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九章 神子城/重生之万界主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时间,范雪离这才明白其中的珍贵性。

前世里,他是有过不少的仙气之液,不过那是针对大千世界而言,但以整个紫雪世界的灵气凝聚情况,仙气之液的确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当然,除了这仙气之液外,还有专属的先天神通圣物,再加上十尊可以挑选着的先天神通圣物,若自己都是选剑的话,甚至很快马上让断剑恢复到全盛的地步!

这一刻,范雪离对这神子之战第一的奖励,也感觉到吃惊起来。

同时也有一种热血沸腾的感觉。

自己当拼尽一切,夺得第一,哪怕被东岳仙祖发现那又如何?毕竟那可是事关父亲的气息,也事关到断剑的记忆!

当年他父王巡游天地,气吞万里如虎,遇到无数的灾难,从来不退缩,迎难而上!

如今的他,拥有千年来的见识与手段,何惧之有?

这一刻,范雪离忽然说不出的踌躇满志来。

不过几乎同时,他的心神更是进一步地动用精神之力,开始仔细推断各种事情。

战局上轻视敌人,但实际上的战术,到时候的具体政策,却要重视万分,不能出半点差池,不到万不得已,还是先低调,但真到了争神子第一的时候,绝不手软!

那些已经达到仙境六重巅峰的神子,那又何妨?以他如今的提升速度,到时候必然不居对方之下!

********************

神子城。

整个神子城,有着金玉之石所防御,一尘不染,说不出的美丽与霸道。

要知道普通的金玉之石,便是普通仙君用来试炼新功法的所在,而整个神子之城,居然都是用金玉石凝聚,足见强大。

而神子城里,无数人熙来攘往,有着无数的商铺,全部装饰得美轮美奂,如同王府皇宫一般。

而每一位神子所经过,就会受到无数人的尊崇与膜拜。

此地距离神子之战战场,还有数百里,也是众多神子经常栖息,或者在这里进行各种买卖、补足宝器、丹药的所在。

参与这次神子之战的,可以说共有数千个中仙门的神子汇聚一堂,几乎笼络了整个紫雪世界所有的中仙门,而有一些中仙门甚至动用麒麟飞船,也足足需要一日一夜,几乎等于紫雪世界另外半球的所在。

而这些神子,每一尊都拥有无比的财富,为了神子之战,更是无所不用其极,所以经常能在这里高价淘宝,久而久之,此地就形成了巨大的神子城。

原本在千年前,这些神子都拥有强大的地位,藐视其他人,甚至强夺强买,彼此争相出手,杀戮无穷,这里几度成为废墟。而如今,神子城在确立了新的规则后,这才慢慢兴盛起来。

这里的规则很简单,神子虽然倍受尊敬,但却无法在这里享有特权,与凡人一般。

否则,便有神子战场的那些裁决者,将剔除这位神子的参赛资格。

那些裁决者,便是大仙门的一处联盟裁决,乃是各大仙门选择出一些弟子进行监管,地位甚至还在这些神子之上。

“水俊浩,你身为神子,可知道规则?若是违背规则,甚至会失去参与神子之战的资格!”此刻,在神子之城的城府里,一位有着裁决者标志的弟子,正面色冷峻地盯着范雪离,略微带着警告。

