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赌场

第三百八十三章 来自忠义盟的警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现场的氛围,在这一瞬已然紧绷到了极致,场中的人,全都紧紧盯着杨鑫,大伙儿的目光里,神sè各异,大家的心里,也是各种惊叹,谁能够想到,杨鑫竟然可以把人,做到这么不要脸的地步?他和我妈搞一个生死对决,结果他输了,他父亲又和我父亲来一个生死对决,他父亲又输了,他杨鑫本都该应死两次了,但最后。他还是拒不受死,即便这种挣扎没用,他也要拉我妈一起下黄泉。

我看到杨鑫这发狂的样子,吓的心都颤了起来,我真怕他的子弹就那么狂暴的射穿了我妈的脑袋,我在这一瞬,连呼吸都不敢了,我的整个身体都被担忧包裹了。

但,就在我恐慌万分的这一刻,一直不动声sè的我父亲突然动了,他在所有人都没有注意的一刹那,突然就闪动身形,飞冲向了杨鑫,我们压根不知道咋回事,只能感觉一道黑影从眼前一晃而过。

等们我反应过来的时候,我父亲竟然已经到了杨鑫的身前。在全场的惊愕注视下,我父亲又以迅雷之势,伸手掐住了杨鑫的脖子。甚至,他的另一只手,还同时捏住了杨鑫扣扳机的那只手的手腕。

这一切,只发生在眨眼之间,处于狂怒状态的杨鑫,压根就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他的手腕就被我父亲狠狠扭转了起来。

顿时,杨鑫便疼得发出了一声闷哼,他手中的枪,自然就伴着他的疼痛,响亮落地。

冲锋枪落地了,但我父亲掐住杨鑫脖子的那只手,还没有放开,他毫不留情地掐着杨鑫。眼里释放出了无比冷厉的杀意,他的口中,更是爆出了极其凛冽的低吼声:“我陈青帝的女人,岂是你能随便用枪指的?”

这一刻的我父亲,实在是霸气侧漏,他用他最直接的方式,护住了我妈,他在全场都反应不及的瞬间。制服了杨鑫。

杨鑫身后的绿衣人,见到我父亲冲到了他们的营阵,还掐住了杨鑫,他们下意识就举起了冲锋枪,全部谨慎地瞄准了我父亲。

我父亲被这么多枪口指着,但他的神sè依旧淡定凛冽,他的目光,只在杨鑫一人身上,他眼中射出来的寒意,都足以让杨鑫冰冻了。

杨鑫现在整张脸都扭曲胀红了,他的眼里更是现出了惊恐和憋屈之sè,他完全没有想到,自己刚刚还主宰了竹叶青的命,但一眨眼,自己的命却又被陈青帝主宰了,这个逆转,实在让他无法接受,他的手还在撕扯着痛,他的脖子被掐的都喘不上气,他的眼珠子都几乎爆了出来,他的心里充斥着无限的不甘和愤怒,他不想死,更不会允许自己轻易死,可是。他的命又被我父亲控制住了,他自己压根没法反抗,于是,他只能竭尽力全,对着他身后手持冲锋枪的绿衣人大喊道:“别耽误时间了,都给我开枪啊!直接射死他们!”

我父亲听到杨鑫这话,他立刻加大了力度,狠狠地拧紧了杨鑫的脖子,与此同时,他又将目光凌厉地射向了那群绿衣人,并对着他们发出了一声震天怒喝:“谁敢!”

两个字,声如洪钟,饱含着无限强大的力量,仿佛要冲破这天际,震慑这大地!

绿衣人被我父亲这气势震得不由面sè一紧,他们死死地握着枪,却愣是没有发射出一颗子弹,在这种形势下,他们压根不敢轻举妄动,他们都深深的知道,一旦他们开枪了,那么,藏在林深处的狙击枪就会无情地射穿他们,他们不会轻易冒这个险。最主要的是,他们的主人是杨天鹤,他们只听从于杨天鹤的命令,若是杨天鹤一声令下,他们即使冒死也会毫不犹豫地开枪,但杨鑫,他虽身为杨天鹤的儿子,可他没有权利控制绿衣人的行动,绿衣人也不会随意地听命于他。因此,一番权衡下,绿衣人最终还是没有选择开枪。

我父亲看到绿衣人沉淀了下来,他马上便转过视线,继续盯向了满脸爆红的杨鑫,他看向杨鑫的眼神中,也释放出了丝丝怒意,他低沉着声,对杨鑫一字一顿道:“你知不知道。你这样一次次的触犯我的底线,只会让自己死的更快?”

杨鑫这时候已经游走在死亡的边缘了,他被我父亲掐的都翻白眼了,他原本帅气的面容,已经扭曲的不像话了,他的神sè非常恐怖,内心也是疯狂绝望,他无法让绿衣人冒死行动。他带来的精英也成了砧板上的鱼,他仰仗的父亲又疯了,现在的他,真的是孑然一身,无力回天。

杨鑫不知道怎么样才能摆脱死亡的命运,他很清楚,只要陈青帝随便用力一扭,自己的脖子就会断掉,他不想就这么死了,可是,谁又能与无敌的陈青帝抗衡,他带来的二百精英虽厉害,但他们自己也自身难保啊,他们的脑袋也被暗枪指着呢,更何况,即使他们不怕死,他们也救不了他杨鑫啊,他们只要稍微一妄动,陈青帝就会在秒速间杀了自己,杨鑫这回是彻底绝望了,但他还是不会向陈青帝低头,他胀红着脸,拼尽全力沙哑着声道:“陈青帝,你别得意的太早!”

