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9临终托付/穿越之千面娇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哥哥,我已经决定以自己为诱饵,引周梦芽到堰城,借助当年埋藏在堰城的火药,将她除去。唯有此法,别无更好的计策。为了天下苍生百姓,我死不足惜。

说来也是天意,当年这些火药与为哥哥和南楚的将士们准备的,要不是看见菱儿与哥哥同行,也进了堰城,恐怕我早已经铸成大错,你我兄弟二人永无相认之事。

当初的放过,成全了今日的除去周梦芽这个女魔头。一切皆是天意,冥冥中已经有了注定。我不后悔自己今日的选择。

用我一人之死,换天下安定,换数万万人的性命,值了。只是最不放心的是菱儿和舒儿。以后就拜托你代我照顾她们母子二人。哥哥的恩情,我来世再报。”

信的落款是:弟霖。

拿着杜致霖的绝笔托负信,端木砾泪如雨下。卸去坚强的外表,他失声痛哭起来。

杜致霖可是他的亲弟弟,一奶同胞的亲弟弟。好不容易找到了亲人,有了被亲情爱的感觉。

可是,母亲先走了。弟弟又没了。端木砾无法表达内心的痛苦。

端木砾将信重新叠好,放在抽屉里,推开门来到谷菱的房间里。

见到端木砾进来,宋莲双赶紧的站起身来。

端木砾还是那一身的被溅上的火星烧成条的衣服,脸也没有洗,被熏的黑乎乎的。

“太子爷,你身上也有伤,我让御医过来瞧瞧?”宋莲双有征求的证据问道。

“我没事,一会儿去洗洗,换上干净的衣服便好。菱儿怎么样?”

宋莲双把御医的话照实重复了。

谷菱见是端木砾进来,被他的样子逗乐了。竟然又笑出声来。

“端木砾,你象个黑不啦叽的狗熊,黑乎乎的。刚从碳堆里走出来的吧?”

“菱儿,你不记得发生过的事情了吗?”端木砾吃惊的问。

晕倒之前虽说反应已经很不正常,但醒过来后的反应更不正常。

“什么事情啊?不就是我被如氏欺侮了嘛!没关系啊,她也没有占到什么便宜。如美娘,还真是面如桃花,心如蛇蝎。”

谷菱的一番话令端木砾和宋莲双大吃一惊,两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这如美娘已经死了好几年了,这是哪儿和哪儿啊!

“太子爷,莫非妹妹失忆了?她的记忆还停留在砾王府的时候?”宋莲双捂着自己的嘴巴,吃惊的不行不行的。

端木砾没有接她的话,而是问谷菱,“菱儿,你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

“端木砾,你发什么神经,谁是菱儿,我是芷阳,马芷阳,是你的王妃。”

这次轮到端木砾要掉下下巴来了。谷菱玩失忆不止一次了,她跑到战场去找自己的时候,也是失忆过一次。难道又失忆了?

“快,快传御医。”宋莲双没有想到情形这么严重,刚刚听御医说,还简单的以为只是暂时不会哭了,没想到还失忆了。

“不用。”端木砾摆手拦下她。

“这样挺好,她再做回芷阳。把与谷菱和杜致霖这间所有的回忆都摸掉,也就没有了痛苦。不用医治了。从现在开始,她是我的太子妃。你通知大家吧。”

端木砾的对宋莲双说道。

“太子爷,这……”宋莲双从心底里是很不愿意的,自己虽然没有太子妃之名,但已经成了公认的未来的太子妃。这突然间出来谷菱失忆的事情,她心里不甘心。

“好了,你什么也不用说,照我的话去办。”端木砾的威严是不容她侵犯的,没有办法宋莲双脸上强装出和平时一样的表情,转身离开了。

“芷阳,你感觉怎么样?”端木砾问道。

“端木砾,你先去洗个澡,换身衣服好不好。整地象刚才出才挖煤一样。”

