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2章 宁非的奏折/公子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阿九的日子过得也不轻松,圣上现在是万事不管,全都是他在操劳。阿九现在的日常跟他在现代家族公司里打拼是一样,这种久违的疲惫让阿九的心情很不好。

阿九在现代是累死的,所以穿越到这个朝代后他就对“累”这个字避如蛇蝎,除了保命的武功他是下了苦功夫学的,其他的阿九都是抱着无所谓的态度。有人就不解了,抱着无所谓的态度还能考中状元?这只能说阿九天赋异禀,毕竟当初大和尚扔给他的书他都是当解闷的话本子看的,过目不忘能怪他吗?

嘿嘿,这是嫉妒不来的。

阿九做事最多也就是组建商部那会,但也只是忙开始一段,商部走上正轨之后他就清闲了,也就隔三差五喝着茶听听汇报。

现在他要管的何止是一个商部,而是六部,啊不,是七部九卿,是整个大燕天下。除了政务,他还要抽出时间看望皇兄,陪母后用个饭说说话。

其实阿九本可以不用这么累,只要把商部的那一套方法搬过来,他依然可以喝着茶听汇报。可是圣上毕竟还在,他还只是皇太弟,一上来就把皇兄那一套给否了改了,皇兄心里怎么想?现在朝臣本就可着劲寻他的错处,要是都皇兄跟前胡说八道怎么办?

三人成虎,众口铄金,时间长了,说的人多了,皇兄就是再相信他,心里也免不了犯嘀咕。他还是别挑战人性了。何况皇兄的身子骨不好,一般身子骨不好的人都容易多思多想,他呀,还是别去戳皇兄那脆弱的神经了。

所以,阿九只能忍着,累着。他现在越发体会到了皇兄是多么的不容易,皇帝这活儿真不是好差事。

阿九不仅忍朝政,还忍四皇子。

按阿九的意思,是直接把四皇子咔嚓了,毕竟老话都说斩草要除根的,不然春风吹又生,徒给自己留祸患和麻烦。

咔嚓了一了百了,连皇陵那看守他的禁军都能省了。

就是大皇子和五皇子,都不知多少次直白地问他:“皇叔,您什么时候把那个四贱人给了解了,还留着他过年?”

对此,阿九除了苦笑,还有无奈。皇兄都没有要四皇子命的意思,他能说什么?能做什么?四皇子到底是皇兄的儿子,已经死了两个儿子了,在面对四皇子这个儿子的时候,皇兄难免会心软,这是人之常情。

阿九不就是因为他皇兄会心软才留下来的吗?心软,换个词来说便是妇人之仁。心软乃是帝王之大忌,然而在阿九看来,皇兄做帝王也许勉强及格,但却是个好儿子,好父亲,好皇兄。这也不是说别的帝王身上没有亲情,只不过他皇兄身上的亲情味更重一些。

要是他皇兄是个冷酷无情的,连自个亲儿子都能果决地斩杀处置,那阿九早就跑得无影无踪了,恐怕连亲都不会认,

哦,好像,歪楼了!总之就是,皇兄怎么处置四皇子都行,他这个做皇叔的插手却不合适。皇兄前些日子又朝皇陵派了守兵,阿九知道这应该不是针对他,而是针对大皇子几个的。五皇子偷偷买通看守四皇子的一个侍卫,在他的饭菜里下药,想要毒死他,结果没成,四皇子命大,逃过了一劫。之后,圣上就往皇陵加派人手了。

皇兄连自个的儿子都防着,他又何必跳出来做恶人呢?反正四皇子已经大势所去,蹦跶不起来了,留着他,不也彰显自己的仁慈。

阿九心中拼命找着借口,才勉强压下对四皇子的杀心。

他连四皇子都能容下了,更何况在娘胎里还没出生的孩子?四皇子再混账,孩子总是无辜的。恨四皇子的又不是他一个,不定有多少双眼睛盯着四皇子妃的肚子呢。那个孩子能不能顺利来到这个人世都还两说,他何必脏了自己的手?

阿九匆匆走在往太极殿的道上,他刚刚接到消息,皇兄又晕过去了。这个月明明已经调养得见起色了,怎么突然之间又晕倒了?阿九很慌张。

望着躺在龙床上苍白异常的皇兄,阿九的眉头皱得紧紧的,“怎么回事?不是说有起色了吗?”阿九低声喝问着正在忙碌的江太医等。

“臣,臣正在为圣上检查。”江太医的压力好大,圣上的脉象明显是急怒攻心,可他不敢说呀!他时时随侍着还能让圣上急怒攻心,他怕九王爷火大把他拖出去斩了。

福喜公公倒是说了实话,“王爷,圣上是听到西疆的战况才晕倒的。”

阿九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不赞同地道:“本王不是不让你们把西疆的战况告诉皇兄的吗?”

