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赌场

第371章 染血的竹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吃力地睁开眼,往头颅望去,竟是百事通。

她头发凌乱不堪、沾满了泥和草渣,也不知费多大的劲才遁地来的。

看到百事通,我心里燃起了生的希望,“百、百事通。”

“小姑娘,老身来救你了。”百事通整个魂体从地下钻了出来。

她把我扶了起来,不似平时一般不着调,叹息说,“离玥将军的转世,怎就——”

其实百事通认定我是离玥转世的念头不曾改变过,见我沦落到这地步,唏嘘不已。

这种情况下,我无暇问百事通怎会知道我的处境。

百事通把我抗在肩头,正要钻到地下,我虚弱地开口,“宝贝还在宫里——”

明知百事通要把我救出宫都不容易,更无暇顾及宝贝了,可我真的放心不下他。

“小姑娘,幽冥帝子息薄弱,宝贝是他的孙子,他疼宝贝都来不及呢。”百事通打断我的话。

外面火势愈大,都烧到殿里来了,不说我,连百事通都受不了。

她掐了个法诀,我们周身冒出一团黑雾,把我们笼罩在其中。

随着百事通一声‘遁’,我们直钻入地下,进入地下后,我脑子愈发晕沉。

“我眼瞅着重御殿下出征,说不定幽冥帝会对你不利,果然呐!”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百事通已改口称楼湛天为‘重御殿下’了。

百事通原本回地府了,但地府近来已有大乱之象,她想来想去,还是觉得幽冥界比较安全,就躲到幽冥界来了。

当日她撒垃圾救我们时,可能因为空中角度的关系,龙衔充满杀意的表情,她看得很真切。

因此,得知楼湛天出征后,百事通觉得龙衔可能会耍什么手段,有事没事就在宫外晃荡。

她今日刚好来探看我的情况,不想,恰巧救了我。

百事通不曾进过宫,这次又来得匆匆,几次都找到我和楼湛天同住的宫殿,她在茅厕、花圃乱窜,才弄得一身狼狈。

她找了很久,才找到宫殿来,好在她来得及时,要是来迟一步,我真的得葬身火海了。

百事通擅长探知消息,遁地功夫很了得,带着我在地下疾行,顺利避开宫里的守卫。

她把我带到她在幽冥界的住处,就匆匆到外面给我找来疗伤用的鬼药。

至于我身上如同感冒的症状,只要停止熏闻香娘子研制的香料,就会慢慢恢复。

喝了百事通熬的药,我终于缓过劲来,“百事通,劳烦你帮我向湛天报信。”

“好,你在这等着。”百事通没有推脱,马上就出去了。

几个小时后,百事通垮着脸回来了,“军营重地,老身也进不去啊!”

她消息灵通,很快就找到楼湛天所领的阴军扎营之处。

可军营内外守卫比任何地方都严,为免敌军探子潜入,连地面都做了防备,百事通无法遁地进去。

楼湛天是主帅,不是随便一个鬼找上去,都能见到他的。

军中大多是龙衔的鬼,也不知龙衔可有其他安排。

百事通总不能报出我的名,让鬼通报楼湛天,要真这样,说不定还没见到楼湛天,她就翘辫子了。

她最擅长探消息,头一次碰到钉子,多少有些郁卒。

无法让楼湛天知道我的情况,竹筒又被龙衔拿走了,我心里很难受,但愿楼湛天没联系到我,能猜到我已出事。

我这么想,殊不知龙衔拿到竹筒不久,拔出来塞子时,楼湛天刚好传来消息。

龙衔单听竹筒里传出楼湛天的声音,就知道竹筒的作用了。

他找来最擅幻变各种声音的鬼禁卫,幻出我的声音、向楼湛天报平安。

龙衔很早就谋划着除掉我,他找的这个鬼禁卫,被安排在我和楼湛天的寝宫里。

这鬼禁卫时常借着巡逻之便,暗中观察我和楼湛天如何相处、说话的语气,连宝贝的都没漏掉。

是以,这鬼禁卫不仅模仿起我的声音十足像,连说话的语气都相差无几。

传讯竹筒有一个弊处,那就是会令人、或鬼的声音略显变调,根本听不出真实的情绪。

鬼禁卫有时还模仿宝贝的声音,所以,即便楼湛天再了解我和宝贝,都被蒙骗住了。

“百事通,宫里可有消息?”我问道,心里实在担心宝贝。

“能有什么消息?一点风声都没有。”百事通摇头。

龙衔压下关于我的消息,明显是怕传到楼湛天耳里,令他无心攻打地府。

他大概是要等楼湛天大获全胜,才把我的‘死讯’告诉楼湛天,目前暂且营造出我安好的假象,他也真的以为我命丧火海了。

我不知道的是随着越接近地府,楼湛天越清楚鬼瘟的可怕。

楼湛天甚至传讯,让我别去找他,在宫里等他的好消息,以致于我没去找他,他都没察觉出不对劲。

“不行,我要去找湛天。”我不甘道。

就算楼湛天攻打地府,是为了救我妈他们,但也算是为幽冥界卖命,龙衔却借机害我。

我越想越愤恨,正要起身,百事通就按住我的肩头,“别动、别动,你的伤还没好呢。”

