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3章 女帝无夫/公子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为什么不能选他?”阿九的表情很天真很无邪,眉头微皱着,很是想不通的样子。

昭明帝别开视线,不大敢看阿九清澈的双眼。小九和镇北将军明显就是两情相悦,他要怎么跟他的小皇妹解释他的私心?

想了想他道:“小九,你若是实在喜欢,也不是不能收了,只是不能做皇夫,也不能生有他血脉的皇子。”顿了一下又道:“依皇兄的意思,他的位份不宜太高,四妃之一就足以。不过你若是觉得委屈了他,皇夫之下的贵妃位倒是可以给他。”

阿九无语了,“皇兄,你这是准备给臣弟置三宫六院呢?”又是四妃贵妃,又是皇夫的,瞧这乱的。就凭宁非那个悍劲,他能乐意做男妃?他那个护食的狼崽子,能见得自己有旁的男人?他不撕了他们才怪。

而且他到底是受过现代教育,别说一妻多夫,就是古代合法的一夫一妻多妾,他都接受不了。在现代时总嚷嚷着要阅遍天下美男,现在真让他名正言顺睡美男了,他反倒不乐意了。

皇兄还真是为他考虑良多呀!

昭明帝其实也挺别扭,“皇兄这还不是为了你好吗?”他小声地嘀咕着。

阿九勾了勾嘴角,正色道:“皇兄,臣弟知道您是为了我好,也知道您的顾虑,您是觉得镇北将军权势太重,怕将来太子受他辖制,从而危机穆家的江山。”

“你明白就好。”昭明帝的心思被阿九点破,他有些尴尬,却推心置腹地对阿九道:“小九,徐其昌和徐宁非都是武将,大将军府权势过重,不得不防啊!”

阿九面上动容,“皇兄,小九知道的。您放心吧,臣弟既然敢选择镇北将军,就是有把握辖制他。至于大将军府,臣弟不会让镇北将军跟大将军府太亲近的。”

顿了一下,阿九又道:“而且臣弟也没想大婚,女帝无夫,镇北将军只是臣弟的男人,反正能生下太子延续穆家的江山就行了。”

这是阿九慎重考虑后做出的决定,他若是立了宁非为皇夫,其他的臣子是不是绞尽脑汁把家中的子侄往自己身边送?名声虽不大好听,但实惠却是实实在在的,毕竟所有的皇子都是出自他的肚子。

昭明帝的目光更加复杂了,张了张嘴,半天才找到自己的声音,“小九,你这也太苦了自己了,你再考虑考虑吧,这事不急。当务之急还是西疆的战事。平南候不好用,黄元奎没领过兵,徐其昌还得坐镇京中,朝中剩下的将领,你好好挑挑,择一个合适的吧。”他都不敢看阿九的眼睛了,朝中还剩下的武将,老的老,病的病,也不是没有年轻的,却是没领过兵啊!

这么一个烂摊子砸在小九手上,让他操心,昭明帝觉得特别对不住他。

阿九却不觉得有什么,当年比这还难的境况他都经过,管理国家和管理公司其实还是有许多共通之处的,从小到大,大和尚也他唠叨不少,他就算是块朽木,也该开点窍了,更何况他还不是朽木的。

西戎也不过出其不意才连下五城,待他调兵遣将后形势会扭转的,总之,大燕离亡国还远着呢。

安慰了皇兄一番,阿九就出了太极殿。走出一段路后,瞧着四下无人,突然欢快地蹦跶了一下,比了个剪刀手,在心里为自己点赞。

所谓的戏精说的就是他,表现棒棒哒!

眼风一扫,有人出现在视野内了,阿九瞬间挺直脊梁,昂首阔步。余光都不带往旁边给一个的。

阿九走过后,来探望圣上的贤妃娘娘一副受了大惊吓的样子,“刚过去的是九王爷?”

得到宫人肯定的回答后,贤妃娘娘简直要怀疑人生了,那怎么会是九王爷呢?九王爷向来持重,怎么会有那么幼稚可笑的举动?蹦跳着,还对着天空举着两根手指头做怪模样。

不对,不对,肯定是她眼花看错了,九王爷不可能有如此跳脱的举动的。

回到御书房的阿九与大臣商议了许久,仍是没有定下领兵西援的将领,一如昭明帝分析的那样,大燕不缺武将,可是太缺有经验能打仗的武将。西疆那里已经一派颓势,要是不派个可靠的人领兵,难不成真任由西戎打到京城?

阿九倒是想亲征来着,可他走不开呀!

除了将领,还有粮草。商部虽然走上了正轨,但所挣的那点钱却不足以支撑打一场仗的。至于户部,好吧,阿九压根就没考虑过户部,户部自个能转过圈就不错了。

所以押往西疆的第二批粮草,阿九自个出了一半,为此,睿亲王府的库房空了三分之一。阿九在早朝时慨叹:“还得本王自个掏腰包打仗,本王这个皇太弟做的也算鞠躬尽瘁了,你们还嫌弃本王是女子,种种不服气,见过本王这么大公无私的女子吗?”

