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赌场

第116章:为什么我到现在都还过着素食生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就这样,陆昕言把乔依然又给推了回去,还打电话让乔斌上来,又给陆家的人和言梓桥也打了电话,告诉他们,不去酒店。

乔斌上来后,陆昕言推着乔依然去做产检,因为有了绿色通道,所以很快,乔依然的彩超单就拿了出来。

医生看着乔依然的单子,有些欣喜的看着她,“双胞胎也。”

乔依然怔了一下,就连陆昕言也愣住了,“双胞胎?”

那个老太太居然这么厉害,光是肉眼就看出来了?

陆家的人匆匆的赶了过来,听见医生说乔依然怀了两个,顿时都高兴坏了,特别是老太太,她直拍着自己的胸口,“两个,两个。”

方蓉虽然心里高兴,但……还是疑惑的皱起眉问,“咱家曾经有过双胞胎的历史吗?”

这句话,顿时让老太太又惊住了。

按照常理说,一般家族里面有双胞胎历史的,下一代生双胞胎的概率就很大。但是如果没有……一般情况下,也是不会有的。

这时候,乔斌站在旁边,挺了挺自己的身板,拿眼睛扫了眼陆家人喜忧参半的脸色,淡声道,“我和妹妹就是龙凤胎!”

“什么?”老太太惊讶的嘴都张大了。

言梓桥轻轻的咳嗽了一声,“是的,姗姗和哥是龙凤胎。”

所以……乔依然现在怀两个就是很正常的事了。

这一下,陆家人是真的高兴起来了,要知道乔依然怀孕他们就已经很开心了,结果一怀还是两个,他们能不激动,能不兴奋吗?

老太太看着乔依然还坐在轮椅上,赶紧推了一下身边的陆昕言,“小言,还不赶紧把你媳妇抱到床上去,你媳妇现在多金贵啊!”

方蓉站在一边也乐呵呵的笑了起来,“就是。之前就是摔了一下,就差点掉了,现在你可要小心保护好了,那里面可是两个。”

医生站在旁边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嗯,之前我就说她的胎相怎么这么不稳,原来是双胞胎。我跟你们说,双胞胎可是很辛苦的,你们一定要小心小心再小心的照顾着。”

陆家人又是高兴,又是紧张,把乔依然看得比国宝还要珍贵。

高兴头过了以后,老太太总算是想到正事了,“既然大家今天都这么高兴,咱们就把依然和小言的婚事定了吧,乔家爸爸,你觉得呢?”

乔斌现在已经是没有什么意见,对于陆家人是能忍就忍,更何况他这次来,明显感觉到陆家人待他跟上一次不一样了,不但没有嫌弃,瞧不起,反而还很尊重他。

陆建勋去搬了几张座椅过来,拉着乔斌坐下,乔斌抬头看了眼坐在床上眼巴巴的看着自己的乔依然,正了正脸色,一本正经的说,“这婚事就定下来吧,他们可以先去领证,然后等着乔乔生完孩子以后再办婚礼。”

老太太看乔斌没有反对,立刻喜笑颜开,“那是自然,依然现在的情况也不适合外出走动,就等到依然生完孩子以后,再照结婚照,再举办婚礼。”

既然是领证,那就容易多了,第二天,在陆家全家人的精心照顾下,乔依然也想出去透气,就被一帮人簇拥着去了民政局,轻轻松松的就把结婚证给领了。

看着手里的红本本,乔依然真是感慨,以前她和陆昕言为了拿到这个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没想到,就是半个小时的事,这件事就这么办了。

一年后……

“陆昕言。老二尿了!”

乔依然生完孩子以后,在陆家精心的照料下,身材恢复的很快,她手里抱着小的,看着躺在床上本来打算说洗澡的老大,急得满头大汗。

陆昕言合上笔记本电脑走进来,就看见乔依然一手抱着小的,另一手拿着刚刚取下来的尿片,而她的身前湿哒哒的,一看就知道老二做了坏事。

他走过去,从乔依然手里把老二抱过来,抬起手照着老二的小屁屁上,就是狠狠的一巴掌落了下去。

“啪”的一声,震破耳膜。

乔依然看得心都碎了,“你打他干什么啊?”

陆昕言皱眉,“他尿你一身,我不收拾他能行吗?”

“哎呀!”乔依然恼火的又把张着嘴就嚎的老二给抢过来,“小孩子还不懂事,你没事就打他,敢情不是你生的,你不心疼?”

陆昕言眼皮狠狠的跳了一下,“还真不是我生的。”

乔依然一个眼刀扫过去,陆昕言赶紧说,“但是,是我干出来的,我能不心疼吗?”

