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9章,九爷进宫(二更)/腹黑权爷调教小娇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王爷,皇上病了的消息不胫而走,已经传扬开了,各位大臣就等在殿外要求见皇上。”

元公公一开口,齐王刚被压下来的怒火一下子又被激起,猛然间喉咙涌出腥甜,身子晃了晃。

元公公被吓了一跳,“齐王爷……”

“快去封锁消息,告诉诸位皇上并无大碍,只是得了风寒不宜见风,诸位大臣不要被流言蜚语迷惑,若再有人以讹传讹,立即捉拿!”

齐王强忍着从牙缝里挤出几句话,元公公点头照听不误,立即就吩咐下去。

而明丰帝这边却是一点好转也没有,就像是中了邪一样。

“雪停了,雪停了……。”门外有人大喊,齐王闻声扶着侍卫的手出了门,站在门槛上,飘零了三十日的雪终于停歇了。

“齐王爷,皇上呢?”断亦婳一袭白衣飘然而至,清冷绝尘的小脸苍白焦急。

“皇上昨儿个得了风寒,不宜见客,不知断少宗主来找皇上何事?”齐王咬着牙强支撑着,脸色看上去也很难堪。

断亦婳闻言步伐一顿,犹豫了一会,“难不成宫外传扬的都是真的,皇上真的一病不起了?”

“宫外?”齐王微愣,没想到这么一会功夫宫外都传开了,一定是有心人故意为之。

这个人不用想八成就是赵曦,齐王略思考了一会,又立即道,“断少宗主不要被流言迷惑,一定是九王爷的诡计,皇上的确得了风寒,远没有外面传的那么严重……。”

断亦婳一听就猜出来了,若是普通的风寒,文武百官又何必站在这里等着消息,只要明丰帝出现,流言蜚语不攻自破,齐王却还在这里强辩,言辞闪烁,根本就是心虚掩饰!

也就是说明丰帝真的出事了。

“齐王爷,皇上病重不起的消息早已经传遍整个京都城了,皇上若是再不醒来,京都城军心不稳,这个时候九王爷趁机入京,后果不堪设想……”

断亦婳的语气又冷了三分,对齐王有些失望,事事被赵曦牵着鼻子走,半点不如赵曦睿智有手段。

眼下京都城的兵力有限,赵曦又得民心,凤和国的援兵未到,这一局怎么瞧都是赵曦占据了上风。

齐王抿了抿唇,“断少宗主……。”

断亦婳瞧了眼齐王,“据我所知,徐州城那边已经有了动静,皇上应该早做准备,南曜兵马一到,大雍必将会被沦陷,到时候就算是凤和国帮忙也是无济于事。”

齐王喉间的甜腥越来越浓,就卡在喉咙里,脑袋嗡嗡作响,疼意引发全身,脸色赫然惨白。

“如今也只有齐王发号施令了,在皇上未醒之前稳住皇宫和众位大臣,召集京都城的所有兵马,至于九王爷,是万万留不得,这一战无可避免……”

断亦婳暗暗焦急,京都城一旦开战,连累的还有断月宗,赵曦一定不会放过断月宗的。

断亦婳甚至以为两方可以打个平手,不分胜负,如今明丰帝这边已经乱成一团,断亦婳已经看不出希望了。

齐王咬紧牙,忽然道,“请断少宗主跟本王来一趟。”

断亦婳跟了进门,见明丰帝躺在榻上,脸色安详沉静,呼吸浅浅似是睡着了一样。

“这是……中毒了!”断亦婳对毒颇有了解,只瞧了一眼就看出了端倪。

齐王惊讶的看着断亦婳,“断少宗主,皇上怎么会中毒了,中了什么毒,可有解法?”

断亦婳往前凑了凑,伸手把上了明丰帝的脉象,眉头越皱越紧,齐王的心也紧紧悬着,不敢打搅。

许久,断亦婳松开了手腕,齐王立即问,“断少宗主,皇上这是?”

“皇上并无大碍,这是眠虫,来自西域的一种虫子,钻入人的体中会让人嗜睡不醒,等这虫子破身而出皇上自然会醒来。”

断亦婳缓缓开口,齐王立即又问,“那可有解决的法子?”

断亦婳摇头,“眠虫一旦进入人体内,两日内都不能有任何刺激,否则眠虫会四下游走,谁也无法保证会发生什么事,眠虫从觉醒到死亡只有二十四个时辰的时间,万万不可打搅,只能等。”

断亦婳暗想大雍的皇宫真是深藏不露,居然还有这等高手在,眠虫存活的要求极高,究竟是什么人能在这么多人的眼皮子底下将眠虫蛀入明丰帝体内。

齐王却是一刻都等不及了,很多事明丰帝根本就没有告诉齐王,还有那些兵马,没有明丰帝的安排,齐王根本就无法指挥,若是这个时候赵曦趁虚而入,那不是明摆着将皇位白白让给赵曦了么。

齐王越想越着急,“断少宗主,就没有其他的办法了么,如今这个时候实在是不能再等了,皇上若是不出现,文武百官必将不会罢休的,还望断少宗主施以援手救救皇上,本王和大雍都会感激不尽的。”

断亦婳无奈,“眠虫本就不算什么毒,用的人少之又少,要么等要么找出母虫来,再让母虫吃掉幼虫,要不了两个时辰皇上就会醒来,眠虫是两个时辰之前进入皇上体内的,齐王爷何不好好查查,也许还有些机会。”

