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来自灵魂的呼唤(1)/妖夫,别缠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满是腥臭味的液体,喷溅在身上。

我想着躲开,却发现自己没有那么敏捷。

那蛇毒溅起来,落在我右边半张脸上,火辣辣的疼,滋滋滋的声音特别明显,我愣了一下,小黑蛇猛地抬起头来,照着我的手腕那儿便来了一口。

“嘶——”

我疼得难受,荆北皱眉:“怎么了?”

他看我的时候,眼底的错愕特别明显,我的脸很难受,看到右边那儿有黑色的渣滓,好像皮被烧焦的时候,卷起来的黑色残渣,烫得很。我伸手想要触碰,可是疼得难受。

“我的脸?”我愣在原地,期盼地看向荆北,他的神色骤变,我已经知道,大蛇的蛇毒毒液溅起,本就是奇毒,可没有想到会这样恐怖。

我的脸,就这么毁了。

“川儿。你别怕,我们荆家有的是办法帮你恢复,至于这条蛇。”荆北沉声,他捂着心口,刚才被反噬地受了重伤,荆北的情况也不太好。

他剧烈的咳嗽,浑身止不住的颤抖,手狠狠地攥了起来。荆北眯着眸子,沉声道:“这条蛇,该死!”

言语之间,周身黑气缭绕,他的身上忽而多了一件黑色的袍子,人也跟着弹了起来,与那大蛇一般高,荆北手底多了好几张金色的符咒。闪着耀眼的光。

那一刹那,倒是让我彻底愣住了,符咒落在那大蛇身上,换来一阵剧烈的挣扎,我看着那蛇扭曲的形态,它的脑袋忽而俯冲下来,我连连后退,脚下一个不稳。

地动山摇的感觉,那大蛇满腔的愤怒无处发泄,蛇尾巴拍打,卷起漫漫灰尘。

它尖利的牙齿,落在我的手臂上,撕拉一下,扯开一大道口子,牙印很明显,可是这一次。却没有与刚才那般,蛇毒好像被我免疫了一样。

我愣了一下,盯着那个圆点看。

却听着荆北凄厉的叫声,被什么击中心脏的沉闷声,荆北捂着心口,猛地吐出两口血,他与那大蛇,两败俱伤,我忙蹲下去,将荆北搀扶起来。

“你快走。”荆北压低嗓音。

“不。”

“他来了。”荆北轻声道,他说对付一条蛇还绰绰有余,但是阴帅来了,他不是对手,荆北满手是血,扒拉着我的手,他吼道,“你快走,出了杨家村,一直往北走,有人会接引你的。”

“我不走,就算是死,我也不会丢下你的。”我低声道,荆北如果不是为了我,大可以不淌这水,可是这会儿,那大蛇忽而像是痊愈了一样,高高在上,那模样完全要将我们拆吞入腹。

就在这时候,沉墨的身影慢慢靠近,他一如早前见到的那般,通体充斥着高冷的气息。

“又见面了?”沉墨勾唇浅笑,一头银发特别的显眼。比之早前见到的,更加年轻,可是身上那些诡异的纹身,还是衬托了不少渗人的气息。

我拧眉,盯着沉墨看,他轻笑一声,指挥着大蛇到了后面。

“这就死了,那多没意思?”沉墨拧眉。“沉砚不是号称爱着你吗?我让他,亲眼看着你去死。”

沉墨言毕,便见着有人将那口棺材抬到了祠堂里,放在一个特别明显的地方,我的身子微微颤抖,沉墨伸手,一把将那尸体抬了起来,捆绑在柱子上。

“哈哈哈。”笑声。一点点将整个野庙包裹起来,沉砚被捆在那柱子上,我瞧见那镇魂钉被撕扯的样子,感同身受一般,那痛感落遍全身。

我咬紧牙关,视线落在沉墨的身上:“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他不是不记得你了吗?”沉墨勾唇,说就算沉砚看着我去死,也没有一丝丝的悲怆。可他偏生要沉砚看着我,就这样直直地看着我去死。

“等到他回想起来你是谁的时候,你却已经死在他的面前,你说这样的绝望,几个人能经受得住?”沉墨眯着眸子,笑得阴渗渗的,他的视线落在我的身上,“倒是一具姣好的身子,死了可惜。”

沉墨伸手,看到一黑一白两道身影从他的身后出来,像是从地府出来的黑白无常,只是这两位,都是身材火爆的女人。

“黑白双煞,你们给我看着沉砚,让他清醒过来,好好看着这女人是怎么被大蛇吃掉的。”沉墨低声道。那一黑一白两道身影,立马跳了过去。

她们脸上的妆容诡异,就跟死人没两样,两侧脸颊涂了两个小圆圈,看着性感之余又有一丝呆板。

她们的手落在沉砚的身上,提着耳朵,不知道唱了几句什么,便见着沉砚的眼睛慢慢睁开。他的魂魄本就受损了,再加上比起阴帅来说,更为虚弱的魂体,越发不可能从阴帅的手里挣脱开来。

