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喜与安安(34)/术女有毒:将军,请自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见真吓着她了,杜喜心里一软,忙躺下来,搂住她,“安安别怕,我逗逗你而已。”

“安安才不信你。”安安小声嘀咕,“你先前说安安不找少夫人告状就放过安安,没多久就食言了,后来说就一次,结果又食言了,以后安安都不信你了。”

小丫头,开始会还嘴了!被戳穿谎言的杜喜,一点也不生气,反而在安安脸上大大亲了一口,大笑道:“那是因为安安太勾人了,我忍不住。”

安安面一红,呶呶嘴,不敢再出声了。

两人就这样安静地搂了一会。

这个时候,杜府里不少下人都起来开始劳作了。

那声音传到屋子里,惊扰了安安。

她推推他,“安安该起了。”

杜喜搂着她不松手,“再睡一会。”

“不早了,该去给少夫人请安了。”

“相信我,安安,少爷一定不会喜欢你这么早去打扰的。”杜喜意有所指。

安安面上发热,大约能猜到杜喜话里的意思。

她想起自己曾经有几次一早去给少夫人请安,然后便听到少夫人吃吃的笑声,还有少爷不满的咕哝声。

安安这一想,觉得自己好丢脸,将脸埋在杜喜胸前,不肯露出来。

温热的呼吸吹到杜喜的胸膛上,一冷一热,撩得杜喜心肝儿一颤一颤的。

“安安…”他饱含着渴望,唤了安安一声。

安安吓得立马将害羞扔到一旁,兔子似地坐起身,急道:“安安要起了!”

杜喜见到她惊吓的样子,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安安红着脸,一手捂着胸口,快速地下了床。

贴身的里衣,衬得她的身形更加曼妙。

杜喜眼一暗,恨不得再将她抓回床上,好好疼爱一番。

安安双脚刚着地的时候,浑身的酸痛让她忍不住咧嘴。

她强忍着痛,开始寻找可以穿的衣服。

昨日穿在身上的嫁衣,被扯烂了扔在地上,像此时被蹂躏了一整晚的她一样。

安安看都不敢看一眼。

屋里两个大箱笼旁边,放着两个小箱笼。

安安直觉那里面应该能找到自己的衣裳。

她一掀开,里面全是全新的绸缎衣裳,各式各样,各种颜色的。

“安安,喜欢吗?”杜喜不知何时下床来到了她身边。

安安吓一跳,“这些都是给安安的?”

“没错。”

“可是…这太贵重了,安安不敢收。”安安嗫嚅道。

杜喜摸摸她头顶,轻轻一笑,“傻丫头,你是我的娘子,当然得穿绫罗绸缎,哪有敢收不敢收的?”

安安垂着头,不知道如何接话。

这时,门外瞧来敲门声,“杜大总管,大总管夫人,小的给您们送水来了。”

是个陌生的丫头声音。

安安想起自己此时的狼狈,伸手紧紧揪住杜喜的衣袖,低声哀求,“杜喜大人,求求您,别让她进来。”

“好啊,”杜喜答得爽快,却将脸凑到安安面前,促狭道:“你亲我一下,我就让她放下水走。”

安安的脸快速红了。

“不亲的话,我就让她进来了。”杜喜拉长语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