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9:亲亲亲亲呀/猫爷驾到束手就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今天我吃了蜜,明天我还是吃了蜜,好甜呀~”

——摘自《桃花公主手札》

荣树揶揄,满嘴玩味:“七日后便是北赢冬盛,好好撑着,别让我来给你收尸。”

留此一句,他闲庭信步,懒懒地出了明华洞。

冬盛三荀,三年三轮,乃北赢极寒之时,这凤凰心脏固然金贵能耐,大抵能压一压凤青这剔骨之疼,只是这金钟罩应该也盖不住那专门嗜骨的冬盛极寒。

千千万万年,年复一年的冬盛时,这缺了十二根妖骨的疼,凤青得受,灼灼桃花,择一朵芳华,倾其生世苦痛,有何妨?

“妖尊。”

“妖尊。”

鸣谷在洞口唤了两声,得了凤青回应,这才进去。

凤青盘腿座着,收了周身萦绕的妖气,问鸣谷:“她怎么样了?”

鸣谷回:“萧后来把过脉了,已经无碍了,等妖骨长合了,几日后便能醒来。”打量审视了一番自家大人,脸色仍是不见血气,鸣谷便叮嘱道,“有萧后在,妖尊您不必担心,倒是妖尊您的身体?”

凤青微微往后靠,依着石壁:“无事。”

怎么会无事。

这心脏就算挖回来了,这妖骨也长不出来啊,能不疼?光看凤青那还未来得及自愈的指甲便知道,他都是在咬牙忍着。

鸣谷咽下满腹的忧虑,询问道:“霍狸姑姑的尸体该如何处置?”

“埋了。”

凤青垂了眸,眉宇间尽是倦怠,似有些虚脱,闭目养神着,说到霍狸之事,也无神色。

鸣谷又问:“埋哪?”

若是他没记错,霍狸生前有个很荒诞的愿望,就是死后能埋在听茸境境内。

沉默了片刻。

凤青似睡了,许久,轻飘飘地道了一句:“远离我听茸境境内。”

似梦,轻语呢喃,不冷不热,似无关紧要,似置身事外。

“鸣谷知晓了。”轻叹一声,鸣谷摇摇头,有些惆怅。

诶,情之一字,玄乎啊。

同是两百年,霍狸有多痴念,凤青便有多无关痛痒。

鸣谷从明华洞里出来,便匆匆追去了境口。

“荣树妖主。”

“荣树妖主。”

鸣谷喘着粗气,大声唤住前头那一袭绿影:“荣树妖主请留步。”

前头懒懒散散的步子停了停。

鸣谷追上前去,气喘吁吁地道:“我家妖尊有一物相赠大人。”

荣树眯了眯眸,一副兴致缺缺的神色。

鸣谷立马将袖中玉盒奉上。

荣树凝了两眼才接过,晃了晃玉盒:“什么东西?”

鸣谷恭敬回道:“是芳离果。”

听茸境的芳离果还未成熟,是凤青特地用了药,催熟至瓜熟蒂落,这才方采摘下来。

自然,这芳离果有何用,荣树一清二楚。

他掂了掂手里的玉盒,舌尖无意地舔了舔上嘴唇:“凤青什么意思?”

芳离果,亦唤忘情果。

那老凤凰,倒是想让谁忘情,又与他何干。

鸣谷原话复述:“我家妖尊只说,怕有一日,他会入魔不醒识人不清杀戮成性。”

哦,给小桃花备的呀。

那老凤凰,在给小姑娘铺路呢,他素来老谋深算,喜好万无一失,不过如此安排,荣树倒与老凤凰一拍即合。

假若凤青真渡不过劫数,除了他荣树,谁都没有资格了,凤青只信他,荣树他自个儿也只信自个儿。

针锋相对了几百年了,倒破天荒地默契了一回。

荣树打开盒子,指腹碰了碰那个红红的果子,笑:“我收了。”

