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赌场

真正结局:小包子的番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就是这么被一句话给坑了的,那年我还是婴孩,我能懂什么?我又能做什么?我也很绝望啊。

六岁这一年,我作为当今陛下唯一的‘儿子’被封为了太子。

后来我爹娘给我讲起当年的事情,义正言辞地告诉我,都是柳叔叔坑了我,其实他们是不愿意的。

听父母的话不能只听片面,要听内涵,我爹娘的这意思就是说,一切都是我柳叔叔造的孽,与他们没有关系,让我不要怨恨他们。

尤其是我娘,她一再强调她只有我这么一个‘儿子’,让我以后一定要好孝敬她。

我每每无言以对,我霍霄舅舅总是说,我那对爹娘,一个比一个阴险狡诈还好我不像他们。

阴险狡诈,他总是用这个词儿来形容我爹和我娘,我私以为,很是生动形象。

我爹是一个特别的人,他是东临国的大将军萧熠,听说我爹战无不胜攻无不克,整个大地都流传着他的传说。

我娘更是一个了不得的女人,呃,她倒是没什么丰功伟绩,但是她征服了我爹,就知道我娘不是一般的狠了。

我从小听过很多关于我爹征战沙场的故事,但是我不太相信,这年头故事虚构的太严重,反正我觉得故事里的萧大将军和我爹相比。我好像有个假爹。

从小我爹就最疼我,他对我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宝贝,你想要什么,爹愿意把世界上最好的一切都给你!”

我眨了眨眼睛,无比期盼地说道:“我想要跟娘一起睡!”

我爹:“不行!”

你看,我爹连一个孩子都好意思欺骗,由此可见他心肠毒辣。

我平日里最喜欢做的事就是去找柳叔叔的家里,找胭脂姑姑生的翘翘妹妹一起玩儿。

其实主要是翘翘喜欢和我一起玩儿,但因为我娘总说。生为男子,就应该好好照顾女子,这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

所以我时常来到胭脂姑姑家来照顾翘翘。

今天我一来,发现了有点不对劲儿,听说柳叔叔又惹了胭脂姑姑不开心,此时正在正房里与胭脂姑姑赔罪。

赔罪这种事情我见过许多,我娘就时常给我爹赔罪,照我娘的话说,我爹小气又小心眼,丁点大的事儿还记在心里。有一次不过是我娘与景尘叔叔一同赏了个画,我爹的脸就拉了老长,我娘哄了他好久才哄好。

我一直以为别人家也是这样的,却还是第一次听说是相公给娘子赔罪,心中很是好奇不已,按照我娘说,我以后若是娶了媳妇儿,也是要好好疼她的,所以我觉得,哄娘子的法子,我还是有必要学上一学。

我偷偷地溜到门外,正好听到柳叔叔的声音。

“娘子,娘子我错了,我真的跟那女人没有关系,我遇见她那是个意外!”

“大街上那么多的,怎么就那么巧,偏偏让你碰见了她?”这是我胭脂姑姑的声音。

“娘子,我已经有了你,你就是我的心,我的肝。有了你,我怎么会招惹别人呢?”

我认为柳叔叔这话说的很是肉麻,但作为男子,能屈能伸到如此地步,却也是值得称赞几分。

“那你说说,我和她谁漂亮?”

“当然是娘子漂亮,娘子在我心里是最美的人,谁都比不上你万分之一……”

接下来我柳叔叔引经据典的将我胭脂姑姑夸成了一朵鲜花,而我胭脂姑姑呢,也就笑成了一朵鲜花。

我摇了摇头,觉得娘亲说的很有道理,男人果然都是油嘴滑舌,喜欢花言巧语的。

男人的话不能信,这个道理,六岁的我都明白,可胭脂姑姑居然还信了,也真真是不可思议。

我跑去找翘翘妹妹玩儿了。

翘翘今年四岁,胖乎乎的脸颊,胖乎乎的小手,睁着一双圆圆的眼睛,很是可爱。

每次见到翘翘我就觉得手痒,很想捏一捏她的脸颊,可是我娘总是说,男孩子不可以欺负姑娘家,我一直未偿所愿,很是遗憾。

我和翘翘一起吃点心,我把我的那一份分出来了一半放在了翘翘的盘子里。

翘翘站在椅子里,半个身子压在桌子上,伸手去递盘子,一个没站稳就从椅子上摔下来,我眼疾手快地挡在了她的身前。

“殿下!”

