家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对于白延倒反的控诉,井旭额角的青筋抽跳了跳:“跟这没关系,我是不高兴你就那么把五百万给了她!”

“不就五百万吗,”白延不在意这点小钱,“能将你脑袋上某人未婚夫的头衔去掉,我觉得五百万很值啊!”

井旭被刺激了,揪住白延肩上的衣服狠拽过来:“你知不知道,我这辈子可能都赚不了五百万?”

白延眯起了眼睛,主动地倾过身去,按住井旭的后脑,两个男人互相发力,大有下一秒就打一架的趋势:“旭旭,你不会是想说什么,我的钱是我的钱,你的钱是你的钱,我花个五百万帮你把玉买回来,你就觉得自尊心受损,觉得我包了你之类的吧?”

那样的话,他可是会很失望的!

“胡说八道什么,”井旭想搁开他的手,发现他的手劲很大,刚刚还装小受,现在那黑道头子的样又暴露了,生气就来蛮力,井旭气得脸都涨红了,“那本来就是我的玉。你居然花五百万去买!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归我管,我允许你乱花钱吗,你居然真的要拿五百万给她,你说,你是不是看上她了,找借口给她钱!”

白延懵了一下下,反应过来后,一身的煞气尽消,恢复了笑嘻嘻的无赖模式,借着两人互相掰扯离得很近,他趁机凑上去在井旭唇上亲了一口:“我怎么会呢,她可是我情敌啊,这不是我后来居上把你抢到手,有点不好意思嘛,你放心,那五百万,我很快就会给你赚回来的!”

“你要会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四个字都要觉得羞愧!”恼怒的井旭又开启了他的毒舌,“你要怎么赚?就你那两个小肾,估计都卖不出去!”

“怎么会是小肾!”白延发挥了他不要脸的精神压到井旭身上,还顶了一下,“分明是大肾,昨晚求饶的人是谁,嗯?”

井旭气得用膝盖去顶他,结果被白延截住,并分开了他的腿。

意识到白延想做什么,井旭面色微变地想推开他:“你干什么,这是什么地方你别乱来!”

“我说我干什么,干你啊!”白延伸手去扯他的扣子,“还没试过这种play!”累一点,应该就不会有精力想别的了吧?居然怀疑他跟那个女的,简直该罚!

他完全忘了,他前不久也才控诉过井旭!

无论井旭怎么拒绝,他那天都被钉在了那,也亏得那张椅子足够坚硬,能够支撑到最后,这白延,就跟小孩子得到了心爱的玩具,爱不释手得怎么都不肯放下,时不时就得摸摸,再不然还得拆开再重组一下!

那天回去……井旭是被抱回去的,到第二天中午才起来,腰背上被桌椅磕出的引子都还没消。

刚好白延不在,他去跟自己的前未婚妻做那五百万的交易去了,得空的井旭臭着一张脸,到超市里买了一堆的苦瓜,接下来一个礼拜,就吃这苦瓜降火吧,混蛋!

两人到这会,也算是水到渠成了,一处就是两年。

这两年里,免不了有一点吵吵闹闹,白延心情好的时候跟你各种撒娇,不爽的时候,黑道头子的脾气就会冒出来,但他再如何生气,也不曾真的跟井旭红脸,更不曾碰他一下,除了……在床上!

这两年里,从一开始的磨合,慢慢的在生活里融入了两人,每做一件事,都会下意识地想到对方,他们就像是老夫老妻那般熟稔。却又不会像老夫老妻那样失去热情!

这两年里,再生研究院总会不时地冒出来,为他们的生活增加一点调料,白延将井旭保护得很好,虽然惊吓还是免不了,但都能安然无恙的一起渡过。

这两年里,白延花大价钱给他的诊所补充不少新型设备,还给井旭请了护士,让井旭自己在小诊所里做个手术都完全不成问题,因为设备充足,但井旭除了给储家等特定的人,也不会在自己的诊所里给别人开刀做手术。

这两年里……

有太多太多的事说不尽,也有太多太多过于平凡琐碎的事无从说起,看着还带着奶油味道的戒指,井旭抿着唇,翘起了嘴角。

白延牵着他的手走出餐厅,坐进车里抱着井旭就吻了起来:“从今天起,你就是我媳妇了……不,我是你媳妇了。”

井旭满意地点点头。

“那,”白延手指摩擦过被他啃肿的嘴唇,“明天,跟我去见见我爸?”

他们要结婚了,总得见家长吧!