西疆最新战况:继被西戎攻下三城之后,又连失两城,守将陈赓成等六品以上的将领全都战死,可见激战是多么的惨烈。这战报是一个叫季离的六品把总所写,他领着剩余的残兵杀出重围,保全了部分兵力。

这情况,阿九看了都头疼,更何况是皇兄呢?乍闻消息,惊厥过去也是很有可能的。

福喜公公喊冤,“奴才哪敢在圣上跟前多嘴,是圣上非让着奴才说的,奴才要是不说,圣上就要亲自去朝中问了。”他一个做奴才的,有什么法子呢?

“小九,你不要怪他们,是皇兄逼着你们说的。”就在这时,昭明帝醒过来了,他的声音很虚弱。

众人都不由一喜,“圣上您醒了。”福喜公公高兴地直抹眼泪,颠颠地跑过去服侍。

“皇兄,您的龙体为重,还操心这么多干什么?”阿九很无奈地看着昭明帝,“您知不知道,您差点把我吓死了。”他还以为皇兄的身体又恶化了呢。

昭明帝被扶着坐了起来,脸上满是担忧,“小九,西疆的战况已经糟到这地步了吗?”目光殷切。

阿九真不想打击他,却又不得不实话实说,“是的,皇兄,西疆的情况很糟糕,臣弟正准备派援军过去。”刚刚他在御书房正和大臣商议此事,才商议到一半就接到皇兄晕倒的消息,他扔下议事的大臣就跑过来了。

昭明帝一下子倒在了福喜公公的身上,“陈赓成战死了,沐阳也战死了,李华南也死了——真的都死了——”他嘴里念叨着,眼里有水光闪烁。

阿九猜这三人可能是皇兄相熟的爱将,不然他不会这样伤心。阿九沉痛地点头,“是,他们都为国尽忠了。皇兄,不独他们,六品以上的将领全都战死了。面对强敌,他们没有畏惧后退,他们没有投降苟且偷生。他们为我大燕国土,大燕百姓,战到最后,流尽最后一滴血。他们都是我大燕的好儿郎,是大燕的战神!”阿九铿锵有力道。

昭明帝别过头,声音哽咽,“对,他们都是我大燕的功臣!”顿了顿他猛地转过头看向阿九,“小九,你快回去吧!皇兄已经没事了,你回去处理朝政吧。一定要把西戎赶出去,收回国土啊!”不然他就是死了也不能瞑目!

西戎之所以敢大举冒犯,不就是因为他这个国君不能理事吗?小九虽能干,毕竟还不是帝王。也许他该早日退位,让小九正位才好。昭明帝心中若有所思。

其实真不是昭明帝舍不得皇位,而是阿九不愿意。他说了,只要皇兄在,他就绝不会越过皇兄去。

阿九脸上闪过迟疑,不过想到西疆那边不能再拖着了,便道:“那皇兄您好生养着身子,臣弟去和大臣议事了。”他半途跑出了,大臣们都还等着他呢。

“好,你去吧。”昭明帝点头,在阿九转身往外走的时候忽然又喊,“小九,等一下。”

“皇兄,您还有何吩咐?”阿九停步转身。

昭明帝自枕头底下摸出一本奏折,道:“这是镇北将军的折子,你看看吧。”

阿九心中咯噔一下,宁非那混蛋刚跟他说过伪造奏折,这才几天奏折就已经到了皇兄的手中?现在大臣们的奏折都是直接送到他那里,为何独独宁非这道没经他的手,而是直接到了皇兄手里?

随即他就想明白了,差点气歪了鼻子。宁非这个混蛋居然还防着他,他知道现在奏折都是送到他这里,生怕他把奏折留下不呈给皇兄,干脆用了什么法子直接送到皇兄手中。真是气死人了。

面上却不动声色,“哦,镇北将军的?可是漠北有事?”阿九脸上是恰到好处的关心。即便他心中极想知道宁非有没有乱说话,仍是没有伸手去接奏折。

昭明帝定定地看着阿九,想从他脸上看出些什么。可阿九是谁,那脸皮厚的子弹都打不透了,而且戏还多,“皇兄,您这般看着臣弟做什么?”很诧异的样子,“可是徐宁非又捅了什么篓子?”他皱着眉小心翼翼地问。

“哦,镇北将军在你眼里就这般顽劣?”昭明帝挑眉。

阿九耸了下肩,实话实说,“是呀,毕竟臣弟打一认识他,他就是时不时出点状况,他这人能力是有,也讲义气,敢杀敢拼,就是鬼主意太多,大错不犯,小错不断的那种。后来做了将军,倒是好了些,不过臣弟觉得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皇兄您要说他犯了啥错,臣弟一准相信。”

昭明帝忽然笑了,说了句,“你倒是了解他。”然后挥手让殿内的宫人内侍都下去了。

阿九也不避讳,“他也算是臣弟一手发掘的,本性倒是不坏,不然臣弟也不会举荐给皇兄呀!”眼睛募得一睁,“皇兄,他又出什么妖蛾子了?”一副“您直说,臣弟接受得了”的样子。