“殿下哟!”

我拍了拍手去扶翘翘,翘翘眼泪汪汪地看着我:“太子哥哥,你没事吧?”

我摸了摸被她差点压扁的屁股,摇了摇头:“没有,我娘说,男子就应该保护姑娘的,翘翘你没事吧?”

“我没事,太子哥哥你真好……”

“嘿嘿。”我自认做了一件好事,心中很是得意洋洋,抬起头。看到胭脂姑姑目光复杂地看着我们,胭脂姑姑也定是认为我做的很对的。

后来,后来睡午觉的时候,我无意间听到胭脂姑姑低语,说着什么:“跟她娘一个样儿,小小年纪就会勾搭姑娘……闺女啊,你可不能跟娘一样啊。”

我听的云里雾里迷迷糊糊地睡着,不过我觉得,我娘肯定没有我这么好。

我将翘翘哄的眉开眼笑,又许下以后再来陪她玩。便心满意足地离开了柳府。

时间还早,我不想回宫,宫里太可怕,我才不过六岁,朝中的大臣们就已经叫喧着要给我启蒙,听说为了争一个当我太傅的机会,一群人打得头破血流,根本没有人问过我自己的想法。

其实我的想法也挺简单,主要就是吃好喝好玩好,过一个快快乐乐无忧无虑的童年。

可就算是这么简单的请求也不满足我。究竟是什么愁什么怨?

我不禁抬起头,忧伤地望着天空。

但是有人把天空挡住了,我愣了愣,就看到陆严叔叔那张苦逼加纠结的脸。

苦逼这个词儿也是霍霄舅舅教我的,如果知道我陆严叔叔的经历,就知道他确实苦逼。

我四处张望了一下,果然在不远处看到飞燕姐姐飒爽英姿的身影。

我挥舞着小手:“飞燕姐姐,飞燕姐姐看这里!我在这呢!”

飞燕姐姐很快就向我走过来,后面跟着陆严叔叔,“陆严叔叔。你又追着飞燕姐姐跑啊?”

“为什么她是姐姐,我就是叔叔?我有那么老么?”

我说:“我娘说了,没成亲的都是姐姐,至于你……这么一大把年纪了都没人要,追个媳妇儿追好几年,这么没用……啊!飞燕姐姐救我!”

陆严叔叔居然敢提着我的衣领起来!太过分了,我要告诉我爹!

但是有一只温柔的手阻止了他,飞燕姐姐伸手一挡,我就跌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之中,我幸福地蹭了一蹭。

“飞燕姐姐,让你一个女子来保护我,实在是太不应该了,”我抬起小脸,看着飞燕姐姐认真地说道:“不过我早晚会长大的,到时候就让我保护你好不好?”

萧飞燕看着那张神似某人的脸,和那双曾给她温暖的凤眸,心头闪过一丝的暖意。

“好。”

我靠在飞燕姐姐的肩膀上,冲着瞪着我的陆严叔叔做了一个得意洋洋的表情,他立刻冲我张牙舞爪,我瘪了瘪嘴:“飞燕姐姐。陆严叔叔威胁我!”

陆严:“……”

看着陆严叔叔被飞燕姐姐教训,我恍然大悟,果然我娘说的没错,就以陆严叔叔的智商,也难怪这么长时间打光棍了。

为了安抚我被惊吓的小心肝,飞燕姐姐打算带我去吃好的。

“飞燕姐姐,你不止人长得好看,还有本事,心地还好,难怪陆严叔叔对你念念不忘!”

我娘说过。说好话又不用花钱。

飞燕姐姐捏了捏我的脸颊,我不怎么愿意,可是我爹说,飞燕姐姐功夫很厉害,让我不要妄想反抗,好气哦。

“飞燕姐姐,你不要捏我的脸!我娘说了,男子汉的脸不能让人捏的!”

