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赌场

22.小剧场之共同度过(全文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一天,成为了我和徐徐的噩梦。我们在同一天里,失去了小来和南音。亚姨走了,那些X警也走了。李成佑在院子的台阶上坐了很久,我把千千和徐徐带回了房间,然后给殡仪馆打了电话。

小来和南音被拉走了。

一个星期后,我带着徐徐,千千,以及小来和南音的骨灰回到了B城,李成佑送我们去的机场。临行前,他告诉我,亚桐之前就有一点心理变态。小来事件彻底的刺激了她,她现在的精神有些错乱了。

我什么都没说。

徐徐也只是惨然的笑了一下,她说:“真是便宜她了。”

“你们走吧,不会再有人去找你们了。”李成佑拍了拍我的肩膀,不等我说话他就转身走了。

我们回到了我们自己的家,把小来和南音葬到了徐徐养父和弟弟附近,也好让他们有个伴。

一切后事办妥后,我才发现,偌大的房子,只剩了我们三个人。走到哪里,都是南音和小来的身影。住了一段时间后,我实在受不了了。徐徐正在康复中,我害怕她的情况变坏,于是我在市中心租了一套两室一厅。

我和徐徐搬到了市区居住,在这套小小的房子里,我和徐徐总算开始了新的生活。我重新回到了医院上班,罗叔看我和徐徐生活拮据,变着法子给我送钱。我无论如何都不肯接受,既然还活着,那就得有点尊严。熬一熬,总是会过去的。

我每天奔波着,上班,下班。担心家里出意外,我又请不起保姆,我不得拉下面子去找了徐徐的养母。没想到,年初的时候,翁雪的父亲得重病过世了。她正好一个人,大半辈子的罪孽之后,她苟延残喘的活着。听我说了情况后,她哭了又哭。马上收拾东西跟我到了B城。我上班的时间,千千和徐徐就交给了她。

日子就这么一天一天的熬着,熬到我上了好几个月班后,生活条件才开始逐步改善。徐徐的身体恢复得也越来越好,在最近一次的全身检查中,所有的报告都显示徐徐已经是健康的正常人了。

那天晚上,我抱着徐徐,泪水糊了她一肩膀。

“一个大男人还好意思哭。”她取笑我,说着,她抱紧我的头,泪水也糊进我的头发里。

“我们是不是熬过去了?”她轻声问我。

“嗯,熬过去了。”我哑着声音道。

“太好了,我们的前半生总算结束了。”徐徐喃喃的,“我本来还一直梦想着给小来和南音办个婚礼,谁知道……”

“也许李成佑说得对,人是有命的,很多事情都是命中注意。他最终还是得到了南音的生死相随,也算不枉这一世了。”我强打精神安慰她。

“但愿在那一个世界里,再也没有亚桐,没有清澜门,没有杀戮,没有迫害。”徐徐哽咽着。

“没有,不会有的。”我已经缓过情绪来了,轻轻拍着她的后背。

“为什么该死的人不死。不该死的人却死了。如果小来和南音不死,那么来年他们肯定也会有自己的孩子。我们千千就会有弟弟或者妹妹……”徐徐说不下去了,泣不成声的。

我心里何尝不遗憾呢?在当时那种情况下,小来在瞬间走入了思想的绝境吧。其实要被亚桐带走的时候,我就看出来了,他是绝望的。也许离开后不久他就会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和我们生活在一起久了,他伦理纲常已经完全的理解了。那个凌辱他的人是亚桐,他一直憎恨她。命运那么残酷,那个人偏偏是他的姐姐。新怒旧恨,他选择了结束自己的生命。

“整个清澜门里,也就颜初还保留了几分善意。”徐徐又说。

“也许吧。也许。至少对你,她是真心的好。”我本来想告诉她当年被送走的真相,但想了又想,我还是决定不说。我从那幢房子里搬走时,又仔细去翻了那九本书,在另一本书里。我看到颜初留下的另一段话。当年,她把长风让给陆然。没想到,长风被长天害死,陆然怀着徐徐,每日以泪洗面,颜初把她接到身边照顾。徐徐出生时,陆然生下徐徐后大出血被送去抢救。颜初带着徐徐回了家了,恰巧她的姐姐颜慧才生下孩子不久,那孩子便是姚如静。两个孩子一起交给颜慧喂养,只养了几天,颜慧被人暗杀。颜初伤心欲绝,又怕两个孩子惨遭不幸。于是她想尽了办法,将徐徐和姚如静送下了山。从此,徐徐和姚如静消失在了茫茫的人海。直到亚桐和宋伯西争夺清澜门最高执行人,这件湮灭了二十多年的往事才被翻捡出来。

徐徐过了二十五年平静的人生,最终没能幸免属于她的命。

我后来也问了徐徐的养母,在DNA的强有力的证明下,她努力回忆,她说她生下孩子后那天晚上,她的丈夫去上了一趟厕所,她很困,睡得迷迷糊糊的,隐约的是觉得有人进了病房。后来也觉得那个女婴不是她刚生下来的样子,但又觉得刚出生的婴儿,可能就是变化大。再加上同病房的另一个产妇也觉得自己的孩子有些变化,所以两个糊涂的母亲就觉得这是正常的,然后就这么糊里糊涂的把孩子抱回了家。