对于范雪离身上的修为,他一掠之下,就发现极为微弱,再加上范雪离是临时成为新的神子,使得他心下对范雪离更是嗤之以鼻。

想来很有可能是什么大仙门,或者是大门派的弟子,有着极为深厚的关系,取代掉一位神子的地位,过来长见识了。

这样的神子,尤其不知天高地厚,格外嚣张,仗势而为,不知收敛,所以他不得不带着警告之意。

一时间,这裁决者的声音,响在范雪离的耳膜里,甚至有着如雷般的力量,只从这般手段,便知道对方的境界,至少是在六境巅峰以上,远非范雪离现在能企及。

“水某明白。”范雪离点了点头,淡如轻云。

他自然看出对方轻视和警告的样子,但越是这样,越是证明这一处神子之城的规矩完整,使得他不必担心其他神子会乱来。

毕竟如今的他,需要尽管提升修为,来应付六日后的神子之战。

从麒麟飞船坐过来,仅仅用了两个时辰,而这一次,法相阁掌教甚至把掌教令继续留给他,同时还告诉了一位神子城长老的联系方式。

据说这位长老,在神子城也是一位裁决者,地位崇高,虽然性情古怪,但却正直公正,与法相阁掌教有过几面之识。

不过范雪离却没有去拜访那位长老的打算,求人不如求己,如今的他,惜时如珍,需要尽快地尝试那不死功法的分身术,刚好借这个机会,在整个神子城淘淘宝。

于是,他在这城府登记了资料后,便自行离开此地。

而他的身后,那裁决者一脸不豫地看着范雪离的后背,摇了摇头:“又是一个不省心的家伙,看来这几日要重点关注了,免得他仗势欺人。神子城如今越来越难管了,必须要杀鸡儆猴,这家伙实力这么弱,就拿他开刀吧。”

当下他身体一隐,隐匿了身法,跟踪在范雪离身后百丈,时刻探知范雪离的一切。

身为裁决者,甚至是负责六日后,神子战场的初试主考官,他地位尊崇,但对于这么多的神子,他终究有一些力不从心,所以每一年,都必须要好好动用雷霆手段,震慑别人,这才能保证神子城暂时的安宁,否则到了事情覆水难收的地步,甚至神子战场就会受到严重的影响。

当然,他的隐匿手段,乃是来自大仙门的特殊符咒,根本不担心会被范雪离发现。

此刻,范雪离则信步走在神子之城之中,仔细动用精神之力,感知着周围的一切。

比如说一些宝物、书画等等,看看有没有一些独特的宝物可以动用。

为了能卖出高价,来这里的各处商人,无所不用其极,甚至从各大墓葬之地也取出了无数的宝物,在这里进行拍卖,无论是符咒、功法、先天神通圣物,应有尽有。

当然,这里的拍卖价格,极为昂贵,哪怕就是普通的先天神通圣物,甚至价格也高达二十五亿!比其他地方多出五亿!

这样的差价,极为恐怖。

几乎没什么人做这样的冤大头。

但一旦神子战场开始,神子彼此之间厮杀,甚至到了恐怖的地步,甚至会消耗到弹尽粮绝。而初试结束后,甚至有大半神子身上的兵刃只能从这里购买,到时候不要说二十五亿,甚至三十亿都有可能。

所以这里的人,都是抱着一年不开张,开张吃一年的念头。

这样巡视了一圈,范雪离的确发现了这里有不少珍贵的宝物,有些甚至是来自远古的宝物以及一些传承,但是,上面标出来的价格,却是太贵了。

以他十亿的身价,几乎买不了一两样宝物。

所以他便放弃了。

一直当他到了西城,到了西城的奴隶拍卖所之地。

这里的奴隶,甚至都是一排排放置在囚笼之中,而且每个奴隶身上都带着血迹,到处都是伤口,显然都是因为不听话而被鞭笞所致。

奴隶没有人权,这是自故以来的规则。

想要改变这个规则,不仅要拥有掌控整个世界的力量,甚至还需要从源头解决问题,毕竟奴隶的买卖,几乎是一本而万利,哪怕上头严令,这些商人也是不会放弃的,百分之三百的利润,足够他们冒生命危险,更何况一本万利。

譬如说,战争下的奴隶。

比如说,家破人亡,被仇人剥去所有修为,无奈只能卖身求生存的存在。

在这样的情况下,范雪离面色从容淡然,很快地在整个西城走了一圈。

“公子是有什么特殊需要吗?我是这里的冥使,若是公子有需要,可以为公子牵线,价格更优惠。”

而便在这时,不多久,便有一个身挂着一个“冥”字腰牌的黑衣男子,诡异轻便地走到范雪离的身边,低声地说着。

这男子,身上有一种独特的煞气,若隐若现,脸上有着狰狞的伤口,周围那些拍卖奴隶的奴隶主人,甚至都敬而远之的态度,显然这人身份不低。

听到这里,范雪离淡淡地说:“我需要找一些心甘情愿当奴隶的人。”