至于,留不留,留多久……

荣树勾勾唇,将那殷红的果子放在手里把玩,摊摊手,步履肆意。

鸣谷站在原地,摸摸头,想不明白。

你说,该有多情深,凤青才会舍得赠一颗芳离果,又有多情深,荣树也甘愿收入囊中。

你说,该有多玄幻,这一凤一鹿,怎就突然好得跟什么似的。

老话果然说的不错,越是相杀,越是相爱……

哎呦喂,这都什么跟什么,鸣谷拍了拍胡思乱想的脑袋,抖了抖身上的雪这才折回去。

风雪清尘,漫漫而过。

这一觉,桃花不知道她睡了多久,迷迷糊糊间,娘亲在她耳边说了很多话,还依稀记得做了个梦,梦里有凤青,一只漂亮的青凤,那时他还年少,那时他笑起来眼里有万千星辰。

醒来时,她睁开眼,眼里有凤青的影子,他睡在她榻旁,睡意昏沉,眉宇紧蹙。

她张嘴,声音很哑。

“青青。”

“青青。”

肯定是倦了,桃花喊不醒他,便那样趴在枕头上看了他许久,他眼下的青黛很浓,眉头一下都没松开过。

桃花伸出手指,轻轻点在凤青眉间。

他拧了拧,睫毛微动。

“青青。”桃花喊。

凤青徐徐睁开了眼,片刻惺忪,眼底便清明了,将正眨巴着眼看着他的小姑娘映进眼底,竟是看了许久才找回声音。

他问:“还疼不疼?”

声线沙哑,像烟熏后撕裂了声带,语调很低,说不出的轻柔。

光是听他的声音,桃花便觉得心尖有暖暖的潺潺流水淌过去,舒坦不得不了,她笑着摇头:“不疼了,一点都不疼。”

凤青不放心,为她诊脉。

大抵萧景姒悉心照料,用了极好的药,也大抵是他予她妖骨时,纵化了所有的反噬力,总之,桃花恢复得极好,十二根妖骨长合了,脉象不似以前先天不足时的虚弱轻微,强劲了不少,许是妖骨起了作用,先前身上的伤痕也愈合得七七八八。

凤青这才松了一口气。

“青青。”

桃花脑袋清明了一些,也不晕了,将连日来的缘由都想了一遍,眸眼亮了亮,雀跃了不少:“以后我也是妖了,娘亲说,我现在是人形妖骨,也可以活很久的,还可以变得很厉害很厉害,我会很努力修习,你以后都别让我走了好不好?”

前日夜里,她迷迷糊糊,似醒非醒,娘亲同她讲了许多,也忘了许多,只记得她已经是妖了。

与所有预期都重合,桃花只觉得,她的世界像开了花似的,闻着都是香的,至于受的疼,便也就变得微不足道了。

值得,不是吗?

凤青却好像不开心,凝着眸子,目光深深,有着灼烫。

“桃花,以后别这样了。”

他一定担心坏了。

桃花小心地问:“你生气了吗?”

她伸手,扯了扯凤青的衣袖,带着几分撒娇讨好。

凤青掌心突然裹住了她的小手。

他说:“心疼了。”

桃花:“……”

好愣神啊。

好像做梦哦。

耳边像情人间的低语轻言,他眼神太温柔,像裹了一层旖旎的水光,桃花只觉得心驰神往,被那潋滟水光荡漾得不得了,那芳心,跳个不停不停的。

她想,她需要清醒。

桃花喉咙下意识滚了滚,哑着声儿说:“青青,我渴。”

凤青掖了夜她的被角,起身倒了一杯温水来,坐回床边,一只手绕过她脖颈,揽着肩抚她靠着他,把茶杯端到了她嘴边。

他说,声音很轻:“还不能喝水,只能舔一下。”

桃花愣愣地抬头看着凤青的下巴,觉得他瘦了,瘦了好多的样子,刀削斧刻的轮廓硬朗了几分,下颚线条分明,像一笔勾勒出来的水墨丹青,好看得让人移不开眼睛。

她下意识吞咽。

凤青将杯子往后退了退,说:“只能舔。”

“哦。”

桃花用粉粉的舌尖舔了舔茶水,微微的甜,干涩的唇顿时湿漉漉的,她继续目不转睛地盯着凤青,半靠着凤青,小半个身子都没有骨头地窝在凤青怀里。

桃花说:“可我还渴。”

吧唧吧唧嘴,是真渴,不知道自个儿睡了多久,嗓子里火烧火燎的,而且,看着凤青,更是浑身发烫,很渴。

“不可以喝水。”凤青将杯子放在旁边的矮榻上,环着她的腰,拢了拢被子,裹紧她,然后伸手轻轻捏住了她的下巴,低头含住。

“……”

娘呀!

