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赌场

结局篇 择一城终老,遇一人白首(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陆云航这话,佐藤惠子是一脸诧异的看着他,显示是没有想到他会这样说。

其实当初他们结婚的时候是举行过婚礼,而且因为她是佐藤浩介的女儿,所以那一场婚礼是非常的盛大。

然而当时只是她自己的一厢情愿,陆云航对她根本就没有这样的心思,可是现在却不一样了,他们两个人是真心相爱的,而且还有了一个小宝宝,他们已经很幸福了。

察觉到佐藤惠子诧异的目光,陆云航主动伸手,紧紧的牵住她的手,朝着她扬起一抹淡笑:“老婆,我想再给你一个盛大的婚礼,让你做最幸福的女人。”

“嗯!”佐藤惠子激动的点点头,眼眶里隐隐有泪光在闪烁着。

看着两人的互动,站在慕言欢身边的陆瑾南也是自然而然的伸手将她揽进了自己的怀里。

“看来你是要失望了,最幸福的女人当然是我老婆。”陆瑾南对着陆云航说完这句话以后,低下头看向自己怀里的慕言欢,眉眼里带着满满的柔情和宠溺。

慕言欢的嘴角扬起一抹灿烂的弧度,然后忍不住踮起脚尖,主动吻上了陆瑾南的薄唇。

顾子皓听着他们的话,只是笑了笑并没有出声,但是握住许一诺的手却没有松开半分,两人的目光在空中交汇,各自的嘴角都忍不住上扬起来。

他们自然也是一定会幸福的。

转眼就是三个月过去了,许一诺肚子里的宝宝已经稳定下来,而他们这六个人的婚礼也已经定下了日期。就在农历七月初七,传统的七夕节。

因为这是他们三对新人的婚礼,这么重要的日子,远在美国的乔承西和远在罗马的顾子溪自然是都要回来的。

婚礼的前三天,顾子溪的飞机准时降落在了凉城机场。

离开四个多月以后再次回来,顾子溪的心情还是非常激动,尤其是待会儿就要看到自己未来的嫂子,想想她就更加激动。

虽然早就已经看过许一诺的照片,还和许一诺视频过,可是当她真的面对面见到许一诺的时候,还是有些震惊。

毕竟许一诺只有二十岁啊!

她自己都快要满二十五岁了,结果却要喊一个二十岁的小姑娘做嫂子,还真是人生处处充满着惊喜。

“欢迎回来,子溪。”在看到顾子溪的第一眼,慕言欢就赶紧伸出手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附在她的耳边,声音有些哽咽的说出了这一句话。

即使只是分开了四个多月,但她们还是非常想念着对方。

顾子溪的情绪也有些激动,只是她此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所以就只有回抱给慕言欢一个大大的拥抱。

一一和大家打过了招呼以后,顾子溪这才想起了自己的身后还有一个人。

“这是孟凡。”顾子溪将站在自己身后的男人拉到了大家的面前,对着他们微笑着出声介绍道:“这是我在罗马的同事,也是凉城人,很久没有回来了,所以这次就跟着我一起回来。”

“你们好。”孟凡朝着大家点头打了一声招呼。

慕言欢也朝着他回了一个微笑,一双眼睛在他身上上下打量着,心里却有着另一个盘算。

这孟凡看上去大概二十七八岁,长得白白净净的,看上去非常的斯文,给慕言欢的第一印象还是不错的。

但是作为一个女人,她有着强烈而准确的第六感,看着孟凡时不时落在顾子溪身上的目光,慕言欢的心里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想。

眼前的这个男人,应该是喜欢子溪的!

想到这个,慕言欢的眉头是立刻皱了起来,心里也跟着紧张着急了。

要知道,在她的心里是早就已经把顾子溪当做了自己的准弟妹啊!现在突然冒出来一个男人,是要和她弟弟来抢老婆吗?

