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赌场

第六百一十二章 野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而后,看着小君接受了两种仙功,很快沉声静气,开始平稳境界,巩固两种功法后,范雪离便开始了对自己功法的综合与总结起来。

在刚才传承的过程里,他甚至起了一些奇思妙想。

温故而知新,给了他许多的灵感,一时间,他开始进一步推算把自己所得到的这些仙功融合的可能性。

尤其是天浪幻图的复杂阵法,让他感觉到,他如果是阵法宗师的话,完全有办法改变其核心,改造成更强的仙法。

当然,阵法宗师的级别,在中千世界里,也算是凤毛麟角的存在,而范雪离想要踏出那一步,则难以登天。

“或许找一门炼药的功法来,以我炼药宗师的水准,有可能突飞猛进。”

“那去仙城后,最好找找与炼丹匹配的一些仙法。”想到这里,范雪离不由确定了自己的方向。

而除此之外,范雪离也有更多不同的感悟,开始不断地进行推算与试炼。

慢慢地,他对这几门功法的把握与运用就更加炉火纯青了。

这样又足足过了一个时辰,小君终于醒了过来。

此刻她的脸上又是感激又是复杂,内心炸开,震撼久久不休。

她没有想到范雪离的天赋到了这般地步。

一切恍然如梦。

她发现自己已经是达到了梦寐以求的地步,领悟了逍遥游,甚至还领悟了天浪幻图!

要知道她对阵法几乎是一窍不通,可是范雪离的传承,却硬生生地把那些记忆渗透进她的脑海里,使那些成为她的本能。

她明白,眼前的少年,必然藏着极深极深的秘密。

这般天赋的少年,哪怕是在仙门里,也会受到无比的重视,如今却流落到此地,只怕绝对是负了惊天的冤屈,但他却愿意与自己分享,说明他对自己无比的信任。

她感觉到自己深深地惭愧,因为她之前还曾有过担心范雪离的念头。

便在这时,她毫不迟疑地传音入密说:“俊浩,此事我无论如何都不会说出去的,哪怕别人用搜魂之术,我也会动用灵魂破碎之法,深藏这个秘密的。”

这是誓死也要守护住秘密的决心。

听到这里,范雪离不由苦笑不已,不过转念一想,若是让东岳仙祖知道自己与小君有关系,小君必遭毒手,所以小君隐藏这个秘密,也是最正确的想法。

当下他点点头,说:“嗯,这是我们之间的秘密。今后,无论什么时候,若你见到我,绝对不要主动相认,哪怕传音入密都不行。如果可以的话,我会主动联系你的。”

以东岳仙祖的手段,低境界的传音入密,根本隐瞒不了。所以范雪离这是未雨绸缪。

“你的意思是,你要离开这里了?”听到这里,小君芳心一紧,很快听出了话外之音,同时也想到,眼前的这少年,很有可能便负了天大的冤屈,一个人在承担。

她从之前的震撼,已经慢慢变成了心疼。

范雪离依旧是点了点头,说:“我会先去仙城。而三个月后仙城有一次资质测验,有各大仙门统一招弟子的聚会,到时候或许我们能在那里碰头。”

对于范雪离来说,加入仙门,也是之后的重中之重,因为想要得到强大仙功,大概也只有仙门里能拥有。

“好的,到时候如果你见到我,请务必联系我。”小君认真地说着,此刻的她,甚至一颗心都已经在范雪离身上,同时她也越是明白主动联系就会让范雪离陷入危机之中。

“嗯,既然这样,那就告辞了。”范雪离此刻去意已决,向着小君挥了挥手,便自行地离开了后院,向着修仙阁外面走去。

背后,小君的眼神里,有着感动、伤悲、惭愧,只怪她的境界不够强,若是能踏入仙境,便有机会帮上范雪离的忙了。

有着一滴眼泪晶莹。

整个小镇里,踏入仙境的,除了几个家族族长外,其他人根本没办法做到,毕竟资源太匮乏了,与仙城完全没得比。

“野贼,休想走!”

只是当范雪离就要离开修仙阁的时候,在远处,却是昨天与范雪离争执的那年轻男子,猛地厉声指着范雪离,遥遥地喊着,声音响彻整个小镇。

一时间,所有人不由一惊,尤其是小君,更是面色大变,连忙跟了上来,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而此刻,那年轻男子身后带着一干小镇里的执法队,所有人全部穿着金色盔甲,杀意四腾。而这年轻男子的眼神如同鹰一般盯着范雪离:“野贼,你混入小镇里,想要有所图谋,却不知道你已经被我看透了真身!我小镇绝非是藏污之所,今日你想逃,却已经来不及了!”