看过了这些奴隶,他在这些奴隶身上,看到了不公、愤怒、绝望、冷漠、自暴自弃,但这些都不符合他的要求。

按照不死功法里说,必须要这种心甘情愿当奴隶着的人或者有灵之物才行,只是有灵之物价格高贵,可遇而不可求,只能从奴隶身上入手。

“心甘情愿?”听到这里,那男子脸上露出一丝嘲讽着的表情,既然都当奴隶了,还管他心甘不甘,情愿不愿呢。

不过既然范雪离这样说,他便脸上马上堆出笑容说:“特殊的要求,价格就会更贵一些……”

只瞬间,他脑海里已经想好了一种绝佳的手段了。

看眼前这公子气质非常出色,只怕手头宽裕,必然是一头肥羊,只要他运用得当,范雪离身上的财物,将很快都归他所有。

“没问题。”范雪离毫不迟疑地答应了。

这里的奴隶价格,并不算贵,都在他可以承受的范围之内。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很快到了西城的一处偏院,进入其中,而后发现,在里面关着几个衣衫残破着的老者,其中有一个,竟是身体屈在监牢的栏杆上面,腿倒挂着,一副施然的样子。

当见到这黑衣男子的时候,他忍不住脱口而出说:“今日,可有什么好吃的带回来?”

说出这些的时候,这老者的左手拿着一个啃着残破着的鸡翅骨头,右手拿着一个酒瓶,一副怡然自乐的样子,与周围人的情况完全不一样。

这时,这黑衣男子便对范雪离说:“此人心甘情愿为奴隶,只希望每日能换来一些酒菜来吃便可,尊驾意下如何?”

这时,范雪离早就感知到黑衣男子目光里带着一丝狂暴与恶意,不过对方的气息修为一般,他并不在意,当下便凝视观察着这老者。

整个西城的奴隶,他之前用精神扫了一圈,全部都是萎靡不振,怨气冲天,根本不适合。但眼前这老者,仿佛如同身在光芒之地,却与尘埃共舞一般,极为独特,是最好的人选。

虽然贪吃懒做到甚至愿意当奴隶的地步,但无疑符合范雪离的需要。

“就他了,另外,再选东面的那一个。”范雪离随手指着牢笼最东面,一个唯一一处不是脏水的地方,一个老者独自占据着的所在,而这位老者显然实力极强,这才占据最干净的地方。

而范雪离也在对方身上,感知到对方不俗的气息,倒是眼前一亮。

“两位,承惠两百万。”黑衣男子毫不迟疑地出声了。

这个价格,若是在其他地方,简直是恐怖的惊人!

要知道一个普通的奴隶,在小千世界里,甚至也才十两银子。

而这中千世界这两位奴隶,修为都是在肉身十重巅峰,算是奴隶之中的佼佼者,但在其他地方,能拍出五十万,就算是高价了。

若是突破肉身十重巅峰,便是仙君,地位极高,哪怕在边缘地方,甚至也能称王,除非万不得已,不然是绝对不会当奴隶的。

“没问题。”范雪离随手一动,从异度空间里凝出两百颗阵法元石,手法一转,便落在对方的手上。

而后,接过两个奴隶的令符,他便离开了这里。

令符,不仅是代表奴隶的身份,同时还代表驾驭着奴隶体内的气息,一旦奴隶有任何不听话,只需要催动令符,便可以让他们生不如死。

而此刻,隐藏在暗处的裁决者,见到范雪离居然规矩地交出钱来,满是讶然!

在他印象里,任何神子向来都是嚣张跋扈,何曾见过范雪离这般从容淡然?

更让他诧异的是,这位刚得到两百万价值的黑衣男子,看向范雪离的背影,却闪烁出一丝杀意来。

以他仙境五重初阶的手段,竟是把范雪离当成肥羊,在两个奴隶身上动了手脚,从而探得范雪离的下落,到时候再对范雪离动手。

“自寻死路……”裁决者也不看这黑衣人一眼,毕竟这黑衣人只是他随手可灭。然后他依旧跟在范雪离身后,满是质疑。

他可不相信,范雪离游了一圈,只是高价过来买了两个奴隶而已!

神子要是这么好说话的话,这么不闯祸的话,那他可真正是松了一口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