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赌场

第三十八章 相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宁和公主和叶夫人见到乾景尧这副模样,心顿时都提了起来。

她们之所以宁愿让两人去战场,也不想她们留在京都,就是因为担心乾景尧会怨怒她们。

更何况如今乾景尧性情大变,她们也实在是摸不准他的秉性,若不是叶蓁蓁和江晓今日非要进宫,她们是绝对不会同意的。

叶夫人和宁和公主顿时只觉得浑身冷汗直流,生怕乾景尧一时恼怒,就痛下杀意!

乾景尧的眸子越发的深沉,眸色越是越发的鲜红,众人虽是不知道乾景尧是怎么了,可是看他那双眼睛就知道他是起了杀心。

“北冰华曦王到,北冰七皇子到!”

“南漓公主到!”

太监尖锐的声音似是打断了乾景尧的思绪,他垂下了眼眸,斜倚在龙椅上,姿态慵懒。

其实对待外宾这般的确是有些失了礼数,不过现在谁又敢劝慰乾景尧一字呢!

众人对那名不见经传风媚欣没有什么兴趣,却都是一个个伸长了脖子,去张望那四国第一位女王爷百里华曦!

苏溶玥只穿着一件行云流水般的男式衣袍,上面绣着冰蓝色的六角雪花,玉冠将长发全部束起,行走间仿若步步生莲,衣摆翩然。

虽然身姿清瘦,可是气质却甚至威严,随意一个动作,便透着深入骨髓的尊贵冷傲。

众人心里无不赞叹,怪不得北冰王想传位于这百里华曦,她的身上的确是有睥睨天下的气势,那一身王者之风绝不输于乾景尧。

只是可惜她的脸上戴着一张银色嵌蓝宝石的面具,鲛珠流苏垂落而下,遮住了她的容颜,度上了一层神秘的光华。

苏溶玥一直微垂眼眸,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紧握双拳方才缓缓的抬起头,可是只是一眼,她便怔愣原地,不会动弹。

她幻想过很多,若是见到他,她会是什么反应。

是会控制不住,落下眼泪,还是径直扯下面具,质问他为何要纳这两位公主?

可是当她见到那魂牵梦萦的容颜时,那悲伤便如同洪水一般席卷,将她彻底淹没。

她就像一个溺水的人,浑身沉重,胸口压抑,仿佛被冰冷的水灌进耳目,她看不到任何的事物,也听不到任何的声音,大脑似乎已经麻痹,空荡荡的一片,只知道在那里怔怔的望着他……

乾景尧眯了眯眼睛,也同样在打量着这风头正盛的华曦王,心里有一张极其怪异的感觉。

北冰对外宣称,百里华曦是北冰王与皇贵妃所生之女,因恐被常氏迫害,便暗中送去了他处。

北冰与东乾相隔万里,明知不可能,乾景尧竟还是怔愣一瞬,眼神锐利的盯着苏溶玥,似乎想要透过她那鲛珠面具看清她的容颜。

苏溶玥心中一震,他的眼睛……

“你的眼睛……”苏溶玥摸了摸嗓子,竟是发现不知是自己太过激动,还是太过紧张,声音有些喑哑,竟是丝毫不像自己。

乾景尧眸中的打量淡却,淡漠的收回了视线,苏溶玥忽的有些气沉,他竟是没有看出自己?

众人见这百里华曦一直在盯着乾景尧看,一时间众人不由得小声的嘟囔起来。

“你们看,华曦王看陛下竟是看的发呆了呢!”

“那时自然,我们陛下这般的俊朗,谁不喜欢,更何况是这华曦王好男色,你看她身后那两个俊秀的少年,想来也都是她的男宠!”

“天哪,听闻这华曦王是要选男妃,难道是看上我们陛下了吗?”

江晓浑身直发抖,居然刚一进宫就赤裸裸的盯着陛下,真是可恨!

“蓁蓁,你还说没事,他们两个刚才互相看了多久,时间再长些,指不定就如何了呢!”

叶蓁蓁也蹙了蹙眉,刚才乾景尧的失神她也看到了,可是……

叶蓁蓁看了看那站在殿中央的百里华曦,转了转眼眸,为何这百里华曦给了她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呢!

百里沐卉清了清嗓子,朗声开口道:“东乾陛下,华曦王最近在游学天下,此次前来东乾的陛下照拂,本宫甚是感念!”

沐卉说完行了一礼,众人虽是不信这沐卉的说辞,在他们看来百里华曦分明是来各国找男妃,哪里是游学,不过百里沐卉以后定会是北冰王,他们自是不会质疑得罪!

九公主见到沐卉,本是眼睛一亮,她居然又见到了那个蓝色眸子的小男孩!

虽然沐卉如今长高了,也更俊俏了,可是在九公主心里,他还是那个小男孩。

她本还是有些欢喜的,毕竟当时他一直住在将军府,他们也算是故交了,可是刚才听他为百里华曦说话,她便生气了,便嘟着嘴说道:“虚伪!”

