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2家宴相见/穿越之千面娇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端木砾、杜致霖和端木炽彼此寒暄过后,杜致枫吩咐人也给杜致霖看座,大家在一起又闲聊了许久。

杜致枫安排的晚宴以家宴规格接待的,因为端木砾此前出使吴国是以探望自己的亲姨母之名。所以,以家宴的礼仪招待最为妥当。

家宴上,谷菱依然没有出现。端木砾强忍心中的渴望,与众人谈笑风生。

当今太后,也就是苏丹儿,是这次家宴的主角。看到端木砾后,拉着他的手不断垂泪。

“砾儿,当年你母亲与我离开你时,你才这么高一点点儿,如今都长这么大了,和霖儿一般的高。你母亲离开你,从南楚一路哭到吴国,她的眼疾也是那会儿子落下的病根。”

端木砾想起母亲,抱着自己的姨母也是痛哭不止。

“可怜你母亲没有福气,不能再与我们一起团聚,我那苦命的姐姐……”

太后说着说着,刚刚止住的眼泪又流下来了。

“母亲,砾表哥来探望你,是好事情,应该高兴才对。你就不要再怪过了。你一难过,大家伙儿也跟着难过。”

杜致枫劝慰道。

今日的杜致枫已非往日那个有点点任性和放荡不羁的青年人,经过成为帝王的历练,他老成持重,城府也深了很多。

这也正是杜致霖担忧的,万一哪天吴国与南楚开战,将置他于何种尴尬的境地。

一边是自己的哥哥,一边是自己的兄弟,他帮也不帮,到底该帮谁。如果不帮,难道要他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哥哥与弟弟相残。

“对,对,枫儿说的极对。我也是老糊涂了,看到砾儿,耐不住思念起姐姐来,失态了,失态了。”

太后抬起衣袖,擦擦眼泪,扯出了一丝的笑容。

“姨母,我此次前来,也是代表父皇向姨母至歉。请姨母原谅父皇当初的所作所为。”

端木砾站起身来,一躬到地,给太后行了一个大礼。

提到端木铮,苏丹儿的脸色就变了。

“砾儿,今儿是咱们一家人团聚的好日子,不要提端木铮,不要提他。如果不是他,我和姐姐怎么会沦落到吴国,姐姐又怎么会……”

苏丹儿很是激动,往日与姐姐在吴国遭受的磨难历历在目,这一切均是拜端木铮所赐。

“我不会接受他的任何歉意,我姐姐地下有知,也不会接受。你能来探望姨母,姨母很高兴,但以后不要再在我面前提前这个人,永远不要提起。”

苏丹儿越发的激动起来。

“姨母,你的心情我能理解。我此次来,除了是自己想探望姨母,二来是受我父皇委托,希望能获得姨母的原谅。”

端木砾也是当事人,他的成长经历磨难重重。自然能体谅因为父亲,带给姨母和母亲的痛苦。

一旁的端木炽有些耐不住性子了,人家一家人闲话长短,本与他没有太多关系。他最多就是个陪同,论身份辈分,也叫苏丹儿一声姨母。

见端木砾转来转去,一直没有转到正题上,没有谈他们此次来的真正目的。端木炽有些急了。

他站起来冲着苏丹儿说道:“姨母,三皇弟说的极是,事过境迁,过去的都过去了,我们还得往前看。毕竟,霖,也就是我四皇弟,身上流着我们端木家的血液。不看僧面看佛面。

这次我们前来,还有一事相求。我父皇希望我四皇弟能跟随我们一起回南楚,父皇将昭告天下,恢复四皇弟皇子的身份。”

端木炽这么一说,杜致枫不乐意了。有人跑来和他抢哥哥,他可不同意。

更重要的是,他太了解自己哥哥的能力,一旦成了南楚的皇子,南楚已经有了一个令人闻风丧胆的端木砾,再加上杜致霖,简直就是如虎添翼。

于情于理,于公于私,他都不可以让杜致霖回到南楚,认祖归宗。

杜致枫把手里的酒杯往桌子上重重一放,脸往下一沉、

“二皇子,这件事情恐怕你我说了都不算,这得征得我母亲和兄长的同意。我与兄长自幼由母亲一手抚养长大,我们也视母亲与生母无二。如果母亲年纪大了,正是需要儿子们在身边的时候,恐怕我哥这时候去南楚,得个什么皇子的身份不太合适吧?”