看乔依然忙得团团转,陆昕言把老二又抢了过来,“好了,你就不要管了,让保姆去做吧。”

“保姆,保姆,就知道保姆,没有保姆,是不是孩子就不管了,让他自生自灭?”

乔依然听得火大,这孩子刚生下来的时候,陆家人高兴的跟什么似的,争着抢着要带,本来就生了两个嘛,让他们帮忙带一下也算是分担一点。

可是谁知道,方蓉抱了一个过去,才带了两天就给抱回来了,笑着说,“我跟你爸爸准备去欧洲玩一趟,估计十天半个月是不会回来的。”

好吧,把孩子送回来了,人家两人就真的走了,走了不说,说好十天半个月的,结果,这都半年了,还没有回来!

看样子是不想管这两个烫手山芋了。

老太太倒是想带。可是心有余而力不足,那么大岁数了,抱着孩子,颤颤巍巍的,那孩子都能从她的手上摔下来。

乔依然又不放心保姆带,看着网上很多视频里面说,保姆哄孩子哄不好,就动手打孩子,下手很重,看得乔依然心都疼了。

这下,所有的工作全部落在了乔依然和陆昕言的身上。

不过,好在言梓桥和乔斌每天晚上都会来帮忙。

乔依然看见老二尿了,老大还没有洗澡。心里急得不行,又怕陆昕言再对孩子动手,她只能自己抱着,拿尿不湿给老二换上。

这时候,言梓桥和乔斌来了。

“哎呦,我的小乖孙,这是咋了,怎么哭得这么厉害?”

言梓桥走过去,就把老二抱了起来,一边颠着一边哄着,“乖,不哭啊,外公在。乖啊!”

乔依然看见乔斌也是一脸心疼的看着老二,忙伸手指挥道,“爸,老大还没有洗澡,你帮我带去洗下澡吧。”

乔斌听见了,忙高兴的弯腰把老大从床上抱起来,“宝贝,外公带你去洗澡澡喽。”

说完,抱着老大就去了洗浴室,乔依然还是有点不放心,看言梓桥把老二哄得挺好的,就跟着乔斌走了进去。

言梓桥站在外面,老二被他哄得终于不哭了。拿着大手指含在嘴里,吸允的啵啵的,可好玩了。

“小言。”言梓桥走到陆昕言身边,看他脸色有点沉闷,问道,“这是怎么了?”

陆昕言就把刚才打了老二的事跟言梓桥说了,言梓桥听了也是心疼到不行,“你打孩子干什么啊?

“呃……”

陆昕言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就是心烦,看着她把小乔尿了一身,小乔又一脸可怜巴巴的看着我,我心里的火气就冒起来了。”

“嗯?”

言梓桥愣了一下,然后哈哈的大声笑了出来。

“干爹!”陆昕言皱眉,“笑什么?”

言梓桥把陆昕言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然后把头凑到陆昕言的耳边,小声的说,“你是不是憋坏了,所以不管遇见什么事,心里都有火?”

憋坏了?

什么憋坏了?

老司机如陆昕言,一下就反应过来言梓桥的意思,他尴尬的咳嗽了两声,将头偏向言梓桥,害怕里面的乔依然听见似的,“干爹,你不知道,小乔现在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孩子身上了。根本就不管我了,我已经很久很久都没有见她对我笑了,她所有的笑容都给了那两个小兔崽子。”

言梓桥无奈的笑着摇了摇头,这种事其实每家每户都是这样,女人一旦有了孩子,那么肯定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孩子身上了,对于老公,自然就少了很多关怀。

只是他没有想到,陆昕言居然小心眼到了这个程度,一个不爽,就开始拿孩子撒气。

看来……这身体里的火比心里的火还要旺很多啊。

没一会儿,乔斌和乔依然就给老大洗完了澡,看乔依然抱着老大光溜溜的身子出来,陆昕言眼底的嫉妒又冒了几分。

把两个小家伙收拾好以后,言梓桥看了一眼窗外,“依然,现在天色有点晚了,我跟你爸爸就不回去了,就在你家住下。”

“啊?”乔依然眨巴眨巴眼睛,转头看了一眼窗外,也不是很晚啊,才八点过,平时这个时候,他们不是也在这里没走?

怎么今天忽然想起不走,要在这边住下了?

乔斌还有点愣神,没反应过来,就接到言梓桥的眼神,然后后知后觉的好像明白了点什么,也跟着点点头,“嗯,我也觉得累了,就不走了,在这住下吧。”

“对。”言梓桥故意看了陆昕言一眼,一字一度,语气加重了几分,“今晚我和你爸爸带着两个孩子睡觉,你们也好休息一下,我和你爸爸也好跟两个孙子联络联络一下感情。”

这……

不但不走了,还打算帮他们照顾孩子?