朝臣嘴角一抽,却不得不承认他说的是事实。他们攻讦九王爷是女子的同时,却忘记了九王爷是临危受命,换个人可能就撑不住当前的这个局面。不是可能,而是一定,一定撑不住这局面。

细想想,九王爷除了是女子这一点,还真挑不出什么毛病来!相反,还比所有的皇子加一起都优秀。

一连两天阿九都是歇在宫里,第三天傍晚他才回到睿亲王府,一脸倦容。

宁非早就巴巴在他院子里等着,阿九一抬手止住了要说话的宁非,“停,不要说话,我累了,让我缓一缓。”

宁非可心疼了,亲自替阿九脱了外头的大衣裳,把他扶上软榻,喂他喝了热茶,然后让阿九的头枕在他的腿上,他给阿九捏肩舒活筋骨。

“阿九,要不这个皇太弟咱不做了吧。”宁非从没见过阿九累成这般样子,他都是精精神神的,哪怕是恹恹的不想理人,也不像现在这样眼底都是血丝,宁非心疼得不要不要的。做这个劳什子的皇太弟就已经累成这样,那要是做了女帝——宁非都不敢想象了。

阿九闭着眼睛嗤笑一声,“别说傻话哈!”现在是他说不做就能不做吗?他要是真撂挑子,头一个倒下的就得是他皇兄,然后朝臣就得跑睿亲王府大门外跪求。倒不是他们多么拥护他,而是到哪去找他这样的冤大头收拾烂摊子?诚亲王家那个包戏子养外室的嫡子?还是四皇子妃肚子里的那块血肉?朝臣可不傻!

宁非的手顿了一下,无奈地道:“可你也得顾惜着自己的身体呀,瞧你劝圣上那是一套一套的,怎么到你自己身上,却这么不懂事了呢?”

阿九道:“这是暂时的,等西疆的事毕,就不会那么累了。”阿九心里想着,他得尽快组建自己的班底,不然非得把他累死不可,现在内阁虽然也听他的,但到底使着不顺手,他得尽快放个人进去。若是那几个老东西识趣便罢,要是不识趣,哼,那就把他们架空供起来得了。

按了按太阳穴,阿九觉得好一些了,又道:“前儿皇兄把你的奏折给我看了,你倒是好手段啊!军中和皇兄有秘密渠道?”不等宁非回答他接着说道:“皇兄不大乐意,看他那意思,是从没考虑过你。”

宁非立刻就炸了,“怎么就不乐意呢?圣上挺喜欢我的呀,阿九你别是骗我的吧?”

阿九睁开眼睛,似笑非笑的斜了他一眼,“我骗你?我就那么闲得慌?”现在他可没兴趣和他耍花枪。

宁非傻眼了,“不是,阿九,圣上怎么能这样呢?难道我不出色优秀吗?虽然比不上阿九你,可和别人比,我妥妥优秀一大截,勉强也能配上你了吧?阿九,你告诉我,圣上到底对我哪点不满意?”

宁非自我感觉可良好啦!在他心中,阿九就是天仙一般的存在,他这个凡夫俗子的确配不上,当然其他人也配不上,可是若要在大燕挑一个能配阿九的男人,他觉得只能是他了。

望着宁非急得赤红的眼睛,阿九嘴角翘了翘,道:“你就是太出色优秀了呀!弱冠之龄的正二品镇北将军,大燕朝前后也就出了你一个,可是你知道皇兄给我挑的都是怎样的人选吗?闲散大臣家的公子,清一色的读书人——”

话还没说完就被宁非打断了,不服气地嚷嚷起来,“出色优秀还有错了?圣上心里怎么想的?读书人有什么好?一个个跟弱鸡仔似的,都不够我一拳打的。阿九,你看看我,看看这手臂,看看这胸膛,是不是特别宽厚可靠。”

宁非弯起手臂展示着胳膊上隆起的肌肉,又拍着胸脯,“这才是男人!阿九,你不是说就喜欢我这样的型男吗?你可不许变心呀!”那些小白脸可会说甜言蜜语哄人了,宁非很担心呀!

阿九心中好笑,面上却分毫不露,还蹙着眉头,“别胡说,人家那叫风度翩翩玉树临风,什么弱鸡仔?难听!”阿九斥了宁非一句,又道:“可皇兄看好他们呀,最重要的是看好他们的家世。”

宁非更心急了,“家世?我也不差呀!阿九,我可是大将军府上的嫡长子,圣上没道理瞧不上我呀!上回他还夸我机灵呢。”

阿九斜睨着宁非,“你确定是上回?”是上上回才对吧?上回这货跑进宫去求赐婚,皇兄没揍他一顿都是好的,还夸他机灵?睁眼说瞎话,脸呢?还在不?

