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不是结束的结束/人间禁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黑色的天空划过巨大的墨绿色闪电,一下子撕裂了那浓厚的云层似的,紧接着,炸雷,巨大的霹雳,震的大地仿佛都要颤抖起来。

在接连不断的电闪雷鸣里,天空被映衬的明晃晃发亮,那黑色天空里的厚厚的积云。黑森森的让人觉得恐怖。

风云涌动,在闪电的照耀下,能够清晰的看到它们翻滚,撕扯,越堆越矮,越压越低。那种感觉,仿佛接下来一抬头就在眼前似的,层层叠叠的压迫过来,就像是这潮水般冲锋的阴兵一般。

忽然噼里啪啦的开始下起雨来。

我摸了一把掉在脸上的雨滴,凑在眼前去仔细的看。弄得手上黑乎乎的,妈的,又开始下黑水了。

我们一直往村里跑。已经渐渐的远离了那些阴兵。可这丝毫都没有让我们感到轻松,紧接着,王浩然和刘小山已经追过来了。

那么小村子,能躲到几时。再说,那些阴兵不散,迟早能冲进来。

我一边跑一边挣扎,妄图挣脱身上的绳索。这五花大绑的,手一直都不能动。李欣宁也一样,目前要对付的是王浩然和刘小山,少了一双手,等追上来,也根本就不可能应付它们。除了要应付王浩然,还要提防变了鬼的那些村民。

我们跑回村里,发现四周都是村民的尸体。我们一直躲避着那些变了鬼的村民,看到它们在村里游荡,寻找那些还活着的人。

真有活着的人。

我和李欣宁警惕着,转过一个房子的拐角,忽然发现了不少人。而且还都是些活人。不过这些人并不是向阳屯村民。

那么他们肯定是从外面进来的。

但这村子已经消失了,他们是如何闯了进来。不过很快我明白了,其中一个家伙我认识,江一天。

正是他带来的一伙人,那么说来,我们最后终于还是等到救援。

我心里一阵酸楚。就在我们几乎绝望的时刻,没想到这又迎来了希望。虽然我心里一直不怎么喜欢江一天,不过我还是欣喜若狂。

李欣宁也一样,见了面。激动的都差点要哭了。

江一天带着一伙人跑过来,赶紧给我和李欣宁松绑。但是紧接着,我又不免有些担心。到来的这些人,看着也就十几个。

这一看。就和外面黑压压的那些阴兵数量相差实在悬殊。

不过这些人毕竟训练有素,平日对付的就是凶鬼恶灵。他们有经验,有能力,应该可以应付后面的王浩然。以及变了鬼的那些村民。

说起如何找到这里来,江一天也有些激动。

他这个人一般时候不轻易表露情感,没事儿总装面瘫和冷酷,但是一见到了李欣宁,也忍不住激动。

“我就知道你还活着,我就知道……”竟然哽咽的说不出话来。

那时候,失掉了联系,局里立刻纠结了人员下来找寻。不过最近人员紧张,受调查的江一天也给征调了过来。

可惜怎么都找不到,不但找不到我俩,更奇怪的是,整个向阳屯竟然都消失了踪迹。

“我们都很着急。后来在那村口的小桥,我忽然灵机一动的想,到阴间来瞧瞧。那桥正好可以作为入阴的契口,只需找一个亡魂,然后跟随亡者的脚步……”

