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赌场

第六百零九章 修仙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邻家小妹名为小君,与她姐姐一起,常年在这修仙阁修炼,其家族百年前曾极为兴盛,但现在却没落了。只是哪怕如此,她们两人也依旧是整个小镇里最夺目的两颗明珠,惹人注意与爱怜。

此刻,这小君看向范雪离的眼神里,带着一丝忧伤,又带着一丝颤抖。

自从第一次见到范雪离在这里,她的心神就被范雪离所夺走,知道范雪离的“遭遇”后,她更是与范雪离有一种心有灵犀、同病相怜的感觉。

同样,范雪离身上炙热的气息,睿智的眼神,则深深地吸引着她。

小镇上的其他少年,根本没有一个人有范雪离这般气息。

便在这时,小君身边的姐姐撇撇嘴,冷笑着,传音入密对小君说:“小君,他来路不明,说不定是野贼,暗中潜入这里,故意吸引你,想要得到我们家的功法,得到我们家剩余的财富,你要千万小心。”

小君的姐姐若若,对任何人都有着天然的敌意,从来也轻视任何人,她一心想要修炼到仙境,从而有机会拜入仙门成为弟子,光耀门楣,而她在小镇上有个外号被称为石女。

而小君相反,则吸引着所有人的注意力,这越发让石女若若对所有人都不满意。

“他怎么可能会是野贼?”小君一怔,马上面红耳赤地动用传音入密争辩着。

她性格柔弱,但却有着属于自己的坚持。

这段时间,她几次见到范雪离对周围的邻居极好,会主动帮忙,她可不信范雪离会是野贼。

“哼。”若若见说服不了小君,冷笑着便离开了。

只是这时,范雪离根本没有心思去注意周围的事情。

在阅读完全部仙书秘籍后,他的世界猛地清明起来。

既然阴符经无法修炼,既然东岳仙祖开始封锁整个紫雪世界,既然他的神通圣物大都已经破损,那他只有唯一的选择。

那便是重凝所有功法,自创仙功!

阅读了这么多秘籍与仙人经历,每一种都有着无数的艰辛,也有着种种的不同,哪怕是对天地仙气的融合与采集,也各有不同,但却打开了他的眼界。

加上范雪离之前乃是太昊国的太子,有着无数的见识,自然更是知道顶级仙功的情况,所以他终于下了这个决心。

以三昧真火为内源,将其他各大功法为辅,融合起来!

一旦融合成功,他就有机会突破仙境,拥有了在这个世界立足的本钱。

然后才有机会进入各大仙门,融合其他更多的仙功于一体,凝聚自身的力量,从而有一日能对抗那东岳仙祖。

一时间,范雪离的眼神变得无限的炙热。

清夕夫人、东岳仙祖,迟早有一天,他会企及到同样的境界,乃至更高的境界,杀得他们,找回自己的父母,重凝太昊国!

我欲向天!

而同时,他的眼神收了起来,因为现在他所需要做的就是潜伏,尽快强大自己,凝出属于自己的仙功之法,同时探索这个世界的隐秘。

这个紫雪世界,与自己有特殊的某种关联,很有可能便是他的契机。

********************

时光荏苒,又是十日时间匆匆而过。

这一日,修仙阁外,却是忽然传来了一阵争执。

“小君,那水俊浩根本就不是好人,你看他孑然一人,却天天进入修仙阁,他哪里来的这么多阵法元石,他必然是野贼中人,然后故意找这机会来接近你。这几天你与他那么亲近,难道都没有觉察他的狼子野心吗?”显然这是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极为焦急,声音里藏着对范雪离深深的不屑。

“他不是这样的人!”小君声音虽然柔嫩,但却有着坚韧的气息:“还有,请不要再来打扰我。”

“你是被他迷住了吧?他有什么好的,就凭着一副好皮囊?他连仙境都进不了,根本没有什么天赋,迟早有一日,他会被这里所有人都超过的!到时候他不过只是一个蝼蚁!”那年轻男子依旧不甘心,要极尽办法来羞辱范雪离。

一时间,修仙阁里的那些人显然都听到了,目光里也露出一丝冷漠与嘲讽之意,看向修行阁角落里的范雪离。

这十日来,不知为什么,整个小镇让他们最为爱慕着的小君,竟与范雪离走的很近,这引发了他们无数的怒火,而这样情况造成的愤怒,终于爆发了。

他们都想要看看这二十天里,一直平静无波的范雪离,会如此应对这样的局面。

只怕会是羞愧难当,再也不敢到这修仙阁来吧!

