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赌场

081:山南水北,爱不相逢【结局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沈水北从警察局的大楼出来的时候,外面的天已经黑透了。

她其实没有跟白薇薇说什么,只是在她对面坐了半个小时。

这半个小时里面,白薇薇一直在喋喋不休的跟沈水北说着她是怎么怎么认识顾山南的,她说自己不能坐牢,不然顾山南就真的要被沈水北给抢走了。

沈水北听到这句话的时候都笑了。

她最后走的时候看了白薇薇一眼,很讽刺的一眼,是在嘲讽她大概是不知道顾山南就是顾蒋怡的侄子吧。

这么蠢的女人,连顾山南的真实身份都看不清楚却说自己爱他,这样的爱太卑微了。

沈水北想到了自己,她觉得自己的爱也很卑微。

她又何尝是那么不了解顾山南,比如顾奶奶这次告诉自己的顾山南的过去。她就不知道。

走到警察局门口的时候,身后有人叫住了沈水北,她回头,一个警察捏着一个黑袋子走到了她身边。

警察说那是她放在前台的袋子。

沈水北认出了那是钟娜放在自己车上的袋子。她微微愣了一下然后伸手接过来了。

走到车上,她好奇的打开了袋子,却发现袋子里面有一个手机。

摔破了屏幕的苹果7上面还带着一点点的血迹。

这个是谁的手机?

沈水北第一个想法就是这个是顾蒋怡的手机。

她打开了手机,发现虽然屏幕坏了。但是依旧可以开机。

这个手机怎么会在钟娜的手里?

刚才警察局里的警察不是说怎么都找不到这个手机么?

沈水北沉默了一下,点开了手机的通话记录,发现最近的一次通话是一个陌生号码。

她想了想点开了陌生号码拨了过去。

很快,电话那边被接通了。

沈水北没有说话那边也没有说话,但是沈水北听出来了那边的呼吸声。

那么熟悉的声音。

是顾山南。

她心头滞痛了一下:“顾山南,是你吗?”

为什么顾蒋怡最后的一通电话是跟顾山南在通话,顾山南在电话里面跟顾蒋怡说了什么。

沈水北的脑海里浮现出了这些问题,她忍不住的问了一句。

那边。顾山南没有说话,就在沈水北以为他会就这样地挂了电话的时候,终于那边迟迟的开了口。

“沈水北,要好好的。”

顾山南低沉的话语,仿若诀别。

沈水北心头一颤,一股不好的预感升了上来。

但是还没来得及追问,那边就已经挂了电话,她再拨过去,已经是关机状态了。

沈水北坐在车上捏着手机,脑袋里面都是混乱一片的。

顾山南刚才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好好的为什么要叫她好好的?

她开了车准备去找戚信年。

而这个时候她自己的手机上又是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响起。

是原照的电话。

沈水北接通了电话,原照在那边吼了起来:“沈水北你在搞什么,记者从哪挖出来的你是沈家的后代?你现在在哪?啊?!!”

原照的话让沈水北脑袋里轰的一下炸开了。

什么意思。

她木讷的问了一句,然后原照让沈水北自己去看。

沈水北挂了电话上了微博,发现微博上面自己的身世已经被扒得干干净净了。

他们说沈水北是沈市长的女儿。

当年的沈市长因为贪污谋杀被判罪,后来飞机失事死亡。

沈市长的儿子沈谓阳执行任务的时候失踪,沈希禾改头换面成了沈水北。

网上铺天盖地的唾骂沈水北以及沈家的人话语让沈水北浑身发冷。

她赶紧甩了手机环顾四周看到没有人跟踪自己之后发动车子要回家。

只是她这一路脑袋里就像是有人在打架一样。混乱得不堪一击。

她开车的手都在颤抖,从高速上下来的时候进了国道,没有反应过来的车子“砰”的一下撞到了一边花坛里面。

沈水北完全没有防备的脑袋重重的撞到了方向盘上,胸口抵在方向盘上重重的压了一下。她只觉得喉头一口血哽住了。

眼前眩晕一下,黑暗里仿佛一个人从外面跑了过来。

拉开卡住了她的手臂的车门。

“希禾,你没事吧,沈希禾。你听到我说话没!”

有人在叫她的名字,一声希禾,让她的记忆回到了很久之前。

那个时候,她的哥哥沈谓阳很喜欢叫她叫希禾。

只是那个时候。爸爸很喜欢打哥哥。

因为爸爸说哥哥是野种。

这样的记忆如同泉水一样在沈水北的脑海里涌出来的时候,沈水北微微的抽泣了一声,已经被头顶上冒出的鲜血盖住的眼睛微微的睁了一下,看到了是钟鼎的那张脸。

他在用力的想要把卡在了车座上的沈水北从车座上扯下来。

“你,你是谁?”

沈水北张嘴就是满嘴的血喷了出来。

钟鼎的动作愣了一下:“你不知道我是谁吗?“

”你叫我沈希禾,沈谓阳,你还不承认吗?“

“我都要死了,你还要骗我吗?”

