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5章 上市前奏/全才相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菲尔塔丽的带动下,大家开始竞猜这次票房纪录,都猜得不亦乐乎,南宫新月急了,开口道:“照我说啊,贤士集团做得这么大,就该上市了!”

周轩还没说话,大家已经七嘴八舌地议论起来,大多数当场就表示支持,南宫新月趁机又补充道:“弟,上次我听说你要去普尔街上市对吧?”

“确实有这个打算,但是现在……”

“我赞同这个主意。”南宫新月立刻打断周轩的话,“贤士现在的财务表现非常强健,去普尔街能吸引大量的海外投资,这才能做到更大。”

“其实国内股市环境也很好啊,虽然保守点,但对于贤士集团也可以降低风险。”丁卫提出忧虑。

虞江舟接过话茬,说道:“要想打开国际资本市场,在普尔街上市无疑是最好的一条出路。”

“也对,要能站稳脚跟,机会更多。”丁卫点点头,面色有些凝重,还是觉得有些冒险了。

唯有乔治一直没说话,南宫新月对于富通天下的人没什么好感,点名道:“乔治,你是这方面的权威人物,所说自己的看法吧。”

“好吧。”乔治这才放下酒杯,正色道:“以现在目前的资金规模,最适合在国内上市,有必胜的把握。如果去普尔街的话,机遇与挑战并存,但对上市条件是非常严格的,只怕贤士集团勉强够格,以这样的规模强行上市,也只会是被淹没的局面。”

“乔治,不要拿国际说事,就说贤士现在的发展速度,难道比你们的企业都差吗?”南宫新月不服气道。

“我并不是贬低贤士,只是实话实说。”乔治微微皱眉。

“乔治,如果上市,我需要更广阔的舞台,还请赐教!”周轩抱拳道,乔治一怔,知道周轩是打定了主意,点头道:“好吧,正因为是贤士集团,所以,同等上市条件下,优势又会降落三成。毕竟,大家都清楚,贤士集团总会受到一些,莫名的排挤。我担心,如果有人从中作梗的话,并且调动大量资金,会轻易做空贤士。那么,几年来的辛苦就付之东流。”

周轩沉默不语,其他企业家也都点头称是,虽然没明说,但也知道贤士和富通依然相差很大的距离。

“路是闯出来的,没人可以慢悠悠欣赏着风景前行。”南宫新月表示很固执,完全不顾老公的眼色,又说道:“乔治,如果我们非要从普尔街上市,你也得了贤士集团这么多好处,吃人家最短,来吧,说说有没有更好的办法解决?”

乔治的脸都涨红了,气的差点就要离席而去,他在富通还有实权的时候,别说是小小的侦探公司,就是菲勒的博彩公司也是上不了台面的,企业家峰会都不在邀请行列之中。

“新月姐,我跟乔治是朋友。”周轩连忙劝说,这话太直白了,伤了一个骄傲男人的自尊。

乔治到底忍住没离开,喝完一大杯酒,瓮声道:“我在最落魄的时候,只有周轩给予我很大帮助,也拿他当朋友。贤士集团的现状就摆在眼前,大家都懂行,没有更好的办法,除非是突然间有了大量的资金,另外还需要较高的评级。”

“这样能有几分胜算?”南宫新月又问道。

“一分!”乔治竖起一根手指头,其实他最担心富通天下出手,如果是那样的话,一分也没有!

南宫新月跟周轩互视,他们的胜算可没有这么低,毕竟还联系了这么多企业家,还包括石油大亨,这是乔治万万想不到的。

但乔治的担忧不无道理,即便是如此,也不过是三分胜算,还需要更多的准备。

当天晚上,菲勒就要回国,周轩亲自去送行,南宫新月将周轩叫到一旁,小声道:“弟弟,别被乔治吓到了,如果现在怀特召唤他,他肯定是抛下一切回去的。”

“可以理解,也是多年的工作感情了。”周轩说道。

“乔治提到一条信息还是很重要的,要是能把贤士集团的信用评级提高就好了,外国人就看中这个的。只是,不好作弊。”南宫新月发愁道。

“总会有办法的,对了,新月姐,拾贝购物的域名我已经拿到了。”周轩说道。

“哦,什么?”南宫新月惊喜道,双手摇晃周轩,“真的吗,怎么做到的?”

周轩刚要简单说说,南宫新月又说道:“那不重要,对了,域名呢,已经交给巴瑞了吗?”

“还没有。”

“好,太好了,绝对不能给他,要控制在你手里。”

“我也考虑过这个问题,但是这么做好像不太仁义。”周轩担心道。

“弟弟,咱们可是在打仗啊,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何况,域名在你手里,巴瑞还能听话,听我的,这事儿我来安排。哈哈,真是太棒了,就没有你做不成的事儿。”

南宫新月心花怒放,抬脚就要亲一口,吓得周轩连忙后退几步,姐夫就在这里,别刚拉拢了巴瑞,又得罪了菲勒。

“我主意已定,回去后就安排江舟和汤普森,准备普尔街股市上市的相关文件,先发起申请。”周轩说道。

“是时候准备了。对了,那个黑尔我调查了,就是个普通人,确实在邮局工作过,因为画工精细,以前常做邮票设计,工作态度认真,从未迟到早退过,更没有犯罪记录,就是话比较少。但是这些年,他年纪大了,还有邮票行业不景气,辞职了,时间点和他跟你说的一致。”南宫新月说道。

“黑尔还有其他亲人吗?”周轩又问。

“没有,他住在郊区的一栋小别墅里,非常陈旧,看照片足有百年历史。这人除了上下班,也没有什么娱乐活动,既没有朋友也没有家人,甚至附近的小餐馆也从未出现过,即使他多年的邻居,提起名字也都觉得陌生。”南宫新月说道。

“那么,他的妻子呢?他说有个妻子病逝了。”

“有这么回事儿,不过已经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南宫新月说道:“弟弟,这个人的身世很简单,而且也没有出国记录,老实巴交一个人,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事实上,很多人没见过他的妻子。还有,他在脸上化妆,不,是精心地画画,为何不敢面对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