一照顾还是两个都给照顾了?

居然有这样的好事?

乔依然看着窗外的眼神有些茫然。不知道明天太阳会不会打西边出来。

东西收拾好以后,乔依然就把乔斌和言梓桥送到客房,言梓桥知道自己是怎么也照顾不好孩子的,毕竟他从没有带过孩子,就一定要跟乔斌一起睡,两个人一起带孩子。

乔斌都没明白怎么回事,两个小家伙就已经躺在他的床上,旁边还坐了一个言梓桥。

他抬手扶额,原以为带一个还好,可是看言梓桥的样,是准备一起麻烦他了。

乔依然把所有东西和需要注意的都跟言梓桥和乔斌交代好以后,又担心的看了两个孩子一眼,才瑞瑞不安的走了。

回到房间。乔依然关上门,走到床边坐下,看着床上空落落的一片,心忽然空了一大块,也觉得空落落的。

陆昕言洗完澡走出来,看见乔依然坐在床上发呆,他走过去,双手搭在她的肩上,“在想什么呢?”

乔依然撅起嘴,“我在想爸他们能不能把孩子照顾好。”

“想什么啊!”陆昕言把乔依然的身体转过来面对自己,低头看着她,“你自己说说看,自从有了两个小兔崽子,你有多久没有认真看你老公一眼了?”

乔依然抬起头,睁大双眼,将陆昕言上上下下看了一遍,这时候才发现他下身只围了一条浴巾,她弯起唇,讨好的笑道,“我这不就在很认真的看你了么?”

“这可不行!”陆昕言双手用力,将乔依然用力的推倒在床上,然后大手抓住腰间浴巾一扯,直条条的压在了乔依然的身上。

“小乔。”他轻声唤她,“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乔依然哭笑不得的看着他,“爱啊,我一直都很爱很爱你。怎么可能不爱呢?”

“是吗?”陆昕言抓住她的小手,朝着自己摸去,“可是,你已经很久都没有爱他了。”

乔依然,“……”

哎呀,男人一旦耍起孩子脾气,撒起娇来,连他妈都没有办法,更别说还是深爱他的女人了。

乔依然自己也知道这段时间的确是有点冷落陆昕言了,现在看着他深宫怨妇的眼神,她的心里多少还是有些内疚的。

“陆昕言。”她把自己的手抽出来,还是不太习惯这样的暧昧,转而搂住了陆昕言的脖子。“你怎么能跟两个孩子吃醋呢?他们那么小,你说,你吃这样的醋有意思吗?”

“怎么就没有意思?”陆昕言抬起手用力的睨了一下乔依然的脸,小怨妇的眼神越来越深,“你说,没必要多了两个儿子,我就要出家吧?”

他开始喋喋不休的抱怨了,“你怀孕的时候,我自然是不能碰你的,这是为了那两个小崽子,然后怀胎十月,好不容易把他们生下来了吧,你又坐月子。两个小崽子还是不离身,我也忍了,可是这都已经半岁多了,为什么我到现在都还过着素食生活?”

“我可不是兔子,我是野兽啊,我要吃肉,吃肉!”

这么多话……

看来真的是已经有情绪很久了。

今天一个不爽,都已经打老二的屁屁了,真不知道,哪天他要是发起脾气来,会不会把两个孩子吊起来打!

为了两个孩子能够平安健康的长大,乔依然决定了,要好好的犒劳一下陆昕言。让他把积攒这么久以来的火气全部一下撒了。

“好吧,好吧!”她赞同的点头,抬手爱惜的摸着陆昕言还有些湿润的短发,“我的好老公,让你受委屈了,都是老婆的不对好不好,今晚上我是你的,随便你怎么来都行。”

“真的?”陆昕言挑了挑眼角。

“嗯!”乔依然很是镇定的点点头,“来吧,Baby!”

陆昕言张大嘴学着狼嚎了一声,然后伸手就去扒乔依然的衣服,没一会儿,就把乔依然扒得跟自己一样。

乔依然赶紧抬手撑住他的身体,“别这么心急,我会疼的。”

陆昕言迟疑了一下,毕竟乔依然生完孩子以后这么久都没有做过了,他邪魅的勾起唇,低声笑道,“那……我温柔一点。”

他俯身而下,一个清淡而带着淡淡温热的吻悄然落在她光洁的额头上,轻柔的动作好像在安慰至爱的天使,唇一点一点往下,直到吻住了乔依然的红唇,才像一头刚从牢笼里放出来的野兽般,疯狂的,肆意的啃咬着。

乔依然用力的搂着陆昕言的脖子,感受着他的激情,自己也跟着燃烧了起来。

就在两人吻得难舍难分的时候,隔壁房间忽然传来孩子嚎嚎大哭的声音,乔依然的身体一下就僵住了,也不动了,更不迎合陆昕言,竖起两只耳朵认真的听着。

陆昕言感觉到乔依然的僵硬,脸一下就拉了下来。

“好像是老二在哭。”乔依然并没有看陆昕言的脸色,听了下,就在猜。

“小乔!”陆昕言冷着声音喊了一声,“你到底有没有一点我们在做事的觉悟?”