杜致枫话里有话,拿孝字来压人,他的话也很有道理。

杜致霖赶紧的上前给他们解围,“我在这里很好,这是我从小生长的地方,已经习惯了。待为师父报了仇后,我将带菱儿远走大漠,哪里也不会去。二皇子的好意,我心领了。还请回去,转告贵国皇帝。”

端木砾觉得有些压抑,以酒喝多了,出去方便一下为由,起身离开酒席宴,到了外面。

刚出来,正和急匆匆走来的江小呈来了个头碰头,面对面。

“咦!端木太子,你怎么跑这里来了?”江小呈问道。

“噢!是你啊!好久不见,可好?”

“好什么好啊!快让我菱儿嫂子把我逼疯了。”江小呈抱怨道,可逮着个人倾诉了。

“菱儿,菱儿怎么了?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端木砾紧张的问道。

“事情到是还没有出,不过离得失心疯差不多了。都这个点了,她还在易征的坟前不走,林旭东和我,谁也不敢强行把她带走,我倒是想把她打晕了抗下来,想了想,没敢。这不,赶紧的回来找我师兄,快去把他媳妇整下来。”

江小呈的话里满满的是无奈,估计是被谷菱的执著打败了。

“不用了,霖这会儿正在与姨母他们说着话。你带我去吧,我想办法劝她下来。”

听端木砾这么一说,江小呈也频频点头。

“嗯,我记得上次连师兄拿菱儿嫂子也没有办法,还是你一通的吼把她镇住了。我看了,也就是你够魄力,能收拾得了我这个嫂子。”

江小呈拉起端木砾,就是一阵的小步。

谷菱这会儿子,无论谁劝她,就是充耳不闻,全部屏蔽。

要在这里陪易征,说是天黑了,易征会害怕,不能留他一个人在这儿。

林旭东苦口婆心的说了半天,嘴皮子都快要磨掉一层皮了,也没有说动谷菱半分。

换做是小英,他早就把她抱走了,但是谷菱不行啊,这可是自己的主子的最心爱的女人,自己的主子都舍不得动他半个手指头,拿在手里怕掉了,放在嘴里怕化了。

林旭东正急着不知道怎么才好,看见江小呈领着个人来了。

走近了一看,认识,是南楚的太子端木砾。“端木太子。”

端木砾冲林旭东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他径直的来到谷菱身旁。

“易征将活僵尸虫引到自己身上前,曾对我说,让我转告你,来世你们再为姐弟,要你好好替他活下去。看来,他的话是多说了。你一意孤行,置自己的身体于不顾。”

端木砾的语气是心痛,又是着急。他又不能在外人面前表现出来,只能强忍着心里的痛楚。

谷菱连头也没有抬,继续对着墓碑自言自语。

“对不住了。”端木砾一弯腰,将谷菱抗在肩头。

“你放我下来,放我下来。我要陪着易征,你看天都这么黑了,留他一个人在这儿,他会害怕的。易征怕黑的。你们不知道。”

谷菱用力捶打着端木砾的背。

端木砾依然大步流星向前走着。

谷菱眼见前自己离易征的墓碑越来越远,也是急眼了,一低头,正好咬在端木砾的肩膀上。

端木砾疼的轻皱了一下眉头。

谷菱可是用了最大的力气,挠人和咬人通常是女人最擅长的两项,这也是谷菱的强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