江一天说,下来寻找我们的并不只是他这一队,可是其他人能不能找来这里,还不好说。

我的感觉,如果那些人真的没找过来。那是他们的幸运。最好不要找过来,找过来还不是要送死。

江一天一到,就开始和李欣宁商量该如何应对眼前的危机。

他们都不太清楚发生了和发生过什么事情,李欣宁稍微介绍了一番,目前最主要的就是对付王浩然它们。

一伙人围在一起商量计划,我好像反而给排除在外了。

他们都是经过训练的,配合起来有着专业的默契。我识趣的抽抽鼻子,反正我也不是凡事喜欢冲向前面的那种人。

江一天认为。要先除掉王浩然和那些鬼村民,攘外必先安内,这村里的东西就是隐患,等清理了它们,再想办法对抗那些阴兵。

李欣宁没有意义,认为该主动出击。

对于王浩然和刘小山,李欣宁恨的牙痒痒。我也一样,不过我更讨厌那些见利忘义的村民。村民们已经自是恶果,那么踩一踩王浩然也不错。

至少让我们能出口恶气。

就算是死在这里,也要拉个陪葬的。李欣宁急眼了,这大概就是我俩当时最直接的心思。

可是没想到还是让他给逃走了。

当我们出现在王浩然跟前的时候。这家伙压根就没有恋战,直接带着刘小山往村外跑。

他用那些鬼村民阻拦了我们。我们的人对付这些鬼,看过切菜一般,果然专业的就不一样。符咒什么的各种手段一上场,立刻把这些乌合之众给收拾了。

李欣宁就一股脑的在后面追王浩然,看得出来,这丫头是真红眼了。可是最后还是没有追上他。

我们一群人跑去了村边。那些阴兵还在不断的尝试闯进来。

江一天和他带来的那些人,显而易见是没有见识过那阴兵的场面,不由自主的都瞪大了眼睛。

他们忽然看到眼前的一切,全都有些吓呆了。

大地在颤抖。天空飘荡着恶云,电闪雷鸣,黑色的雨滴噼里啪啦的落下来。

阴兵们冲破了界限,如同潮水一般涌了过来。它们围住了我们。围困的密不透风。王浩然得意洋洋的举着屠刀,朝我们走了过来。

正是这时候,不知道为何,围困我们的阴兵忽然发生了骚动,不敢上前。

忽然的,它们开始瑟瑟发抖,就像是夹着尾巴的狗,转身要逃。这种情形越来越明显,那是一刻都不要停留的意思。

我不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那些事情,后来李欣宁跟我说起过。

丫头描述那场面的时候。说的云淡风轻,但当时的场面那么宏大混乱,我试图想象当时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们最后究竟是怎么得以逃生出来的。

我好像昏迷了,说起来好像是给吓晕的。我确实害怕。但是我发誓还不至于给吓晕过去。据丫头说,我当时可谓霸气侧漏。

忽然大喊一声,让开,不知怎的。那些黑压压拥挤来的阴兵们忽然就开始了无序的骚乱,它们逐渐的真的让出了一条通道。

它们或者自愿,或者被强迫,总之不由自主的就开始听命了。

大家在极度的恐慌和惊讶里往外冲。离开的时候,那些阴兵仿佛被强大的力量压迫似得,已经呼啦啦跪倒了一片。

它们开始不断的朝着我们叩拜。

只是挥一挥手,刘小山的身体顷刻碎裂,血雾弥漫。一伸手,便把王浩然抓了回来。

一个多月后,我和李欣宁徜徉在大学的校园里,李欣宁又跟我说起当时的事情。他说当时我指着那阴兵的首领,说过很奇怪的话。

“逆臣贼子!我要你回去带话给他,告诉他,他的主子回来了!”

李欣宁追问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摇摇头,我根本就不明白。

其实我一直都表示不相信李欣宁所描述的当时的情形,但那一次,当她再次对我说起的时候,我脑子里却开始想起了那个跟我生着同一副面孔的少年来。

“那不是我。如果我说有一个长的和我一模一样的人存在,你相不相信?”我问李欣宁。

“你还记得我曾经对你说过么,对我们这些人而言,没什么是不可能的。”李欣宁朝我笑一笑,她的笑容像花朵一般灿烂,又像阳光一样温暖,“既然我们还活着,就要尽情的活下去。至少这个时刻,咱俩是徜徉在美丽的大学里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