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一五章 友谊/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薛小石花了大半夜终于把堪堪的石头脑袋做好了,回头一看,地上已经被他扔了十几个废掉的石头脑袋,其实之前那几个人的尖叫他不是没听见,但是他不担心,你不要以为一个敢于背着单亲爹爹,怀揣干出一番惊天动地大事件情怀,背起老爹传家宝贝就离家出走的少年,真的胆子小,而且从西罗到乌喜万里迢迢的,一路上能安安稳稳,还得得瑟瑟地拖着两座陛下娘娘石像到达目的地,脑子还是有的,心细更是必不可少。

他早就知道乌喜这个不进废弃庙的习俗了。

雕刻好了石头脑袋,他又开始拿出另一个小包袱,开始仔仔细细地上腊了,中途又一次把快醒了的堪堪锤晕了。

天蒙蒙亮时,一个皮肤比真人更细腻的堪堪脑袋出来了,少年肚子咕咕喊了起来,他就随手把脑袋搁在了地上,起身去旁边的那车上拿吃的,顺道跟石像陛下娘娘说了声:“早啊两位,我把你们带出来也是不想你们再被放在城头当靶子,毕竟娘娘真的很喜欢你们啊。”

薛小石为什么不在家好好学习她爹的手艺而要跑出来呢?这也是有原因,想当年,人家也是一个病弱美少年,病好了听话地学习手艺,争取以后报答救命恩人,可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吃好喝好学的也很好的少年,叛逆期来的有点晚的,他发觉他那个当了宫廷制造师一把手的单亲爹回家越来越晚,跟自己交流越来越少,好多时候他想找人说话都没人,少年空虚寂寞冷,这还不如当初流浪,父子两相亲相爱的时候呢。

懈怠了一段时间后,薛小石偶然在宫里碰到了一个叫木安少年,那是个做木工的,跟他挺相似,不过人更命苦,不但没娘还没爹,完全自学成才,别说主动找人说话了,你不跟他说话,他能三年不说话,只要给木头就成,薛小石少年震惊了,被人家那种沉默的敬业的精神打动了,就又开始上进,不时地抱着石头跟人坐一块,人家在木头屑里睡,他就在石头堆里睡,睡了一段时间,那个已经挂了工部侍郎职位的木安少年都忍不住每回睡之前抓上几把大木头花给他,说,石头太硬太冷,这个暖和。

两个少年的友谊就这么结下了。

所以,木安一跑,反正已经决定放弃父爱的薛小石少年也毫不犹豫地跑了,顺手牵羊走了他爹曾经贴身不离,如今已经不大动的祖传刀片。

关于石像,这不是因为傻宝夫妻跑了吗?苏南侯这个被赶鸭子上架的太上皇只能给他们擦屁股,别的阴谋诡计那个大老粗不会,但声东击西,调虎离山什么的他还是玩的很溜,就把有时候不留神自己都能弄混淆的石头人夫妻放出去,让人今儿运到东边城头“看看风景”,明儿送到西边乡下“踏踏青”,再后天还能去隔壁赫野“微服私访”一下,弄出一个年轻的皇帝夫妻周游列国,去不去乌喜,什么时候去,去干嘛都没个准。

薛小石少年去追自己木安小伙伴路上,路过一个城头就看到过石头“皇帝夫妻”被人暗杀,箭头都把好好的丝绸衣服弄坏了,可心疼了,他就仗着自己是石头人制造者儿子身份,在给石头人修复途中偷走了石头人。

就在薛小石少年吃东西时,堪堪又醒了,这回堪堪也学聪明了,他不喊不叫,醒了也不立刻睁眼,听听周围的声音,听到有人背着自己吃东西喝水,他才悄悄睁开一条眼缝。

“嗷——”堪堪白眼一翻,差点一口血喷出来,他看到了什么?自己的脑袋,他的脑袋竟然被摆在了地上,那他还活着吗?急的他只想去摸自己的脑袋,偏偏手脚被绑了,急的脸都紫了,然后急晕过去了。

薛小石吓了一跳,回头一看人晕过去了,拍拍胸口,赶紧又去补一锤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