这一刻,范雪离盘膝而坐,整个人闪烁出一丝金光,若隐若现,身上的气息更加凝练了。此刻的他,虽然听到了外面的争吵声,但却面色如云淡风轻一般,竟没有任何变色,反而依旧淡然修炼。

这些日子里,小君有一次遇到疑难的问题问了很多人,别人都不知道,最后问到他的时候,他轻易解答,使得小君惊诧不已,而之后,小君把一些修炼的功法难题全部问出,全部被范雪离从容解答后,不知怎么,对范雪离有着一种独特的温馨感来。

而后,她会经常向范雪离询问,竟不知不觉被范雪离的渊博知识所吸引,被范雪离淡如清风的气质所吸引,却是与范雪离距离越来越近。

在这样的接触里,范雪离也对这个认真学习研究功法的小君颇为喜欢,甚至在她身上,看到了一丝妹妹小钰的气息来。

当年小钰割肉燃灯,心性至善,只可惜,范雪离如今却与小钰已经远离。

所以范雪离看向小君的眼神也多了几分柔和。

而此刻他听到外面的争执,却一点也不以为意。因为他知道小君是外柔内刚之人,有自己的决断。

只是此刻,外面的争吵却越来越激烈了。

小君容不得范雪离被半点羞辱,此刻忍不住大声说:“你有什么资格批评我的朋友?你天天在外游荡青楼,平时从不用心修炼,可及得上俊浩的十分之一努力?凭着你家族的血脉,这也算是你的本事吗?以你的学识阅历,能解出逍遥游的自在天,能解出天浪幻图的阵法,能解出七杀法的惊决?”

这三种功法,乃是修仙阁里,最有名也是最强的三种功法,但却极为晦涩难懂。

而小君此刻说的,却是这些功法的一些本源知识。

想要真正学得这三种功法,至少要把这些基本知识理解通透才行。

而能同时解得这三种难题,至少修仙阁的年轻弟子里,除了范雪离,没其他人能做到。

一时间,那年轻男子面红耳赤地说:“就凭我的家族血脉,就可以碾压于他。你信不信,只要我回去对族长一说,族长明日就会把这个不知来历的水俊浩驱逐出去,甚至把他当成东岳仙祖要抓拿的逃犯,直接封禁在水牢里!”

此刻,他已经是口不择言,甚至眼神里满是阴鸷。

他对小君觊觎多时,既然不可得,那就用强硬的手段,要逼迫小君就范!

听到这里,小君面色一变,她可没有想到对方居然卑劣到这般地步。

她的怒火差点爆发出来。

对方居然要让无辜的范雪离被当成逃犯!对方的家族在小镇里颇有名望,这难道就是对方嚣张的资格吗?

而听到这里,在修仙阁里的众人不由面色一变,反而流露出一丝对那年轻男子的不齿来。原本他们还想看热闹的,但这年轻男子的举止,简直有失家族继承人的风度。

但哪怕对这年轻男子心头不满,他们依旧也没有人出头,毕竟井水不犯河水。

只是这时,忽然间,传来一个淡淡的声音:“你不是说你可以碾压我吗?那我们战一场如何?”

竟是范雪离,在电光石火之间,已经闪到了外面去,冷冷地说着。

一时间,他整个人有着一种炙热的光芒,肉身有一种恐怖的力量在蓄积着,随时就要爆发,就要把眼前这男子碾压。

一时间,众人失神了,谁也没有想到,范雪离的动作居然这么快,如此地神不知鬼不觉,一时间相顾骇然。

而这时,那年轻男子,竟是被范雪离的杀意所震慑,竟说不出话来。

他出生在小镇,几乎没经历过什么历练,只会做一些偷鸡摸狗的事情,甚至不曾杀过人,此刻在范雪离的强烈杀气之下,竟是胆战心惊的感觉。

而这时,范雪离冷冷地说:“怎么?不敢?这样吧,我让你一只手如何?”