听到这话,周围无数人满是震撼,难道眼前这范雪离真是野贼不成?联想到昨天范雪离的表现,他们忍不住内心泛起了不少疑点。

范雪离固然气质极佳,可是对贵族礼仪的方式却不怎么懂,而且身上也没有证明大家族的信物,而且身上还有极多的阵法元石可供挥霍。

最关键的是,其身上带着天大的杀气,能震慑所有人,几乎直追几位进入仙境的家族族长,这足以说明什么?说明范雪离的杀戮无数,而在这附近拥有这般杀戮的,除了野贼的人以外,其他人怎么可能做到?

想到这里,他们看向范雪离的眼神里,充满了后怕与惊惧。

看来范雪离必然是野贼,他们差点被蒙骗过去了。

只不知这野贼要图谋什么!

一时间,他们都把目光向范雪离旁边的小君望去,大吃一惊,很显然,范雪离的目的是在小君,想要把小君掳走!

这一刻,忍不住有人高声说:“水俊浩,把小君放下!”

见到那样,之前那年轻男子吴少冷笑不已,他原本就是恨不过,所以故意栽赃,却没有想到其他人这么配合,这样一来,他昨天受到的气就可以重重地出了。

此刻,那吴少身后的数十个执法队猛地向范雪离围去,其身上的金色盔甲,闪烁着无数晶莹的光芒来,那上面镌刻着各种阵法,正是天浪幻图,拥有强大的迷幻之力,仙境以下的人,根本破不开这样的天浪幻图。

可以说,在这些人的眼里,范雪离只有死人一个。

对于野贼,只要有任何嫌疑,他们都会杀无赦,不会有任何手软。

便在这时,小君面色一惊,此刻的她,彻底明白了那吴少的阴谋,不由大声说:“俊浩没有挟持我!另外,你们说他是野贼,证据呢?凭空污蔑别人,吴少,你是因为昨天的一己之私而报复,何等卑劣!”

她根本不相信范雪离会是野贼。

野贼里,怎么可能出现拥有传承之力的天之骄子,若是范雪离在那些野贼之间,只怕早就被重点保护,会凝聚出远远超过小镇的实力,到时候想要灭杀小镇,易如反掌。

“小君,你已经被他所迷惑!这些野贼,有着极强的蛊惑之法!等到我们把他抓住,好好审讯,绝对能知道眼前这家伙的真正面目!而且甚至还能从中知道野贼的方向,到时候我们都可以立下大功。”这吴少依旧还在蛊惑着。

而听到这里,周围那些执法队的眼神都亮了起来。

诛杀野贼,杀下大功,这对他们来说,可是梦寐以求的事情。

一时间,他们围得更紧了。

“不!”小君望向范雪离,脸上满是痛苦。此刻的她,为范雪离担心起来。 明明范雪离有这样的天赋,却无法说,却要陷入这样的局,有怨而不能说,何等的痛苦。

她猛地把身体一挺,挡在范雪离的面前,说:“你们想要带走他,就先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吧,我以性命担保,他绝对不是野贼。”

“你已经被蛊惑了。”有个执法队的队长冷笑着,毫不在意小君,反而眼神犀利地盯着范雪离:“你是束手就擒,还是等我们主动动手?若是主动动手,到时候缺胳膊少腿的,就不要大呼小叫。”

其语气淡漠,仿佛如同看向死人一般。

这一刻,小君绝望而无力地闭上了眼睛,但她却是誓死挡住,此刻的她,已经决心要动用新学到的两种功法,来为范雪离保护。同时她低声地对范雪离传音入密说:“快走,我替你断后。”

这时,范雪离却是轻轻地拍着小君的肩膀,说:“你放心,这些人对付不了我的。难道你对我这点信心都没有吗?”

对于小君的表现,他内心涌起了浓浓的暖意来,同时也对眼前这些人产生了一丝杀意。

听到这里,小君一怔,而后想到范雪离的表现,不由心神一动,范雪离掌握了这般天赋,能把功法传承给自己,只怕他自身已经掌握到炉火纯青的地步,自然不会惧怕眼前这些人了。

但同时她低声地说:“可是哪怕挡住这一波,那以后呢?”她担心的是,范雪离之后要被通缉,要落难天涯。

只是这话听在众人耳朵里,却让他们猛地愤怒了起来。

听这话,他们这些人竟在范雪离眼里,如同土崩瓦解一般,根本对范雪离造不成任何威胁,这是何等的轻视,一时间,他们的心几乎都炸了,胸腹猛地颤抖着,眼神里满是血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