桃花猛地瞪大了双眼,近在咫尺是凤青的脸,他那双清雅漂亮的眸子直直映进来,令她心头一跳,便傻了。

唯有唇上,凉凉的触感。

凤青的睫,像蝶翼,轻微颤动了下,便缓缓合上,微抿嘴角,唇齿撞了一下,他便探出了舌尖,在她唇上碾了碾,含住轻轻地舔,厮磨啃咬,并没有用力,耐心极好地将她两片干涩的唇,吮得水光透亮的。

桃花只觉得后背那十二根妖骨都是麻的,张着嘴,下意识做了个吞咽的动作,满嘴都是好闻的梅花清香,像躺在铺满花瓣的雪地里。

完了,会上瘾。

桃花松开牙,想舔凤青。

他却撑着身子退开了,原本略微苍白的容颜晕染了淡淡的樱红色,唇色极深,红得竟妖艳了几分,尤其是那双眸,山水画影,眉目生辉。

耳根微红,凤青问她:“现在呢?”

声音比方才更沙哑了几分,却带了笑意,像裹了浓浓的惑。

桃花愣愣的,本能地舔了舔唇,说:“还渴,我还要。”

凤青轻笑一声。

揽住她的腰,他俯身,再次噙住了她的唇。

不同方才,这一次,他来势汹汹,根本没有给桃花反应的时间,带着凉意的舌头便钻进了她唇齿间,舔舐轻捻她的唇,似乎特别喜欢她那颗不明显的小虎牙,一遍一遍地舔着,还不够似的,舌尖深入,勾住她怯怯的舌头,拖出来,用力地缠着,吮吸着,甚至发出轻微的啧啧水声。

像那次凤青醉酒,亲吻得肆意,甚至暴烈。

桃花只觉得舌头都麻了,屏着气,憋红了脸,浑身都像煮熟了,脑袋晕晕的,像躺在小船里,轻轻地荡来荡去。

荡啊荡,身心舒畅,那个心猿意马呀……

却在这时,凤青松开了她的唇,笑着道了句:“呼吸。”

桃花大喘一口气,双目迷离,水汽茫茫的,刚顺过气来,抬头,凤青便又凑上来了,没有急着攻城略地,啄着她的唇,将她唇角来不及吞咽的晶莹一点一点舔干净,有一下没一下地扫过她的唇齿,退开时,还拉着长长的银丝……

凤青从未如此,如此放纵,缱绻到极致的亲昵。

桃花混混沌沌,已经不能思考了,像醉了酒,晕晕乎乎的,找不着北,眼睛只能愣愣地盯着凤青的眼睛。

她面红耳赤,羞赧极了,磕磕绊绊地说:“青青,你为什么突然……突然亲、亲我。”

昏睡了几日,本就虚弱,如此一番耳鬓厮磨,她更是骨头都软了,整个扎在凤青怀里。

凤青亦然,面若芳华,似添了几分情动,像这水墨素画里加了几笔浓墨重彩的艳色。

他说:“不是突然。”唇贴着她的唇,轻轻地啄吻着,声音沙哑,“我想亲你很久很久了。”

桃花再一次愣住。

这话什么意思?是她想得那个意思吗?一觉醒来,她脱胎换骨了,难道她家青青也脱胎换骨了?

凤青轻唤:“桃花。”

指腹冰凉,他拂过她滚烫的脸颊。

桃花呆呆地:“嗯?”

她被亲得晕晕绕绕,还没找回北,睁着水光潋滟的眸子,几分媚眼如丝地回视凤青的目光,他带了几分病态的容颜,此时却因情动而平白多了几分媚态,纤细的脖子,也泛着一层淡淡的红。

凤青说:“是我不好。”

桃花云里雾里:“怎么了?”