我的手在颤抖,只见着鲜血一滴滴落下来。

荆北伸手,像是想要站起来一样,他脸色惨白,匍匐过来。从怀里掏出不少的符,低声道:“川儿,过来。”

“怎么了?”我轻声应了一句,从荆北的手里接过那些符,攥在手心里,他的声音抖得厉害,而且特别的虚弱,我不知道他要做什么。

“此为荆家秘符。若是快撑不下去的时候,三张一起用,便可以保你元神归于荆家,没了身体,保住魂魄也好。”荆北低声道,算是金蝉脱壳的一个法子,可偏偏能救他性命的,为什么要给我。

就算我是荆家遗落在外面的女儿。也不需要为了我,就放弃活下去。

我摇头,推了他一下。

荆北猩红着眸子,吼道:“别闹!你活着,总比我活着好。”

“不,不是这样的。”我颤抖着嗓音,不想听荆北说这样的话,我承受不起。我攥着手里的符,浅声道,“就算是死,在死之前,也要好好拼一把。”

我从兜里拿出一把匕首,握在手心里。

“可惜你是沉砚的女人,不然倒是可以活下来。”阴帅说比起让沉砚去死,让他体会一下失去爱人的滋味才好。他不懂那样的苦涩,那样的悲伤。

我的刀子,死死地抵在手心里,猛然之间,浑身的热血像是在加速流淌一样。

我的眼睛,死死地盯着眼前的男人,我勾唇冷笑:“这一次,不为了别人。单单只我自己一个人。”

耳边全然都是顾玄武跟我说话的声音,他在念着什么,早前顾玄武也是教过我本事,只是我不开窍,他与我说过最多的事情,便是置之死地,而修道之人利用身上的血,甚至可以扭转乾坤。

要看就看这血咒的威力。

刀子一点点划开手,我看到那些血,越来越多,沉砚慢慢睁开眸子,满脸讶异,他沉着一张脸。

“你的死期,可就要到了,大蛇最爱血腥味,你这是何必呢?”沉墨眯着眸子。轻笑出声,“你又何必那样,急不可耐地想要把自己送到它的嘴里?”

沉墨说他享受那种猎杀的快感,可不希望我就这样死了,他说挣扎,人的求生欲念越强烈,他兴许可以放我一马。

“放我一马?”我勾唇冷笑,脑袋里依旧回想着那些顾玄武教我的口诀和事儿,他说过,我的血,若是利用的好,可以扭转乾坤,最多也不过是死路一条。

这是禁术。

我将双手合在一起,那大蛇开始躁动起来,因着血液而慢慢的激动起来,甫一冲过来,便将我推得很远。

我被重重地推到地上,背撞在墙壁上,疼得不行,我站起身来,刀子顺着地那儿滑下去,已经浑身是血了,阴帅笑着说我这是想要血祭野庙,也是了,多久没有祭祀。

“便让你的血,彻底发挥效用吧,野庙的祭祀,是何其神圣呢。”

“神圣,怕是占着自己的私欲,做这些伤天害理的事情。”

我慢慢从地上爬起来,浑身上下的血,像是沸腾了一样。不知道为什么,从来没有过的感觉,我攥着双拳,那大蛇俯冲下来的时候,张开它的血盆大口,不由分说便往我的脖子这儿来。

我的手,立刻伸了过去,它死死地咬着我的手,疼得不行,慢慢往肚子里面吸。

它的尾巴一直在摔,带动着我的身子,一点点甩起来。

我愣在原地,血被它一点点吸食到了肚子里,我噙着笑意。

“傻了?这才只是刚刚开始。”沉墨轻声道,那笑声越来越大,而此刻,我却意外没有被那大蛇撕咬开来。

我的视线,定定地落在沉砚的身上,他惊恐的双眼,盯着我看,满脸错愕,不知道想起什么,他的眼底满是挣扎的情愫,那不舍和心疼。就当做他还记得我吧。

一道血红色的光芒,像是冲破黑暗的牢笼一样,我眯着眸子,意识慢慢开始变得模糊起来。

不知道是不是失血过多所致,那大蛇的尾巴,狠狠地扫了过来,将我一把推倒墙壁上。

脑子里有人在喊我。

“醒醒,快醒过来。”

那声音很温柔,就跟念经似的,很轻很柔和,一声一声,呼唤着我。

“快点醒来啊,别睡过去。”

“是谁在说话?”我下意识地去拷问,可是偏偏没有人回答我。

滴答——滴答——水滴的响声,我的脑袋越来越沉了,脚下步子虚浮,眼看着就要摔下去的时候。

我看到脑海里那张脸,朝我走过来的那张脸,越来越清晰,她冲着我伸出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