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7章,二更/腹黑权爷调教小娇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少宗主?”慕夙离皱眉,想了半天才想起来此人的容貌,犹豫了一会,“就说孤不在。”

驿站外的断亦婳闻言,紧绷着的小脸上略有几分失望,南曜已经在开始整理行装了,看这样子八成就是要离开了,断亦婳一袭白衣站在门前久久不肯离开。

一个时辰后断亦婳是被叫走的。

慕凌宸拍了拍慕夙离的肩,“断月宗的女人个个都不是善茬,千万别招惹,要么就彻底解决,纠缠人的功夫那可是无人能敌。”

慕夙离不以为然。

“小皇叔和大皇兄这就要走了吗?”慕轻飒忽然出现,脸上流露出一抹不舍,慕凌宸收敛脸上的表情,冲着慕轻飒意味深长的点了点头,“你一个人留在大雍万事小心。”

慕轻飒脸上的笑有几分僵,忽然两膝一软直接跪在了慕凌宸的跟前,“之前都是轻飒的不是,求小皇叔和大皇兄收回成命带轻飒一起回南曜吧。”

现在大雍局势紧张,说不定和南曜就有一战,南曜摆了明就是支持赵曦的,赵曦是绝对不会轻易绕了自己的,这一点慕轻飒有自知之明,慕轻飒又是一个无权无势的皇子,在大雍的地位和处境都太尴尬了,即便是慕轻飒死在了大雍,也是轻描淡写。

所以慕轻飒思来想去,只能求着慕凌宸带自己回去了。

慕凌宸还记着仇呢,上次在郡主府慕轻飒不仅见死不救,还调离了慕夙离,害得慕凌宸身上落下多少个伤疤,又怎么会轻易饶了慕轻飒呢,犹豫了一会才道,“这件事等本王回南曜以后再回禀你父皇,听听你父皇的意思再做决断。”

慕轻飒闻言眼眸中立即涌现出不悦,这分明就是故意糊弄他呢,当初就是慕凌宸将自己留在大雍当质子的,如今有推脱给了南曜帝,分明就是不想带自己回去罢了。

“小皇叔……”慕轻飒见慕凌宸敷衍自己,只好将目光看向了不远处的慕夙离,慕夙离耸耸肩一脸无奈,“小皇叔是长辈,孤是晚辈,一切依照小皇叔的意思为准。”

慕凌宸闻言没好气瞥了一眼慕夙离,慕夙离先一步闪了出去,慕凌宸只只好道,“你先起来吧,这件事本王会告诉你父皇的。”

话落,慕凌宸也很快就闪出去了,慕轻飒脸色苍白紧紧的攥着拳头,眼看着慕凌宸离开的背影发呆。

“殿下!”

慕夙离一出门就被断亦婳撞见了,断亦婳怔怔的看着慕夙离,慕夙离皱眉,“断少宗主?”

“殿下真的要与凤和国作对么?”断亦婳一袭白衣清冷绝尘,紧绷着脸,眼眸中透着倔强和黯然神伤,还有几分不悦,“师父尚且没有追究宸王,打伤师父的是赵曦,为何南曜要横插一脚?”

慕夙离眉头拧的能打结,又是这件事,慕凌宸私下里眉梢叮嘱慕夙离不要插手这件事,所以慕夙离思索再三后缓缓开口,“断少宗主,事关三国,孤怎么能做得了主?”

语气虽然是疑问,却是毋庸置疑的。

“可你是一国太子……”

“太子又如何,上面又何止一人?”慕夙离挑眉反问,断亦婳忽然没了话反驳,慕夙离只是太子毕竟不是君王,慕凌宸的地位在南曜丝毫不逊色太子,又是长辈,断亦婳的怒气忽然消了一大半了。

“是亦婳唐突了。”断亦婳语气柔和了三分,只不过眼眸中依旧是化解不开的哀愁和愤怒。

慕夙离正忙着呢,不愿和断亦婳纠缠找了个借口很快就离开了,断亦婳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慕夙离离开,许久才转身回了另一间驿站。

“跪下!”断魅忽然怒喝一声,断亦婳抿了抿唇,扑通跪倒在地背脊挺直了,断魅冷声问,“去了何处?”

断亦婳低着头丝毫没有犹豫,“徒儿去见了南曜太子。”

“为何?”