沐卉不悦的皱起了眉,顺势望去,见是一身穿宫装年岁不大的女孩,相貌还有些熟悉。

沐卉忽的想起了那个一直蹦着走路,话又很多的东乾公主,想来应是她吧……

念及此处,沐卉便收回了视线,不做理会。

九公主见此更是生气,亏得当时皇嫂嫂对他那么好,真是没良心!

“姐姐,我们落座吧!”

苏溶玥点了点头,有些依依不舍的移开眼神,心里却又有些小脾气,既然他没有看出自己来,事后就不要怪她瞒着他了!

而风媚欣本是紧赶慢赶的终是在宫门口劫到了苏溶玥,也不管这她是否愿意带着自己,便径直跟她一同进殿。

她本是想要借苏溶玥的力,却是发现从始至终都没有一个人看她,所有人的视线都在跟着苏溶玥移动,顿时又是好一番后悔!

苏溶玥默然落座,其实心里明明是期待的,也是恨不得马上就可以拥进那熟悉的怀抱中。

可是女孩子的感情总是敏感又复杂的,就算是一向清冷的苏溶玥,此时也难免因为失落而有了小女孩的脾气,明明期待却是又闹着别扭,只是此时她自己尚未看破罢了。

不多时,西曜公主也缓缓而来,众人以为又会见到另一个脾气火爆的澹台滟儿,却是没想到走进来的是一个婷婷袅袅的女子。

脚步轻盈,弱柳扶风,倒是不像西曜人那性情张扬的模样。

只是这位西曜公主也一样覆着面纱,让人看不见容颜,和苏溶玥一般的神秘。

苏溶玥看了这西曜公主一眼,西曜明明没有这般年岁的公主,看着女子的身段也不像是西曜人,真是不知澹台墨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玉儿参加陛下!”澹台玉儿柔声说道,声音轻灵。

乾景尧未发一词,澹台玉儿也没有表现出任何的不满,莲步轻移走向了自己的座位。

“哼,都是丑八怪不成,一个个都故作神秘!”九公主的声音不小,众人都听得一清二楚,乾景尧也没有怪罪的意思,众人便也都装作恍若未闻。

苏溶玥目光轻柔的看着九公主,鲛珠流苏下的嘴角轻轻扬起,九公主却是不领情,冷哼一声将头撇开。

苏溶玥复又望向了叶蓁蓁和江晓,这些熟悉的脸庞,每个人都让她甚是挂念。

可是苏溶玥却是发现江晓正狠狠的瞪着她,眼里是毫不掩饰的敌意,就连叶蓁蓁也警惕的打量着她。

苏溶玥苦笑,看来百里华曦这个身份还真是有些不讨喜了!

九公主转了转眼睛,天真无邪的说道:“华曦王,本宫听闻你在北冰有很多的男宠,可是真的?”

众人语凝,东乾的大臣觉得有些尴尬紧张,毕竟华曦王在北冰是仅次于北冰王的存在,如今局势混乱,若是惹得北冰不快,可不是什么好事!

沐卉明白九公主为何会这般作为,倒是没有说什么,穆楠枫却是动了气,起身对乾景尧说道:“乾帝,我们华曦王可不是普通的女子,岂能让尔等这般侮辱!”

乾景尧扫了九公主一眼,却是并未说什么,只神色淡淡的看了穆楠枫一眼,一副你奈我何的模样。

穆楠枫气凝,苏溶玥却是声音有些暗哑的开口道:“楠枫,坐下!”

九公主见此气势更盛,有乾景尧给她撑腰她自是什么都不怕,“本宫听闻华曦王身边的男宠甚多,甚至还有侯爷和将军,你也可是她的男宠?”

这左一个男宠,右一个男宠,明明是十分恶毒污秽的语言,可是九公主偏偏挂着单纯无害的笑意,好似只是像聊着女孩子间的问题似的,没有一点恶意。

苏溶玥抬头看了乾景尧一眼,见乾景尧神色淡淡,只用眼神的余光轻轻扫了她一眼,原来被乾景尧蔑视是这种感觉。

苏溶玥微微哑着嗓子,虽是不难听,甚是还有些魅惑,却是也与之前的声音十分不同。

“不错,本王既是王爷,有几个男宠岂不最是正常不过!”

九公主顿时愣住了,没想到苏溶玥竟是会主动认下,便忍不住开口道:“可,可你是女子啊……”

苏溶玥笑了笑,望着乾景尧开口道:“陛下可以三宫六院,本王为何不能蓝颜天下?”

这一番话说的让人震惊不已,明明是离经叛道的言论,可是这话从她的嘴里说出来又似乎是最正常不过!

乾景尧却是眯了眯眼睛,为何他刚刚从她的话里听出了一丝恼怒和醋意?

