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赌场

第74章 梦幻蜜月之旅(完结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为了这个蜜月之旅呢,俩人还着实废了不少心思。

最后夏浅敲定了一个浪漫的海岛,她是只想纯粹的出去玩。

而人家叶大少可不是这么想,还得想方设法把婚礼仪式给办了。

他们俩虽领了证,法律上是合法的,但没有一个仪式,总觉得不够完美。

那是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今天刚定,第二天他就包了一架小型飞机架着她出行了。

当夏浅醒来之际,才发觉她已经从一个国度到了另外一个天地了。

且还是波澜壮阔,风景宜人,简直就是一个世外桃源。

飞机降落,他们俩乘坐了观光车辆出行,一路上的美景尽收于眼底。

夏浅忍不住赞叹着:“好美,叶先生,你是怎么发现这块人间天堂的?”

“无意间发现的,还不是当年被你伤透了心,我才能发现这一个浪漫的海岛。”叶锦臣的语气无形中还透着一种哀怨。

夏浅立马打断了他:“叶先生,我想当年之事并不是我的错,谁让你和何芬妮去开.房的!”

叶锦臣听闻后俊脸一放,深邃的眼眸眯成危险的弧度:“浅浅,我想我的第一次到底给了谁,某个女人心知肚明!”

“再说了,姓何的那个女人起码在牢里渡过她最美好的年华,你现在还要和我追究这些无关紧要的人吗?”

夏浅迫于他的气势之下,嘀咕了一声:“分明就是你挑起的!”

突然一群海鸟振翅掠过他们的上空,她的视线顿时被这些鸟儿们,所吸引。

“好想像它们一样自由自在的飞翔!”她忍不住发出了感慨。

“这有何难,我们来个短途的热气球旅行好不好?”叶锦臣笑了笑说,被她的纯真无邪的模样所吸引。

夏浅吃惊地看着他:“还可以,这样啊!”

深感她的男人果然是霸气侧漏!

“只要你想要的,我都可以无条件满足!不过,今天不行,我们先休息一下。明天天气好就出发!”叶锦臣宠溺地看着她的侧脸,做出了安排。

夏浅听后只笑了笑不语,算是默认了他的安排。

俩个人刚回到海边的酒店。虽然规模不是很大,装修也不是豪华的,但因为扎根在这儿,使得它具有了独特的韵味。

夏浅刚进入房内,就被海风吹拂起的窗帘,那惬意清新的气息扑面而来。

她忙蹦跳着跑到了小阳台上,展开双臂尖叫了几声。

叶锦臣看她快乐的像只小鸟一般,心情一时也大好,挨近了过去,从身后怀抱住了她,将下巴抵在她的头顶,细细摩挲着。

“浅浅。你现在是不是很开心很快乐?”

夏浅不明所以,这个男人怎么突然间这么腻歪,便“嗯”了两声。

“既然心情这么好,那么是不是该满足一下我,我都快憋成和尚了!”叶锦低低声恳求着,撩的人心痒痒的,同时间手也开始放.肆起来。

夏浅动了动唇角,原来这才是他的真实目的。

她想了想她勒令不允许后,这个男人已经忍耐了差不多有一个礼拜了。

她是不是该心软放过他呢?

“浅浅,行不行,再这样下去为夫可要憋出病来了!”见小女人不做声,但也没阻止。他不免越发来劲了。

“叶先生,其实我可以带你去看男科的,真要是有什么!”夏浅不怕死的挑战着他的权威。

结果这次直接惹来了叶锦臣的大发雷霆,“浅浅,看来我真是太惯着你了,我决定了我要重振夫纲!”

这话刚搁下,夏浅直接被他拦腰齐抱,一转眼就丢在了床.上。

夏浅还未来得及回神,他已经倾身而至。

她心里虽然还有点紧张,但也知道不能一味让他忍下去,不如就借此浪漫的氛围,她顺势低个头吧。

随后的一切都是那么很自然的发生了。

等她到精疲力竭躺在那边完全动弹不得,她这才回味刚刚与他的感受,压根没有任何的不适。

很显然褪去了初次的涩疼,像这种事男欢女爱,自然是美好的体验。

被喂饱的叶锦臣很满足地搂着她而眠,等他俩再次醒来之际,夏浅扫了一眼时间都已经下午3点多了。

夏浅一点点爬了起来,浑身的痕迹,令她直接“啊”地一声叫了起来。

叶锦臣直接被惊醒了过来,只以为发生了什么事,较为担忧地问:“浅浅,怎么了?”

夏浅努着小嘴,将毯子往上拉了拉。“你看你,把我这身上弄的,让我还怎么穿泳装啊!”