这十天的修炼,他想动用所有的功法进行融合,但却始终不得其法,哪怕有着无数阅历的他,凝出来的几次功法,终究不过是肉身境界的功法,距离这世界的仙境功法相差甚远。

但哪怕这样,他对仙境功法也有更深刻的感知,加上天空之中强大的仙灵气滋养身体,所以此时的境界,比起当初在天路之时,更有提升。

可以说,眼前这个肉身十重巅峰的年轻男子,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便在这时,那些修仙阁里的众人悉数走了出来,远远地把众人围在了一起,显然都是一幅看热闹的样子,见到那年轻男子退缩,不由面色露出一丝奚落。

哪怕这个什么水俊浩杀意再强,他们也不觉得有什么了不起,强龙不压地头蛇,更何况,这不过是没落贵族之子而已。

他们没有被范雪离的杀意针对,自然体会不到那年轻男子所陷入的困境。

一时间,他们窃窃私语,声音故意大了起来,似乎有唯恐天下不乱之势:“这家伙,敢追小君,竟连这点战斗的勇气都没有!是我的话,哪怕重伤,也不能丢了面子!”

“没胆量的家伙。”

“不过这水俊浩,居然有勇气挑战,是不是不想在我们镇上继续呆下去了?”

“想癞蛤蟆吃天鹅肉疯了,居然敢对家族的继承天才挑衅!”

很显然,他们不屑那年轻男子,同时又不愿意被范雪离夺走风头,担心范雪离彻底虏获小君的心。

听到这里,小君面色微变,看向范雪离的眼神里,带着几丝担心,看向周围众人的眼神里,也露出了一丝杀意。

可以说,现在那年轻男子被这些话已经逼迫到骑虎难下的地步了。

这时,那年轻男子面红耳赤,感觉整个人几乎都要爆炸了,眼神甚至带着血丝地盯着范雪离,就要怒吼出声。

但这一刻,范雪离却是面色一沉,猛地凝向周围,然后面色平静地说:“你们不服吗?不服的人,那就出来,一起上吧。”

这一刻,他全身的杀气浓厚,猛地向周围散发而去。

一时间,周围寂静一片!

谁也没有想到,范雪离居然敢张扬到这般地步!

在场的,乃是整个小镇上最顶级的天才,可以说,整个小镇的未来,便悉数在此!

他居然要一人之力,挑战所有人!

何等猖狂的口吻!

何等霸道的气息!

所有人甚至内心猛地有着深深的不甘,甚至有不少人跃跃欲试,就要出手。

只是这瞬间,他们忽然感觉到范雪离身上那种如同霸王一般的恐怖血气时,忍不住心里一颤。

这种气息,他们甚至只在那些杀戮过无数人的族长身上见过!

这足以说明,眼前这范雪离,手下绝对有过人命!

这样的人,一旦发疯起来,哪怕杀死对方,也要自损八百!

一时间,他们竟是噤若寒蝉,一句话也不敢说了,甚至忍不住向后退了一步。

而同时,之前想要爆发怒意的那年轻男子,也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低下头来,满是惊惧。

一阵阵后怕!

很显然,刚才他若是出手,就被周围的这些人当枪使了!

此刻,他再也顾不得尊严,身体慢慢后退着,便从人群里离开了。

而哪怕这样,别人也没瑕去关注他了,因为他们也全部被震撼了。

而后,范雪离站立半刻,见到无人敢上,这才收回气息,然后对那小君一笑,说:“不必担心我。”然后身体一转,重新回到了修仙阁之中。

对于这些学子,他并不在意,他在意的是,单单小镇里的这些仙法,根本不足以让他重凝出新的仙功来。

唯独只有阴符经这样的功法,实在是远远不够。

一时间,范雪离倒有些想要离开这里,去一些更大地方的仙城所在了。

不过在这之前,他却要先行试着修炼目前修仙阁有的几种仙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