他张开手,将她消瘦的身子整个抱进怀里,亲了亲她的发,声音温柔得化不开,轻轻缓缓。

凤青说:“我不好,没有让你知道我有多欢喜你。”

桃花直接飘到云端上面,沉沉浮浮,仿若梦里。

然后,她便被哄睡了。

不知睡了多久,醒来时,桃花只觉得通体舒畅,任督二脉都像被打开了,身上也不痛了,抱着枕头在榻上打滚。

爬下床,她刻不容缓,去找青青。

可鸣谷说,前几日她卧病在床,青青耗了不少元气给她调养,这会儿正在寒冰洞闭关,晚些便回。

桃花托腮,觉得自己是不是做了个梦。

不,不是梦!

桃花坚信是她的春天来了,她要咸鱼翻身了,拖着二白就一个劲地欢呼雀跃,一个劲地捶床嗷叫,像只正处在春潮期的鸟儿,叽叽喳喳呀,没完没了啊。

“二白。”

桃花激动地喊二白。

“二白。”

桃花荡漾地喊二白。

“二白。”

桃花一个鲤鱼打挺,从床榻上竖起来了。

二白抱了一盘包子,嘴里塞了一大口,翻了个白眼:“你已经喊了我八百遍了。”

桃花完全不介意二白鄙视的眼神,抓着被子,双手抱成小拳头撑着下巴,目光含情,那是满脸的春心荡漾,笑嘻嘻又神叨叨地说:“二白,青青他欢喜我哦。”

傻子才看不出来好吗?

二白一个包子砸过去:“你已经说了一千遍了,我耳朵都要长茧子了。”

桃花不管,抱着包子,捏了捏包子,又捏了捏自己粉嫩嫩的小脸,捏疼了就龇牙咧嘴地说‘不是梦’,再又继续捏包子,坐在那,自个儿傻乐个没完。

跟隔壁家的二傻子似的!

没救了!

二白摇头,郁闷地一口塞下一个包子。

“二白。”

好,小姑娘荡漾完,又开始惆怅了。

二白没好气:“又怎么了?”

桃花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从床头爬到床尾,撅着屁股问二白:“万一青青明天又不欢喜我了怎么办?”

这个二傻子!

二白信口就张来,说得头头是道:“那你就趁着他还欢喜你的时候,把他压倒,草坪一滚,生米煮成熟饭了,他就别想再反悔了。”

二白军师的建议,永远带着黄色颜料。

不过,桃花每次都很满意。

她豁然开朗呀:“你说的好有道理啊。”自个儿开心地琢磨了一下,又怏怏不乐了,嘟着嘴,“可是我还没复原,没力气压。”

好遗憾啊!

应该昨天就趁热打铁,霸王硬上弓的。

桃花懊恼得不得了,揪着自个儿的头发,扯了好几根下来。

二白就大口大口地吃着包子,静静地看着小姑娘调色盘似的小脸,阴晴不定,一会儿喜上眉梢,一会儿闷闷不乐。

安静没一会儿。

“二白二白。”

二白咽下茶水,差点没给她呛着:“又怎么了?小祖宗诶!”

小祖宗一副担心得不得了的样子,趴在榻上,直蹬被子,抓耳挠腮地说:“我娘亲说,我虽是人形,可我的妖骨是蛊虫孕育的,青青他又是凤凰,要是我生不出小凤凰反而生出了一窝长了翅膀的小蛊虫怎么办?”

二白敛眸,瞥了一眼自己的茶碗。

看来,大阳宫那,荣树妖主那,还有凤青那,都达成一致了,这十二根妖骨的来头,得往死里瞒着。

也是,桃花知道了,估计非得拔了自己的骨头不可。

二白收回思绪,走过去,把某只看起来已经生龙活虎的病患塞回被子里:“我的祖宗,蛊虫都是无性繁衍,你可没本事生出来。”二白不厚道地调笑,“你顶多也就能生出个带了蛋壳长了羽毛会飞会叫的小半妖。”

桃花瞬间被安慰到了。

她笑逐颜开:“小半妖也没关系,我可以再接再厉,直到生出一窝小凤凰为止,北赢凤凰太少了,我要给青青开枝散叶,让凤凰一族重新发扬光大!”

二白:“……”

她无话可说了,好伟大的愿望啊!

