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7章,二更/腹黑权爷调教小娇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断魅指尖紧紧扣住了扶手,虽站不起来,但浑身散发的冷冽气息让人忍不住心惊肉跳,目光阴毒的看着明华长公主。

甚至连明华长公主也被断魅阴冷的眼神给吓到了,只觉得背脊后有一阵冷风袭来,凉飕飕的,明华长公主定了定心神,扭过头不去看断魅。

“以讹传讹的流言罢了,不足以为信,一定是别有用心的人故意散布谣言,诋毁断月宗的名声。”断魅许久才回过神来,尽量的克制着自己的情绪。

上者的南倾太后却像是没有瞧见这一幕,一只手撑着脑袋,另一只手拨弄茶盏,可眼中的神色却是瞧的出,南倾太后十分不喜眼前的这两位。

“宸王爷,以往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我这次来南曜并不是想掺和你和宸王妃之间的,只是为了两国之间的关系,南曜与凤和这几年也是战争不断,连累的全都是边城的百姓,如此劳命伤财,的确是有些不妥,宸王又何必紧拽着过去的不放呢。”

断魅的声音很冷,听在耳中就像是有虫子在爬一样,似笑非笑的看着慕凌宸。

慕凌宸眼中是毫不遮掩的厌恶,刺痛的断魅的眼,断魅本以为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可当再次看见慕凌宸这般对自己的时候,心里还是忍不住刺痛,断魅的目光扫过了临裳和慕婧,透着狠意。

这两个绝对是断魅的绊脚石,断魅恨不得除之而后快。

“断姑娘未免太抬举自己了,两方交战还轮不着你一个身子不便的人说话。”慕凌宸是一刻都不想和断魅多呆,扬手,“去把太医院的太医请来。”

断魅眼眸微挑,染上了一层薄怒。

很快太医院的太医来了一半,挨个的检查诊脉,直到确认无恙才算罢休,断魅冷笑。

“断月宗的确不是皇室贵胄,但在凤和也是无人替代的,宸王这么做将断月宗的颜面至于何地……”断亦婳冷若冰霜的小脸紧绷,浑身上下散发的气势丝毫不逊色断魅,不愧是断魅亲手挑选的继承人,果然不一般。

“颜面?朕怎么不记得断月总还有什么颜面,无人替代也是断宗主自己封的吧?”

赵曦一只脚迈入大门槛,一袭黑色蟒服袖子上还绣着复杂的花纹,脸上带着浅笑,那一张英俊的容颜瞬间就夺去了视线,霸气又不失稳重,眼眸如一汪寒潭深不可测,只瞧了眼便能摄人心魂。

南曜帝和赵曦一同进门,南曜帝笑了笑,“大雍皇帝倒是风趣幽默的很,看样子是和断月宗有些渊源呐。”

“何止是渊源,断月宗的弟子杀了不少大雍的大臣,为非作歹,坏事做尽,朕也差点死在了断月宗的手里。”赵曦哼了哼,毫不客气的就把断月宗的老底给掀了。

断魅见了赵曦,瞬间就被引发了恨意,“赵曦!”

“是朕。”赵曦双手负在后背,嘴角依旧是挂着浅浅的笑意,“当初朕就应该一掌打死你,也不至于让你来南曜为非作歹了。”

“你!”断魅只恨自己不能动,否则绝饶不了赵曦,赵曦缓缓迈步走上前,居高临下的看着断魅,“断月宗在凤和国早已经没落了,你怎么还能打着断月宗神宗的名号出来招摇撞骗呢。”

“赵曦!”断亦婳怔怔的看着赵曦,这怎么和自己印象中的那个赵曦完全不一样,那个赵曦是绝对没有这股霸气凌人的气势的。

赵曦却是瞧也没瞧断亦婳,往前走了几步,对着南倾太后行了个半礼,“朕是大雍的皇帝,今日是来摆放太后娘娘的。”

依照赵曦的身份是可以不必向南倾太后行礼的,但看在了慕婧的份上,赵曦行了半礼,已经给足了南倾太后的面子了。

“大雍皇帝不必多礼,大雍皇帝千里迢迢的赶来为了两国的和平,哀家甚是欣慰,大雍皇帝年纪轻轻便有此心,那是大雍的福气啊。”

南倾太后见了赵曦十分的惊讶,早有耳闻听说了大雍九王爷绝色倾城,纵观天下也找不出一两个比较的,南倾太后一开始不信,今儿可算是开了眼界了,举止谈吐样样矜贵,不愧是皇室血脉。

“太后,您不要被大雍的人糊弄了,他们是故意混淆视听的。”断魅的目光一直紧盯着赵曦,“从一开始就是一个阴谋,大雍不过是在利用南曜罢了,如今你已经如愿以偿的坐稳大雍皇位,便是又来惦记南曜的江山,用两个女子来搅乱南曜皇室,谁不知大雍皇帝就是大名鼎鼎的无幽门门主,无幽门最擅长的就是幻术,专门迷惑人心,这一点想必太子殿下是亲自领教过的

。”

断魅话锋一转看向了南曜帝身后的慕夙离身上。

于是众人的视线落在了慕夙离的身上,南曜帝看向了慕夙离,“还有此事?”