不行!作为乔承西的姐姐,她是绝对不能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接到顾子溪以后,一行几人就一起去酒店吃了一顿饭,在吃饭的期间,慕言欢找了一个空隙,给乔承西打了电话。

此时乔承西那边正是午夜十二点,不过因为他经常熬夜读书,所以这个时间他还没有睡觉。

虽然他也经常和慕言欢通话,但是很少会有这么晚的时候,难道是有什么紧急的事情?

想到这些,乔承西也不敢耽搁,赶紧接通了电话。

“承西,你什么时候回来啊?”电话刚刚一接通,慕言欢就立刻着急的出声问了一句。

听到慕言欢的问话,乔承西偏头看向书桌上的台历,沉声应道:“明天晚上的飞机,大概后天中午可以到,第二天参加你们的婚礼,不会迟到的。”

“我不是担心你迟不迟到,我跟你说,子溪今天回来了,而且她的身边还跟着一个男人!”慕言欢说完这话,目光又落到了孟凡的身上:“而且我觉得这个男人一定对子溪有意思,你要是再不赶紧回来的话,老婆就要被人给拐跑了!”

电话那头的乔承西一听到这话,本来还带着笑意的脸是顿时沉了下来,眉头也是越皱越紧,就连拿着手机的手也跟着加大了力度。

沉默了几秒钟以后,乔承西才终于再次开口:“我现在就回来。”

匆匆说完这句话以后,乔承西就直接挂断了电话,然后腾的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一边去收拾行李一边赶紧用手机查找最近一趟飞往凉城的航班。

而慕言欢在看着手中的手机黑屏了以后,嘴角不自觉的上扬起来。看来很快顾子溪就可以正式的成为她的弟妹。

就在慕言欢偷笑的时候,一双结实的双臂从身后一把将她抱住,熟悉的气息瞬间将她整个人都给包围了。

“老婆,你一直在盯着别的男人看。”陆瑾南紧紧抱着慕言欢,附在她的耳边轻声呢喃了一句,语气里的醋味是非常的浓郁。

慕言欢听到他的话,忍不住轻笑了一声,转过身面对着他解释道:“我这不是在盯着别的男人看,只是在帮着承西盯着情敌,否则我到手的弟妹被人给拐跑了怎么办?”

“可我还是不想我的老婆眼里有别的男人。”陆瑾南看着慕言欢,有些委屈的说着。

慕言欢看着他这副醋坛子打翻的样子,嘴角微微上扬起来,什么话都没说就直接吻上了陆瑾南的薄唇。

虽然已经和陆瑾南尝试过很多次了,但是慕言欢还是很少主动的去吻陆瑾南,所以她的动作还是非常的生涩。

陆瑾南一开始还愣了一下,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立刻反客为主的加深了这个吻,随便将慕言欢的身子抵在了她身后的墙壁上。

他们现在就在包间的角落里,而其他人此时都吃得很高兴,并没有注意到这边的状况。

两人的身体紧密的贴合在一起,为了避免慕言欢受伤,陆瑾南的手是一直都抚在她的脑后,生怕她的头会磕到墙壁上,而因为专业的靠近,他身体里的欲火在逐渐的加剧着。

“老婆,我们回家吧。”陆瑾南的唇离开了慕言欢的唇瓣,附在她的嘴角轻声呢喃了一句。

慕言欢自然也感觉到了陆瑾南的变化,赶紧红着脸点点头,目光是根本就不敢往其他人的方向那里看。

看着她这副害羞的样子,陆瑾南忍不住轻笑了一声,然后直接一把将慕言欢打横抱了起来,然后转身朝着众人笑道:“我们还有事就先走了,大家慢吃,今天我请客。”