可是他的错觉……

正在此时,突然听到一阵宫女的惊呼,“小白,不要乱跑,快回来……”

众人只见一团白色的球状物体快速的飞奔至殿,众人见怪不怪,这便是他们陛下最宠爱的那只小狐狸,绝对碰不得。

小白向乾景尧的方向奔去,乾景尧无奈的勾起了嘴角,正想抱住小白,动作却是瞬间僵住了……

只见那小白毫不迟疑的跳进了苏溶玥的怀里,肆意的打着滚,更是在苏溶玥的肩膀上跳来跳去,那蓬松雪白的尾巴在晃来晃去,看起来好像是无比开心的模样。

小白似乎还觉得不够,竟是用冰凉的小鼻子开始拱着苏溶玥的脖颈和脸颊,还伸出粉色的舌头在她的脸上舔来舔去……

那小宫女吓得立刻跪在了地上,浑身发颤的说道:“陛下,奴婢不是有意的,小白今日不知怎么了,发疯似的向这边跑来,奴婢实在是抓不住……”

乾景尧却是没有心情理会那吓坏了的婢女,只目不转睛的看着苏溶玥,还有在她怀里撒欢的小白。

自从苏溶玥离开后,小白虽是未表现出一丝的伤感,却是也从未这般欢喜过,这还是它第一次这般的亲近一个人……

乾景尧似乎是要将苏溶玥看穿的模样,而穆楠枫却更是动了怒火,“乾帝,你们这是什么意思,这便是你们的待客之道吗?”

风媚欣开心的笑了起来,觉得苏溶玥是出了丑,居然被一直狐狸亲来亲去的,还真是物以类聚!

“小白过来!”九公主拍手招呼道,可是小白哪里肯听,只在苏溶玥的怀里尽情的撒娇。

九公主的小脸气的圆鼓鼓的,她怒气冲冲的走上前去,一把抱过小白,将它牢牢的抱在怀里。

小白却是拼命的挣扎着,两只小小胖胖的前爪白半空中飞快的挥动着,还发出了无辜的呜咽声,一双小眼睛求情似的望着苏溶玥。

九公主却是将小白塞入那宫女的怀里,掐着腰骂道:“怎么连只狐狸都看不住啊,要是让人带坏了小白可如何是好,还不快把小白带回去!”

九公主这一番指桑骂槐险些将穆楠枫气死,反观是苏溶玥却仍是好脾气的坐着,没有一丝发怒的表现。

史云拉着穆楠枫让他坐下,穆楠枫不悦的说道:“东乾这般的欺辱公主,你怎么还坐得住?”

“你觉得公主可是好性的?若是公主真的动怒可会隐忍,你看公主分明是觉得好笑,如何是在生气!”

“好笑?这些事情哪里好笑?”

史云扶额,怒其不争的看着穆楠枫,“算了,与你解释简直是对牛弹琴,你好生看着便好!”

穆楠枫心中不解,可是看苏溶玥的确是不像生气的样子,便也只好暂时压制怒火,静观其变。

苏溶玥抚了抚身上小白掉落的白毛,漫不经心的说道:“陛下的狐狸倒是不错!”

“狐狸是朕的皇后所养!”乾景尧竟是开口说话,让一众东乾大臣都觉得诧异。

苏溶玥挑了挑眉,语气微扬,“原来是陛下先皇后所养,只是可惜陛下的皇后红颜薄命,……

不过,话说回来,若是不是您的皇后短命,如今您也享受不到这般的齐人之福了吧!”

顿时殿内死一般的沉寂,东乾的大臣只觉得心跳的慢了两拍,这先皇后是绝对不能被提及的,更何况是她还话里含着讽刺的意思!

众人只怕乾景尧一时怒极,就让这华曦王血溅当场,可是许久却是都未见乾景尧有所动作。

九公主看着乾景尧竟然还是直勾勾的看着那百里华曦,顿时便恼怒道:“皇兄,她侮辱皇嫂嫂,快把她赶出去!”

乾景尧却是看了九公主一眼,声音冷寒的说道:“坐下!”

九公主委屈不已,只红着眼睛瞪了苏溶玥一眼,气呼呼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乾景尧蹙了蹙眉,若有所思,却是收回了视线,命令酒宴开始。

一时间,殿内歌舞飞扬,可是众人却也都是各有所思。

乾景尧持着酒杯,看着苏溶玥说道:“久闻华曦王之名,既是今日相见,朕敬你一杯!”

苏溶玥端过酒杯,放在鼻下嗅了嗅,嘴角一扬,这可真是烈酒啊,他这是在试探吗?

苏溶玥站起身,端起酒杯示意,便仰头一饮而尽。

苏溶玥神色清明的落座,饶有兴致的看着殿内的歌舞,没有一丝醉意。

乾景尧有些失落的收回视线,是他多想了吗,是他不该有所期望吗……

------题外话------

浮梦:尧尧,不要太感谢我,我终于让你们见面了……

哎,你拔刀干什么,有话好好说……

乾景尧:你过来,我保证砍死你!

~(>_<)~,怕怕,浮梦是不是敲可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