“师父,徒儿只是不想让南曜纠缠其中,让师父为难,徒儿箱体师父报仇。”断亦婳撒了一个小谎,她今日去找慕夙离有一半也是为了她自己着想。

“未央!”断魅瞥了眼未央,未央手中还拿着一个白瓷瓶,断亦婳见状瞳孔猛然一缩,唇也被抿的发白。

“师父……”

“喝了它,本座回了凤和就将断月宗宗主的位置传给你,日后本座的荣誉全部都属于你一个人,亦婳,你是本座养大的,本座从未亏待过你,亲自教你武功,给你身份地位……”

断亦婳闻言十分的抵触,未央手中的那一瓶药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只是听闻断魅说起以往的事,断亦婳不忍,咬着牙道,“徒儿时刻谨记着师父的教诲,绝不敢忘,师父的仇就是亦婳的仇。”

话落断亦婳拿过未央手中的瓶子,打开瓶塞一饮而尽,断魅脸上的表情才缓和了些,“亦婳,你是为师最得意的弟子,你应该肩负起断月宗的重任,至于慕夙离……哼,南曜皇族的男子个个心狠凉薄,慕夙离更甚,身边数不胜数的女子,绝对不会将你放在眼中,记住为师的话,一定要斩断情丝方可成就一番大事,除非你希望和为师一样……”

断亦婳此刻只要一想起慕夙离,心口处就跟针扎了一样的疼,脸色苍白额头上还有密密麻麻的汗珠,断亦婳终于知道刚才喝下的是什么了,是断情水。

“师父……师父的伤,等回了凤和一定会有法子治好的,徒儿只是帮着师父暂时管着断月宗。”断亦婳紧紧咬着牙,逼着自己不去想,许久身上的疼痛才缓和了些。

断魅却是听不进去这些,只道,“今夜,将华阳大长公主的人头给本座割下来,找人送去徐州城。”

断亦婳闻言怔了怔,华阳大长公主就是临裳郡主的母亲,断魅这么做就是为了打击临裳郡主,断亦婳点头,“是,徒儿明白。”

断魅的情绪才缓和了,闭着眼,未央立即道,“少宗主,先回去吧,宗主要休息了。”

天色刚黑,皇宫那边就传来了消息,明丰帝要将南曜国的使臣留下,与其说是留下倒不如说是被扣下了,明丰帝不许慕凌宸和慕夙离两个人离开大雍,又给凤和国送了信,断魅倒是配合,盖上了大印,凤和国就会立即派兵来大雍。

明丰帝扣住了慕夙离和慕凌宸,南曜势必就会有些顾忌收敛,明丰帝的目标就是赵曦!

夜色渐黑,华阳大长公主府陷入了一片寂静,地面上覆盖着一层厚厚的雪,府上的下人少,所以并未来得及打扫,忽然一连串的脚印踩在了雪上,错综复杂。

“少宗主,长公主府中一个人都没有。”忽然一个弟子说着,不一会又从另一边走来一个弟子说了同样的话。

断亦婳眉头紧皱,“找,给我仔仔细细的找,还能插了翅膀飞出去不成!”

“是!”

断亦婳几乎是把整个华阳大长公主府都给翻了个遍,依旧没有找到一个人影,断亦婳不由得有些气恼,“该死的,一定是跑了!”

断亦婳扑了个空一无所获只能离开,断魅得知消息,眼眸发紧,“临裳郡主那个贱人一定是在徐州城……等等。”

断魅忽然眼光一闪想起来什么,立即冲着断亦婳道,“立即进宫一趟,去将九王妃给本座带过来,本座倒是忘了这么个人在本座的眼皮子底下。”

“是。”

断亦婳还没进宫呢,宫里那边立即传来消息,九王妃投缳自尽了,消息一出,京都城的百姓都愣住了,很快就传开了。

“听说这次皇上是为了逼着九王爷回京都受罚才会拿九王妃逼迫,九王妃深明大义不肯就范,主动自裁了,真是可惜了……”

“皇上这么做未免太不厚道了,这皇位本就是九王爷的,如今大雪已经连续降雪二十七日了,可见当初九王爷说的没有错,当真是先帝显灵了,皇上若是不肯执着不肯改变,受苦受累的只有百姓。”

“还有十日就过年了,如今瞧瞧哪有往日的气氛,哎……”

街道上都是百姓的议论,大多是对明丰帝的极度不满意,这些话听在齐王耳中令他十分的不悦,快一个月了,齐王本就是心力交瘁,没了耐性如今更甚,大手一挥,“立即将刚才几个造谣生事的人给本王抓起来,若是再有人敢在背后议论,统统抓进大牢!”

“是。”

侍卫在街道上抓人,百姓更加惶恐不悦,其中一个被抓的人忍不住大喊,“皇上至百姓于不顾,执意霸占皇位惹来天灾人祸,皇上不想着造福百姓却是一味的自私自利打压九王爷,连老天爷都看不过去了,难道连说也说不得了么!”

齐王闻言皱的更深了,“还不快说你究竟是什么人派来的,故意在这里诋毁皇上的清誉,好大的胆子,你可知这是死罪!”

那人又道,“我不过就是一个普通百姓罢了,当初皇上和九王爷一赌定江山,如今却连输都输不起了,这种人如何配做大雍的皇上呢!”