随着陆瑾南的话音落下,众人的目光是全都落在了慕言欢的身上。

慕言欢的脸色一红,赶紧将头深埋在陆瑾南的怀里,根本就不好意思多看其他人一眼。

“喔,那你们就慢慢忙你们的事情吧,我们就不多留你们了。”顾子溪朝着陆瑾南和慕言欢暧昧的笑了笑,出声说了一句,其他人的目光也都是充满着暧昧和笑意。

陆瑾南朝着他们微微点了点头,然后抱着慕言欢就快步出了包间。

而等到他们离开以后,陆云航也跟着站了起来。

“突然想起我们也有些事情要做,你们慢吃,我们先走了。”陆云航朝着大家打了一声招呼以后,也跟着牵起了佐藤惠子的手,然后转身出了包间门。

其他人都懂了陆云航话里的意思,只有佐藤惠子一个人还是懵的。

“老公,我们还有事情要做?我怎么不记得呀?”佐藤惠子看着陆云航眨了眨眼睛,一脸的茫然。

陆云航看着佐藤惠子这一脸茫然的样子,嘴角不自觉的扬起一抹灿烂的微笑,牵着她的手慢慢收紧:“老婆。果然是一孕傻三年呢。”

“什么意思?”佐藤惠子错愕的反问了一句,话音刚落,整个人就被陆云航一把打横抱了起来。

“我们自然是要去给小致远生个妹妹了。”陆云航朝着她轻笑着说完这句话以后,立刻加快了脚下的步伐,快速的离开了酒店。

只是陆云航这边进展顺利。陆瑾南那边就遇到了问题。

等着陆瑾南快速开车回到家以后,是立刻就抱着慕言欢上楼回到了他们的卧室里,只是他的衣服都还没来得及脱,睡在婴儿床里的小衍衍就突然嚎啕大哭起来。

本来之前他们是将小衍衍的婴儿床放在专门为他准备的婴儿床里,可是慕言欢总觉得晚上的时候,小衍衍一个人睡在一个房间里实在是太孤单也太不安全了,所以最后是将婴儿床搬到了他们的房间。

只是……陆瑾南看着慕言欢下了床准备去哄孩子的动作,心里是更加的吃味起来了。

在没有孩子之前,慕言欢是专属于他一个人的,可是现在却突然多了一个“男人”来分了他和慕言欢的爱,这真的让他非常的不爽,即使这个“男人”是他的儿子,也依旧让他很不爽。

“老婆……”陆瑾南躺在床上,朝着慕言欢有些哀怨的呼唤了一声。然而得到的却是慕言欢毫不犹豫的拒绝。

“不行,我要先把小衍衍哄睡着。”慕言欢头也不回的对着陆瑾南应了一句以后,就开始继续哄着小衍衍。

陆瑾南听着慕言欢的回答,十分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然后认命的起身去浴室,准备给自己冲一个凉水澡。

心里虽然是有些吃味,可是在看到慕言欢抱着小衍衍,眉眼里盛满着母爱的一瞬间,所有的吃味全都消失得无影无踪。

他迈开步子走到慕言欢的身边,伸出手将她和她怀中的小衍衍一起拥进了自己的怀里。

“老婆,有你们真好。”陆瑾南抱着他们,发自内心的感叹了一句。

曾经他以为自己这一辈子就会那样活在仇恨中过完,可是在遇到慕言欢以后,他却发现原来生命还可以这么的精彩。

现在的他最爱的人就在身边。还有了属于他们的儿子,这一辈子是真的已经知足了。

想到这些,陆瑾南抱着他们的手再次满满收紧,缓缓闭上了眼睛,整颗心都溢满着柔情和幸福。

而慕言欢此时的心情也是和他一样,如果没有遇到陆瑾南的话,她不知道自己的余生会怎样度过,也许自己不会再爱上一个人,然后独自过完这一辈子吧。

“老公,能遇见你,真好。”慕言欢仰着头看向陆瑾南,脸上洋溢着明媚的笑容。

两人的目光在空气中对视,各自的嘴角都不自觉的跟着上扬起来,幸福的气息紧紧包围在他们的身边。

——

乔承西回来的这个消息。除了慕言欢以外并没有告诉任何人,而且他还特意让慕言欢不要来接自己,也不要告诉其他人,所以等到他下了飞机的时候,机场并没有人来接他。

在机场外面拦了一辆车,乔承西就将自己的行李送回了乔家老宅,恰好乔盛不在家,所以放好自己的行李以后,乔承西就直接开车出了门。

他之所以提前回来就是因为顾子溪,现在的第一件事自然也是去找顾子溪了。

乔承西给慕言欢打了电话,得知顾子溪今天要带着孟凡逛凉城,在要到他们的路线图以后,他是立刻就开车快速的朝着目的地赶去。

按照慕言欢给他的路线图显示,这个时间点顾子溪应该是带着孟凡逛了凉城的花市,此时估计两人是准备要吃午餐了,而且连餐厅的名字慕言欢都告诉了他。

二十分钟以后,乔承西的车稳稳的停在了餐厅的门口,将车钥匙交给泊车小弟以后,乔承西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迈着长腿走进了餐厅里。