桃花兴冲冲就又钻出被子跑去问鸣谷凤青回来了没,说她有重要事要告诉凤青,重要的事就是——凤青是喜欢公凤凰呢还是喜欢母凤凰呢?

二白对此,除了摇头,就剩五体投地的佩服了,从听茸小筑出来,迎面就撞上了流零,二白立马把装包子的碟子藏到背后。

打死她,她也不承认包子是她偷的。

流零倒也没说什么,一贯的沉默寡言,绕过二白往听茸小筑去。

“还有不足一月,便是一年期满。”二白突然道。

流零歇下脚,没有回头,不冷不淡地道:“我会留下。”

留下来很容易,一盘七宝鸭估计就能搞定桃花,搞定了桃花,就等于搞定了整个听茸境,毫不夸张地说,搞定了桃花,也就搞定了整个北赢吧。

二白掂着手里的盘子玩儿,云淡风轻似的:“那我也留下。”

流零回头看她。

百灵鸟族内乱已平,她是时候回去坐镇了,到底是新任的一族妖主。

他冷眼相视:“留下监督我?”

除此之外,他想不到别的理由,毕竟,她来听茸境的初衷只是避难。

二白左右晃了晃手里的盘子:“不不不。”她一本正经地说,“我要留下来给凤凰开枝散叶,为凤凰一族的发扬光大做贡献!”

“……”

胡说八道!流零懒得跟她扯犊子,转身走人。

二白喊住他:“喂,小孔雀,问你个事。”

流零停下,回头,面无表情:“说。”

自从那月圆之夜,她撞破了他的凤凰真身,便也就直来直去了,只是,两人却默契地没有再提过那时之事。

她总是插科打诨,他就总是沉默寡言。

努努嘴,她笑出了两颗小虎牙,问:“要是我给你下个蛋,蛋里面是孔雀?还是凤凰?”

北赢的凤凰与孔雀,都是蛋生。

流零:“……”

他一副看怪物的表情看她,她完全没有半分羞涩之意,见他没吭声,就自顾自地揣测:“不会是鸡吧?”

流零脱口而出:“你不是鸟吗?”

“……”

“……”

他说完,两人都愣了一下。

流零抿唇,不知道自己跟着胡言乱语什么,好好的扯什么生蛋。

她却笑得不怀好意:“哦,我们的蛋里是鸟啊。”

谁要跟她生蛋!

流零一贯没什么表情的美人脸有些松动了,骂:“不知羞耻!”

二白摆手,正儿八经地胡扯:“诶诶,羞耻可就过分了啊,繁衍生息可是我们动物的一大要事,是伦常!”

谁要跟她一只鸟说伦常!

流零不理她,走人。

二白追上去:“流零。”

脚步还是顿了顿,流零却没有回头,身后叽叽喳喳的家伙沉默了很久,声音压了压,突然的郑重其事:“放下了吗?”

她指的,是仇恨。

流零没有回答,反问:“为什么不揭穿我?”

她是百灵鸟族的新任妖主,掌整个北赢消息网,她想捅破,轻而易举。

二白走过去,仰着头,嘴角咧开一个大大的笑:“你不知道吗?”她顿了一下,眯着眼,踮脚凑近他耳边,吐了一句,“我偏私啊。”

------题外话------

审核编辑是晚上十点半下班,我踩着下班前的点上传,所以经常踩点失败赶不上更新,于是乎就断更,比如昨晚。

所以,趁此改一下更新时间,以后早上九点半更新。

推荐《大金主,你别假正经了》听听雨夜

唐念一说:“袁卿非,别以为你长的帅我就不敢追你!”

唐念一又说:“袁卿非,我小你九岁又如何?正好你可以体验一把老牛吃嫩草的感觉!”

唐念一还说:“袁卿非,你要记住,别的女人接近你都是为了和你上床,而我跟她们不一样,我睡沙发,客厅,阳台,厨房都可以。”

对此,袁卿非挑了挑好看的眉,笑的极其妖孽:“别以为你说的很有道理我就会从了你!”

PS:这是一本假正经和真随意的故事,也是一本逗比互撩宝典,一对一爆笑暖宠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