“因为你长得好看,所以姐姐才想捏你的呀!”

长得好看怪我咯?我觉得我被骗了,飞燕姐姐就是一个怪阿姨!

不过……

“飞燕姐姐。你为什么一直要拒绝陆严叔叔,我听说他追了你好多年,对你一直一往情深,你为什么不接受他?我娘说,不管是男子还是女子,找到好归宿才是最幸福的事情。”

“那是因为你娘找到你爹。”飞燕姐姐淡淡地说道,“而且我要的幸福,他给不了我。”

“那你要的幸福是什么呢?”我不解地问道。

她看着我,笑容温柔睿智:“我的幸福,就是希望有一天。牵着你的手,让你以自己的身份,过属于你的生活。”

你的娘,曾经让我成为了东临国第一个女将军,我也想要回报她。

让她再也不用因为男女之别而受到不平等的对待,让你也可以过没有秘密的生活。

对一个六岁的孩子来说这个问题似乎有些深奥,我懵懵懂懂,但是我明白了,我陆严叔叔还有的追呢……

我七岁这一年,邻国的王子带着王妃来东临国朝贺。

我因为长得好看。所以从小就招人喜爱,但是这王妃是不是太喜欢我了一点?看着我的眼神慈爱温柔,讲真话,我娘都没用那种眼神看过我。

她是不是爱上我了?

我很担心:“王妃娘娘,虽然你长得也很好看,但是我年纪还小,不能跟你在一起,你还是对我死了心吧。”

王妃一愣,抱着我哈哈大笑起来,是不是魔症了?我很是担心。难道我都让她为爱入魔了?

我娘瞪了我一眼,把我扔了出去,真是的,魅力大又不怪我。

临走前我听到我娘用熟稔温柔的语气唤那个王妃:“映雪,这么多年你过的可好……”

我大惊!原来我娘居然认识那个王妃,听语气还关系匪浅,我知道,我娘以前女扮男装,招惹了不少桃花,按我爹的话说。那都是我娘造的孽。

我心里很是忧伤,原以为是个喜欢我的,没想到是喜欢我娘的。

我愤愤不平,就看到江城武叔叔脚步急匆匆地走过来。

我自小就备受喜爱,我花嬷嬷一直跟我说,没有人会不喜欢我,不喜欢我的都是瞎子。

江叔叔就是那个瞎子,他从来都不喜欢我,对我甚至可以说不假辞色。

我这么人见人爱的他不喜欢,偏偏喜欢柳姑姑那么凶神恶煞的。难道是因为我不够凶?

晚上的时候,我爹又偷偷摸摸地摸进了我娘的房间。

“没想到映雪居然会跟王子两情相悦,如今他们过的好,我也就放心了。”这是我娘说的。

我爹总是说我娘,一天操心的事太多,总是恨不得世界和平,生活美好,每个人都过的幸福喜乐,偏偏就不考虑他。

我以为这话不对,因为我爹根本不用我娘考虑,反正他想要的自己都能得到,得不到的也能抢到。

“这下你总该放心了。”我爹漫不经心地说道:“你有空不如想想阿宝……”

“你说的对,当初一念之差,让阿宝走上了我的老路,我……”

然后我就听到我那个顶天立地,威风八面的爹,轻声细语地哄着我娘:“这又有什么关系,反正等她长大以后,也会有一个像我一样的男子出现,愿意接受她的一切。好好的爱她护她一生……”

“真的?”

我爹回答的霸气测漏:“……谁要是敢对不起她,敢欺负她,我就砍死他。”

我不禁撇撇嘴,切了一声,我爹就会喊打喊杀。

“什么人?!”

我一愣,抬起头就看到我爹虎视眈眈地看着我,完了,被发现了。

萧熠眼睛一眯,伸手就将那个小小的身影提了起来:“萧阿宝,你居然又偷偷摸摸地来找你娘!你都多大了!还这么缠着娘,像什么样子?”