刚进门他就看到了坐在靠窗的顾子溪,而与此同时,也正好看到坐在他对面的男人突然跪在了她的面前。

乔承西的眼睛危险的眯了起来,然后迈开步子走了过去。

此时的顾子溪看着突然跪在自己面前的孟凡也是一脸的懵逼,大脑里更是一片空白。

“孟凡,你这是要做什么?”顾子溪皱着眉头,不解的出声问了一句。

孟凡的手上捧着刚刚在餐厅外面买的一大束玫瑰花,跪在地上一脸认真的看着顾子溪:“子溪,我知道我现在的举动很突然。但是我抑制不住自己的感情了。”

“你是个好女孩,你的性格真的很好,在看看见到你的时候,我就已经对你有好感,经过那四个多月的接触以后,我更加确定了自己的心,我喜欢你,想要娶你。”

“本来我是不打算这么早向你告白的,害怕会吓到你,可是昨天在看到你的朋友们全都成双成对,而你却孤零零一个人的时候,我就知道自己再也没有办法忍下去,所以才会在今天向你求婚。”

说完这么一番话以后,孟凡伸手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方盒,打开以后将里面的戒指拿了出来,递到了顾子溪的面前,看着她无比郑重的沉声说道:“顾子溪,你愿意嫁给我吗?”

“嫁给他!嫁给他!嫁给他!嫁给他!”

顾子溪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周围那些吃饭的客人全都忍不住开始起哄,喊声是一声比一声高。

而周围的喊声越是响亮,顾子溪的大脑却越是清楚。

“对不起孟凡,我不能嫁给你。”顾子溪朝着孟凡摇摇头,看着他沉声解释道:“我知道你是一个很好的人,可是我的心里已经有了别人,没有办法再来接受你,所以很抱歉。”

“子溪,即使你的心里有了别人也无所谓,我有信心可以让你忘掉他,而且你在罗马那么久都没有看到那个男人,想来他对你也是没有感情的,既然这样,你又何必……”

“谁说我对她没有感情?”

孟凡的话音刚落,一道冰冷的男声就在他耳边响起,四周起哄的声音是一下子就安静下来,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乔承西的身上,看着他迈着沉稳的步伐走了过来。

而顾子溪在看到乔承西的一瞬间,整个人都愣住了。

他们差不多有一年的时间没有见面了,乔承西真的是有了很大的变化,让顾子溪都快要认不出他了。

曾经他最喜欢穿着的花花绿绿的连帽衬衫已经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件白色的休闲西服,让他整个人看上去没有太过老成,但却有股成熟的气质。

黑色的碎发随着微风轻轻的舞动着。五官变得比以前更加的立体俊朗,那双深邃的眼眸此时正和顾子溪的目光交汇在一起,在看到顾子溪的时候,他的嘴角微微上扬起一抹弧度。

那一瞬间,顾子溪只觉得整个天地都失了颜色,而她的眼里只容得下乔承西一个人。

“这位先生,你打算对我的未婚妻做什么?”乔承西走到顾子溪的身边站定,直接伸出手紧紧的握住她柔软的小手,然后将目光落在了孟凡的身上。

他的声音并不大,但是语气是十分的冷冽,听得孟凡都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眼前的这个男人即使看上去比自己的年纪要小,可是他身上的气场却是直接压制到了自己,孟凡感觉到了一股莫大的压力。

孟凡深吸了一口气,这次让自己回过神来。看着乔承西出声问道:“子溪,什么时候成了你的未婚妻?”

