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赌场

【395】,不孕不育神医(一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拿起这一叠,缪如茵便随手翻看了起来,只是看啊看啊,少女的小脸便有些黑了下来,这……

杜先仲看着缪如茵那发黑的一张俏脸,也是有些不怎么好意思起来了,他是帮忙了没错,而且他还特意现身说法了一番。

所以那些想要从他这里与神医走关系的人,无一例外的不是不孕的就是不育的……

缪如茵终于看完了,她放下了手里的那几页纸,一脸似笑非笑地看向杜先仲:“杜总果然是做的好宣传呢。”

让她一个大姑娘去给人看那样的毛病……好吧,她是神医,自然也是应该治病救人的……

杜先仲的嘴角抽了抽:“这个,这个,我也没有想到啊。”他真是没有想到。

缪如茵长出了一口气,所以这些自己还是得治的是吧,不管怎么说这一次杜先仲也是好心帮忙的,只不过一个小小心便将她帮成了一个不孕不育神医……她能说她也是醉了吗。

“好吧,那么这几天我便都与他们约一下时间。不过我能在东港停留的时间也没有几天了,现在放假了,我需要回一趟内地的。”

“好,好,好,这事儿我让我的小秘书来帮你约时间,如果是没有空的,那么便让他们等到你开学以后再说吧!”杜先仲连连应是,而且这种事儿早治好一会儿,和晚治好几天其实相差也不是很大的。

本来还以为自己会从第二天开始才忙的,倒是没有想到从当天晚上起就开始忙碌了起来,其实本来杜先仲是想要将这些人约到一个地方,如此一来缪如茵又省时又省事儿,可是这个方案怎么想都不靠谱,大家全都是圈子里的人,就算是不熟悉的人见到了也知道谁是谁。

然后在神医那里来个偶遇,一看,哦你家是男人不育,他们家是女人不孕……面子啊面子,如此一来那面子也是真的不用要了,绝对都直接当鞋底子来大踩特踩了。

而风轻扬自然也要跟着缪如茵一起的,少女直接扒了这货的道袍,给他买了一套休闲服,头发也剪了,还别说这么一收拾,这货看起来立马嫩了好几岁。

看着风轻扬,缪如茵也是暗暗地点头,这货现在看起来鲜嫩的就好像是竹叶尖上滚落下来的露珠一般,带着一种最最纯粹的纯净与干净,这样的美任何人都无法拒绝,同时这样的美一般人也无法靠近,毕竟这样的美丽如果靠得太近便成为了一种亵渎了。

第一家去的是一家毛姓人家,毛家在东港的名气其实并不大,可是却是一个实打实的隐形富豪,毛家做的是进出口贸易,与杜先仲的关系也很好。

只是毛家这一代唯一的接班人,毛承宇已经结婚五年的时间了,而且两口子感情也非常好,可是就是一直都没有怀上孩子,而且两口子也找了不少大夫看,可是最后得出来的结果都是两口子全都很正常……

只是很正常,为毛就偏偏怀不上孩子呢,医生给出来的解释就是孩子也是要讲缘份的,可能是缘份未到……

所以当毛家人一得知杜先仲的不育之症被一名神医治好了之后,便在第一时间打电话给了杜先仲。

毛家对于这位神医登门还是很重视的,亲自派车过来接上了缪如茵与风轻扬一路驶到了毛家大宅,只是车还没有进毛家大宅呢,风轻扬便不由得挑了挑眉头,缪如茵在一边微微一笑:“看出来了。”

风轻扬点了点,这家的风水有问题,而且只怕问题还不小呢。

车子驶进了毛家大宅刚刚停稳,毛承宇,他的妻子方小敏,还有毛承宇的父母便全都迎了出来。

“缪神医真是太感谢你这么快便过来了!”毛承宇的母亲一脸感激地上来便握住了缪如茵手,天知道他们老两口盼孙子可是都已经盼了好久了,可是这孙子却迟迟不来,着急啊,本来他们毛家便每一代都是单传的。

缪如茵倒是也没有为他们介绍风轻扬,只是微笑着道:“这个能不能先让我们在院子里看看,然后进去再看看。”

毛承宇的父母对视了一眼,虽然不明白缪如茵为何会这么说,可是既然是神医主动要求的,那么自然要按着神医所说的办了,于是一家四口人便陪着缪如茵与风轻扬在毛家大宅里里外外全都看了一个遍,然后缪如茵与风轻扬两个人对视了一眼。

毛承宇有些不明白,神医不是来给他和他太太看病的吗,可是这两位自从进来便看自己家这是什么意思啊,不是应该要诊脉的吗?