这两年里,他们什么事都做了,就是还没见家长。

井旭这边没有亲人了,他父亲本就是孤儿,母亲的娘家,早年因为不同意她跟父亲在一起,早就断绝来往,井旭都不认识自己的外公外婆,他也没想去找回他们,没有意义。

但白延有父亲,还有白家的旁支,还有以白家为首的那些“堂主”,白延是下一任的老大,很多人都盯着他,包括仇家。

虽然道上有规矩,祸不及妻儿,但还是会有人去触碰,用妻儿来威胁,所以白老大始终没有结婚,就只有白延这么一个儿子!

其实想想,对象是男的,虽然会有不少人看笑话,但安全上面要更高一点,更何况,因为井旭跟可乐的关系,井旭算是可乐的娘家人,跟储家的关系不错,井旭要是有事,储家不会坐视不理,想要用井旭来对付白延的。还得想想在得罪白家的同时再招惹储家,消不消化得了!

不过这还只是白延的想法,在涉及儿子喜欢同性别的这个问题,白延也不确定他老爸能不能接受。

这两年里,因为有再生研究院做掩护,他跟井旭一直住在一起都没怎么引起旁人的关注,除非是见证过他们生活在一起的情况,比如储家那群人,和他的手下心腹。

但他不想再瞒着了,他要跟井旭结婚,光明正大的结婚,而不是把井旭藏在阴暗处,跟见不得光的情人似得。

听到要见白延他爸。井旭心里产生一丝抗拒。

他是见过白老大的,那一身的杀伐之气,连他都感到畏惧三分。

可白延满是期待的眼神看着他,那种想要跟他过一辈子寻常夫夫的坚定,让井旭自省自己是不是太胆小了。

当下耸了耸鼻子:“说好了,如果你爸要打我,我可就先跑了。”别想他站在那让他爸打!

白延委屈地低头去曾井旭的脖子:“那你就不管我了吗?”

“笨,你不会跟我一起跑?”

白延愉悦地笑了出来,将井旭抱得更紧。

这辈子,都不放开了!

……

果不其然,白老大非常的震怒!

其实,自己儿子跟井旭这两年来的亲密,他并不是全无所知。但儿子以前是喜欢女人的,他不认为儿子真会就这么弯了,就算跟井旭有什么,顶多也就玩玩,尝尝鲜罢了。

谁曾想,儿子会带着井旭站在他面前,正儿八经地跟他说,要跟井旭结婚,过一辈子的那种!

不管白老大曾经如何的叱咤风云,人老了老了,还是会想含饴弄孙,结果呢!!

“现在科技那么发达,你真想要孙子。我去捐个jing子就有了!”

“胡闹!”白老大一掌拍在桌上,“你这是对孩子的不负责任,你让孩子长大后怎么见人,怎么跟别人说他是怎么来的,怎么面对自己没有母亲!”

白延嗤笑:“这有什么,我也没有母亲,我就不觉得我有什么不能见人的,没有妈妈有什么关系,他有两个爸爸啊!”

井旭偷偷撞了下白延,让他别在这种时候胡说。

“我又没说错。”白延在井旭的腰上回捏了一下,井旭狠狠地瞪他一眼,他觉得白老大说得没错,这家伙竟胡闹。

白老大正被白延的话噎住,这是他愧对白延的地方,刚想缓和点语气跟他说话,一看,他又跟那个井旭搞小动作了,气得他又拍向桌子:“你要是跟娶他,你以后就别进白家的门!”

“不进就不进,我住的地方又不止您这里。”白延耸肩,反正他现在都住井旭那。

至于白老大话里真正的意思……这几年,他发展的都是自己的事业,像如今有声有色的天相居,就是他一人创建的,跟白家毫无关系。

要是真跟白家脱离关系,影响肯定有。一些看不惯他白延的肯定会趁机动手,以为他没有白家的大树倚靠就不行了。

真当他白延傻的!

他无所谓,大不了有空的时候来看望看望老父亲。

可井旭却很不满,进来这里到现在第一次开口:“白老大,我想我有必要澄清一下,我是要跟白延结婚了,请你听好,是结婚,并不存在谁娶谁的问题!”

白老大不可思议地瞪向井旭,现在是争论这个问题的时候吗?

而他儿子,却搂着井旭笑得直颤,根本无视他的警告。

看着井旭认真的眼睛,白老大一阵无力感涌上心头:“都给我滚出去!”

“好吧,”白延拉着井旭起身,对着白老大一鞠躬,“那我们先走了,还请您能好好的想想。”

白老大回以冷哼!