“这个件事和你并没有关系。”乔承西冷声回了一句,无视着孟凡变得难看的脸色,直接将顾子溪从椅子上牵了起来,低头看着她柔声说了四个字:“我们回家。”

“好。”顾子溪看着他笑着应了一声,然后迈开步子跟着他一起出了门。

孟凡站在原地,看着他们相携在一起的身影渐行渐远,捧着玫瑰花的手慢慢垂了下来,玫瑰花和戒指都滚落在了地上,他知道自己已经输了,而且输得非常的彻底。

乔承西的车快速的行驶在马路上,顾子溪坐在副驾驶上,有很多的话想要对他说,可是却又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就在顾子溪犹豫着要怎么开口的时候,乔承西突然将车靠边停了下来。

“你……唔……”

顾子溪刚开口说了一个字,乔承西突然抓住了她的手,然后用力的一拽,她整个人就扑进了乔承西的怀里,下一秒,炙热的吻就稳稳的落在了她的唇上。

将近一年的时间没有见面,乔承西实在是太想念顾子溪,想到自己的骨头都开始疼了起来。

早在第一眼见到她的时候,他就已经忍不住想要问她,只是考虑到当时的人太多,最后强忍了下来,现在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没人的地方,他自然就不再继续忍耐了,直接将自己这一年的思念融进了这个绵长的吻里。

唇舌交缠间,两人互诉着自己的思念。直到顾子溪有些招架不住以后,乔承西才终于结束了这一吻。

顾子溪的脑袋靠在乔承西的胸膛,不断的喘着粗气,脸色绯红。

“顾子溪,我们结婚吧。”乔承西紧紧握着顾子溪的手,郑重的出声说了一句。

没有过多的花言巧语,他就这么简单直接的说出了自己内心深处的愿望。

这奖金一年的时间,他们都非常的努力,为的就是在重逢的这一天,可是让对方看到更好的自己。

乔承西原本并不是这么着急,还想着先和顾子溪好好的谈一场恋爱,再来结婚。

可是刚才在看到孟凡向顾子溪求婚以后,乔承西是再也无法淡定下来了。

他的女人,当然是要早早的娶回家了。不然外面的豺狼虎豹太多,他可不放心。

顾子溪听到乔承西的这句话,整个人再一次被他给震惊到,毕竟他们似乎连男女朋友的关系都没有正式的确定下来,现在就直接要结婚,是不是也太快了一些?

不过……她很乐意!

“好,乔承西,我们结婚吧!”顾子溪朝着乔承西郑重的点点头,眉眼里满是幸福的笑意。

她的性格一向都是如此的直白,既然他们是真心相爱,早晚也要结婚,所以乔承西都说出来了,她也不会拒绝。

而且,她爱的男人现在已经变得这么的优秀。她可要早点把这个名分坐实了才行!

听到顾子溪肯定的回答,乔承西的嘴角也跟着上扬起来,脸上那灿烂的笑容是止也止不住。

最后他干脆再次低下头吻上了顾子溪的唇瓣,将自己所有的喜悦都融入在了这个吻里。

当乔承西和顾子溪把这个消息告诉慕言欢他们的时候,除了慕言欢和陆瑾南以外,大家的反应都是非常的震惊和诧异,毕竟这一年多的时间以来,他们都没有察觉到乔承西和顾子溪之间有什么异样。

不过意外归意外,大家对这件事还是觉得非常高兴的,尤其是顾子皓,他和乔承西也认识了这么长的时间,自然是相信他的人品,虽然他的年龄比顾子溪小了几岁,但是却并不影响什么。

在顾子皓的心里。乔承西就是个顶天立地的男人在,自然也是配得上自己妹妹。

“既然这样的话,不如就把你们的婚礼安排在明天,和我们一起吧。”慕言欢紧紧握住顾子溪的手,对着他们笑道。

许一诺听到慕言欢的话,非常高兴的点点头:“好啊好啊,现在才下午两点,抓紧时间的话还来得及。”

