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章 被毁容的妇人/医女毒妃:鬼王乖乖入帐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着管蓉小小年纪却如此沉稳的样子。那个中年妇人笑了。

“好,不错,能成事。就算满腔怒火,也能平静无波。”

中年妇人对着管蓉赞赏了一顿后,却突然又变了一个神情,恶恨恨地说道:

“你放心,你想要的,我都会帮你办到。要说这种感觉,我最清楚。有其母,必有其子,真的是和他那不知廉耻的母亲一下样子。”

在她激动的时候,她回过了头,看起来风韵犹存的外形,但脸上却带了一个金丝雕花的面具。让人无法看法她面具下的脸到底是个什么状态。

然后,她又变回了平静的语气,对管蓉说:

“你可以回去给管老爷喂药了,这次过后,他的病再不会发作。”

管蓉看着面前人的种种变化,看出来她一定也是受过男人的伤,而且,这个伤还是和韩念秋母亲有着非常重要的关系,所以,她才会如此的恨。

“我听说个能治好你脸的方法。”

管蓉小心的轻轻说。

“什么?有方法能治好我的脸?告诉我,快告诉我。”

这时,那妇人的声音己经变得歇斯底里起来,双手抓着管蓉的双肩激动万分地问。

“和韩念秋在一起的那个从祁蒙山里出来的野丫头告诉我,他们家想让朱果可以治疗一切病症,除了起死回生,别的都是可以的。”

“这个朱果我听过,我还派人去找过,但都没有结果。它能治一切病,可能治我的脸伤?”

“我当时问过,她说按理来是可以的。其他的一些内病都是需要把朱果吃下的,但如果是想平复伤口,只要把朱果捣烂,敷在伤口疤痕上,也就能去疤平痕了。”

“对啊!按道理,这个方法是完全可以的。”

中年妇人的情绪还是有些激动的,但是比刚刚己经要好了一些了。

她上次派人去“赤朱镇”追杀韩念秋时,韩雨曾经给过那些人错误信息,告诉他们七天内“无影山”上的朱果天门就要关了,到时谁也找不到,趁现在没关之时,也许还有找到朱果的可能。

那些人都听说过朱果这个从天上掉落人间的仙果,立即回去禀告给了他们主子,也就是现在面前这个妇人,对于好东西,谁都想要,当时,她就派人先放下追杀韩念秋的事情,先去找朱果,可是找了两天,三天,依然没有找到一点朱果的影子。

当时,她还不知道朱果有治好她脸伤的作用,找了几天,没有找到,也就放弃了。但她并不知道什么“朱果天门”关上什么的,都是编出来骗人的。她现在想起来,还在后悔自己当时怎么不多派些人,再去仔细找几天,也许朱果就会找到。而自己的脸,现在也早该好了。

“你回去吧!我交给你的事情,你办的都很好。你想要的事情,就交给我办了。你放心,我不会让你留下遗憾的,小美人。”

说完,她怪异地笑笑,一闪身,就从这个后院消失了。

管蓉看着面前空空如也的前面,心里惊叹,她的武功竟然如此之高。就算功夫再高又能怎样?不还是一样受伤生恨!

她突然无意地握住了手里的那个小瓶子,才想起来,要把这个解药送去给父亲。便急急地走了出去。

在韩母刚刚开始得病开始,管蓉的父亲也生起了病,这种病症和韩母有些相似,都是请了很多人都无法看出来是怎么回事。有一天,出现了一个人,给了管蓉一杯药,告诉她,只要给她父亲把这个药服下去,病就会一点点好的。而她,会定期来给她送药。

每次她来时,都是旁晚无人之时,她头遮轻纱,管蓉都看不清她的真实样貌,只知道是一个中年女人。

管父的病痛难过,管蓉也只能把药拿去给他试用。吃下去,真的见效奇快。但最长也只能坚持一个月的时间,一个月后,又会旧痛复发。

在管父旧痛复发的一天后,这个神秘的女人都会准时给管蓉送来药。但这药的份量却是很少的一点,只够一个人吃。

当时,韩母也己经开始发病了。在她又一次给管蓉送药的时候,管蓉曾经鼓起勇气问过她,可不可以再多给一个人的药。

但没想到,当时她便勃然大怒。

“你想让那个贱女人减轻痛苦?不可能,是决对不可能的事情。如果再让我听到你提起这个,你父亲的药,你也不要再想要了。”

说完,转身就要离开。

管蓉见自己激怒了她,父亲的药还没有给自己便要走,急忙上前拉住了她。

“我错了,我再也不说了,你把我父亲的药给我好不好。”

管蓉抱着她一顿道歉,她才停下来,转身看了看她。

“好,我把药给你,我以后有事吩咐你做的事情,你一定要做,明白吗?要不然,你休想再拿到你父亲的药,到时,你父亲就会慢慢痛苦而死。”

此时的管蓉也顾不得想以后,立即点头同意。

但这之后,每个月她都依然会来给她送药,但并没有要求她为自己做过什么。

同时,在这期间,韩母的病也是越来越严重了。她发起病来,和管父是非常象的,只是她发病的时候更频,更厉害一些。

而管父每次一发病都有药来控制,只要吃上药就和好人并无二样,所以,一般外面的人,并不知道管父生了病。

这样,也就是说,管蓉从韩母一开始生病起,就知道她的病并不是正常的,而是被人为操纵的。

在一次送药时,那女人告诉管蓉:

“你最近都去韩府,帮助照顾韩母,打听韩府的一切情况,我会在你父亲犯旧病的前一天来给你送药,每次来时,你把韩府的事情和我说一遍。你让你父亲提前把药喝了,我保证他连那一天的痛苦都不再有。如果你一直听我的话,等我认为差不多的时候,我会给你根治的解药,让你父亲的病彻底治好,不再复发。”

管蓉听说韩母的病越来越重,虽然知道自己帮不上忙,心里也很着急,正想去看看,又知道这个女人和韩母是明显有仇的,又怕自己去后,惹怒了她,不再给父亲药,便一直为难着。

这一听,她主动要自己去,自好前去,韩府也没有什么秘密和见不得人的事情,告诉她又能怎么样!

管蓉便立即答应了她,第二天便去了韩府,照顾韩母。

她去时,正是韩念秋去“赤朱镇”为母亲寻朱果走后的第二天。

当晚,那女人来时,管蓉怕自己说不出什么有用信息,她不给父亲药,便把这个事情告诉给了她。

当她知道这一切后,便派人前去“赤朱镇”追杀韩念秋。

每次来,她都要问一些事情和韩母的病情,还有她是如何痛苦的。每次她都会问的很细,而且她听说杜月蔓越痛苦,她就会越高兴。

一次,管蓉见她高兴的样子,终于忍不住地问道:

“你为什么这么恨她?为什么非要治她于死地,还不让她痛快的死去,要慢慢的折磨她?”

“为什么?你看了我的脸,你就知道是为什么了?”

那妇人在一时激动下,一把拉下了挡在脸上的面具。管蓉见到了面具下,肉纹纵横,和两只半睁双睁不开的眼睛,鼻孔也只剩下了两个黑孔而己。

看得管蓉不禁的皱了一下眉头。

“现在知道为什么了吗?面对自己的这张脸,我能活下去,就己经很不容易,又怎么能不恨?”

她歇斯底里地喊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