“这伤也不知什么时候能好。”我心焦不已。

龙衔下手极重,香料的效用尚存,不养一段时间,很难好全。

到时候,地府和幽冥界的战火早就熄了,难保龙衔会如何蒙骗楼湛天。

“你们不是有冥婚约吗?重御太子应该能感应到你的安危才对。”百事通奇怪道。

对啊,好像自有鬼棺之力后,我和楼湛天之间就失去对彼此的感应能力。

中间我失去记忆,后来一直和楼湛天在一起,没什么机会动用到感应能力,经百事通一说,我才想起这问题。

会不会是受到鬼棺之力的限制?我所能想到只有这个原因。

百事通见我脸色又惨白几分,有些不忍,“我再想想办法。”

“百事通,你为什么总是帮我?”我不禁问道。

这个问题,我之前曾问过百事通,她说是因为她敬佩离玥,而我和离玥长得一模一样。

随着百事通帮我的次数增多,我觉得并非如百事通所说的那么简单。

“我不是说了嘛,因为你长得像离玥将军。”百事通干笑了声,有些不自在。

见百事通明显不想说,我也不好多问,每个人鬼都有自己的隐私,只要她真心帮我,又何必追究?

百事通怕我问太多,借口打探消息,就窜出门了。

“开打了!”百事通再度回来时,带回了幽冥界和地府已经开打的消息。

“开打了?”我怔然,心里涌起浓烈的不安之感。

百事通神色略显凝重,我想去找楼湛天,她不再反对。

至于宝贝,他被龙衔困在身边,我们要把他救出宫难如登天。

百事通特意打探过了,宝贝虽日日闹着要找我,但龙衔依旧很疼爱他。

我打算先找到楼湛天,再和他一起救出宝贝。

******

楼湛天领兵出征,动静不小,肯定瞒不过地府。

但他还是想打得地府一个措手不及,于是让大军驻扎在幽冥界边界。

当地府以为幽冥界的兵马还在边界时,楼湛天派先锋营悄然潜入地府,确实让地府有些措手不及。

战火也就此掀起,楼湛天往往按常理出牌,因为是攻打地府、而非悍守地界,他时常变换驻留之地。

每当地府的阴军要主动攻击幽冥界一方,军队刚抵达,楼湛天就带领底下的阴军、攻打地府防守较弱的地界,倒有些像猫鼠相戏了。

这样一来,饶是百事通消息再灵通,都很难寻到楼湛天,往往都是楼湛天前脚刚转移,百事通后脚就带我找过去,总是落了个空。

我经历了无数次失望,心里的焦虑感日渐加深。

五日前,楼湛天命一位鬼王率领五千阴兵攻进地府的雷山地界。

当两军正面对上时,楼湛天没在正方坐镇,他亲领一队兵马,避开地府阴军,直攻入雷山地界。

直等两界打的如火如荼之际,楼湛天已攻下了雷山地界,地府阴军顿时懵了。

楼湛天一鼓作气,连续攻下地府几个地界。

快攻到临近地府中心一座城池时,天齐仁圣大帝终于按耐不住了。

因幽冥界一方出动了五位鬼王,天齐仁圣大帝也派出五位鬼帝,这才止住幽冥界攻击步伐。

如今,双方正僵持不下,因此,幽冥界的阴军在地府一个地界上驻扎下来。

我和百事通都以为楼湛天不会向前几次一样,变换营地,就赶了过去。

我们刚到营地附近,就觉得戒备森严,整个营地布下了阵法,既不能施隐身术、又不能用遁地术。

“看来我们只能让鬼兵通报了。”百事通无奈道。

也只能这样了,要是我在营地外面喊楼湛天,他应该能听到吧?我心道。

不想,我和百事通刚来到营地外面,就被守营的阴兵拦下了,“你们是何鬼?军营重地岂容闲杂鬼等进入?”