“你们觉得怎么样?”慕言欢转头看着顾子溪和乔承西笑着问了一句。

面对着慕言欢的问题,顾子溪有些羞涩的低下头没有应声,但是她微红的脸颊已经很好的给出了回答。

“这样自然是最好了。”乔承西赞同的点点头,伸出手握住了顾子溪的另一只手,看着她的眉眼里带着满满的宠溺和爱意。

本来他还想着他们的婚礼要什么时候举行,但是现在能够和大家一起举行这场婚礼,自然是很好的。

两位当事人都同意以后,陆瑾南就立刻打电话给了婚庆公司让他们去安排这件事,而慕言欢她们则陪着顾子溪去挑选婚纱。

第二天早上九点,一场盛大的婚礼在凉城举行,而这场婚礼的主角是四对俊男美女,不仅如此,他们还全都是凉城数一数二的大人物,自然是吸引了很多人的关注,婚礼当天就来了好几百人。

新娘的化妆间里,慕言欢和佐藤惠子她们并排坐在一起,四人的手都紧紧握着,心跳不断的加速着。

“虽然是第二次嫁给云航,可我还是觉得好紧张。”佐藤惠子紧紧握住慕言欢的手,很是紧张的说了一句。

不仅是佐藤惠子,其他的几人全都非常的紧张,只是等到她们走上红毯,看着站在红毯那一头的男人以后,她们原本那颗在急速跳动着的心,似乎突然一下子安定下来,所有的紧张都消失不见了。

她们只知道,站在对面的那个男人,将会是陪伴着她们度过整个余生的人,这就足够了。

四位新娘穿着洁白的婚纱,脸上化着精致的妆容,一步步走到了他们的面前站定。

而这四位新郎,在看到各自心爱的女人穿着婚纱走到自己面前的时候,脸上流露出的柔情是止也止不住。

他们纷纷伸出手牵住了各自妻子的手,带着他们走到神父的面前,跟着他一起宣誓,许诺着今生的诺言。

在宣誓完以后,他们在众人的祝福下交换了戒指,然后接吻。

那一瞬间,彩色的气球缓缓上升,乳白色的白鸽划过天际,蓝天绿草下,他们将永远的幸福下去。

而在丢捧花的环节,莫离竟然一个人接住了她们四个人的捧花。

“看来你今年就可以嫁出去了。”慕言欢看着莫离笑了笑,她知道莫离对陆瑾南的那些心思,可是却是真心的希望着她能够幸福。

听到慕言欢的话,莫离有些失神的看着手中的四束捧花,脑海中浮现出了莫沉的那一张脸,还有他为了自己做过的那些事情,点点滴滴的都在脑海中回放着。

“谢谢,我想是真的有可能了。”莫离朝着慕言欢扬起一抹灿烂的微笑,说完这句话以后,转身走向了不远处的莫沉。

也许,另一端爱情故事,正在悄悄上演着,但不论过程如何,结局都一定会是幸福的。

因为有情人,都将终成眷属。

夜幕悄悄降临,香艳的一幕幕在各个房间陆续的上演着。

慕言欢和陆瑾南还有佐藤惠子和陆云航,虽然都已经是老夫老妻了,但可能因为举办了婚礼的关系,两个男人今天是格外的有精力,一直折腾到了天亮才罢休。

而顾子皓因为顾忌着许一诺怀着身孕,自然是不敢太过分。所以任何动作都非常的温柔,甚至都没有做到最后一步就放弃了。

用顾子皓的话来说,这些他都会留到许一诺生下孩子以后,慢慢还。

最为特殊的,大概就是乔承西和顾子溪的那一对了。

在他们的婚房里,顾子溪躲在浴室里是久久都不愿意出来,乔承西在外面等了差不多半个小时,直到害怕顾子溪出了什么事以后,是直接抬脚就踹开了浴室了门。

也是在踹开门的那一刹那,他整个人是一下子就愣住了。

“你……你怎么突然进来了!”顾子溪瞪大双眼,一脸惊讶的看着乔承西,想要伸手去拿一旁的浴巾都已经来不及了。

因为她清楚的感觉到,一匹饿狼正在逐渐的靠近着自己。

“老婆,原来你喜欢这一种。”乔承西对着顾子溪扬起嘴角。说完这句话以后是直接将她一把打横抱了起来。然后转身快速的出了浴室,最后将她整个人摔在了卧室的大床上。

面对着乔承西的勇猛,顾子溪是欲哭无泪。

她不过是送了慕言欢和佐藤惠子一人一件特殊的睡衣而已,她们为什么要“记仇”到现在,而且还特意选了一件最那啥的给她,难道不知道男人都是禁不起刺激的吗!