我和徐徐的日子终于平静了,千千茁壮成长,徐徐的养母在经历了两任丈夫的枉死后。一心信佛,性情也变得温顺了很多。对徐徐和千千照顾得特别周到,对我也很关爱。

这样的日子,一年又一年。

陆然,李成佑,宋伯西。亚桐,生死不明的颜未,还有许多其他的人,渐渐的就成为了我和徐徐记忆中一个灰暗色的片断。

只是在每年清明的时候,我和徐徐会准备特别多的纸钱去墓地,给徐徐的养父弟弟,给小来和南音烧。

徐徐给小来冠了徐姓,墓碑上,刻着徐小来三个字,徐徐是他唯一的亲人。

而我是南音唯一的亲人。

时间越来越久,悲伤慢慢的掩去了。在这个烟火人世,我们过着最普通平凡的日子。我主外。徐徐主内,一家人,其乐融融。

二十年后

“爸,我妈呢?”千千咬着个苹果推开了厨房的门。

我关了水龙头从眼镜后面看了他一眼:“没在院子里吗?”

“没有啊。”他晃进厨房,“爸,我妈今天又要给我做什么好吃的?”

“你这孩子。整天就知道吃。”我扯过抹布擦干了手,“走,先陪爸爸下盘棋。”

“我才不要,昨天跟你下棋,你明明输了还悔棋,我现在和你有代沟。”千千大口大口的咬着苹果。出了大厅后,他立刻撒了我的手:“我妈在菜园里,爸,我没空陪你下棋,我要我和妈研究晚上吃什么去?”

“你这个臭小子。”我笑骂。

“爸,你要同情一下我。在学校里吃东西那是为了活着。回家来才叫生活。就是你不好,我说我要报本省的大学,你非要我去大城市,还说为了锻炼我。”千千把苹果全部吃完,苹果核随意往院子里一扔,不等我讲他,他眼珠子一转,“我知道了,爸,你肯定是很烦我老跟你抢吃的,所以,你就把我支使得老远的,这样你就可以独自享受我妈做的美食。对不对,对不对?”

我无语得很,他都二十出头了,整天只知道吃,这以后找女朋友怕也是要愁白我和徐徐的头发。

“杜亦衡。”徐徐从菜畦中走了出来,“你又在和爸爸抬杠了。”

千千赶紧跑过去,“妈,没有没有,我哪敢跟爸爸抬杠啊,你不是每次都护着他吗?我一个人也抬不过你们合力攻击我啊。妈,我得问你个严肃的问题。”

“嗯?”徐徐拂了拂头发,她快五十了,保养得很好,但不知道为什么,头发却早早的就开始白了。现在她每隔一段时间就要去染发,这次隔的时间上了,发根那里又白了。

“我真的是你们亲生的吗?”千千接过徐徐手里的菜篮子,“要不。你和我爸总有一个帮我的,咋谁也不帮我呢?”

“你不是我们亲生的,是捡来的。”徐徐没好气的瞪他一眼。

“好啦好啦,我亲爱的美丽的老妈,我就是开着玩笑,你看我和我爸长得几乎一模一样。怎么可能是捡来的吗?妈,我给我跳新学的机械舞吧,特别带劲。”千千说着就一本正经的跳起来。

把徐徐乐得不行。

我摇了摇头,真是个活宝儿子。冷不盯的,晃眼间,看到一辆黑色的豪车停到了院子门口。我皱眉。我和徐徐的朋友都是普通人,这是过路人迷路了吗?

有个和我年纪差不多的男人从副驾位下来了,他穿着件灰色的短袖衬衫,背着手,非常有派头的走到了院门口。

“杜清池,徐徐,好久不见啊。”那个人高声喊起来。

那声音有些熟悉,我快走了几步到院门口,隔着篱笆门,我们对看着。岁月流逝,我们都老了,眼角的褶子都一样深了。

“我都来了。请我进去坐坐吧。”李成佑虎着脸说。

徐徐和千千也走过来,徐徐有些无措起来:“你,你怎么来了?”

“来看看老朋友呐。”李成佑说着就自己动手推开了院门,他还是那么没耐心。

“你真的只是来看我们吗?”我有些狐疑的看他。

“以前就知道徐徐菜做得好,我就顺道过来喝个酒。”他拍着我的肩膀,“徐徐,你快去准备下酒菜啊,我和清池聊几句。”

徐徐和千千去了厨房。

“李成佑,大家都一把年纪了,你可不要再来搅和我和徐徐的生活啊。”我还是不放心他。

他神秘一笑,又拍了拍我的肩膀:“我调任啦,到B城来走马上任,以后,我就是你们的大靠山啦。”

我惊呆了:“你居然走官道了。”

他眨了一下眼睛:“也很有趣。”

“你可真有本事,佩服。”我由衷道。

“还是你赢了,老婆孩子热炕头,人生所求不过如此,你说呢?”他说完笑起来。

我也笑起来。

黄昏的夕阳中,有炊烟袅袅。

有家,有她,有娃,足矣。

是吧,人生所求不过如此。(全文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