我被吓得哇哇大叫:“你刚刚说不会让人欺负我的,爹骗人!爹是坏蛋!哇,娘……爹欺负我……”

你看,我就说吧,男人的话根本就不能信。

……

每一个调皮捣蛋,胡作非为的孩子童年都有一个讨厌的人,这个人不用老师费心就会乖乖写完功课,不用大人叮嘱就会认真听讲,温习功课,而且这个人头脑还好,十八项全能,琴棋书画样样精通。

那是所有小盆友讨厌的对象。

这个人,叫齐尊。

齐尊有多讨厌呢,就是我娘每次听到齐尊的名字就眼睛发光,每次见到齐尊的时候都和蔼可亲,一遍一遍叮嘱我要跟他学习。

哼,有什么了不起的,一个小书呆子。

我很是不高兴,我爹比我还不高兴。

小书呆子最近缠上了我,“你不要跟着我,我最讨厌你!”

“殿下,我是封陛下之命陪你读书的。”

“我我我,我不用你陪!”

“哦。”小书呆子很淡然地应了一句,我以为他妥协了,“那殿下陪我吧。”

我:“……”

他纠缠了我整整一天,让我原本约好跟霍霄舅舅一起去打鸟的计划失了约,我很是不耐。

最后等我娘来看我们的时候,他居然还有不要脸的说:“陛下,明日学生就不进宫了。”

“为什么?”我那个聪明伶俐的娘立刻就将眼神落在了我的身上:“说,你是不是又欺负人了?”

我:“……”

天地良心。苍天可鉴,我可没欺负人!

苍天说:呵呵哒。

会告状的小子最讨厌啦!

后来,我听霍霄舅舅说,那是因为小时候他总是欺负我娘,让我娘有心理阴影了,所以也给我找了一个……

我究竟做错了什么?

……

有人告诉我,说父母是孩子最好的老师。

我娘教了我许多事,她告诉我做人要坦坦荡荡,光明磊落,她告诉我,男孩子要让着女孩子,她说,身为一国储君,要心系百姓,以天下苍生为己任,她说,女孩子要点回家。

而我爹,只教会了我一件事,那就是爱我娘。

听说当年我娘怀我的时候,我爹拜遍了京城附近所有寺庙,就为求一个女儿,上天待我爹向来不薄,让他得偿所愿。

我爹每次外出巡视的时候,都会写很多的信回家,信里总是会问我有没有想他,他一定会带许多礼物给我,可是每次当他回来,第一个抱的却都是我娘。

有一次我不高兴,听到我爹回来了,急忙忙地跑到宫门口去迎接他。伸出手求抱抱,他看了看我,问我:“你娘呢?”

我身为东临国唯一的皇子,基本上是在京城中横着走的,小时候也没少干打人骂狗的勾当,可我不管怎么撒泼打滚,都不敢让我娘生一次气。

我私以为,这就叫识时务,这一点我像我娘。

我爹说,他前半生追求的是争霸天下,一统江山,而他后半生,想要的,只是成为我娘心里的唯一。

我娘和我一样,从小就是被当成男子长大,她总是觉得对我很抱歉,让我走上了她的老路。

那双好看的,总是明亮闪烁的眸子看着我,对我说:“阿宝,娘会给你应有的身份。”

……

我十五岁那年,我爹如愿以偿,我娘正式宣布退位,将她的皇位传给了她唯一的女儿。

直到此时,众大臣才知道,一直以来的皇太子成为了皇太女,震惊朝野。

我在凤舞将军强势的干预下,护送我走上了那个至尊的位置。

在东临国第一位女将军坚定的支持下,我成为了东临国第一位女皇帝。

我当皇上第二天,齐尊就进宫来了,我看着他,有些不明所以。

长大了的齐尊长相越加的俊美温润,看的人还真有点……有点不敢直视。

我在心里很是唾弃自己。

“你怎么来了?”看着齐尊我就有些胆怯,不是我胆小,实在是他对我的心理伤害太强大,以至于看到他就觉得胆战心惊。

齐尊那张风轻云淡的脸上露出一个笑容:“没什么,就是过来谋个反。”

我大惊失色!什么!谋反?!我娘告诉我,一定要小心一切与将军头衔有关的人,因为说不定哪天人家就起兵造反了。

我娘说的话第一次出现了错误,她没告诉我,原来书生也有胆子造反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