话落立即引来不少百姓的附和,齐王见状脸色顿时一沉,“大胆,来人呐……”

“九王爷在外想法子救治百姓,皇上却想法子糟蹋百姓,皇上既不得民心为何又霸占着位置不肯罢休,即便今日齐王杀了我一人又如何,大雍的百姓个个都是这么想……”

话未落,不知从何处蹿出来几个衣裳简朴的人冲入队伍中,“说的在理,如今谁还不知晓皇上的心思,齐王还要将全京都城的百姓都杀光了不成!”

“我家老爷不过是说了几句不该说的话,就被朝廷的官兵活活打死,朝廷为了救灾抢走了我家所有的米粮和银子,你们和一群土匪有什么两样?”

说着,那个妇人嚎啕大哭起来,也不知是戳中了谁的心思,众人纷纷大声的指责齐王。

为了铲雪清理官路,朝廷将京都城的所有壮丁都抓走了,十分严苛,打死了不少人。

“我们在这里辛辛苦苦的铲雪,朝廷的侍卫却大口喝酒大口吃肉,咱们的命就不是命了么!”

这种事一旦有个人撕开了一个口子,立即就会有千万个人附和,不少百姓又气又怒,今儿见了齐王当街抓人更是一股怒火憋都憋不住。

“反了反了!”齐王手指着这些百姓,“来人呐,将这些闹事的百姓全部抓起来……”

侍卫闻言立即上前去抓人,有几个百姓冲在最前头抵抗,身形十分的利索,侍卫根本就抓不到,齐王见状又气又怒,大骂一声废物,而后定睛一看其中一个人可不就是卫七么!

“岂有此理!”齐王亲自下马,两条腿刚落地膝盖顿时一阵剧痛,两腿一弯不受控制的身子向前栽倒,一只手撑在雪中,脸色阴冷的吓人。

“齐王爷,这种被人污蔑的滋味很不好受吧?”卫七一身布衣穿梭在齐王身侧,这一招挑拨离间卫七用的倒是十分顺手,经此一役,那些百姓纷纷都不敢再帮着朝廷了,生怕一不小心就失踪了。

齐王紧紧攥着拳,指着卫七,“将人给本王抓住!”

卫七身子闻言一点也不惧,身子利索的一闪钻入了百姓群中,很快就消失不见了,百姓的情绪越来越高涨,抵抗明丰帝的决心也越来越大,这件事很快就传入宫中。

明丰帝猛然一拍桌子,“废物,都是废物,竟然任由几个人跑了,朕养你们有何用!”

齐王被训斥的一声不敢吭,心里将赵曦骂了数十遍都不解气,许久见明丰帝的怒气没有方才那般了,才敢大着胆子开口,“皇上,那些侍卫不简单,并不是普通的侍卫,尤其是那个卫七,微臣也从断宗主那里了解,九王爷手里有无幽门……”

提起无幽门,明丰帝的瞳孔猛然一缩,“是无幽门的人出手打伤了断宗主?”

齐王先是点头而后摇头,“是九王爷亲手将断宗主打伤,九王爷就是无幽门的新任门主。”

明丰帝沉默了一会,而后冷笑,“先帝啊先帝,真是煞费苦心,朕寻了这么久都没找到无幽门,竟然留给了赵曦!”

“皇上?”听明丰帝的语气,似是知道无幽门的。

“多年前先帝曾救过一名男子,就是无幽门的门主,多年前大雍与凤和之间的一场征战中,先帝本该处与弱势,又受了重伤,就是无幽门的门主率领了无幽门帮助先帝渡过难关,与凤和国打了个平手,后来也不知怎么无幽门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任凭朕怎么寻也是无济于事,朕本以为无幽门已经退隐江湖,谁料想竟然就在赵曦身边,这一定就是先帝的安排。”

明丰帝对先帝,一方面十分的感激,一方面又是十分痛恨,先帝为了赵曦留下了这么多势力,却全都是明丰帝的阻力,而赵曦竟就是无幽门的新任门主,明丰帝一下子恍惚老了几岁。

“哼,赵曦隐藏的可够深的,当真是叫朕小瞧了。”明丰帝忽然冷笑,就在此时,侍卫道,“皇上,九王妃的尸首不见了……”

明丰帝一点也不意外,那根本就不是宋婧本人,赵曦一定已经规划了计划,绝对不可能将宋婧一个人留在京都城,不知不觉有人竟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做了这么多事,明丰帝怒极反笑。

“九王妃受辱而死,朕良心难安,即日起给九王妃搭一处灵堂,让九王妃风光大葬!”明丰帝缓缓开口,他不能在坐以待毙任人欺负了,明丰帝瞥了眼齐王,“朕要你不计一切代价,杀了赵曦,断月宗的宗主虽受了伤,但断月宗的毒却是首屈一指。”

齐王重重的点了点头,“微臣明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