宁非一滞,也想起了上回求赐婚的事情,心里更加焦躁和悲愤了,“上回圣上明明都答应了,就只等着阿九你点头,咱们就成婚了的。怎么能出尔反尔呢?圣上也得讲理吧。”

这回轮到阿九目瞪口呆了,皇兄什么时候答应的?自己怎么不知道?皇兄可不是这样跟自己说的呀!

可瞧着宁非都急白了脸,阿九张了张嘴,到底没有反驳。算了,就当他是对的吧。

半天阿九才幽幽道:“此一时彼一时,皇兄是帝王,他反悔了你能怎么着?”顿了下又飞快地道:“其实主要问题就在你的家世上,不是家世太差,而是太好了。”

“什么,太好了也不行?”宁非不敢相信地喊道。

阿九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你能听我把话说完吗?”就没见过这么急躁的,皇兄的不选他果然是有道理的。

“你爹手握重权,你又镇守一方,皇兄是担心你家权势过重,怕将来的太子被你影响辖制,到时,这江山是姓穆还是姓徐呢?”

“肯定姓穆呀!”宁非下意识就道,说完才明白过来阿九的意思,不由翻了个白眼,“圣上就因为这把我给剔除在外的?阿九你是了解我的为人的,我能干那事吗?”

“你现在是没有那心思,谁能保证以后?说不定到那时你就起了野心,觉得还是干掉我和儿子,自己上位做皇帝好。”阿九闲闲地道,见宁非瞠目结舌,“所以皇兄的顾虑是有道理的。”

宁非听阿九这样说,顿时委屈起来,还有些伤心,“阿九,是不是我把心剜出来你才相信我?”

阿九也觉得有些过了,忙道:“主要是皇兄担心,你也知道他身体不好,我也不好惹他不开心。”

宁非脸色这才好了一下,心中飞快地思索着,“要不,我跟家里断绝关系?我还做原来的宁非,不是什么徐令展呀徐宁非的,这样跟大将军府就没关系了。我就是孤儿一个,无亲无族,圣上就不用再担心了吧?”

宁非越想越觉得这样不错,高兴着道:“就说是认错了,我就是个无父无母的孤儿,根本就不是徐家的嫡长子。嗯,还有舒伯和奶娘。”宁非眼睛眨巴眨巴,立刻又想出了办法,“就说原来的那个孩子没了,得病夭折了,我是他们后来捡的。”

宁非的故事编的可圆满了,却没看到阿九越来越黑的脸,若他是捡来的,那怎么解释他和大将军夫人如此相像的容貌?这是把人都当傻子了不成?

“你觉得会有人相信吗?重要是皇兄会信吗?”阿九泼他冷水。

宁非懊恼极了,拍着自己的脑袋,“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到底怎么才行?那个爹,那个家,又不是我自己要认的——”

阿九冷哼一声,“你这是怪我喽?”

宁非一怔,随即讨好地朝阿九笑,“没,没,我就是嘴一秃噜说错话了,阿九,其实我可感激了,你看,是你让我知道了自己的身世,还成了权势赫赫的大将军府上的大公子,从籍籍无名的孤儿到大将军的嫡子,简直跟做梦似的。”

“阿九啊,你快帮我想想办法呀,我真没什么野心呀,只要能和你在一起,我什么都愿意放弃,身份,地位,甚至是姓氏,我都可以不要。阿九,我就想跟你在一起。”宁非望着阿九,郑重而认真地道。

阿九凝望着宁非清澈的眼睛,心里翻腾着,也许上天见不得他在现代过得那般辛苦,才让他穿越,才把宁非补偿给他的吧。

“我知道,我知道。”阿九轻声道,“在皇兄面前我已经帮了说了不少好话,可他还是放不下心。”

宁非眼睛一亮,一扫之前的颓废,“阿九,只要你不嫌弃我就行,别的咱们再想办法。”只要阿九的心是向着他的,他就不怕,“阿九,你觉得我立功怎么样?我若是立下了不世之功,圣上问我要什么赏赐呀,我什么都不要,就求和你在一起。”宁非真是太佩服自己了,眨眼睛就想到了这么个好主意。

阿九沉吟了片刻,道:“这倒也是个办法,只是立功可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更何况是不世之功,你上哪立去?”

“可行就行。”宁非咧着嘴笑,“至于功劳嘛,没机会就创造机会呗!”

阿九以为宁非怎么也得筹谋策划一番,怎么也得费个三两年的功夫吧。没想到他很快就给了他一个大惊喜!

------题外话------

活动今天十点结束啦,点赞啦!谢谢大家的鲜花!

暗夜寻梦10朵,zsh72092812朵,QQ0e82ec2——2朵,一帘幽梦x9朵,百里千夜9朵,陌心陌情2朵,梅凤雪4朵,等过风痕1朵,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