杨鑫的这话,显然很苍白,他这就是在绝境处逞口舌之能。

这时,我妈这暴脾气已经忍不住了,她只要看到杨鑫多活一秒,她的内心就多一秒的煎熬,她现在就想尽快结果了杨鑫,于是,她直接扯着嗓子对我父亲喊道:“青帝,别跟这种人浪费口舌了,赶紧拧断他的脖子送他去见阎王吧!”

我妈的话,真是吼出了我的心声,我这心里也是牙痒痒的,这卑鄙小人,赶紧死了才好,多留他一分钟都让我不痛快,尤其是。想到刚刚他差点一枪爆了我妈,我更是恨不得立马宰了他,他可谓是恶劣到无极限了。

我父亲听到我妈这么说,不由微微转过头,他看着我和我妈,沉声说道:“杨鑫还是交给你们来亲手解决吧,也好彻底解了你们心头的怨恨!”

原来,我父亲迟迟不动手。竟是考虑到了这一点,他知道,有些仇,唯有亲自报,才能真正的解除心结,所以,他把杨鑫的命,留给了我和我妈。

我妈听到我父亲的话。神sè也是轻轻一变,她站在原地,微微犹豫了片刻,随即,她径直走到我面前,将她手中的匕首递给我,细声说道:“小炎,你去吧。为你这么多年承受的委屈和痛苦,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我看着我妈递过来的匕首,心里忽然涌出了一股激浪,是啊,因为杨鑫,我遭受了怎么样的苦痛折磨,从最初进入警局被折磨开始,我的人生就在杨鑫的压迫下变得支离破碎。我被大火焚烧,我亲临大战,眼看那么多人为我而死,我被受伤的我妈扔下悬崖,我过了两年多的乞丐生活,我被盛世追杀,我在廖海设置的地下室惨遭非人的虐待,我眼看许墨死在我面前,一切的一切,对我来说,都是锥心刺骨的痛,我的心里都结成了一个个深深的血痂,我的仇恨,也刻入了我的骨子里,若能亲手报了这个仇,我此生也无憾了。

想到这。我的目光,又缓缓投向了躺在人群外的许墨,我的眼里,渐渐形成了一个坚定的sè彩,我没有再犹疑,立刻伸手接过了我妈手中的匕首,随即,我捏紧匕首,就朝着杨鑫逼近而去。

我的身体还在火烧般的疼,我的腿也有一些无力,但我的脚步,却异常坚定豪迈,我的血液,也在滚滚翻腾。

被我父亲控制住的杨鑫,在看到我提刀走近后,他的眼里立刻闪过了一丝惊慌之sè,他的白眼珠都充满了红血丝,他仿佛看到了死神在向他迫近,他的不甘越来越重,他的脸越来越扭曲,当我走到他面前时,他立刻挣扎着哑声吼道:“苏炎,你要敢动我,我盛世一定不会放过你!我保证。到时候,不只是你,你们整个丐帮,还有你身边的女人,一个个的都得死!”

我听完杨鑫这话,心里的恨意更是深了,他妈的死到临头了竟然还在拿我身边的人威胁我,他难道不知道,这样的威胁就是我的逆鳞?许墨到现在还尸骨未寒,他杨鑫竟然还敢去拿我身边的人说事,他就是在触碰我的底线。

我的目光,已然射出了无尽凛冽的杀意,我的恨已经涌出了我的体内,我的手,紧紧地捏住了匕首,再缓缓抬了起来。我的双唇倏然开启,发出了异常狠戾的声音:“杨鑫,你也该下去,为死在你手下的亡灵,赔礼道歉了!”

说完,我便毫不留情,直接带着凶猛的杀意,将匕首狠狠地刺向了杨鑫的心脏!

这一瞬。我的心里有一道声音在嘶吼着咆哮:我苏炎,终于可以给地下的你们一个交代了!

但,我怎么都没想到,就在我的刀尖即将刺到杨鑫的皮肤之瞬,突然空中一支利箭,挟裹着火箭般的威力,朝我猛射了过来。

我在这一瞬,根本来不及反应。我也反应不及,不过,我父亲却第一时间反应了过来,他几乎是在电光火石间,一把拉住了我,用力一甩开。

顿时,飞速袭来的利箭便从我面颊前穿刺而过,最后深深地刺入了土地中。只见,箭身周围的土地,瞬间尘沙飞扬,地裂土崩。

这射箭人的威力,当真是巨大无穷啊!

我现在只觉得浑身都冒着冷汗,我的心也在咚咚直跳,如果不是我父亲及时拉开了我,被这利箭射穿的可就是我啊!

在我惊魂之际,全场的目光都盯向了深入土地的那支利箭,这箭并不特殊,但,箭身上却绑着一张信函,显然,这是一封飞箭传书。

当全场愕然之时,我父亲迅速迈动了脚步,他飞快的来到箭旁,摘下了上面的信函。

打开信函,上面立刻赫然呈现出几个狂劲大字:“放人——来自忠义盟的警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