之前幽冥界的鬼大多见过通缉我的画像,我可不信守在外面的这些阴兵不认得我。

我以为他们不过是恪尽职守,便没有动怒,只说,“我们要见重御殿下,劳烦你通报一声。”

刚说话那个阴兵将我打量了一番,自语了一句,“可别是敌军幻变的。”

另一个阴兵较为机灵,已先行去通报了。

阴兵肯去通报,说明楼湛天在营里,我暗松了口气。

自楼湛天出征,算起来,我们已分别有些时日了,想到即将见到楼湛天,我心下稍安。

“得小心点,要不你吼上一嗓子?”百事通四下张望了一番,低声对我说。

这不,正合了我先前的想法,我当真喊了楼湛天几声。

我的声量足够大,按理说,不管楼湛天有没有收到阴兵的禀报,光是听到我的喊声就该出来了。

结果,楼湛天没有出来,出来的是一个身材高大、面目黎黑的中年男鬼。

这鬼面上斜斜有道刀疤,顺着额头一路到了下巴,横延整个脸部,眉宇之间透着精悍凶煞之气。

“他是边泽鬼王。”百事通出言提醒我。

我不由皱眉,百事通曾和我说过,幽冥界的十位鬼王中,有几位是当年跟随重御外出征战的,另外几位是数千年前才提升上来的。

这次协助楼湛天的五位鬼王中,就有三位是重御的旧部,其中一位正是边泽鬼王。

他还是十位鬼王中最不好惹的,煞气最重不说,行事已并非暴戾可形容。

边泽鬼王一看到我,就把手里的鬼大刀重重地插在地上,愤吼出我的名字,“离玥!”

离玥能抹去自己部下关于她和重御的记忆,她的手却无法伸到重御的这一方,把他部下的记忆全抹去了。

边泽鬼王曾跟随过重御,又不曾被抹去记忆,记得离玥的容貌、看到我的反应也属正常。

“我要见你们殿下!”我冷声道。

从边泽鬼王的态度来看,他定会阻拦我和楼湛天见面,八成得用武力了。

“想见殿下,做梦!”边泽鬼王目露凶光,竟显出几分怨怼之意。

“湛天、湛天……………”我再不理他,继续大喊楼湛天。

楼湛天要么不在、要么出事了,否则,不可能不出来见我。

百事通扯了扯我的衣袖,“是不是不在里面?”

幽冥界阴军在这里驻营,没听到地府哪一处开打,楼湛天应该在这里。

虽然边泽鬼王不可能对楼湛天怎样,我还是得进去一探究竟。

边泽鬼王挡在我面前,“殿下不在,你也休想见到他!”

看边泽鬼王的样子,应该不知道龙衔‘烧死我’的消息。

“让开!我今天非见到他不可!”我不能走,要是走了,战争结束之前,再难见到楼湛天。

我伸手去推边泽鬼王,但他如一堵铜墙一般,稳站不动。

“离玥,你别再想迷惑殿下!”边泽鬼王恶声道。

我方想起离玥是地府的鬼,不管当年她是如何打败重御的,他们后来相恋,重御的部下,自然认定他是受离玥迷惑。

眼下,边泽鬼王同样以为我是为了地府,前来迷惑楼湛天,毕竟两界正在交战。

“我现在是人,与地府没关系。况且,灵幽大帝捉了我的至亲,我比谁都希望地府大败!”

知道边泽鬼王是为了楼湛天好,我只好耐着性子解释。

“鬼才信你!”边泽鬼王冷哼,依旧不肯让步。

“你可不就是鬼嘛?”百事通嘀咕道。

边泽鬼王听到百事通的话,眼睛瞪得比铜铃还大,“你说什么?”

“我说什么了?”百事通眼神四下瞟移,假装没说过刚才的话。

我见边泽鬼王的注意力放在百事通身上,趁机侧身一闪,疾跑进军营。

“站住!”边泽鬼王大怒,要上前追我。

不料,百事通大嚷一声,冲他扑过去,正好抱住他的脚。

“鬼树妖,给本王松手!”边泽鬼王怒不可遏。

“老身不放!”百事通自知自己的修为,在边泽鬼王面前不够看,只能使出这样的浑招了。

边泽鬼王的煞气太重,其实她有些悚他的,但为了给我制造找楼湛天的机会,她只能硬着头皮了。

“去死!”边泽鬼王怒吼,挥起鬼大刀往百事通身上砍去。

百事通魂体一扭,以疾快的速度转了个方向,让边泽鬼王的刀落了空。

边泽连砍了百事通几刀、轰了她几掌,都被她躲开了。

我在阴兵的追赶下,搜找了几个营帐,没找到楼湛天,终于确定他不在。

百事通还在和边泽鬼王扯皮,边泽鬼王没甩掉她,气得干脆迈开脚步、拖着她走路。

“老身不放手、就不放手!”百事通跟牛皮糖一样,抱着边泽鬼王的腿不放。

我看到这一幕,嘴脸微抽,“百事通,放开他吧!”