看着儿子毫不停留,也不受威胁地带着井旭离开,白老大狠狠地吸了口雪茄,他觉得他应该好好想想对策了。

从那天起,白老大开始给白延物色媳妇人选,名门闺秀、国际国内影星、歌星,亦或者是寻常人家的孩子,只要是女的。

但真正的名门闺秀,不太愿意跟白家扯上关系,偶尔几个愿意,要么单蠢得不适合白家的环境,要么明面一套背地里比谁都会玩,白老大也不愿意儿子娶那样的女人。

至于那些什么星的,大多图的是白家能给的资源和富贵,这也没什么,白老大从中找到一个还不错的,够聪明,有胆气,他把儿子骗回来几次,让白延跟这位女明星炒作,发出新闻,白老大想着,就算儿子跟这位女星不成。让井旭误会离开也行。

他还特意在绯闻造出来时,将白延困在白家,断了他的通讯。

可白延一点都不紧张,闲闲地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无视陪坐在一旁的女星,女星偶尔想搭讪,想坐得离他近一点,白延不客气地将手枪都拿了出来:“不想死的,就离我至少两米以上!”

饶是女星意志过人,都被白延暴露的狠厉吓住,乖乖坐在一旁,不敢再乱来。

就这么等到晚上,白延仍在看电视。也不吃晚饭,白老大刚想着儿子是不是要以绝食来抗议,佣人来通知,说井旭来了。

不止井旭来了,井旭还把jing察叫来了,正常情况下,是不会有jing察会愿意平白无故地跟井旭来白家的,想来,井旭是找储家借的人。

白老大不得不把人请进屋,井旭看了眼被几个人看守着坐在沙发上朝他眨眼的白延,再扫了眼跟白延传绯闻的女星,然后对白老大直言:“我是来带白延回去的,晚饭做好了,再不回去,菜都凉了。”

“你带他回去?”白老大哼了一声,“你凭什么带他回去?”

“不顾本人意愿将人囚禁是犯法的,白先生!”

“犯法?”白老大嗤笑,“你跟我说犯法?”这是他这几年来听到的最好笑的笑话。

可是,当那位陪同过来的jing察特意走上前一步时,白老大抽了抽嘴角,最后摔了碗筷:“滚滚滚,都给我滚!”

“遵从您的指令。”白延不伦不类地行了一礼,再一次愉快地带着井旭离开了白家。

终于可以回去吃饭了,他都饿死了。

回去还得哄哄明显气很大的井旭,关于他有能力逃脱,却任由父亲胡来的缘由。他只能说,只有让父亲真正跟井旭接触,他才会知道井旭是多么好有多么适合的儿媳妇!

那个女星,见跟白延在一起无望,就在一个夜黑风高里,爬上了白老大的床,事后白老大给了她一笔钱,再给了她点资源就打发了。

总不能让跟自己有一腿的女人,去做自己儿媳妇吧,想想他自己都害臊!

女星pass了,白老大又找来良家妇女,清纯型的、诱惑型的,但是普通人家的女儿。面对白家这种家庭,比最初的几种更为不堪,一声枪响就足够让她们崩溃了。

难不成要找杀手,自由人之类的?

那还真不如井旭呢!

几次交手,白老大都不得不承认,井旭比他找的这些女人都好,如果他的性别是女,他对这个儿媳妇就非常非常满意了。

挑挑拣拣,他找了“同行”的一个女儿,相似的出生,颇有中女老大的架势,玩枪玩刀都在行,还留过学。成绩不错,暂时没有加入她父亲的“事业”,自己创办了个小公司,效益还不错,人长得也不错。

白老大对她很满意,她对白延也很满意,就开始追求白延。

但这女的,性子颇为极端,求而不得,她先是想除去井旭。

她聪明,计划周密,因为“家业”的缘故,也有人手让她派遣。还真的差一点让她成功了,虽然最后没事,但井旭还是受了点伤,那一次,白延差一点,就真的跟白老大决裂了。

说真的,白老大也有一点愧疚,他本人还是挺欣赏井旭的,他做了那么多想拆开井旭跟自己儿子,却从未真的出手去伤害井旭,对那女人的做法,也是不敢苟同。

他就跟她说算了,儿子不喜欢她,算是他白老大亏欠她,还给了她一点补偿。

谁知道,这女人极端到,得不到,就想要毁灭!

她竟然出卖了白家,将情报卖给白家的敌对头,让白延到码头收货的时候遭到埋伏,胸口中了一枪!

井旭做为主刀医生,冷然的面容看上去十分冷静,白老大却拦住他,问他行不行!

井旭看着他,那是白老大第一次,从这个男人的眼中看到真真确确的冰冷,他一个字一个字地说:“如果我不能救活他,那我就跟他一起死!”

而后,推开白老大,进了手术室!

白老大在手术室外等了好几个钟头,才等来手术室门的开启,井旭出来时,神情是疲惫的,眼睛是发亮的。

他说:“手术成功了!”