叶锦臣失声笑了笑,还以为什么事,就为这点事,他的小新娘还真的很害羞。

“穿什么泳装出去,你想都别想!”他较为严肃地纠正了她的主意。

“叶锦臣,你怎么这么霸道,我穿个泳装怎么了,人家沙滩上不都这么穿吗?”夏浅心情不美丽,怎么才让他得到满足了,这个男人就开始有意见了。

“那是别人,你穿泳装的模样只能由我一个人看!”叶锦臣倨傲地宣誓着,直接以行动一把将她拉入怀抱中,以挠痒痒的行动,试图令她臣服。

夏浅整个被挠的七荤八素的,完全不能自已地笑出声来:“叶锦臣,你给我住手,再不住手,今晚你睡沙发!”

“浅浅,你非得这样吗,明明很享受其中呢!”叶锦臣脸不红心不跳地发表了一番感言。

夏浅直接给了他一句话评价:“叶先生,你的脸皮真厚!”

“好了,咱们不闹了,想吃什么?”叶锦臣继续拥了拥她,说起了正经事。

“不知道,这个海岛上有什么吃的啊,等会我们去看看就是了!”夏浅觉得这个男人躺在床上,让她猜吃什么食物,完全没有想象空间。

“好,咱们起来出去走一走,睡了一觉真的是精神饱满!”叶锦臣还不害臊地特意重申了一遍。

夏浅忙起床换了一套沙滩长裙,遮盖了一些痕迹,这才敢出门。

俩人吃了一些东西用,漫步在沙滩上。

不得不说路过的一群群金发碧眼的美女,确实挺惹.火的,而叶锦臣在国外3年多,居然没被诱.惑住,也算是守得住身心了。

位于一棵茂盛的椰子树下,夏浅正儿八经地问起了:“叶先生,在你看来她们的身材如何?”

“怎么了,没注意看!”叶锦臣淡漠地回,视线停留在她的小脸上,完全没有被外界的花花绿绿所影响。

“那你是不屑于看呢,还是不想看呢?”夏浅不依不饶继续追问着。

叶锦臣真是服了这个会胡思乱想的丫头,扬了扬唇角:“浅浅,对自己的身材这么没自信呢,在我看来只有你最吸引我!”

不论他说的是不是属实。但无疑这种情话,是个女人都爱听。

她轻咳了一声,摆正了脸色:“希望叶先生,严格遵守婚守条约第二条!”

“遵命,夫人!我可不想被踹下床,还想与卿日日温存!”叶锦臣撇了撇唇角,说出这番话来是那么理所应当的,直看的夏浅小脸发烫。

第二天他就实行了那个热气球空中之旅。

当夏浅被拉过去,她虽然挺向往的但真实到了这一刻,她其实有些害怕。

毕竟飘在空中,而且只是一个气球呀。

叶锦臣许是看出了一些,扬了扬唇角:“浅浅。你是不是有些紧张啊?”

夏浅也不想被看穿,但委实她很担心。

“锦臣哥,这个安全吗,等会我们怎么下降!”

“放心,有我在!”叶锦臣给了她一个怀抱。

夏浅是属于半推半就被他带上热气球的,当气球真实开始上升时,她整个人是既激动又害怕。

死死拽住了叶锦臣的臂弯,“浅浅,不要害怕,只是等我先把燃料控制好!”

这个小妮子,原来这么害怕呀!

夏浅这才有些窘迫地抽回了手,此时气球已经腾空上升到一个视野比较好的高度了。

蔚蓝的大海。茂盛的树丛,还有一些建筑物全方面鸟瞰于眼底。

“好美,好壮观,我现在有种迎着风飞翔的感觉!”夏浅被眼下的美景所吸引,暂时忘却了紧张与不安,敞开了双臂感受风在手尖缓缓流动的触感。

叶锦臣睹见她孩童般的笑颜,不自觉伸出长臂揽了揽她的肩头,呢喃着:“浅浅,现在感觉如何,还害怕吗?”

夏浅抿嘴一笑,讨好的卖乖着:“有你这个无所不能的叶大少在,我只管欣赏就够了!”

“那么浅浅我们是不是该做些。有意义的事保留这美好的一刻?”叶锦臣突然深情款款地看着她,那眸底闪烁着让人心悦的流光溢彩,晃眼极了!

夏浅是既期待又有点不安,低低声回:“你可不许胡闹,我可不想一头栽下去!”

一想起昨晚上他又缠着她要了几次,她的小脸就开始发烫,不得不说叶大少的体力真的好!