楼湛天不在,只要他们没移营,他肯定会回来,我打算守在附近。

“哦,好!”百事通怔愣了一下,也不知有意无意,竟是用力扯下边泽鬼王的裤子。

奇葩的是,边泽鬼王没有穿内裤,冷不防被扯下裤子,‘大鸟’都跑出来‘透气’了。

“混账,你又扯本王的裤子!”边泽鬼王暴跳如雷,窘得不行。

“老身不是故意的!”百事通跳到我身边,一副‘怕怕’的样子。

我疑惑地看向他们二鬼,什么叫又扯他的裤子?难道百事通不是第一次扯边泽鬼王的裤子?

刚才没注意,我现在才发现他们的样子确实有些熟稔。

难怪边泽鬼王虽处于震怒中,都没显出杀意,他的修为高出百事通不知凡几,却没伤到她。

我无暇去管他们是怎么认识的,正要招呼百事通离开,一个鬼探子狂飞过来,大喊一声‘报’。

“情况怎样?”边泽鬼王拉上裤子,顾不得理会我和百事通。

直觉告诉我,和楼湛天有关,听鬼探子说完,我感觉天都要塌了一样。

原来不等楼湛天逼地府交出我妈他们,假灵幽就准备以他们威胁楼湛天。

假灵幽命鬼把我妈他们押往军中,他自己也亲往其中。

楼湛天探到消息,让边泽鬼王留守军营,他则带领其他几位鬼王,打算半路拦截我妈他们。

半路拦截的话,地府的几位鬼帝不在场,楼湛天和几位鬼王对上假灵幽,也是有胜算的。

他们是昨夜出发的,到现在都没传回消息,边泽鬼王不放心,就派了鬼探子前去探查。

鬼探子沿途查探,在一处险要的地界,发现打斗过的痕迹,楼湛天和几位鬼王的踪迹却失踪了。

“属下捡到这支竹筒,好像是太子殿下的。”鬼探子拿出一支染血的竹筒。

边泽鬼王刚要接过竹筒,就被我一把夺过,“给我!”

看到这支熟悉的竹筒,我心口狠狠地抽疼,是楼湛天亲制的传讯竹筒。

若不是出了意外,楼湛天绝对不可能丢掉竹筒的。

再看竹筒上面的血,我难受欲死,但强迫自己不能往不好的一面猜想。

楼湛天一得空,就拿出竹筒传讯给我、或以慰相思,曾被边泽鬼王、与一些兵将目睹过。

军中大多鬼都知道楼湛天很宝贝一支竹筒,一看到竹筒,就猜到是楼湛天的。

“殿下!”边泽鬼王看到竹筒上的血,骇然大惊。

他不敢耽搁,立即派鬼前去寻救楼湛天。

竹筒染到了血,肯定是楼湛天打斗之际,把竹筒拿在手里。

我心里涌起一个猜测,颤着手,拔出竹筒上的塞子。

竹筒里面骤时传出宝贝的哭喊声,“爸爸、爸爸,妈妈死了……………”

轰!我整个人如遭雷击般,摇摇欲倒。

宝贝的哭声不断地从竹筒里传出来,我可以想象到宝贝伤心至极的可怜模样。

可能是母子连心,我可以肯定真的是宝贝传讯的,而不是龙衔命鬼造假的,龙衔掩饰都来不及,怎可能让楼湛天知道我的‘死讯’?

竹筒收到声音后,没有再用来传讯的话,最后一次收到的声音会保存在竹筒里,我才得以听到宝贝的声音。

后来,我方知宝贝醒后失去那晚的记忆,他找不到我,一直哭闹。

龙衔把宝贝拘在身边,命宫里的鬼都不得多嘴、泄露我的‘死讯’。

他骗宝贝说、我把宝贝丢下,自己跑去找楼湛天了。

龙衔低估了宝贝的聪明程度,宝贝不相信我会抛下他,从开始的哭闹,到假装乖巧。

终于让宝贝等到机会了,早上他趁龙衔去上朝,偷跑出寝宫。

说来也巧,宝贝跑出寝宫后,撞见那个擅幻音的鬼禁卫拿出竹筒。

宝贝当然认得竹筒了,他趁鬼禁卫不备,夺下竹筒。

他不是鬼禁卫的对手,死攥着竹筒不肯放手。

鬼禁卫知道宝贝是龙衔的心头肉,不仅不敢动粗,还被他磨着说出我的‘死讯’。

宝贝哭得很惨,但不忘把这事告诉楼湛天。

原本竹筒每次只能传递一句话,不知怎的,宝贝拿着竹筒哭个不停,声音全传入竹筒里。

竹筒接收了那么多声音,肯定震动不止。

我可以想象到楼湛天正在打斗中,感觉到竹筒不断地震动。

他肯定以为我和宝贝出事了,不顾自身安危,就拿出竹筒,结果可想而知。

“湛天!”我心口绞疼不已,好像有什么东西要冲破我的身体一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