谷菱小嘴往上一翘,有些嫌弃的说道。

“好,好,我这就去沐浴更衣。你再躺着休息会儿,我去去就回。”端木砾边说着边走出了房间。

很快,端木砾就干净清爽的出现在谷菱面前。

“你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哪里疼?”端木砾心疼的问谷菱。

谷菱身上被烫地,或为被溅起的火星烧地,伤处还是不少,有二十几处之多,最为严重的还是脚底板被烫熟了皮,十个手指磨的血肉模糊。

这些伤口,宋莲双已经给她清洗过,上了药,包扎好了。

“不疼啊!没有疼的感觉。”谷菱看看自己被白包缠地象猪蹄一样的两只手,对端木砾说道。

“如美娘这点小伎俩伤不到我的,不就是被茶水烫伤了嘛,无所谓的,过几天就好了。”

谷菱满不在乎的说道。

“太子爷,你出来一趟。妾身找你有事情。”

站在门口叫端木砾的正是宋莲双,她已经按端木砾的吩咐,给府里的下人们交待下去。从今往后,太子妃,芷阳君主回来了。以前的事情,不允许再提及。

她站在门口,把端木砾与谷菱的话听了个一清二楚。

唤端木砾出来是因为有些话不好当着谷菱的面说。

“端木砾,你这人真是有意思,没有听到宋姐姐的叫你嘛,快点出去,别让她等的太久。”

在谷菱的催促下,端木砾来到门外,问宋莲双:“有什么事情非要现在说?”

端木砾的这句话,令人很不舒服。言外之意和脸上的表情是片刻也不想离开谷菱。

宋莲双的眼神里闪过受伤的神色,很快又恢复了正常。

“太子爷,有些话在屋里说不方便。现在又不得不说。你别再追问妹妹疼不疼,是否有哪里不舒服。她感觉不出来的。御医已经说了,她有些功能丧失了。

我在给她包扎伤口时就发现了异常,按常理来说,她的手脚受伤如此严重,清理和敷药会很疼,妹妹却没有哼一声,她不是装的,从脸上的表情能看出来,是感觉不到疼痛。”

端木砾眼前闪过谷菱在堰城爆炸现场时的情景,那时她就已经没有了疼痛的感觉。痛的太厉害,就是没有痛的感觉了。杜致霖离开的打击,已经完全超出了她的承受范围,她选择遗忘,选择不再疼痛,也许这是最好的方式。

宋莲双见到端木砾脸上的疲惫之色,很是心疼,随说道:“太子爷,你也累了,妹妹这里我守着,你休息会儿,有我在这里放心便是。”

端木砾摇摇头,“不用了,我还不累。你也忙活了一大通了,你去休息吧,我在这里守着就好。”

端木砾说完这些话,也不管宋莲双什么想法,头也不回的进去,而且还把门从里面掩上了。

宋莲双很是失落的离开了,回到自己的院子里。

秋霞是她的贴身婢女,与她形影不离。这一切秋霞看在眼里,对主子的心疼也是疼在心里。

“主子,这太子爷也太有点过分了。他怎么能把属于主子的太子妃这位给了菱儿姑娘,说给就给。马芷阳已经都过去了,就因为她失忆,就可以抢主子的东西吗?”

秋霞有些愤愤不平,为自己的主子喊冤。

“住嘴,休要在背后议论太子爷的决定,他这么做自然有他的道理。再者说,妹妹也够可怜的了,这事落到谁头上,谁也受不了。先这么样吧?等她好了,一切又会恢复原样了。”

宋莲双说这话,即是说给秋霞听,也是在安慰自己。

“主子,她什么时候才能好啊?你也听大夫说了,万一一辈子好不了呢?你的太子妃位子,这个是未来的皇后。可亏大发了。”

“秋霞,你跟了我这么多年,还不明白我的心意。我在乎的不是名利地位,在乎的是太子这个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