……

“哎哟,不错嘛。”可乐,不,可可咬着个苹果,抱着君君往沙发上一坐,看着靠着靠枕,享受井旭温柔喂投的白延,“虽然受了伤,但总算能抱着美人进家门了,恭喜恭喜啊!”

君君听了,也朝白延拱起双手:“恭喜恭喜,舅舅,有没有红包呀!”

“有,”白延嘴角都快咧到耳朵上了,“等舅舅出院,给你包个大红包!”

“胡说,”井旭不乐意了,“是我们结婚,要他们给我们红包的。”

可可啧啧地摇头:“这还没过门呢,就想着给夫家管理财产了呀?”

“不是我过门,”井旭放下吃完的碗,“是他过门。”

可可瞪圆了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看井旭再看看白延:“不是吧,你们是要逆我CP啊?”

“逆什么逆,”白延朝她挤挤眼,“作为那个啥,我总要让着他点,你懂的。”

可可暧昧地奸笑两声:“哦,原来是酱紫啊!”

井旭恼羞成怒地起身:“探病时间到,滚,都滚!”

“诶诶,我这刚坐下呢。怎么就到了?”可可耍赖地不想走,被井旭拖了出去,“啪”地一声直接把病房的门关上。

可可耸耸肩,遇到了别扭受,没办法。

她转身准备回去,走了两步才发现不对,赶紧又跑回去拍门:“喂,我儿子还在里面呢!”

“这里没你儿子,”井旭吼道,“只有我儿子,你快滚!”

可可:“……”卧槽,没见过抢人儿子抢得这么理直气壮的好吗?

算了,可可收回敲门的手:“那你好好照顾他。我,我走了。”她故意用凄惨的声音说着,然后一溜烟地真跑了。

没了电灯泡的儿子,她就可以跟老公亲亲我我了,晚上出去吃个烛光晚餐,再去哪里看看夜景,最后再去开个房。

真是完美!

……

井旭和白延的婚礼上,君君又当了回花童,长得太可爱了,遭遇了几次毒手后,在人前,他越发的绷直了他的小脸,往冷漠、不苟言笑上发展。以免再有不长眼的怪蜀黍怪阿姨来捏他的脸。

他看着都穿着白西装的井旭和白延,小小年纪的他觉得,他们的穿着,跟哥哥和嫂子的不太一样,怎么没有人穿婚纱呢?

不过看白延舅舅笑得那么开心的份上,就不提醒他们了,爸爸说了,有些错误,只要觉得开心,就不用去纠正了。

大家都在闹,麻麻在粑粑的帮忙下,出了好几个馊主意专门整白延叔叔,哥哥也在参合,只有浓妆嫂嫂在认真吃东西,哥哥每玩一会就会着急地赶到嫂嫂旁边看着,因麻麻说,嫂嫂肚子里有小宝宝了,他很快就能当叔叔了。

虽然当初在麻麻的杜撰下,喊着说要当叔叔,可他其实有点不太明白,当叔叔要做什么,不过很快就有小宝宝,他还是很高兴的。

一瓶酒被洒在了那对新人身上喷去,白延舅舅快速地将井旭舅舅搂在怀里,挡去了所有的液体,哦对了。麻麻说了,以后不能再叫井旭舅舅,要叫舅妈了……唔,怎么觉得这称呼怪怪的?

大家玩得很开心,君君觉得有点无聊,就跑到旁边去,却发现一处小阳台上有人影晃动,他偷偷地溜过去瞧瞧。

他人小,掀开窗帘往外看时,都不太会暴露自己。

然后,他就看到了孔颜阿姨,正在和一个男人在那边纠纠缠缠,那个男人说什么孔颜不负责任,用了他就跑。

孔颜似乎懒得跟他说,转身要走,被那男的拉回去,压着墙上强吻!

上一秒明明还很抗拒的样子,下一秒就热切地回吻了。

君君一把捂住自己的眼睛,唉声叹气地悄悄离开了那里。

唉,连孔颜阿姨也要嫁出去了,孔静阿姨估计也不远了。

“君君啊,你怎么在这里。”

一个人晃到楼梯边的君君抬头看向人高马大的屠夫,他正扛着喝醉酒的零号,还能空出手摸了摸君君的脑袋:“快回去吧,一会你妈该找不着你了。”

然后“蹬蹬蹬”地上楼了,扛着个人跟没扛似得。

君君回头看了眼还很热闹的大厅,觉得就算他不回去,麻麻和粑粑也不会发现,算了,他回房间睡觉去了,已经很晚了,小孩子没有足够的睡眠,是会长不高的!

大家晚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