阿九的表情把昭明帝都逗乐了,也不再卖关子,“篓子倒是没捅,就是给皇兄出了个难题。他说他心悦与你,上折请旨想要尚主,还说,只要能尚主,就是不做镇北将军都行。他什么时候知道你是女子的?”他算了一下,宁非上折的时候才刚刚暴出小九女儿身的秘密,宁非的消息再灵通也不可能那时就知道。

所以只能是他早就知道小九是女子,可是小九却从来没提过这事。

“就是从行宫回来之后呀!”阿九可不敢说之前,要是皇兄知道宁非比他还早知道他是女儿身,会不会撕了宁非呢?“咱从行宫回京,臣弟不是受伤了吗?宁非还巴巴大老远跑回来给您献药,他老爱来臣弟府上,有一回正赶上臣弟换衣裳,臣弟不小心把凳子碰倒了,宁非还以为是臣弟摔倒了,担心之下就闯了进来——”阿九说的倒也不全是谎话,这事真有,不过是把沐浴换成换衣裳,毕竟全看光和只看到一点相比,还是后者好接受一点。

果然,昭明帝的脸色很难看,那个贼小子,居然那么早的时候就惦记上他家小九了。此时昭明帝对宁非好感全无,完全忘了之前他多稀罕这个机灵的后生。

“小九你怎么想?”昭明帝的脸臭臭的,又皱眉,“你倒是一点都不惊讶。”

阿九不以为意地道:“他以前和臣弟说过呀!他本来就喜欢臣弟,哦,就是臣弟是男子的时候,他就喜欢了,还以为自己是断袖呢,后来发现臣弟是女子,可高兴了。还说就是让他做上门女婿都乐意。”阿九不着痕迹地为宁非刷着好感,“不过臣弟那时并没有答应他。”

昭明帝的脸色这才好看一些,随即又满腹怨念,瞧小九一口一个喜欢,说的无比坦然,半点害羞都没有,说好的女儿家的矜持娇软呢?昭明帝觉得自己这心操得可累了。

“小九可,嗯,喜欢镇北将军?”昭明帝不自在地问,跟能当自己闺女的小皇妹探讨情感话题好有压力呀!却又不能不问,自己不知哪天就闭眼了,要是不给小九定好皇夫,依他的性子,恐怕是不会大婚了。

“喜欢呀!”阿九特别坦诚,“先说长相吧,臣弟的相貌生得够好看的了,相信不会有男子能比臣弟还好看了,所以臣弟就不挑了。虽然不挑,却也不能长得太磕碜,那样站在一起能看吗?宁非的相貌算中上,臣弟瞧着就挺顺眼的。”

“这第二嘛,要说心性,毕竟臣弟的夫君关乎重大,宁非虽活泛,但心却是正的。第三,也是最重要的,宁非心悦臣弟,师傅教过了,感情里谁喜欢的多,付出的就会多。臣弟就能挟制住他。至于能力,这个不重要,臣弟已经这么能干了,不需要夫君也能干,不过他要是有能力帮臣弟分担点就更好了,所以这一条宁非可以加分。哦还有一条,宁非身强力壮,臣弟喜欢这样的,不喜欢文弱类型的。臣弟都害怕稍用力点,都把他们捏坏了。”

阿九掰着手指头数着,完事了还问昭明帝,“臣弟觉得宁非挺适合臣弟的,皇兄您觉得呢?”

昭明帝都凌乱了,他看着阿九,那心情真是一言难尽啊!他算是看出来了,小九何止是喜欢镇北将军,简直是非常喜欢呀!不然向来清心寡欲的小九,怎么可能列出这么一二三四条?还说得头头是道。

就因为这样,昭明帝才觉得棘手呀!要知道他给小九挑得皇夫中没有镇北将军呀!又纠结,原来小九喜欢的是武夫,他挑得可都是读书人,咳,这什么眼光!读书人那叫文弱吗?那叫风流倜傥玉树临风好不好?

于是昭明帝迟疑着试探问道:“小九,咱不选镇北将军行不?”

------题外话------

祝亲爱的们女神节快乐!

谢谢大家的鲜花,怕人多顶掉了信息,和和用笔都抄下来了:兰色妖妃99朵,龙月雪9朵,我家源宝9朵,可花非9朵,暗夜寻梦2朵,月熙桐1朵,bluekey11朵,zhujing_9991朵,10258455262朵,sanya2朵,binliguo10朵,heyihang69975朵,殊途WL1朵,糖糖加肥猫1朵,红尘一笑215朵,涵涵铱铱1朵。谢谢大家

今天和和培训,半夜起来码字,一点到四点,超常发挥了,所以今天比较早,领导选今天培训,也是醉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