慕夙离不疾不徐的点了点头,断魅见状便笑了笑,紧接着慕夙离缓缓开口,“不过大雍皇上说的全都是事实,断姑娘说的也是真话。”

赵曦闻言意味深长的看了眼慕夙离,慕夙离也不心虚,就任由赵曦打量,面上依旧是一幅狂傲不逊的模样,还是那个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太子殿下。

赵曦丝毫不意外慕夙离会这么说,走到了慕婧身边上下的打量,慕婧冲着赵曦微笑,心里却是将慕夙离骂了数十遍都不解气。

“父皇,儿臣有一个建议不止当说不当说。”慕夙离忽然开口,声音不大不小正好又能让众人都能听得见。

“你说。”南曜帝下颌微扬。

慕婧眼皮跳了跳,总觉得不会是什么好事,尤其是从慕夙离嘴里说出来的。

“父皇您可记得白凤鸟,白凤鸟能食剧毒不死不伤,若抓来白凤鸟喂七日朱砂青,七日后取白凤鸟的鸟胆研磨成粉,点在人的肌肤上,且不会造成任何的伤害,只会在两个月之内点粉之人不得再触碰任何一种毒物,否则那个印记就会消失不见,被吞噬,且这枚印记只能点一次,无可替代。”

话落,慕婧和赵曦都在心中狠狠的咒骂慕夙离,简直奸诈狡猾!

“这法子好啊,如此也就不怕被下毒……”滢玉郡主第一个拍掌叫好,恨不得立即就给断月宗的人抹上才好。

“太子殿下这是何意,是在提防着断月宗么?”断魅脸色立即有些不悦,断月宗的秘术只有断月宗的长老和宗主才能会,尤其是至上控制心术的毒,只能是宗主来施行,普通的弟子只能会些普通的毒,就是为了巩固宗主的地位,若是断月宗的人被限制了毒术,实在不方便。

慕夙离却是没有理会断魅,直接就看向了南曜帝,“父皇,这也是防范于未然,可行。”

南曜帝却是目光看向了赵曦,赵曦点了点头,“这倒是个不错的法子,免得将来南曜国会发生了和大雍一样的惨剧,朕的齐王叔便是中毒而死的,不得不防,朕也愿意点白凤鸟粉,也算是公允了。”

南曜帝闻言很快收回了视线,看向了断魅,断魅紧绷着神色,“南曜皇帝这是在故意提防着凤和国,往后让凤和国颜面何存,大雍擅长的根本就不是毒术,而是幻术,此举何来公允而言,除非……”

断魅看了眼断亦婳,断亦婳会意开口,“除非大雍人能够主动服下一枚毒药受牵制,不得运用内功,等离开南曜之时必定将解药双手奉上,否则白凤鸟只是牵制凤和国罢了,若是有人存了心用毒术陷害凤和国,凤和国连自保的能力都没有。”

“不错,就是这个理,大雍皇帝,你敢不敢一试?”断魅挑眉看向了赵曦。

慕婧眼皮跳了跳,这个断魅和断亦婳实在是太奸诈了,忽然她的手被握住了,赵曦冲着断魅下颌一扬,“笑话,你是什么身份,朕又是设么身份又怎会容忍你摆布,自不量力!”

断魅哼了哼,她也没指望赵曦能答应,至少有了说辞拒绝不必点上白凤鸟粉就行了。

慕夙离有些失望的看了眼断亦婳,眼神中还有不解的提防,看的断亦婳瞳孔不自觉的一缩,那眼神仿佛是在说,亏孤这么信任你,原来断月宗来南城是别有用心的。

“父皇,那婚事……”

慕夙离刚一开口,断亦婳便忍不住了,“师父,亦婳觉得刚才太子殿下的提议不为不妥,咱们是来议和的,若是被人时时刻刻的提防着,于咱们来说未必就是一件好事。”

断魅的眉头紧皱,不悦的看着断亦婳,“你疯了?”