这一个晚上,顾子溪是深切的体会到了这一点,而夜还很长……

四年以后。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窗帘照射到床上,慕言欢的睫毛轻颤了两下,紧接着缓缓睁开了眼睛。

刚刚一睁开眼睛,一只肉乎乎的小手就轻轻的爬上了她的脸,一边挠着她的脸一边出声喊道:“妈咪妈咪,起床啦!好妈咪是不能赖床的喔!”

听着自己儿子软软糯糯的声音,慕言欢是觉得自己的整颗心都酥化了。

“小衍衍。妈咪来给你穿衣服。”慕言欢笑着说了一声,掀开被子从床上坐了起来。

只是没想到刚说完这句话,小衍衍就立刻坚定的摇摇头:“不行,爹地说过,以后我都要自己穿衣服,不能再让妈咪穿,否则就不是男子汉了。”

听着小衍衍奶声奶气的话,慕言欢忍不住轻笑了一声,然后朝着他眨了眨眼睛:“那好吧,不过爹地只说不能让妈咪帮你穿衣服,裤子还是可以帮你穿的吧?”

“嗯……好像是的!”小衍衍开心的一笑,毫不客气的钻着陆瑾南的空子。

慕言欢刚刚给小衍衍穿好衣服,床边的双人婴儿床里就传来一阵哭声,她赶紧急慌慌的跑了过去。

婴儿床里躺着两个刚刚两个月的小宝宝,他们是慕言欢和陆瑾南的孩子,一儿一女。

哥哥叫陆景遇,妹妹叫陆景欢,小名叫格格。

三年半以前,许一诺生了一个儿子,而两年前,佐藤惠子又生下了一个女儿,同一年,顾子溪也生下了一对双胞胎儿子,今年慕言欢则生下了一对龙凤胎,而现在许一诺和顾子溪又怀孕了,预产期就在今年的十月。

而在三年前,莫沉和莫离举行了婚礼,第二年就生了一个可爱的女儿。现在莫离也怀孕了,预产期比许一诺他们要晚一个月。

他们这几家,每家的孩子都很多,每次聚会的时候,都是很大一帮人,日子虽然过得很忙碌,但却也是非常的幸福。

再次将两个孩子哄睡着以后,慕言欢牵着小衍衍的手下了楼,正好看到陆瑾南端着早餐从厨房出来。

一看到陆瑾南,小衍衍立刻挺了挺自己的小胸脯:“爹地,今天衣服可以我自己穿得喔。”

听到小衍衍的话,陆瑾南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来,看着他反问了一句:“裤子呢?”

一听这话,小衍衍老实的摇摇头:“裤子是妈咪穿的。”

“以后裤子也要学着自己穿,知道吗?”陆瑾南放下手中的餐盘,在小衍衍的面前蹲下来,伸手揉了揉他的脑袋,语气温柔但却带着不容拒绝的威慑力。

“好。”小衍衍乖巧的点点头,然后迈着小短腿爬到了椅子上。

“老婆,早安。”陆瑾南站起身子,伸手一把拥住慕言欢的纤细的腰身,温柔的在她的唇上落下一个吻。

“老公,早安。”慕言欢笑着应了一声,两人对视的目光里都带着满满的爱意。

一旁的小衍衍看到他们这副样子,赶紧伸手捂住了眼睛,但是手指却悄悄的露出两条缝隙,嘴角也扬起了一抹狡黠的笑:“爹地妈咪又玩亲亲,羞羞羞喔!”

也许日子有一天终将走到尽头,但是他们的幸福永远不会有终点,他们的故事也永远不会结局。

(全文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