她觉得这个车有问题。

刚才拐弯的时候她明明是踩了刹车的。但是完全刹不住。

所以她才会出车祸的。

沈水北的手反手就抓住了沈谓阳的手腕,她的身子被卡在了车座上,动一下就很痛。

这条路是通往香林别苑的山上的路,很偏僻。少有人来。

沈水北在漆黑的夜色里想要透过眼睛上的血液去看清楚眼前这个男人。

”沈希禾,你少说话,闭嘴。“

沈谓阳还是跟以前一样冷漠。

呵斥了沈水北一声之后动手要把她拖出车。

只是这个时候,漆黑的山路上响起了车子停下的声音。

以及脚步声。

有人来了吗?

沈水北意识模糊但是还是能够听到。有人来了。

靠近的脚步声很沉很重,应该是军靴的声音。

”有人来了,沈谓阳,有人来了。“

沈水北嘴角动了动。

沈谓阳的手停了一下。沈水北听他很轻的骂了一句。

”妈的,被坑了。“

沈水北不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但是听得出,沈谓阳似乎很愤怒。不过他还在尽全力的把她从车座上弄出来。

沈希禾,你是猪吗?车子被人动手动脚成了这个样子你还开,你就那么想死?“

车座是完完全全卡死了的,沈水北下半身已经没有知觉了。

她不太懂沈谓阳的话。

有可能是失血过多的原因。她现在什么都不能完整连贯的去想了。

而那边,安静的黑暗里,有子弹上膛的声音。

”沈谓阳,把手举起来。“

暗沉的男声响起的时候。沈水北心里颤了一下。

因为这声音那么熟悉。

是顾山南。

她扭头想要去看黑暗里的人,却被沈谓阳宽厚的大手盖住了眼睛。

”别看了。“

沈谓阳低声的说了一句。

”沈谓阳,把手举起来。“

那边,一道女声又重复了这句话。

那女声沈水北也熟悉。

不就是钟娜么?

钟娜……

顾山南……

沈水北现在脑子不清明但是也能想事儿。她觉得两人之间有联系。

”顾山南,你真不是男人,为了引我出来,你竟然利用希禾!“

沈谓阳的声音很淡,本来应该是愤怒的,但是他说得很淡。

”沈谓阳,不利用沈水北,你会出来吗?安逸了四年。事实只能证明你还有点良心没有忘了你妹妹,她出车祸了你还能第一时间赶到现场,跟我猜测的没错,呵呵。“

钟娜代替顾山南说了一句。

沈水北的心,沉了一沉。

”六七年了,沈谓阳,你利用缉毒警察这个身份做了多少见不得人的勾当,我已经全部查明白了,你联合向家把沈家拖下水,只是因为你恨你爸爸,不过你有个软肋,就是你的妹妹。“

”你从小就宠她,所以她就是你的短板。“

”你展露了你的短板缺陷,你注定会失败。“

黑暗里,顾山南的话一字一句的扎进了沈水北的胸膛。

她好像明白了什么。

原来,原来顾山南接近自己对自己好。只是因为自己是哥哥的短板。

为了牵制住沈谓阳。

她的眼睛在黑暗里流出了眼泪。

温温热热的融化在了沈谓阳的掌心。

”顾山南。“

她哽咽了一句,低声道,”是你在我的车上动的手脚吗?“出车祸,扯出本来应该又要消失的沈谓阳。

然后,再一网打尽。

沈水北的下半身已经完全没有知觉了,暗她的心如刀绞。

很痛。

”沈水北,你只不过是山南手中的一颗棋子,你的唯一存在价值就是因为你有个大毒枭的哥哥!“

钟娜在那边恶言恶语的说了一句。

语气之中不乏嫉妒吃醋以及敲打。

”沈谓阳,你现在跟我走一趟,我或许还能行行好给你妹妹叫个救护车。“

顾山南那边,用了行行好这三个字。

沈水北的胸口扎了刀,拔不出来了。

沈谓阳似乎轻笑了一下。

”顾山南。有本事一枪杀了我,没本事,你这辈子都捉不着我。”

沈谓阳伸手揽过了沈水北的肩膀。

“希禾。”

他在她耳边低声的叫了一句。

沈水北哽咽,无法回答。

“三”

那边,顾山南在倒计时。

“记住,哥哥永远爱你。”

沈谓阳接下来又说了一句。

“二。”

“你快走呀,你走呀,走呀!”

沈水北恳求沈谓阳离开。

只是,那边,“一”这个数字落下之后。

黑暗里,砰砰砰响起了三声枪响。

沈水北感觉到有温热的液体迸溅到了自己的脸上。

沈谓阳的手还覆盖在自己的眼睛上。

她瞪大了眼睛。

随着他的鲜血飞落在自己身上的还有他的身体,颤抖着倒在了自己的身上。

“啊!!!!!!”

沈水北撕裂的吼出了一句。

在这寂的深夜,又一声急促的枪声响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