“浅浅,是你自己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嗯!”叶锦臣莞尔一笑,轻点了一下她粉嘟嘟的小脸,很明显小女人在想入非非中。

夏浅忙支支吾吾辩解:“我、我才没有!”

叶锦臣笑了笑说:“就算我真想对你做什么,条件也不允许啊!”

“叶锦臣,你再敢胡说八道我可不理你了!”夏浅努着小嘴,开始摆正姿态。

“好,一切都听夫人的!”叶锦臣忙变忠心,不再说下去。

直接以行动来就是了,驾轻就熟地以吻代替他现在的所思所想。

夏浅一恍惚的瞬间,才发觉这个男人竟然在吻她了。

由于现在的处境,她是不敢真的闭上眼睛的,只是他的吻一如既往那般汹涌澎湃,一吻吻了许久。

“浅浅,你就这么喜欢看着我,连接吻的时候都不忍心闭上眼睛!”叶锦臣痞痞地一笑,戏谑地看着她。

夏浅红着脸。啧啧着:“你少臭美啦!”

回以她的是男人更宽广的怀抱,他埋在她的耳畔,低喃着:“不如我们就在这举行婚礼仪式,如何?”

夏浅这才回神原来他们俩之间还少了这个,她差点都忘记了,毕竟自从领证这段日子以来,他对她简直就是24孝老公。

“就非得办仪式嘛,我不喜欢这些繁琐的礼节,我最受不了约束了。还有你爸妈好相处吗?”

说到最后她不小心泄露了心底的担忧,她到现在还没见过他的父母。

叶锦臣眸色一敛,饱含深意地看着她:“浅浅,原来你是在担心见公婆啊。放心我父母很开明的。咱们尽情玩好了再回去见他们,大不了等抱着小baby去他们那也成!”

夏浅被他说的耳根子边直发热,“不和你说了,没个正经!”

“好,我现在就开始说正经的,婚礼你想邀请谁?”叶锦臣知道她害羞了,也不继续调侃了。

“我嘛就是一个好闺蜜,我爸算了,让他好好在家休养!”夏浅想了想了她的朋友亲情里真的很单一。

夏琳在与何芬妮合谋陷害她那次,也被录下了音,更何况有叶锦臣的施压,她亦被判了2年刑。年数不多但她背负的这个污点永生难忘。

何芬妮她也是后来听林青媛说的,没有一个律师敢帮她,反正被判了起码大20年,等她出来那会儿都已成中年妇了。

“那么浅浅,你女方那真的会势单力薄,你不介意?”叶锦臣颇有些心疼地看着她,知道她失去了妈妈,心里肯定很难过的,那个仅存的老爸又是有隔阂的。

“我耳根子边才清静,我有了你就行了!”夏浅许是听懂了他的弦话之音,忙笑了笑讨好着他。

“浅浅,我真是三生有幸遇到你!”叶锦臣忍不住深情倾诉。

“叶锦臣。我亦是三生有幸嫁给你!”夏浅轻轻闭上了眼眸,感受着周围的气流与彼此的情意绵绵。

她对他是一见钟情,又是自己主动出击追的他。

在美好的年华里,年少总归会冲动,可她的冲动换来的是一生所爱,相依相守。

俩个人就这般相拥抱了好一会儿,夏浅用了很轻柔的声音提出了一个假设:“我说如果我没有主动出击去追你,那你叶大少会喜欢上谁?”

叶锦臣笑了笑,没想到时至今日,这个小丫头还在记挂着这种事情。

不过他一想,那时候的他已经是事业有成,帅气多金。确实没对任何一个女人有过想法。

他想等年纪渐长,大抵会听从父母的安排,随便安置一个婚姻吧!

“浅浅,你想听真话还是假话?”叶锦臣敛了一下心绪,发现这个问题确实有两个答案。

夏浅可听出了猫腻,忙从他怀里探出头来,目光灼灼地盯着他:“你说呢?”

叶锦臣立马举双手表示投降:“好,我全招了。如果没有遇到你,大抵会随便凑合一下。只是没有这个万一,因为我遇见了最美的你!”

夏浅轻哼了一声,嘟囔着:“我没想到叶大少这种天之骄子,原来也会有这种浑浑噩噩过日子的想法。”

“浅浅。我说的可是真心话,一颗心没有被你攻占的时候,我大抵以为这辈子不会喜欢上任何一个人!”

叶锦臣许是知道了他这个答案,不太符合会是从他嘴里所出的。

那时候的他虽然事业有成,但心里其实是空虚的,冷漠孤傲的。

夏浅睹见他紧张的模样,便打算放过他了:“马马虎虎了,还好我出现的及时!”