齐王闻言眼眸一亮,立即点头派人去查。

断亦婳没了话很快离开了皇宫,将宫里的事一五一十地告诉了断魅,断魅拧眉,“一群废物,连个人都看不住,就这么在眼皮子底下出事了。”

“师父,徒儿觉得这件事有些奇怪,能在宫里这么亲近大雍皇上的人必然不多,大雍皇上的身边出了细作,此人许是有些手段。”

断亦婳将自己担忧的事说了出来,断月宗的本事在大雍根本就使不出来,一个九王爷就将断月宗闹的方寸大乱,大雍可真是个卧虎藏龙的地方,不可小觑。

断亦婳只想说,这个时候不适合继续留在京都城,倒不如回凤和好好休养,有朝一日时机成熟了再报仇也不晚。

断魅嘴角忽然翘起一抹冷笑,断亦婳见状不自觉背脊发凉,“师父……”

又过了几个时辰,雪总算是停了,京都城最深的雪都快到齐腰深了,最让人亢奋的还是明丰帝昏迷不醒的事。

“一定是先帝显灵了,皇上本就不该继续坐皇位,如今要争也争不过天去。”

“嘘!这话你还敢再提,仔细被官爷听见将你抓走,这几日不知抓走了多少,谁还敢私底下这么议论。”

一个年迈的大娘好心的提醒几句,那人立即缩了缩脖子,环视一圈,见四周都没有人在,才狠狠的松了口气,声音小了不少,“今儿早上九王府飞来许多喜鹊,这么冷的天儿还能见着鸟儿,实在稀奇,这是不是九王爷好事将近了?”

“是啊,我也瞧见了,一群鸟儿站在九王府门前叽叽喳喳,这景象当真是难得一见,一定是喜事。”

“若是皇上能将不属于自己的还给九王爷,这场天灾也就算安然无恙地度过了,也省得咱们人心惶惶跟着操心,若是打仗,真是造孽啊,祸害的全都是百姓……。”

一位年迈的老妇人忍不住叹息,勾着背,一边走一边摇头。

众人闻言却是点了点头,百姓最不愿意见到的就是打仗,死伤无数,颠沛流离,亲人离别,自然最希望的就是江山社稷稳固,不求富贵但求安稳。

这一日皇宫都快被齐王翻了个底朝天,愣是没找到一只虫的影子,而徐州城那边的消息一个个传来,齐王紧绷着脸在支撑,他甚至连明丰帝的的兵符都没找到,无法支配京都城内的兵马。

文武百官还在门外等,齐王的身子晃了晃。

“王爷,九……。九王爷进京了!”元公公一脚迈入门槛时不小心摔了下,直接就趴在地上,还是小宫女上前扶起来的。

“什么?”齐王愣住了。

元公公顾不得身上疼痛,立即道,“刚才侍卫来报,城门大开九王爷已经进京了,如今正在朝着皇宫方向赶来,齐王爷,这可如何是好啊……”

齐王久久不动,元公公又伸手拽了拽齐王,齐王一个没忍住喷出鲜血来,正好喷在了元公公的脸上,元公公愣住了。

“齐王爷……。”

齐王身子晃了晃,直直的朝着身后倒去,砰地一声,脸色惨白,蜷缩着身体抽搐着。

“快,快请太医!”元公公立即招呼着,整个宫里都乱成了一团粥,连个主事的人都没有。

“本王……本王无碍,快扶本王起来!”齐王挣扎。

天色渐黑,随着宫门口嘎吱一声清脆的巨响,赵曦身穿一袭黑色大氅,领口和袖口处还绣着蟒纹,眼眸冷冽,一步步踩在积雪上,举手投足带着一股与生俱来的霸气,令人心悦诚服。

“九王爷!您这是带兵入宫视同谋反,是死罪,还不快退出宫去。”

齐王领着文武百官来了宫门处,大喊一声,立即有大臣点头,“九王爷还是快回去吧,莫要成了千古罪人,遗臭万年……”

“是啊,九王爷,若是此时罢休,皇上仁厚一定不会计较的,九王爷也不希望生灵涂炭,让无辜的人受到牵连吧?”

开口说话的全都是跟随明丰帝多年的部下旧臣,和明丰帝始终站在一条线上,自然是同仇敌忾一起对付赵曦了。

赵曦充耳不闻,依旧步伐缓慢的往前走,脸上的表情令人捉摸不透,四周忽然安静了,只听见风声,以及脚踩在雪地上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清脆而耳,刚才那些开口说话的大臣,纷纷住了嘴,紧提着心看向了赵曦。

然而赵曦一句话也没说,优雅矜贵的走来,终于脚步落定,挑眉,“奇怪,本王不过是来向皇兄禀报徐州城灾情一事,本王为何要退,是本王犯了什么错?”

“这……。”刚才说话的大臣纷纷愣住了,一时竟然找不到话来反驳。

“可皇上并未召见九王爷,九王爷却是带兵入京,本就犯了忌讳!”齐王冷声开口。

四周静静的可怕。

赵曦嘴角上扬,“这是本王的亲信,此次救灾立下大功,本王是来找皇兄讨要赏赐的,瞧,已经卸下兵器了,顺带着问问皇兄,父皇的话算不算数。”

“强词夺理……。”

齐王话未落,赵曦拧眉瞥向了齐王,“放肆,本王来见的人是皇兄,如何轮的着你在这里指手画脚!”

“你!”齐王噎住了。

赵曦眼眸一扫,许多大臣纷纷低着头,赵曦抬脚继续朝着议政殿方向而去,声音冷冽,“本王依旧是九王爷,既不是囚犯又不是通缉犯,本王要面圣问问皇兄,本王究竟犯了什么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