乔依然这才抬起眼眸,看见陆昕言那双眼睛就像要吃人一样的看着她,吓得她的心脏都差点跳出来了,赶紧点头,“好好,咱们继续。”

陆昕言非常不爽亲热被打断,他紧紧凝着乔依然的眸子,冷声警告道,“你要是再分心,我一会儿就去把那两个小崽子的屁股打烂,你信不信?”

乔依然赶紧点头,讨好的笑,“知道知道,我不会再分心了,来吧。”

陆昕言这才满意的缓了脸色,换上深情的眼神看着乔依然,头慢慢的低了下去……

前面前戏已经差不多了,陆昕言也是怕一会儿再出什么状况,在乔依然还没有任何准备的情况下,强行闯了进去。

乔依然一声闷哼,手指紧紧的掐住陆昕言的手臂,仰起头半眯着眸,“慢一点。”

陆昕言心里很是心疼自己的老婆,虽然他已经迫不及待了,可他还是很柔很慢的一点点进去。

“咚咚咚……”

就在这时,房门忽然被人敲响。

陆昕言的后背一震,整个人都要觉得不好了。

乔依然心里担心孩子,想推开他去开门,却被陆昕言压得死死的。

“别动!”

陆昕言再也受不住。对着乔依然就是一阵狂轰滥炸,外面又敲了两声门,乔依然心急的朝着门口看去,隐隐约约的还能听见孩子抽噎的声音。

“陆昕言,你快一点啊。”

这句话一出,陆昕言的脸不止是黑那么简单了,他抬手捏住乔依然的下巴,将她的头强行转向自己,眼睛只能看着他,咬牙切齿的说,“乔依然,你居然在这种时候让你老公快点!”

乔依然一下就呆住了,心里真的担心两个小的。可是陆昕言这边,她委屈的扁了扁嘴,慢慢的躺好,然后闭上眼睛,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来吧,要快要慢你随意,我配合。”

看着她一脸这个死样子,陆昕言还能有什么心情再做下去,从乔依然的身上下来,他拿过放在一旁的睡衣穿在身上,黑着脸就去开心了。

门外,言梓桥抱着孩子看见陆昕言的脸时。吓得倒退了两步,然后尴尬的笑了一声,“那个,孩子饿了,不知道依然……”

“孩子早就断奶了,奶粉刚才送到你们房间,冲好了喂他们就行!”

说完,也不等言梓桥再说什么,陆昕言“砰”的一声就将门摔上了。

言梓桥抱着孩子站在门口,怔怔的看了半天,才悠悠的冒了一句,“好……大的火气。”

低头看了眼怀里的孩子,他无奈的摇摇头,“瞅瞅你们把你爸给逼的,都快赶上火山了!”

陆昕言回去,坐在床上,虽然身体里一股火像是在燃烧一般,可是被刚才那件事搅得,早已经失去了兴致。

他闷闷的坐着,一个字都不说,心里难受得想杀人。

乔依然看他那样,双手在身前,十指不安的搅了搅,这件事,怎么说,都是她不对。

她从床上跪着走到陆昕言的身后。伸出双手从后面环住他的脖子,“老公,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我没有在妻子和母亲之间游刃有余的照顾你们,为了孩子,我忽视了你的感受,对不起,老公。”

乔依然这个人吧,很少能够主动道歉,但是她只要道歉的时候,就会显得特别的真诚,一点也不做作。

陆昕言光是听着,心都软了下去。

在心里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他就算是再气,可怎么也不能生乔依然的气。

他转过身,双手把乔依然抱进了怀里,手指轻轻的抚摸着她柔顺的长发,一声不吭。

他们已经很久都没有这样亲密的在一起抱着过了,乔依然的心微微有些触动,她的手指开始不安分的在陆昕言的身上慢慢游走起来。

她就手就像一团火,所到之处,将陆昕言本就压抑的火全部引了出来,陆昕言抱着她的身体,用力的倒在了床上,看着身下红着脸望着自己笑的女人,他低声微笑,“你这个折磨人的小妖精,看我今天怎么收拾你……”

全文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