他们俩的婚礼仪式是在3日后举行。

头天晚上迎来了林青媛,只是景承毅并没有来,送上了祝福与礼物。

林青媛拉着她说了好多话,甚至还怪她偷偷领证了,都没告诉她。

夏浅笑了笑说:“青媛。我这是给你一个惊喜啊!你最近过得如何?”

林青媛被问到这时眸光微微有些闪烁,夏浅顿觉有事,便紧紧追问:“青媛,你该不是发.春了吧?”

“浅浅,有你这么说人的,不过呢,我确实有了一个心目中的人,只是不知道会如何?”林青媛羞涩地埋下了头,一改往日的那种大大咧咧。

听的夏浅的好奇心是被勾起了:“青媛,快告诉我到底是哪个小子?”

林青媛用了一种羞答答的嗓音回:“浅浅,你还记得你让我接洽的事宜吗?”

夏浅这才恍然大悟,惊呼出来:“你指的是莫少钦!”

一想起那个风趣的男人。青媛能够驾驭那只狐狸吗?

她刚想说些什么,很显然林青媛已经陷入在了爱恋的河流中抽不开身来。

“浅浅,你记得我有次在车上遭了小偷还反被污蔑,帮我成功抓到小偷又还我清白的就是他。我一直没敢奢望能够再次遇到他,浅浅,他是我心目中的英雄人物!”

夏浅看着好友这样,想了想,她起初对于叶锦臣何其不是一腔热血,源自于冲动。

也许这会是一个很好的发展,也说不准。

只是莫少钦表面看起来有些花心呢,路漫漫,其修远兮。

她拍了拍好友的肩头,鼓励着:“青媛,我支持你,勇敢的去追寻所爱吧!”

“浅浅,谢谢你的鼓励,遇上一个喜欢的人真的不容易,我会加油!”林青媛饱含斗志地回看着她。

第二天是个风和日丽的天气,为了更好的举行婚礼仪式。

夏浅被早早地拖了起来,她饱含哀怨地瞪了一眼叶锦臣。

这连续三晚都被他折.腾,导致她整个人大清早都有些精神不佳,可偏偏他依旧生龙活虎的,这反差令她很苦闷。

“好了,叶太太。想不想成为最美的新娘,那就乖乖起床去洗漱装扮!”叶锦臣睹见她拿那双漂亮的眸子懵懂地看着他,他是按捺住想战一次的冲动,移开双目,眼下正事要紧。

“叶锦臣,我警告你今晚上你不许再碰我了!”夏浅哀怨地瞪了一眼嬉皮笑脸的他。

“好了,浅浅,此事咱们晚上再议,我保证我会节制!”叶锦臣俯身凑过去又说了几句软话后,小女人这才肯有所行动。

当夏浅洗漱完,就迎来了青媛与化妆团。

林青媛有些爱不释手地说起:“浅浅,你的婚纱还有礼服都好梦幻,连带我都沾光了伴娘礼服都很漂亮!”

夏浅扫了一眼那一排供选择的礼服们,心里有一种即将成为新娘的喜悦与紧张感。

“我想我们会是最引人瞩目的组合!”

“我相信你会成为最幸福的新娘,毕竟,你家叶大少颜值爆表,肯定会让这些国外友人都羡慕!”林青媛发挥出了她嘴甜讨喜的功夫。

“青媛,快被你说的我脸都红了!”夏浅唇角溢出了笑意莹莹。

不过她也准备了一个惊喜给青媛。

“叶太太,您好,由我们今天为你装扮,当然你有什么想法也可以提出来。”她们俩在谈之际,化妆团已经上阵了。

林青媛乖巧地静默在一旁,“浅浅,我不打扰你成为美美的新娘了!”

不知道被捣鼓了多久,久到夏浅觉得有些昏昏欲睡之际,有人提醒她要去换婚纱了。

等她出来之际,修身的不规则裙摆,加上精致的妆容,薄纱与头花的点缀,令一个美新娘真的出场了。

林青媛直接举双手给予了她称赞!

夏浅心里有些期待,不知道叶锦臣看到这样的她,会作何感想。

她在想之际,门外就传来了敲门声。

她不放心地又看了一眼镜子里,这才让青媛去开门。

青媛开了门后,就默默地退了出去。

夏浅在原地站着,望着一步步向他走近的男人,周身笼罩着一种梦幻而华丽的质感。

他今天标准的是白色西装,典型童话世界里白马王子的装扮,加上身材好,颜值高,令她只一看就心跳加速。

她默默地垂下了眼睑,不确定他喜不喜欢她的这一身装扮。

“浅浅,我以为我看到了天使!”叶锦臣心悦地靠近,胸.口那跳动的节奏快要失控,他一直知道他的小女人,很美,今天居然可以美到让他晃神的地步。

夏浅被他抓住了双手,心情也有些激动。“那会不会成为你心里最美的天使?”