“师父,亦婳也是为了断月宗的未来着想,这里毕竟是南曜的国土,咱们以后行事若是被人时时刻刻的注视在眼皮子底下,更是得不偿失啊。”断亦婳压低了声音劝。

断魅紧绷着唇,许久才点了点头,“也罢,不过我有一个条件,亦婳你亲自给大雍皇帝点白凤鸟粉。”

赵曦挑眉,“朕乃一国之君,一个区区断月宗的小小宗主还不配碰朕龙体,太子殿下,这个主意是你提起的,朕可全都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才答应的。”

慕夙离颌首,“让孤亲自动手最为公允。”

断魅的提议一而再的被否决了,脸色有些阴郁和难堪,自从去了一趟大雍之后,断魅的运气就没顺过,忍了又忍才没有发泄出来。

慕夙离立即让人去准备,又亲自给断魅和断亦婳在后背上点上一粒朱红色鲜艳的朱砂痣,赵曦伸手,同样让慕夙离在后背上点了一粒,两人四目相对,慕夙离的手法极快,从指尖挑出一粒早就预备好的红色沾在了赵曦的手背上,并无任何人察觉。

“还有她!”断魅下颌扬起,看向了慕婧。

“别蹬鼻子上脸,婧儿一个女流之辈什么都不会,你竟然要和一个女子计较!”慕凌宸顿时就怒了,恨不得直接就把断魅扔出宫门外,断魅呼吸紧促,“她毕竟也是大雍人,这白凤鸟粉也不是什么有毒之物,有何不可?”

“谁说她是大雍人,她是慕婧,是宸王府的京华公主!”许久没有开口的南倾太后终于忍不住说话了,冲着慕婧招了招手,慕婧便朝着难青天后走了过去,南倾太后面色不善的看了眼慕夙离,“好了,此事到此为止,去宴席吧,别叫文武百官久等了。”

有南倾太后发话,在场的人也就没有反驳了,断魅忍了忍只好饶了慕婧。

几人回到了大殿,文武百官已经在等待了,赵曦是一路牵着慕婧往前走的,将慕婧护在怀中,慕婧抬眸,“太子真的会娶断亦婳吗?”

若是这样可就麻烦了。

赵曦摇头,“放心吧,慕夙离是局外人看的很清楚,只是没有点破罢了。”

“那个白凤鸟粉的事我怎么从来都没有听说过,会不会有危险?”慕婧指尖划过了赵曦的手背,那一粒红豆大小的朱痣总觉得有些奇怪。

“世上没有此物,是他们师徒两个人太自信了,自以为能解天下百毒,那是来自西域的一种蛊毒。”赵曦说的一脸淡然,慕婧听着瞪大了眼,侧目看了眼一本正经的慕夙离,果然不愧是太子。

入了席间,慕婧的身份就被公开了,成了未来的大雍国母敬元皇后,众人纷纷道喜。

赵曦和南曜帝平位而坐,南曜帝笑道,“大雍皇帝还是第一个以帝王之尊来南曜的,早就听说了大雍皇帝的英勇事迹,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就能平定了大雍之乱,来,咱们喝一杯。”

赵曦同样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断魅和断亦婳就坐在右下首的第一个位置,断亦婳紧抿着唇,“师父说的没错,是我小看了赵曦,早知如此当初就应该杀了他。”

断魅闻言冷冷一哼,“不必着急,如今人就在南曜往后有的是时间,都安排的如何了?”

断亦婳点了点头,酒过三巡之后凤和国的一位使臣站起身来,“南曜皇上,断月宗在凤和国就是神宗,万民敬仰,今日特来南曜议和,希望能和南曜永结两晋之好,从此两国再也不兵戎相见,愿两国百姓安居乐业再无纷扰。”

南曜帝放下酒盏,“朕正有此意,以往打打闹闹受牵连的是两国的百姓,若是凤和有此心,那自然是最好不过了。”

凤和国使臣又冲着南曜帝拜了拜,指了指断亦婳,“断宗主是断月宗最新一任的宗主,冰清玉洁,身份尊贵,是凤和国价值连城的国宝,凤和国愿献上最大的诚意。”

断亦婳一袭白衣胜雪站在大殿上,冷若冰霜的眼眸时不时看向了一旁的慕夙离,慕夙离却像是没瞧见一样。

“皇上,微臣以为众位皇子中以嫡以长为尊,太子殿下正是娶亲的年纪,太子妃之位空悬多日,若是能和凤和联姻,微臣认为是太子殿下最合适。”

兵部尚书第一个站起身说,忽略了慕夙离投来的眼神。

紧接着京兆尹大人站了出来,“皇上,微臣以为莫尚书言之有理,太子殿下无疑是最合适的人选。”

大理寺少卿:“皇上,太子殿下的确需要一位德才兼备的太子妃打理后院,断宗主身份尊贵,和太子殿下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李大人:“微臣以为太子殿下和断宗主也正合适……”

张大人,许大人一一站起来,大都是那个意思,南曜帝的眉头紧皱着,这些人倒是出奇的态度一致。

“皇上,亦婳此次来和亲便是冲着太子殿下而来,亦婳和太子殿下在大雍时就已经两情相悦,求皇上成全。”断亦婳信心满满的拱手看向了南曜帝。

------题外话------

今天木有三更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