于是他便忍不住开口问道:“神医……”

“哦,我先给你和你夫人诊诊脉吧!”缪如茵笑眯眯地开口了,毛承宇一开口缪如茵便明白他这是什么意思。

毛承宇与自己的妻子对视了一眼,不知道为什么他怎么总是觉得这位神医似乎好像不怎么靠谱呢?

不过毛家一家四口人都掩住了眼底里的古怪,不管这位神医看起来是不是靠谱吧,可是人家既然来都已经来了,那就让她诊下脉好了,正好也可以看看她是不是真的如杜先仲所说的那么神。

看了一眼毛承伸放在桌上的手腕,缪如茵抬起两根手指只是在脉门处轻轻一按,便笑了:“你的身体没有问题。”

而为毛承宇的妻子诊过脉,得到的结论也是没有问题。

于是毛家四口人便失望了,这位神医说得和那些医院里的大夫所说的一样,所以他们毛家还是注定了要绝后不成吗?

不过却没有想到,缪如茵只是淡淡地扫了一眼毛家四口人脸上失落的表情,却笑了起来:“你们两个人的身体都没有问题,真正有问题的是你家的风水,你们家里被人摆下了一个绝子阵,所以紫阵不破,你们两夫妻就算是身体再好也不会有孩子的。”

“什么!”听到了这话毛家四口人全都惊呆了。

这位神医还是个神棍不成?

“这个你们不知道我既是神医又是风水师……”缪如茵一边在心里暗暗地埋怨杜先仲不把自己介绍好了,可是却也不得不再重新介绍一下自己。

好吧,毛家四口人还真是不知道呢,不过现在这种时候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啊。

“这个绝子阵不知道缪……神医是不是能破啊?”毛承宇的母亲急急地问道。

缪如茵与风轻扬两个人对视了一下,然后少女含笑开口了:“那么轻扬便辛苦一下吧。”

风轻扬点了点头,既然缪如茵开口了,那么他自然要干活了,毕竟他现在吃的穿的住的用的可全是人家缪如茵提供的,而他总不能当一个白吃饭的吧,所以这些微不足道的小事儿便当做是当天的饭钱好了。

于是风轻扬便又如游魂一般在毛家大宅内外转悠了一圈,毛家虽然有人跟着,可是却也只是看到他在屋子里拿起两个摆件丢到了垃圾箱里,然后又在院子里挖出了几个灰不溜秋的东西。

缪如茵看了看这些东西,眼睛不由得眯了眯:“七绝阵之绝子!”

风轻扬点头:“不错。”

少女伸手拿起那两个摆件,两个摆件都是憨态可掬的瓷娃娃,而且还是一男一女:“这两个摆件是……”

毛承宇握了握妻子的手:“这是我和我太太一起买的,就摆在我们的卧室里。”

缪如茵眯了眯眼睛:“那么除了你们一家四口人,平时还有谁能进你们的卧室?”

毛承宇夫妻两个人对视了一眼,一时之间倒是没有人说话了,而那边毛承宇的父亲则是听出了一些什么:“缪大师按你的说法这两个娃娃有问题。”

缪如茵笑了,然后双手向下一翻,于是那两个娃娃便直接脱离了她的一双玉手,掉在了地面上,发出了两声清脆的声响,然后就直接变成了碎片。

“这是什么?”毛承宇的妻子看到了有两个东西自那娃娃的碎片里滚了出来,忙吃惊地问道。

缪如茵伸手拣了起来,也是两个小娃娃,只不过只有手指肚大小,而且两个小娃娃的身上还用红色的东西写着毛承宇和他妻子的名字,并且在两个人的小腹上全都各扎着十根钢针。

毛承宇的妻子脸色大变,她抬手掩在唇上身子一晃便有些站立不稳,不过却被毛承宇扶住。

毛承宇和他的父母脸上也是极为不好看。

缪如茵的目光在毛家四口人的脸上扫了一眼,便微微一笑,她看得出来想来这毛家人心里已经有数了。

“缪大师,如此说来是不是那所谓的绝子阵也就解除了?”毛承宇的母亲迫不急待地问道。

“不错!”缪如茵点了点头,然后随手写下了一串帐号:“这一次的费用五百万,请于明天上午之前把钱打到这个帐户里。”

“好,好,好!”毛承宇的父亲伸手拿起那串帐号看了一眼,然后连连点头,破除了绝子阵,五百万不高。

风轻扬的嘴角抽了抽,缪如茵好会赚钱啊!这才来多一会儿啊,就赚了五百万,比自己强多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