“小傻瓜,无论再过去多少年,你永远在我心底是最美的!”叶锦臣明明不擅长说甜言蜜语,可她想听他便愿意说。

“走吧,我的新娘,咱们得出去了!”叶锦臣如果不是顾及着会弄花她的妆容,已经忍不住想要亲她了。

她把手交到他手中,他牵着她一步步迈出去,迈进更美好的未来!

“浅浅,对了,你要求的伴郎人选到底是谁,怎么比我这位新郎还大牌!”叶锦臣想到了小女人昨晚临睡前,给他提出的意见,伴郎伴娘都由她定。

“秘密,应该要到了!”夏浅朝他笑了笑。

婚礼是露天的形式,海边沙滩。并没有多少熟识的亲朋好友,甚至连双方的家长都没出席。

在夏浅看来与他生活在一起,是俩个人的事情。她有忧虑今后与公婆的相处,不过叶锦臣是这么告诉她的。

他的爸妈现在身体很好也很幸福,而他们只要过好自己的小日子就行。

她甚至问了网络上那个刁钻的问题,她与他妈妈同时掉进水里,他会先救谁?

当时叶大少是这么回答的,“我爸根本不可能让这种事发生,再说了,我妈万一掉下去,我爸肯定会第一个跳下去!”

“所以,你的安全由我来守护,而我妈的自然由我爸!”

夏浅收回思绪扫了一眼四周,终于见那个人姗姗来迟了。

“青媛,你的另一伴来了,伴郎!”她朝着一侧的好友喊话。

林青媛扭头的瞬间才看到迎着海风与阳光,款款而来的竟然是——莫少钦。

浅浅,可真是带给她一个大大的惊喜!

叶锦臣似乎看出了一些端倪,凑她耳旁喃喃着:“浅浅,这个男人是谁,你为什么非得指名让他做我的伴郎。”

夏浅干笑了笑。竟然在这种场合之下,叶大少也能乱吃飞醋,这也太可爱了。

她故作神秘的一笑:“你猜呀!”并不打算回答他,就要让他急。

叶锦臣紧拉住她的小手,看起来似有不满,“浅浅,看我今晚如何收拾你!”

夏浅扬了扬头,倨傲地吐词:“who怕who!”

旁观的人都是心生羡慕,又有谁知道俩个人还在那较着真,某人的醋意横生。

在神父的引导下,他们俩互相宣誓了誓言。

【对于世界而言,你是一个人;但是对于我而言,你是我的整个世界,愿和你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再交换对戒的时候,夏浅还是那枚戒指,虽说款式是错的,但情谊绵长。

俩人互相替对方套上了戒指。

神父祝愿道:“我宣布两人此刻结为夫妻,叶先生,你可以亲吻你美丽的叶太太了!”

围观之人,全部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夏浅稍微显得有些紧张,毕竟她还没在众目睽睽之下,与他这么明目张胆地秀恩爱。

只是男人没有给她多加思考与害羞的时间,以热烈的吻封缄。

比之平时还带劲,像是带着怨气般凶猛地吻着她。

直到分开之际,夏浅还能感受到他那双漆黑的双眸里,有跳跃着的火苗。

这个男人,至于这么小气吧啦嘛!

看来她得赶紧把捧花抛出去,否则可能会引火上身。

“青媛,接住!”她对一旁的林青媛眨了一下眼,捧花就往她那飞去。

“叶先生,生什么气呢,你的那位伴郎可是我特意邀请过来,撮合我好姐妹的,你连这醋也吃!”她顺势凑到了一旁的男人那去,小声地喃喃着。

叶锦臣这才肯看了看眼前的现状,发现林青媛果不其然一脸痴恋的望着那伴郎。

呵呵,这个丫头,胆子越发大了,竟敢如此戏弄他!

“浅浅,今晚回去家法伺候!”叶锦臣挑了挑眉,突然诡异的一笑。

“什么家法?”夏浅愣了数秒。

“我遵守条约,而你违约了,你觉得是不是该罚?”叶锦臣揽着她肩头的手微一收力。

夏浅真是觉得郁闷,都解释了还这样:“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那个伴郎什么时候与他有交集的,我得好好回去拷问下你!”叶锦臣直接挑明了说。

言语中还有他的神色,让夏浅嗅闻到了不妙。

这个男人,就连这个事也要追究呀!

为啥,她感觉有种拿着生命危险,在帮闺蜜牵红线的感觉!

(全文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